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十

文 / 顾轻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次的比试大会,他没有得到第一名,让给隔壁的男孩了,因为隔壁的男孩身子比他还虚,半夜经常冻得抽抽噎噎哭了起来。他有玉佩在手,虽然使用一次,要好几天玉佩才能恢复功能,不过,至少可以保得一条命在,不像他,又冷又痛,随时有可能昏迷过去。

    这一次的相让,让他冷了整整一个冬天。玉佩只能疗伤,不能取暖,流国比卫国冷了无数倍,这里偏北,还没到冬天,就开始下起了雪来,冬季漫长,让他一整年都陷入无边的寒冷中。没有被褥,没有棉衣,只没有密封的窗子,北风呼啸而来,冷得他只能把自己蜷缩在一起,独自承受。

    第一年,他的身上,除了玉佩疗伤时好了一些,几乎没有一天不带着伤口的。

    第一年,也是他来到这里最痛苦的一年。每天的训练,挨饿,受冻成了每天必须经历的事。无数个黑夜,他冷得冻点死了过去,也没人给他一点温暖,好像他若是冻死了,便拉去天人井丢了。

    第一年,也是他最孤单的一年。在这里,没有人说话,能看到的,只是他在墙上刻着的一个个正字,承载着一个个破碎的梦想。隔壁牢房的男孩早就死了。被他害死了。只因为他一直与他说话,而他真的长期压仰孤单,回应了一句,结果第二天,又被古公公等人当着他的面,活活打死了,鲜血染红了他的眼,也染红了他的心,让他更加后怕。

    第二年,他因为某些原因,再次让给了别人,又是一整个冬天的寒冷,无限的折磨着他。

    第二年,他对这里的一切麻木了。

    第二年,他无论谁跟他说话都沉默了。把所有的一切都憋在心里,包括他的喜怒哀乐。

    第三年,他再也承受不了寒冷了,他很怕冷,得了一种畏惧症,他想着得第一名,想要被褥,想要棉衣。可是他失败,不仅第一没拿到,反而得了最后一名,被狠狠抽打了一顿,因为比试的,正是取悦人的本事。

    第三年,他们当初一起进来的一千人,仅剩下二百人。

    第三年,他习惯了孤单,习惯了沉默。

    第四年,他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守着满满的正字,连泪水都流光了,无论经历什么事,都不曾落过一滴眼泪。

    第四年,他的傲气全部被打散了,卑微的像尘埃里的泥土。

    第四年,他开始怕人,怕光,怕亮,怕热闹,只想把自己蜷缩起来,谁也不见,谁也不看。他得到了第一,古公公却要他脱下衣裳,他怎么可能脱,自然放弃了第一。

    而今,是第五年了。

    才刚刚进入八月,他便冷得全身打起了颤。无边的黑暗,无边的寒冷,让他连呼吸都是困难的。

    看着小窗子外的天空,偶尔几只燕子飞过。他羡慕着。自从来了慎刑司后,他就从没真正看过太阳,更不知道外面长什么样,自由又是什么东西。

    燕子……要是他也是燕子那该多好,也许他就能从那小窗子飞出去,永远的逃离这里。

    低头,看到墙壁上,几乎被他刻满的正字……

    四年六个月,三百二十四个正字,每一笔每一画,都是他在地狱边缘分挣扎着刻下,期待有光明能够救他于水火。

    而今,他甚至不敢画下了。以前第一天画下一划的时候,都以为下一笔,就是他母皇来救他的日子了,他想过,无数种他们母子后见面的情形,想着想着,心都碎了。

    把自己蜷缩在一起,抵抗着寒冷,他不知道这个冬天怎么撑过去。他现在连一点寒冷也撑不下去了,只想离开这座地狱,人间地狱。只要能离开,做什么他都愿意。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他会疯狂的。

    “哐啷……”外面的大门被打了开来,卫青阳身子一颤,条件性的往后面躲去,把自己蜷缩的更紧……

    他害怕,他害怕那些人又是来找他麻烦的。他害怕那些人又是来打他的,他身上还有很多伤。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卫青阳可以听得出来,那是古公公的。因为这四年多来,他没少来折磨过他,每次他一来,他都生不如死。卫青阳甚至不敢去看对面的人是谁,只想这么与世隔绝。

    可外面的,分明不想这么这么放过他,大牢的铁门哐啷一声,又被打开,几双脚出现在他眼前。

    “卫皇子,你这是怎么了?冷吗?”古公公似笑非笑的声音,犹如魔鬼,在阴森的牢房里响起来,听得卫青阳心里直发抖。

    卫皇子……呵……他还是皇子吗?他都忘记他是皇子了。

    “杂家几天没来看你,你怎么憔悴成这样啦,你们,还有你们,怎么伺候卫皇子的,要是卫皇知道了,还不砍了你们的脑袋。”古公公突然尖声怪叫,下人们纷纷惶恐的低头。

    卫青阳手在发抖,却慢慢松开蜷缩的身子。抬头,看着那张死人般苍白的干枯脸上。他都不记得,这里有多少人死在他手里了,天人井都被填满好几口了吧。

    卫青阳强迫自己看着他,不想自己变得那么低微。只是受伤的腿,怎么都爬不起来,他索性也不爬了,就这么看着他,等着他说话。看他是要折辱还要殴打,反正他也习惯了。

    “其实呢,杂家来,是想通知你,这次的比赛大会提前了,半个月后就开始举行,而且优秀者,很有可能离开这里。”

    卫青阳身子一抖,瞳孔巨缩,难得的清冷的脸上,有些表情。

    很有可能……离开这里?离开这座在地狱,照着阳光吗?

    卫青阳忽然激动起来,要是能放开这里,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他也要去出去。

    他一刻也不想呆在这里了,他要想办法回去,他要去问问他的母皇,为什么十年了,都不来救他,她可记得她曾经说过的话,她说,让他等着,她会去救他的。可是他等了十年……多少次险死还生,撑着一口气,等着她来救,她都没出现过。

    古公公很是满意的看着卫青阳的反应,喋喋怪笑着,“怎么样?这次有没有信心拿到第一名?”

    “你想让我比什么?”又是那种羞人的事吗?如果是,他宁愿不出去,被折磨死在这里。

    久未开口说话的卫青阳,声音有些干涩嘶哑。他都忘记,他是半年没说过话,还是一年,或者两年。

    “别急,杂家呢,先把游戏规则告诉你。第一名呢,除了能出慎刑司外,还有可能成为陛下,又或者皇太女的妃子,到时候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除了仅活的九十八人外,杂家会再调一批幸存下来的人,与你们一起比试,你可别小看他们啊,每一个能活下来的人,都有他的本事的。”

    卫青阳静静的听着。心里止不住难过。当初一起进来的一千人,如今只剩九十八人……慎刑司,果然是地狱。他们怎么能想出这种阴狠的办法来。

    “除了第一名外,其它的人,杂家都会把他们绑在火刑之上,让他们好好享受火光,温暖温暖他们。当然了,如果你没有得到第一名,那么……我会让陛下马上派兵,攻打卫国,我们流国啊,平静了太多年,是时候该好好动了动了。”

    身子一震,卫青阳差点站不住,还是靠站墙壁才能险险站住。

    古公公话里话外的意思,他是听明白了。如果他不能得第一,就要卫国千千万万的百姓来给他陪葬。不用问,卫青阳都知道,他想让他参加什么比赛。

    这么多年,他想尽办法,都不能让他屈服,所以现在想到这招了吗?他该怎么办?有谁可以帮他?他想离开这里,他想卫国平安,可是……他不想去做那种事。

    “现在呢,大家都集合了,只差你一人,走吧,跟咱家一起去训练,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就看你怎么选择了。”

    不等卫青阳说话,古公公的人,便把他拉到外面,与其他少年站在一起。这里的少年,无论任何一个都是人间绝色,只可惜,几乎都失灵魂,被折磨得不成人样,就像他一样。

    一扫而去,这里的男子,几乎都.裸.露着身子,想来之前有过一番培训了了。想到之前,若是任何完成不了,不是暴力折磨,便是让这里的刑人摸着他的身子。卫青阳直想逃离这里。

    “怎么样,卫皇子,跟他们一起训练吧。”古公公忽然附耳在卫青阳耳里,阴声笑着,突然,笑到一半,古公公顿住了“杂家差点忘记,你是皇子,怎么能跟他们一起训练呢,这样吧,杂家亲自训练你,要是你做得如杂家的意了,杂家可以直接让你离开慎刑司,现在,跟他们一样,把上衣脱了吧。”

    卫青阳别过头,不去看古公公的那副恶心的嘴脸。

    “哟,性子还挺倔的啊,是不是想让杂家叫人直接扒了。”

    卫青阳一直看着远方,不去回就古公公的话。他知道,无论他说什么都没用,倒不如留点儿尊严给自己。

    “不说话啊,那好,来啊,把他身上的衣服都给扒了吧,都来五年了,不能每次都让咱们来啊,怎么说也都得主动主动,不然将来他服侍的人,又怎么会满意呢,这三个月,若是不给杂家一个满意,杂家全灭了你们整个卫国。”

    古公公的话还没有落下,便有四人架住卫青阳的身子,两人开始扒起卫青阳单薄的衣裳。

    “你们做什么,放手,放手,别碰我,快放手……”

    “嘶……”衣帛裂开的声音。

    在场的几百人都把头低下,心里默默为卫青阳祈祷。在这里他们根本没法反抗,倒不如随他们的意思,他们想怎样就怎样,尊严早就没有了。

    “低什么头,全部都给杂家抬高了,好好看看这位卫国皇子的身子到底有多完美,谁敢不看,杂家马上好好‘伺候’他。”

    有古公公的这句话,少年们哪里还敢低头,纷纷抬头,看着卫青阳痛苦的挣扎着,衣帛之声不绝于耳,眨眼间,上衣就去了一半了。

    “不……不要,不要这样……你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卫青阳慌了,怎么打他,他都不怕,可他们不能这么做。

    “怎么不可以?嗯?你给杂家说说?杂家培养你们五年,目地就是为了让你们去伺候宫里最尊贵的人,你现在隔着这一步,怎么都不给杂家放开,杂家怎么敢让你去伺候贵人呢?卫青阳,杂家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自己脱了,否则,杂家让人把你脱得一丝不剩下。 ( 女皇陛下的绝色男妃 http://www.xiaoyuanfang.com/0/394/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