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公平

文 / 韩降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在他的印象里,她一直是坚强yin忍的,就像一根蒲草,从来都不会因为什么事情而哭泣。

    说不心疼是假的,四年的倾心相伴,她有多善良,他最清楚不过了。

    就连路边流浪的小动物,她都会忍不住去照顾。

    可是现在她却因为自己这么难过。

    “少白,你不会离开我的以不对?我真的不能没有你。”顾芷柔伤心的哭了起来,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我不是说过了吗?现在我爱的人只有你,别胡思乱想了。”凌少白安慰着拍着她的后背说,脑海中却莫名的划过唐甜那张苍白孱弱的小脸。

    他用力的闭了闭眼睛,不,他不能再这样下去,芷柔这么爱他,他绝对不能做出让她伤心的事出来。

    那种非人的痛,他尝过一次就够了,他不能再让一个深爱着他的女孩再pin尝一次。

    ※※※※※

    米爱回到住处,胸口却像是压着一块千斤巨石,凤司夜的话一直在她耳畔回荡。

    ‘她是我的最爱!’

    这怎么可能?

    五年前,他明明是把自己当成了周晚晴的替身。

    如果不是周晚晴最后出现,将真相告诉了她,她一直被他蒙在鼓里。

    可是,凤司夜也没有必要跟自己撒谎……

    毕竟现在的自己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个陌生人。

    “小爱,你回来了。”佣人齐妈见她进来立刻走过来,关切的问。

    “嗯,康康睡了?”米爱将包放到柜子上,一边换拖鞋一边部。

    “睡了,她睡前一直找你,问了我好几遍妈妈去哪了,我告诉她您去参加个晚宴,她就自己抱着娃娃睡了。”齐妈回答。

    “好,我知道了,您也早点休息吧。”

    “你是不是喝酒了,我去给你煮点醒酒汤吧。”

    “不用,这点酒还难不倒我,时间不早了,您明天还要带康康,快去睡吧。”米爱对着她微微一笑说。

    “好,那我就去休息了,你有事就叫我。”齐妈说完转身离开了。

    米爱换好拖鞋,这才走向康康的卧室,回到龙城,她并没有住进罗家,而是住在了这个公寓当中。

    毕竟她和罗家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而且她还有一个女儿要带。

    轻轻的推开门,一张小小的单人床上睡着一个小小的身影,粉色的小被子盖在ye下,露出两条粉白的小胳膊,白嫩嫩的小脸,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下面覆盖出一片淡淡的阴影。

    米爱着着女儿的睡颜,内心立刻变得无比的柔软,她快步走到床边坐下,温柔的看着女儿的侧脸。

    蓦地,床上的小人儿睁开了眼睛,她伸出那双小小的手臂扑向妈妈的怀抱。

    “妈妈!”康康开心的搂住妈妈的脖子,使劲的在她的怀中ceng着。

    “鬼灵精,怎么还不睡?”米爱爱怜的搂住女儿问。

    “我想妈妈了,所以想等妈妈回来一起睡!”康康安心的窝在妈妈的怀中,一张小脸漂亮极了。

    康康长得不像米爱,她几乎遗传了凤司夜全部的优点,小小年纪就美得惊人,和他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想到那个男人,她的胸口再次划过一丝钝钝的痛意。

    “是想听妈妈讲故事吗?”

    康康特别看听故事,每天晚上最少都要听上几个故事才肯睡觉。

    米爱看着女儿那双美丽却又无神的眼睛,胸口疼得更加的厉害,搂着她的手不断的收紧,五年前,她被周晚晴重伤抛到山上,九死一生,机缘巧合被人救下。

    那个救她的人,为了保住她的性命,不得不替已经昏迷的她用药……

    但是这样也留下严重的后遗症,一些毒素留在了尚是胎儿的康康身上。

    先天失明!

    这个打击几乎让她崩溃……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周晚晴那个坏女人。

    如果当年不是她将自己伤得那么重,她也就不需要用药来保命。

    康康也就不会失明。

    想到五年前,周晚晴那个坏女人所做的事,米爱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强烈的恨意。

    爸爸的仇,康康的仇,她要一起向她讨回来。

    她要让那个女人血债血偿,让她也尝尝痛不欲生的滋味……

    “我想听妈妈讲灰姑娘的故事。”康康眨了眨那双美丽却没有焦距的大眼睛说。

    也许是因为失明的关系,所以她对声音十分的敏感,特别爱听各种声音,也非常喜欢听人讲故事。

    “好!”米爱立刻收起负面的情绪,轻轻的fu着抚女儿的长发答应。

    “我还要妈妈跟我一起睡。”康康搂住妈妈说,她能敏锐的感觉到了妈妈的悲伤和痛苦。

    她知道妈妈的痛苦有一部分是因为她……

    “好!”米爱微笑着答应,然后扶着她躺了下来,自己也躺在她的身旁开始给她讲故事。

    ※※※※※※

    龙倾月将墨默送回到酒店。

    车子在酒店外停下。

    “谢谢你送我回来,再见。”墨默淡淡的说,心底却划过一丝不舍。

    心下有些懊恼,她到底是怎么了?竟然会舍不得和他分别。

    她立刻解开安全带就要下车,龙倾月却突然按住她的手……

    墨默惊讶的看向他……

    二人的眸光在空气中交汇,她几乎要ni死在他深情的眸光当中……

    她下意识的逃避,却被他阻止,修长的手指轻轻的nie住她的下巴,他状似无奈的叹息一声……

    墨默的心立刻就揪紧了,可是想到自己和楼弃的婚约,她不得不强迫自己狠下心来,说道,“我该走了。”

    在巴黎的温馨相处,已经是她偷来的美好时光,她不能再让这个错误继续下去。

    那样对楼弃太不公平。

    想起楼弃,她立刻扭过头,躲开他的手指,然后快速的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龙倾月心中一紧,也跟着她下了车,心里突然有些急躁,恨不能现在就把她带回家,将所有的一切都告诉她。

    墨默逃也似的向酒店内走去,龙倾月及时的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臂……

    可是,同时……

    她的另一只手臂也被人抓住……

    二人同时向那人看去……

    竟然是……

    楼弃!

    墨默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她紧张的看着沉着一张脸的男子,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跟他解释。

    对于她来说,楼弃是温暖的,就像阳光一般,一直温暖着她……

    他很少像现在这样严肃……

    “楼弃……”她的胸口一紧,用力的挣脱开了龙倾月的束缚。

    龙倾月的手上一空,他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却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因为他不想让她为难……

    “先回房间吧,我有话要对他说!”楼弃直接将她拉到自己的身边,褐色的眸中终于恢复了以往的温柔。

    显然非常满意她下意识的动作。

    “你们……认识?”墨默不解的看着楼弃问,匆忙的看了一眼一旁沉着一张脸上龙倾月,又快速的落回到他的脸上。

    “当然,我们是生意上的老朋友了。”楼弃微笑着解释,眸光同时看向对面的男子。

    龙倾月看着他搂着墨默的手臂,下郃绷紧,并没有开口的意思。

    “地冥,送墨默上去。”

    “墨默xiao姐请……”

    ※※※※※※

    酒店对面的江边上!

    龙倾月和楼弃对面而立。

    龙倾月一身黑衣,将他的身姿衬托得十分的挺拔,楼弃一身浅色休闲装,也是帅气逼人,和他相比丝毫的不逊色。

    “龙倾月,你到底想怎么样?难道五年前你将她伤的还不够吗?你难道真的想看到她死在你面前,你才甘心吗?”楼弃冷冷的逼视着他问。

    龙倾月的胸口顿时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五年前,她将刀刺向自己的情形再次出现……

    他的唇色变得惨白,“楼弃,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再放开她。”

    不光是他,孩子们也需要妈妈!

    没有人知道,失去她的五年,他是怎样熬过来的,地狱中的生活也不过如此。

    所以谁也阻止不了他……

    “五年前的事……都只是一场误会。”他淡淡的解释。

    龙倾月并不是怕楼弃!

    因为他是慕暖心的救命恩人,每次在她有难的时候,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帮她,所以他对他有感激。

    “龙倾月,别再为自己的罪行找借口,墨默是我的,我也不会放手,如果你这样说……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楼弃说完转身离开。

    他不想听他的任何借口,伤害了就是伤害了,五年前当慕暖心把刀刺向自己的时候,是她命大没有死……

    如果她真的就那样死了,现在说什么借口不是太可笑了吗?

    他已经给过他机会,是他自己没有珍惜。

    这次,他说什么也不会再让他有机会伤害她。

    ※※※※※※

    楼弃回到房间,墨默立刻从窗户处跑到门口替他打开了房门,本以为他会生气,可是她看到的依然是一个温柔的笑脸。

    这让墨默心里的内疚更甚!

    “楼弃……”墨默的手下意识的抓紧了起来。

    “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吗?”楼弃微笑着问,心里却是在叹息,有些事早晚都要来了。

    他也知道,让她在失忆的情况下嫁给他,这对他们三人来说都不公平。

    【今天起文文恢复正常更新,追文的亲们可以放心阅读了,雪这两天重感冒,更新可能会不及时,但一定会更滴,还请亲们见谅,继续求月票哈。】 ( 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http://www.xiaoyuanfang.com/0/2/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