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大结局

文 / 魔女恩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斐侑宪的到来,让安米拉警觉了,她羞恼地上前一步,将晴儿提到了天台的外缘,孩子瞬间双脚悬空,衣领勒着脖子,一双眼睛充血肿胀。

    “为什么你每次来见我,都是为了别人,不是为我!”

    大颗的泪水从安米拉的眼眸中滑落,她看到了,看到斐侑宪对简溪的关爱,心如被钢针刺穿了一般。

    他很担心那个女人吗?

    “叫她上来,我不想见你,不想!”安米拉的唇瓣几乎咬出了血,今天她什么都不在乎了,就算死了,也要出了这口气。

    从小跋扈,性情乖张的安米拉,和斐侑宪离婚后,一直寻找着机会,只有报复才能让她解脱出来。

    “安米拉……”斐侑宪迈出的脚又退了回去,他不能激怒了天台上的女人,晴儿几乎要窒息了。

    “安米拉,晴儿要窒息了,如果她死了,你什么都得不到。”

    斐侑宪的话,让安米拉稍稍将晴儿拉回来一些,晴儿双脚着地,才缓和了一口气,一张小脸白里透青。

    “让她上来,让她……”

    安米拉指向了简溪,斐侑宪越是要保护的,她就越是要抹杀掉,她要让那个男人后悔那么对她。

    “侑宪,让我去吧。”简溪轻声对斐侑宪,她一定会小心的,绝不会做傻事,安米拉只有一个人,晴儿也不轻,她坚持不了多久就没力气了。

    现在似乎没别的办法了,斐侑宪让简溪先上去,不要轻举妄动,他会带人从后门神不知鬼不觉上楼。

    简溪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向别墅里走去。

    当简溪的脚刚迈进别墅的大厅时,一个穿着紫色裹身裙的女人从外面奔了进来,冲撞了简溪的肩头一下,却头都没回向楼梯奔去,那不是……余曼菲?

    余曼菲来做什么?难道还嫌晴儿不够惨,来帮安米拉助阵的吗?

    简溪懊恼地握紧了拳头,随后向楼梯奔去,待她到了天台的时候,发现余曼菲已经站在了天台的边缘,距离安米拉只有几步之遥。

    晴儿虚弱地眨动着眼睛,看着余曼菲,眼中都是对母亲的失望。

    “你怎么来了?”安米拉嘴角一撇,冷笑了一声。

    “这么大快人心的时刻,我怎么能不来呢?安米拉,不如将晴儿交给我,你这样才能全神贯注地对付斐侑宪和简溪。”余曼菲伸出了手。

    “不不,我一个人足够了,呵呵……如果你这么想看他们的笑话,过来也可以,到时候助那贱人一臂之力,让她下去得更快一些。”

    安米拉阴阳怪气地说着,五官几乎扭曲了,她感到了报复的快——感,似乎整个世界的人都在为她欢呼。

    余曼菲故作轻松地耸耸肩,将皮包拎在了手里。

    “我当然想看他们的热闹,做梦都想,斐家和那个女人欠我的,死一百次都偿还不了,我希望她能死得慢一些,痛苦一些,这样她才能体会到我当初所遭受的恶行。”她走向了安米拉。

    安米拉有人助威了,越发张狂,当看到简溪爬上天台时,直接掐住了晴儿的脖子。

    “姓简的,你从这里跳下去,只要你死了,我保证放了她!我说过的,不管用什么方式,能杀你两次,就能杀你第三次!”

    “安米拉,你真没人性。”

    简溪痛心地看着晴儿,可怜的孩子在极力地挣扎着,处理地冲她摇头,让简溪不要管她,她不希望妈咪死,若妈咪死了,奕霆就好像她一样没有妈咪痛爱了。

    “晴儿……”简溪哽咽了。

    “跳啊,跳!余曼菲,去拉她过来,推她下去!”安米拉冲着余曼菲叫嚣着。

    余曼菲漠然地看了安米拉一眼,慢慢转过身面对了简溪。

    简溪不敢相信,天下间还有这样狠心的母亲。

    “怀胎十月,一朝分娩,你就一点点都不爱她吗?看看她,余曼菲,看看那张小脸,看看她的眼睛,她多么希望和其他孩子一样,有妈妈痛爱,就算怕你,她还是选择回到你的身边,相信这种对母爱的渴望不是她一个人的,你是孤儿,你该明白的。”

    是的,余曼菲是孤儿,她从下就失去了母爱,本以为苏媛对她的爱是真的,却没想到,最终害了她。

    她该恨谁?恨那个遗弃了她的人,还是苏媛,又或者不肯爱她的斐侑宪。

    余曼菲的肩头在微微颤动,她的手伸进了皮包。

    “我不明白,为什么要让她和一样留在这个世间受罪!”

    愤恨的一句话之后,余曼菲从皮包里拿了一把尖刀,还不等简溪搞明白状况,尖刀已经刺进了安米拉的胸腹。

    “安米拉,你骗我,你说不会伤害她的!”余曼菲双目圆睁,手中刀柄完全没入了安米拉的腹中,然后愤怒抽出,又是一刀。

    血喷溅了出来,染了余曼菲一身,紫色的裹身群成了紫红色。

    突来的状况,让安米拉措不及防,眼看着一刀一刀刺进身体,她几乎感觉不到了疼痛,手从晴儿的衣襟上垂落。

    余曼菲扔掉了尖刀,一把抱住了晴儿,飞身向天台外跃起。

    “晴儿,和妈妈一起走!”

    “不!”

    简溪凄厉地一声呼喊,飞身扑上,一把抓住了余曼菲的脚踝,重力将她向前脱去,手臂最终卡在了天台的边缘,皮擦掉了一大片,血染红了衣袖。

    下面惊呼声一片,晴儿小小的身子在空中摇荡着,余曼菲的手臂半搂着她悬挂在天台外,简溪抓住余曼菲的小腿,已经力竭了,可她不能松手,只要松开了,余曼菲和晴儿都会死。

    “余曼菲……她是无辜的……”

    汗水从简溪的额头上流下来,余曼菲回头看着简溪,嘴角还噙着苦痛的微笑。

    “简溪,谢谢你对晴儿这么好,可你已经尽力了,松开手,只要你松开手,一切都结束了……我和晴儿会在天堂里祝福你,你是个好人。”

    “不,她也许不会和你一样,会……有一个很好的未来,余曼菲,别那么无情,她有选择生的权利!”

    简溪觉得手臂要断了,手指已经吃不住力气,她就要不行了。

    “她……”

    余曼菲转眸看向了在空中飘动的粉色公主裙,飞扬的长发,那双乌黑的大眼睛圆睁着,明明知道要死了,她却没有哭泣,只是静静地看着空中飞翔的小鸟。

    “晴儿!妈咪对不起你!”

    余曼菲突然手臂一甩,将晴儿向天台上甩去。

    简溪根本没顾及自己的危险,身体向前一冲,另一只手向晴儿抓去,可她的腿无法勾住天台的边缘,虽然抓住了晴儿的手臂,却整个人被重力拖住,向下跌去。

    就在如此千钧一发之际,斐侑宪奔了过来,一把将简溪的大腿抱住,跌落的趋势停住,可简溪的力气也没了,她抓不住两个人,眼看紧握余曼菲的小腿的手指一根根松开了。

    “侑宪,救余曼菲!”简溪大喊着。

    “不用了,好好帮我照顾晴儿!”

    余曼菲最后看了简溪一眼,小腿奋力一踹,身体好像离弦的箭飞落了下去,虽然斐侑宪极力想抓住她,却还是抓了一个空,余曼菲结束了她还很年轻的生命……

    为爱赴汤蹈火到了没了退路,最终的一刻,她解脱了。

    当天的中午,各大新闻媒体就报出了惊天新闻,安米拉挟持斐晴儿,被余曼菲刺了七刀,一刀刺中心脏。当场毙命,余曼菲跌落晴湾天台,送医院的途中死亡,费晴儿得救。

    简溪因为手臂重伤进了医院,躺在病床上,她没办法合眼,呆呆地盯着天花板出神,余曼菲挣脱开她掉下晴湾天台的情景永远印在了她的脑海里,一直以为那个女人恨晴儿,却不知在她的心里,还有一份特别的感情。

    余曼菲杀了安米拉之后,想带着晴儿一起死,一了百了,但在看到孩子的眼神后,她决定给孩子生的机会。

    余曼菲的恨,是很多人所不能理解的,她恨斐侑宪,恨苏媛,很晴儿,可这些恨中还有一种矛盾的爱。

    “看看这是谁来了?”病房的门外,斐侑宪抱着奕霆进来,奕霆看到妈咪,立刻咧开了嘴巴嘎嘎笑了起来。

    简溪立刻回神,伸开了一条手臂将奕霆抱了过来,小家伙不知道妈咪怎么了,瞪大了眼睛看着包裹妈咪另一条手臂的纱布,用小手撕扯着,几次撕扯之后纱布还在,他一生气张嘴咬了下去。

    “喂,这可不行。”斐侑宪将儿子抱了过了,奕霆抽了一下鼻子,扭头钻入他的怀中,不高兴地咿咿呀呀地叫喊了起来,蹭了斐侑宪整个衣襟都是口水。

    简溪忍不住掩嘴微笑了起来,斐侑宪和儿子的出现,让她的心情好了许多,然后才开口询问晴儿的情况。

    “晴儿怎么样了?”

    “回庄园了,大概几个月就能回来,孩子受了点儿刺激,需要安静的环境让她恢复一段时间。”

    恢复,真的能恢复吗?余曼菲的死在晴儿的心灵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伤疤,怕她这辈子都没法忘记余曼菲落下的那一幕,真希望孩子能快点振作起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我想出院之后,也去庄园住一段时间,带着奕霆。”

    “好,我们一起,陪着晴儿。”

    斐侑宪将儿子奕霆和妻子简溪搂在了怀中……

    余曼菲走了,安米拉也走了,简溪出院之后,随着丈夫斐侑宪,带着奕霆去了斐家庄园,见到了晴儿,谁也没再提余曼菲这个名字,生活也好像又恢复了原本的平和,可不知为何,简溪总觉得庄园的薰衣草园还有曾经她们的影子,余曼菲拖着下巴,看着斐二少爷彻夜苦读,安米拉穿着公主裙,刁蛮一路踩倒薰衣草,喊着小叔叔的名字。

    每个清晨,一觉醒来,简溪都会恍然不知身在何处,一次灵魂交换改变了她的命运,却也让她多了很多无法抹去的记忆。

    VOE集团因为业务扩大,斐侑宪更加忙碌了,安城佑接手安家的财团之后,几次和斐侑宪正面交锋,都处处落败,不过他从不气馁,跌倒了就再爬起来,渐渐的,那家伙摸到了门路,给了斐侑宪几次漂亮的还击。

    “我不让他吃一堑,怎么能长一智,猪不学聪明,就得笨死。”

    斐侑宪总是这样倨傲地调侃安城佑,某些时候,简溪怀疑斐侑宪是故意一步步引导安城佑,将他由于一个花花—公子慢慢训练成了一个成熟的商人,打击,竞争,是最好的办法,他没有忘记斐家和安家的交情,在帮那个笨蛋的安家大公子。

    不管安城佑如何使出杀手锏,斐侑宪都会从容面对,只是一样东西,会让平时冷静的男人瞬间暴怒得好像狮子,就是他的致命弱点简溪,安城佑很不识相,经常选择十分不恰当的时机向斐家送礼物,巧克力、玫瑰花、晚礼服。

    “他没别的事儿可做了吗?”斐侑宪将这些东西统统扔了出去,然后给奎四打电话,马上竞标安家财团的项目,不能让安城佑太清闲了。

    这个办法很管用,安城佑会手忙脚乱一阵子,斐家的后院也就安生了。

    简溪成了新媒体的负责人,在新媒体机构上市之后,她有了第二个孩子,满月那天,晴儿拉着奕霆的手在酒宴中间跑来跑去,笑声一直萦绕在简溪的耳边。

    “你觉得幸福吗?”斐侑宪走过来,搂住了简溪的腰,说里端着一杯醇浓的红酒。

    “幸福,如果你让我再去一次非洲,我会觉得更幸福。”简溪轻笑。

    “我可没有一千头牛了。”

    “一头就好。”

    “在哪里?”斐侑宪蹙眉。

    “这里……”

    简溪点了一下斐侑宪的额头,他就是那头牛,执着,倔强,不肯认输……

    (完结)

    PS:晴儿和奕霆也跟去了非洲,两个孩子很快融入了当地人的生活,踩得满脚牛粪,说得一口当地方言,叽里呱啦的,好像当地孩子一样在草原里奔跑,特别是晴儿,越大越没女孩子的样子,和当地男孩儿打架,摔跤,一天下来,至少七八个当地人到简溪的家里去告状,害得她一个劲儿道歉。

    “斐晴儿,你又打人了。”

    “没有!是他长得太黑,站在那里,和地面一个颜色,我没看见……”晴儿穿着一身红色的衣服,裤脚都撕烂了,她总是有很多理由辩解,然后趁着简溪不注意转身跑掉。

    简溪有些后悔了,她不该央求斐侑宪来非洲,两个孩子几乎成了野人……当她叹气回头的时候,发现斐侑宪穿着一身邋遢的红衣服站在身后,头发凌乱,竟然和晴儿一般无二。

    “你……”

    “捉了一头公狮子,这次回去,传闻可以成真了。”

    “……”

    ______________

    本文已经完结,请亲关注魔女恩恩即将开启的青春文《三年二班》 ( 总裁非常宠婚 http://www.xiaoyuanfang.com/0/45/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