第三百三十四章 南山会猎(九)

文 / 冰蓝纱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她说着当先一夹马腹向前而去。

    玉香公主眼中的神色冷了下来,渐渐变得阴沉。

    “公主,准备好了。”有个侍卫悄悄凑过来在她耳边低语鲎。

    玉香公主看了他一眼,使了个眼色,转身追着苏云翎的方向而去褴。

    ……

    齐国的战马和秦国的不一样。秦国的战马耐力见长,而齐国的战马却是一匹匹高大威猛神骏,速度奇快。

    苏云翎已经挑了一匹看起来十分温顺的,却还是骑着有些驾驭不住的感觉。

    草原的风烈烈而过,她开始整理这两天混乱的思绪。

    秦国和齐国的结盟和联姻看来是势在必行的,不然的话,玉香公主为何要屈尊前来南山会猎?这等于是送货上门的意思了。齐国做到这个份上,君云澜已不能再拒绝,除非发生了什么天灾**,无法挽回。

    而眼前这样子,恐怕发生这种事的几率几乎是没有的,那也就是说,南山会猎后,君云澜不但招揽到了镇西王应龙轩,也将为秦国迎来一位新的女主人……

    她被风一吹,心中却越发乱纷纷的。

    伤心?还是失望?

    似乎都没有,只是心中空落落的难受,无法说清楚到底是什么多一点。

    这一条路是她选择的,也是她决心走下去的,只是如今一步步走来,才发现原来竟然是一条荆棘之路。

    每多走一步,都发现足下鲜血淋漓,无法回头。

    “嗖”的一声,一道凌厉的羽箭射来,钉在她不远处。而不远处的一头小鹿应声倒下。

    苏云翎回头。

    只见玉香公主伸手搭弓,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她身边穿着骑装,带着兵器的女官们欢呼一声前去捡起猎物。

    小鹿已经死绝。苏云翎看了它一眼,眸色一缩:“公主竟然用毒?”

    小鹿的伤口处一圈乌黑,自然是剧毒无疑。不然的话一箭下去的话,不可能立刻就死,起码要挣扎几下。

    玉香公主微微一笑,容色绝美又傲然:“那是自然,不用毒的话,它会挣脱逃跑。”

    苏云翎忍不住道:“可是用毒的话,这鹿肉就不能吃了。”

    “谁说我们家公主要吃这鹿肉了?”一旁的女官们嗤笑,“我家公主从不吃这些外面的野物。”

    苏云翎沉默下来。

    当她知道玉香公主喜欢豢养一些美丽又危险的毒物当做玩宠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天之骄女一定是骄傲又心肠硬的人。

    只是没想到,她竟然只是为了取乐在箭上射杀猎物而不食用。

    玉香公主骑着马走到了她身边,笑道:“苏女官怎么了?”

    苏云翎掩下眼底的神色,淡淡道:“没什么,公主的箭法果然厉害。”

    “本公主听说,苏女官曾经在女官大比中风光一时无二,秦国许多大家闺秀都输给了你。本公主很好奇,要不趁着这个时候,本公主和你比试比试?”

    玉香公主朝着她笑,一口贝齿雪白整齐得像是一只危险的母兽。

    苏云翎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危险。

    那是来自同类敌意的姿态,哪怕眼前的玉香公主什么都没有做。

    “公主抱歉了,小女不敢和公主比试。”她低头。

    玉香公主挑了挑柳眉:“是不敢还是不愿意?”

    苏云翎垂下眼帘,淡淡道:“自然是不敢。公主千金之躯,地位尊崇,赢了小女是应该,赢不了小女那岂不是活该?”

    “你!——”

    “大胆!——”

    “岂有此理!”

    玉香公主的四周女官纷纷怒叱。苏云翎坐在马上一动不动,面色镇定。

    她看着眼中泛起杀意的绝美人儿,微微一笑:“公主,难道不是这个理?”

    她是天之骄女,而她是罪臣之女。一个天,一个地。玉香公主不用比就已经赢定,非要比个高下,就是拉低自己的身份。万一输了,更是没有面子。</p

    >

    玉香公主眼神沉沉。她一挥手,冷然道:“都给本公主闭嘴!没有听见苏女官只是在和本公主开!玩!笑!吗?”

    苏云翎一笑,转身继续向前走去。

    玉香公主眼神沉沉,眼底不知在涌动着什么。

    “公主!这苏云翎太可恶了!怎么可以这么侮辱公主?!”愤愤不平的女官们纷纷上前进言。

    “都闭嘴!”玉香公主冷笑:“都忘了是谁出的馊主意吗?让本公主在她跟前丢人现眼?!你们还好意思说?!”

    见公主发怒,女官们一个个噤若寒蝉。

    玉香公主冷笑一声:“伶牙俐齿!我看你等会还会怎么说!”

    ……

    树林到了,一大片一大片的高大树木组成了一大片森林,当中还可以看见不少鸟兽出没。

    这时节正是会猎的好季节。

    四周的参天大树令人看起来从心底打起寒颤。苏云翎骑着马,紧不慢地转悠。

    她不擅长骑射,射箭更是不行,往往看见猎物想要搭弓引箭的时候,一旁玉香公主的女官们的箭羽就射来,抢了先。

    她们似乎用这个办法来向她耀武扬威,等着她发怒,失态。

    可是等了半天却发现,那个本该发怒的人却一点自觉都没有,依旧骑着马到处转悠,反而是她们为了显摆射箭技艺,一个个疲惫不堪。

    这一切玉香公主看在眼中。她一夹马腹走到了苏云翎身边。

    “苏女官所获不多呢。”她笑。

    苏云翎微微一笑:“小女射箭技艺不精,自然比不上公主的收获。”

    玉香公主一回头,果然自己的手下马车上一堆的猎物。可是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刺耳。难道苏云翎是在讽刺自己不是凭借真本事打到猎物,而是靠着底下下人多才打的多吗?

    她看了苏云翎一眼,似笑非笑道:“苏女官,这样行猎很没有意思。你不觉吗?”

    苏云翎一笑:“行猎最大的乐趣是在打猎上,公主猎物不少,难道还不满足吗?”

    玉香公主眼中浮现若有所思的笑意,道:“苏女官说错了。行猎最大的乐趣是在于比输赢。”她叹了一声:“只可惜今日本公主的对手似乎对这不感兴趣。”

    苏云翎了然。这是在责怪她不给力呢!让这本该充满乐趣的行猎一点都没有意思。

    她点头:“那好吧。为了让公主尽兴。公主说说要怎么个行猎法?我依计就是。”

    “当真?”玉香公主见她答应得爽快反而不相信。

    苏云翎点头,神情无比真挚:“自然是真的!”

    “难道你不怕我会害了你?”玉香公主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在这里森山老林中,我一箭就可以结果你的性命,而且还无人能知。”

    她说着把玩着手中的弓箭,箭尖若有若无地对准着苏云翎。箭头上蓝光闪闪,是射死那只小鹿的毒箭。

    她的神情带着玩笑,又像是在认真。一时令人分不清楚。

    苏云翎忽然笑了,眉眼弯弯,分外天真的样子:“公主真会开玩笑。”

    玉香公主也笑了,眼底的闪着细碎的寒光:“是啊,本公主就喜欢开玩笑。”

    两人对视一眼,像是知交闺蜜一样笑个不停。

    苏云翎笑完,脸上的笑容渐渐换成肃冷,慢慢道:“不管公主信不信,这小小的树林还真的困不住我。”

    玉香公主挑眉:“原来你早有依仗。是什么?能给本公主看看吗?”

    苏云翎笑了笑,柔声道:“公主既然知道是小女的依仗,小女怎么可能给公主看呢?”

    玉香公主脸色一沉,正要发作。苏云翎已催促:“公主说吧,接下来要怎么个行猎法?”

    玉香公主看了她一眼,道:“我的下人说这山中有一头极其狡猾的白色雪狐出没。你骑射不精,我也不强求。若是你发现这雪狐,发射信号即可。便算你赢了,反之,则是我赢了。如何?”

    苏云翎点头:“这的确很简单。”

    玉香公主递给她几支造型

    奇怪的箭。对她道:“在箭中充了火药,对天射出去能让人知道你在何处。在森林周围的士兵便能赶到。”

    苏云翎接过,笑道:“小女射箭不行,但是对着天上射还是懂得。公主想得真周到。多谢多谢!”

    玉香公主听了又觉得这话似乎含着几分讥讽,再看时,苏云翎神色若无其事,不像是讽刺的意思。

    “赢了有什么好处?”苏云翎忽然问道。

    “赢了有什么好处?”一旁一直不插嘴的女官们终于忍不住了。

    苏云翎满脸奇怪看着玉香公主:“难道玉香公主没有设一个什么彩头吗?小女记得行猎中通常都有设一个彩头的。难道是小女记错了?”

    一旁的女官们脸色也开始莫名起来。

    行猎中通常以打猎多少来定胜负。赢者有什么样的彩头,都会事先说清楚。然后各自去凭着本事赢取。

    可是现在……似乎有点说得通,又有点怪异。

    竟然有人对玉香公主提出彩头提议?难道这秦国的苏女官已经笃定了自己能赢?明明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骑马都嫌跟不上大部队的人娇弱小姐而已!

    玉香公主眉头跳了跳,半晌她道:“好吧。谁赢了就赏金一万两。”

    苏云翎笑而不语。

    可是这种笑容在玉香公主看来就是不屑和不满意。

    她冷哼一声:“好吧,在加彩头。你若能赢了,本公主有个新近得来的宝贝……”

    “公主!——”女官们纷纷叫道。

    玉香公主听而不闻:“这东西是传说中能解百毒的玉蟾。”

    苏云翎眼中终于闪过有兴趣的亮光。她点头:“好吧。”

    “等等!”一旁的女官忽然出声;“我家公主出了这么重的彩头,那苏女官你呢?你若输了怎么办?”

    苏云翎道:“那就让玉香公主说吧。只要我有的,就可以设做彩头。”

    女官冷笑:“呵呵……我们公主什么没有?还需要你的什么东西吗?”

    苏云翎侧头一想也是。堂堂一国的公主,什么会没有呢?连那稀奇的玩宠丢失都不心疼,提都不提的人是不稀罕她的东西的。

    “那公主想要什么呢?”她问。

    玉香公主还没开口,身边的女官就已经冲口而出:“若是苏女官输了,就出宫回家吧。”

    此话一出,四周的气氛似乎一下子就冷凝下来。苏云翎看了看四周,这才发现她们一个个都目露敌意看着自己。

    玉香公主呵斥:“竟然敢对苏女官如此无礼!还不赶紧退下!”

    她说完对苏云翎道:“这是我御下不严,回去我会好好惩她们。”

    苏云翎一笑道:“公主不必了。既然这位女官提出这个条件,那就按着这个彩头来比吧。”

    玉香公主没想到她竟然干脆应下来,心中松了一口气之余却又升起疑虑。

    难道苏云翎有必胜的把握?还是她压根就不在乎留在宫中,留在皇帝身边?……玉香公主还在想的时候,苏云翎整理下已经转身向森林深处走去了。

    她皱眉。

    “公主,这苏云翎是不是傻子?还是自信过了头了?竟然一个人敢进去山林中?”一旁的心腹女官再也忍不住道。

    “是啊!在这里孤身一人就等于踏入死地。到时候出了什么事,秦皇陛下也不可能怪罪公主的。”

    “就是!只是一个小小的女官罢了。”

    玉香公主冷冷皱眉:“别说了。继续依计行事吧!”

    ……

    苏云翎一人骑着马慢慢向山林深处走去,怀中一动,探出一个小小雪白的脑袋。

    她微微一笑,把雪儿掏出来:“去吧!憋了大半天憋坏了吧?不过记得不要跑远了,要回来哦!”

    雪儿仿佛听懂了人话,吱吱两声蹿入了山林中。

    苏云翎含笑看着它跑了,这才慢条斯理地从怀中掏出一副小小的罗盘。她看了看方位,失笑:“真是有够可笑的,在森山老林中会有雪狐吗?骗小孩呢!”</p

    >

    她说着熟练看了看方位,向着远处白了山头的雪山走去。

    路上草木渐渐稀疏,风也渐渐有了寒气。她知道靠近雪山山脚了。于是她在山脚寻了个舒适平坦的地方停下来歇息。

    等时辰差不多了,她从背后拿出玉香公主给箭,对着天空射了出去。

    “啪”一声脆响,在天空中划过一道彩色的痕迹。果然是信号箭,只是不知道这信号引来的是人还是什么……

    她静静地等。

    过了好一会儿,忽然不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苏云翎慢慢躲在了一株树后看去,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大,一只花斑老虎嗷呜地一声从树丛中蹿了出来。

    树木被虎带起的风摇晃得簌簌落下叶子。

    苏云翎倒吸一口冷气,脸色微微一变。她没想到竟然会是一只花斑大虎。

    不等她反应,那只老虎对着空气一嗅,嗷呜一声猛地向着她藏身的方向奔来。

    糟糕!

    苏云翎饶是镇定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危险给吓得后退一步。

    “雪儿!”她呼和一声。

    “唰”的一声,一道白影闪电一般朝着扑来的猛虎射去。 ( 第一傲世皇后 http://www.xiaoyuanfang.com/0/15/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