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司公司不留给你,留给谁

文 / 霁月安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江贤贡叹息一声,皱着眉头道,“我现在,已经被组织上找去谈话,问我要不要提前内退,柔柔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简娅柔不理解,茫然的摇头,眸中闪烁的泪光,让江贤贡心酸不已鹕。

    这个孩子,对智宸倒是死心塌地,尽管智宸做了很多对不起她的事情,可是到头来能够陪着智宸白头偕老的,也只有她啊。

    江贤贡两鬓的头发,又生出了许多白色,他无奈的说道,“这代表组织上已经不信任我了,柔柔,官做到我这个地步,已经别无所求。至于前途仕途,真的不在我考虑的范围之内。我现在只希望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在一起,别的,什么都不重要了!”

    简娅柔难受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如果连江贤贡都没有办法帮助江智宸,怕是这个黑锅,他背定了。

    江贤贡叹息,“说来说去,都是钱的问题,我经常教育他,钱够用就好,他要那么钱干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这辈子赚钱到底什么程度,才算一个尽头。他总是不听,觉得我上纲上线,甚至跟我对着来,现在他应该明白了,很多时候,我不是为组织说话,也不是为了党、国、人民,我是为了他啊……咕”

    简娅柔抬起头,“爸爸,这次事情过后,智宸会听您的!”

    江贤贡摇摇头,“我已经答应,从现在的位置上退下来,暂居二线,几年之后彻底退休,所以智宸的事情,我现在若是插手,怕是连退休的机会都没有了!”

    简娅柔点点头,算是明白了江贤贡的苦衷。

    她不知道生在这种家庭,究竟有什么好。

    江智宸从头至尾,都没有找过他父亲帮任何忙,可是到头来出事,第一个连累的,确实他的父亲。

    那些报道,都以大老虎称呼江贤贡。别人不知道,她却清清楚楚,这些年,江贤贡两袖清风,哪有像报道中说的那样,生活奢糜。

    跟江贤贡聊完,简娅柔的心里,更加不平静。这个时候,如果江贤贡得避嫌,没有办法帮简娅柔,那么何慕名呢?

    何慕名一定有办法得。

    她几乎如找到了救醒一般,匆忙的上去换衣服,接着拿着手袋出门。

    她不敢再用她唯一一个价格过万的包包,只是随手拿了一个淘宝买来的三百多的单肩包。身上穿着普通的宽松白衬衫和怀旧牛仔裤,脚上蹬了一双白色帆布鞋,匆匆出门。

    她没有何慕名的电话地址,只能先给林芳如打了电话,林芳如一点都不意外,简娅柔会去找何慕名。

    她将何慕名的电话,以短信的方式告诉了她。

    她拨通何慕名电话之后,那边是勤务兵接的,他告诉她,首长正在开会。

    她没有办法等,着急的道,“你能告诉他,是简娅柔打电话找他吗?”

    勤务兵微微一愣,显然没有听过简娅柔这个名字。

    简娅柔急了,跺脚道,“拜托你,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您只要提我的名字,接不接电话,就看他了!”

    勤务兵搁下了电话,简娅柔在这边听见了匆匆的脚步声,约莫过了两分多钟,那边有男人粗重的呼吸,接着电话被接起。

    “柔柔?”何慕名有些难以相信,简娅柔竟然会给他打电话。

    “您好,我能,我能见见你吗?有些事情,我必须当面跟您谈!”简娅柔在这边有些紧张。

    其实她想要直接开口叫他爸爸,这样他帮江智宸的机会,就更大一些。

    只是她紧张,而且又十分尴尬,所以根本叫不出口。

    何慕名笑了笑,“是为了智宸的事情吧?”

    简娅柔眉头一蹙,心里凉了半截,这么说,他是要拒绝自己了吗?

    简娅柔不说话,何慕名在那边继续道,“我这边有个会,大概需要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后你到军分区对面的咖啡厅等我,好吗?”

    简娅柔点点头,忽然意识到,自己点头他也看不见,随即开口,“嗯,谢谢你!”

    何慕名笑了笑,接着挂了电话。

    简娅柔松了一口气,低头求人这种事情,她真的不擅长。

    可是为了江智宸,她必须这么做。

    打车去了军分区外面的咖啡厅

    tang,她给自己点了一杯摩卡,一杯咖啡喝完,何慕名还是没有来,但是这个时候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

    她没有办法,又给自己点了一杯摩卡,继续等待。

    两个小时过后,她已经喝完了五杯摩卡,门口终于出现了何慕名的影子。

    他阔步朝着这边走,虽然头上有许多白发,背也有些佝偻,但是不难看出,他年轻的时候,应该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坐在简娅柔的对手,他首先招手叫来服务员,给自己点了一杯冰水。

    将一大杯冰水喝下去,他这才感觉好一些,叹息说道,“不好意思,柔柔,让你等了两个小时。临时又出了一点小事,我根本走不开,解决完之后,嗓子都跟他们说哑了,我这才有机会脱身!”

    简娅柔发现,他的嗓子是有些沙哑,好似声带受损的声音。

    她捧着咖啡,蹙眉看着他,“嗓子不舒服,就不要喝冰水,回去之后含两片薄荷叶,比吃药管用!”

    何慕名点点头,简娅柔吩咐服务员,倒了一杯温水过来,推给何慕名道,“智宸的事情,您能不能帮帮我?”

    何慕名皱眉不说话,见简娅柔面前已经摆了五个空的咖啡杯,叹息道,“女孩子,喝那么多咖啡不好,对皮肤有刺激,服务员,帮我女儿来杯热的牛奶!”

    说起我女儿三个字的时候,何慕名脸上有些骄傲之色,他甚至看着服务员的神色,都是笑意盈盈的,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简娅柔有些着急,“您要是真的将我当做您的女儿,那么就帮我智宸的事情!”

    何慕名沉默片刻,“柔柔,如果我能够帮你,让你开心,我宁愿用自己的一切去交换,可是现在,我帮不了你!”

    简娅柔的心,顿时落入谷底,她摇摇头,睫毛已经有些湿润,“你们不是帮不了我,你们只是太过自私,这件事情,江智宸是被冤枉的,可是你们都不相信!”

    何慕名叹息一声,伸手握住了简娅柔放在桌子上的手,他怜惜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柔柔,别说你的关系,就是看在智宸经常那么照顾欣桐的份上,能帮我也一定会帮!但是现在,智宸的事情,闹的太大,连着三天都是新闻头条!谁这个时候站出来为他说一句话,不仅帮不了他,反而会将自己牵扯进去知道吗?”

    简娅柔抿唇,不服气的坐在那里。

    她不信,平日里他们都是呼风唤雨的人物,怎么一到这个时候,都个个不能出面了?

    何慕名见她的神色,叹息一声,“这么跟你说吧,上面盯着这个案子,盯的很紧,谁这个时候站出来,谁就是找死。江贤贡已经被迫退居二线,上面是什么意思,大家都心知肚明,怕是智宸只能自己挺过这一关了!”

    简娅柔点点头,忍住酸涩的眼泪,她站起身,“多谢您!”

    她从手袋中拿出两张钞票,放在桌子上,起身离开。

    何慕名还想叫她,“柔柔,晚上陪爸爸吃个饭,好不好?”

    简娅柔没有理会他,只是低着头走了出去。

    外面,停着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简娅柔看着眼熟,就停住了脚步。

    车窗降下,露出了林芳如那张漂亮的侧脸,她扭头看着简娅柔道,“上车!”

    这个时候,简娅柔自然不会拒绝林芳如。

    她走到副驾驶室,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子发动,林芳如淡淡的道,“这个时候,你找谁都没用,唯一能帮的了江智宸的,只有钱!”

    “可是智宸他是无辜的,那个张子恒将客户的钱卷走了,他们凭什么责怪江智宸?”简娅柔孩子气的攥紧拳头,脸色苍白,眼睛却红红的。

    林芳如微微一笑,“你没有在商场上混,你不知道,江智宸自己吃了这个亏,只能自己咽下,你以为他敢说出张子恒的名字吗?”

    “为什么不敢?”简娅柔不理解的盯着林芳如。

    林芳如勾唇一笑,“生意场上,谁敢说自己是干净的?如果上面想查你,你就算是真的干干净净,也会有芝麻绿豆大的小事被人无限放大,你一样不干净!更何况,江智宸一个毛头小子,就算再聪明厉害,也是做了很多不干净的事情才有今天的商业帝国!所以那个张子恒,认定了这一点,卷了钱逃出国外,江智宸这个哑巴

    亏,是吃定了!”

    简娅柔脸色惨白如雪,“那怎么办?智宸他会不会坐牢?”

    “只要有钱,将所有人的嘴堵住,那些散户不再闹腾,应该事情会就此平息!”林芳如将车开在了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口,接着带着她进去吃饭。

    简娅柔刚刚喝了五杯咖啡,实在不饿,再加上她一身休闲打扮,实在配不上这五星级的环境和对面端庄高雅的林芳如,有些退缩的道,“我不进去了,我们就在外面说说话!”

    林芳如微笑,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淡淡的道,“进来吃点甜品吧,这里的甜品还不错。再说我林芳如的女儿,不管穿什么衣服,都是这世界上最漂亮的公主!”

    简娅柔被林芳如拽了进去,两人坐在酒店外面的一个荷花亭里面。

    旁边是盛放的睡莲和徐徐的清风,亭子里面是衣着优雅的服务员为两人斟茶布菜。

    林芳如夹了一块奶酪,放在简娅柔的碟子里面,她轻轻的说道,“不用担心,江智宸的事情,我会帮你!”

    “你怎么帮?”简娅柔声音弱弱的,眉头蹙着。

    林芳如微笑,“不就是钱吗?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我不要你的钱!”简娅柔又端起咖啡杯,喝了今天的第六杯咖啡。

    林芳如摇头,“谁说要给你钱了?”

    简娅柔惊愕的抬头,不解的看着林芳如,林芳如手腕上,卡地亚的钻石手镯,熠熠发亮。

    她低声,“我把整个公司都交给你,以后你和楠楠,通力合作,公司是好是坏,就要看你的了!”

    简娅柔眉头蹙的更紧,“为什么?”

    “你是我女儿,我的公司不留给你,留给谁?”林芳如微笑着看着简娅柔。

    简娅柔愣在那里,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这样重磅的消息。

    她茫然的摇头,“我不接受,我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再说以前我开了家医院,医院都能被我经营的倒闭,那么大的公司,我肯定不行!”

    “你不行,江智宸行!”林芳如淡淡的说道,“林氏名下,一半的产业都是以前江智宸公司的,他将那么大的烂摊子丢给我,现在,他不该回来给自己善后吗?”

    简娅柔抿唇不说话,她的心脏仿佛被一只手,紧紧攥住。

    她知道林芳如的意思,若是接受了她的公司,那么就等于,她原谅她了。

    可是以前的事情,真的有那么容易忘记吗?

    她安静的坐着,一言不发。

    林芳如伸手,将她脸颊上的一缕发丝,拨弄到耳后,轻轻的说道,“柔柔,妈还是那个意思,不祈求你的原谅,只要,你经常让我看看你!”

    大概是她倾身的原因,她嗅见了她身上幽幽的香气,跟小时候梦中的妈妈,一模一样。

    林芳如的脸,跟自己幻想中妈妈的模样重合了。

    一样的漂亮,温柔,知性。

    那个时候,她就在想,她要是有一个温柔的会对她展开双臂,拥她入怀的妈妈,该有多好。

    可是现在,实现了吗?

    林芳如站起身,走到简娅柔的身边坐下,她轻轻的搂着她,神情似痛苦,似愉悦,她搂住了简娅柔,“柔柔,你不知道,妈妈有多想你,也有多愧疚……”

    简娅柔摇摇头,“何欣桐呢?她现在怎么样了?”

    这个时候,她只能提起何欣桐降降温度,她不想将气氛弄的那么煽情。

    林芳如微微一愣,松开了简娅柔,两只手握着她的小手道,“欣桐,还在第一女子监狱,她被判了二十八年,应该后半生,就会在那里度过了。不过她的身体不好,上次我去看她,见她憔悴了很多,也不知道她在里面,能撑得过几年!”

    ------------------------------------------------------------------------------------------------------------------------------------------------------------------------

    --------------------------------------------------------------------------------------------------------------------------------------

    PS:后面还有一万字的更新,应该今天结局了! ( 先婚厚爱,总裁老公太危险 http://www.xiaoyuanfang.com/0/60/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