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大结局

文 / 霁月安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林芳如微微一愣,松开了简娅柔,两只手握着她的小手道,“欣桐,还在第一女子监狱,她被判了二十八年,应该后半生,就会在那里度过了。不过她的身体不好,上次我去看她,见她憔悴了很多,也不知道她在里面,能撑得过几年!”

    简娅柔不说话,只是蹙紧了眉头,她有些不适应跟林芳如这么亲近,想要将自己的手抽回来,可是却被林芳如握的更紧。

    她脸色有些难看,仿佛被逼迫的一般,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林芳如看着她尴尬的样子,微微一笑,轻拍她的手,坐在她的对面,“智宸那边,若是没有转机,恐怕坚持不了多久,若是你接任了林氏董事长的位置,那么林氏对江智宸是个什么样的态度,都由你说了算!咕”

    简娅柔神情拘谨,“你让我好好想想!”

    她拿起自己的包起身就离开,林芳如在她后面,低低的说道,“柔柔,我很感谢刘美丽将你培养的这么好!”

    简娅柔不说话,抿紧了唇瓣,逃似的离开了这里。

    从酒店出去之后,她不知道该去哪里。

    回到大院的话,她害怕自己忍不住,又要胡思乱想,可是这样在大街上游荡,也不是办法。

    她忽然想起,自己从海南给刘美丽还有简成文、简娅晴买的礼物还放在大院,随即打了车,去大院将礼物拿了出来。

    这么久没有去看刘美丽,她是应该去看看他们了。

    况且在林芳如的问题上,她想要问问刘美丽的意思,若是刘美丽介意她原谅林芳如,那么她不去再跟林芳如有任何接触。

    提着一兜从海南带回来的礼物,她径直去了刘美丽的家里。

    刘美丽正在跟牌友打牌,四个跟她年纪一样大的中年妇女坐在那里,将麻将推的稀里哗啦。

    简娅柔是有这边钥匙的,当她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的时候,四双眼睛,八道视线,齐刷刷的射向她。

    她站在那里,有些发愣。

    还是刘美丽率先反应过来,“柔柔,你这个死丫头终于舍得回来看我了?”

    “妈,这些天,一直很忙!”简娅柔讪笑,将东西放在一边,站在玄关处换鞋。

    刘美丽见她打算换上客用拖鞋,大声叫着,“等一下,等一下……”

    她上前从鞋柜中,找出了以前简娅柔的拖鞋,拖鞋洗的干干净净,她弯腰将拖鞋放在简娅柔的脚边。

    简娅柔换好拖鞋,麻将桌上一个微胖的阿姨出声,“哎呦,老刘你真是有这么一个水灵的女儿,结婚了没有?”

    刘美丽回头瞪她一眼,“儿子都四岁了,还有,我女婿是江……”

    刘美丽刚想搬出江智宸的名字,简娅柔赶紧捂住了她的嘴巴,这个时候江智宸正是是非多多的时候,还是别再添乱的好。

    刘美丽不解的看着简娅柔,简娅柔松开了手,讪笑道,“各位阿姨,我买了水果,大家都歇一歇吃点水果吧!”

    胖阿姨对面一个红衬衫的,摇了摇头,“算了,既然老刘你女儿回来了,那我们就撤吧,今天输的钱,改明儿再找你讨回来!”

    几人说撤就撤,眨眼的功夫,几人已经收拾好麻将桌,转身离开。

    简娅柔拿了扫把,过去打扫刚刚被几位阿姨弄脏的地板,刘美丽上前,接过她手中的活计,“我来吧,你去把水果洗洗,坐在那里休息一会儿!”

    简娅柔点点头,拿了水果去洗,出来的时候,刘美丽已经将屋子打扫的干干净净。

    她将水果放在沙发对面的茶几上,“妈,爸和姐姐呢?”

    “他们都找了一份工作,这个时候应该在上班,看看现在几点?”刘美丽回身瞅了一眼挂钟,过去打电话道,“再过半个小时,他们可能就回来了,你晚上留在这里吃饭吧!”

    简娅柔点点头,刘美丽就拨通了简成文和简娅晴的电话,各自交代了之后,跑去厨房准备晚餐。

    简娅柔跟了过去,帮刘美丽择菜,她一边抬头看着刘美丽,一边欲言又止。

    刘美丽放下手中的西红柿,盯着简娅柔道,“有什么话想问,就问出来吧!”

    简娅柔拿着摘好的青菜,抬起头,“妈,你知道吗?林芳如

    tang是我的亲生母亲!”

    刘美丽冷冷一笑,捡起一边削好的土豆,切了起来。

    简娅柔将摘好的青菜,放在洗理台上,从后面挽住了刘美丽的胳膊,“妈,你要是不想让我见林芳如,我以后可以不见她的,对我来说,你才是我的妈妈!”

    刘美丽放下菜刀,盯着简娅柔道,“少来,你问我这些话之前,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不是吗?”

    简娅柔抿唇不说话,刘美丽叹息一声道,“柔柔,你跟着我,受了太多的苦,现在日子好不容易好过一些,为什么又要认回林芳如,去蹚那趟浑水呢?”

    简娅柔低着头,“妈你不知道吗?智宸出事了,如果没有林芳如的帮忙,可能,他度不过这个难关!”

    刘美丽微微一怔,不解的看着简娅柔,她一向是不看新闻,所以不知道江智宸的事情。

    简娅柔心里难过的险些要哭出来,“妈,不管原不原谅林芳如,我只是不想智宸出事,你知道吗?”

    刘美丽深吸一口气,站在那里道,“我明白了,你认回林芳如吧,我这边是没所谓,只要你自己过的开心,当妈的当然是希望女儿好!”

    简娅柔抬起头,眸中已经有了湿意,“不管什么时候,您都是我的妈妈!”

    “傻孩子,我和那个女人都是你的妈妈,现在好了,你又多出一个妈妈疼你!”刘美丽笑着说道。

    简娅柔眼眶有泪,却笑着拥抱了刘美丽一下,“等所有事情结束,您不要再住在这里好不好,您搬过来跟我住,我需要您的照顾!”

    “三十多岁的人了,你还是孩子啊?”刘美丽推了简娅柔一下,眉眼之间,都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简娅柔温和的笑,仿佛缠绕在心中的死结,一下子就打开了。

    她呆在刘美丽这里吃了晚饭,将简成文和简娅晴还有刘美丽的礼物拿给他们,并且承诺,只要有时间,就一家四口带着饭饭出去旅行。

    这个晚上,其乐融融。

    从刘家出来,简娅柔拨通了林芳如的电话,“您说的事情,还算数吗?”

    *

    江智宸在看守所,将所有能说的,全部都说了,小林助理也被看守了起来。

    他们两个人被分开问话,所以他并不知道,小林助理那边怎么样,有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对他问话的民警,还算是温和,只不过每个问题都会重复三遍,考验他的耐性。

    天亮的时候,他足足被问了二十四个小时,按照法律规定,他们没有任何证据,必须得放人。

    他刚刚想要提醒那个民警,问话的时间结束,他可以离开警察局了,外面就冲进来一个矮胖的男人。

    这个男人他认识,是警察局的局长,以前吃饭的时候,打过照面。

    这次他被请进来喝茶,这个局长,应该是知道的,他也一再的提起这个局长,可是这个局长都没有出现。

    现在,他马上就要走了,他却出现了?

    江智宸挑了挑眉头,看着冲进来,表情夸张的局长。

    “江总,幸会幸会,真是的,你被请来这里,怎么不通知我一声,弄的我……”那局长有些讪讪。

    尽管熬了一整夜,江智宸依旧神采依旧,他微笑着看着局长,淡淡的道,“怎么样?方局,查出什么证据了没有?”

    方局长越发讪讪,“江总,您就别消遣我了,那个案子现在已经真相大白了,您将子公司所有的债权,全部给了林氏,您怎么不跟我们说一声……”

    江智宸皱了皱眉头,不解的看着方局长。

    在他将江氏股份全部卖掉的时候,子公司是宣布破产倒闭的,怎么可能子公司的债权就给了林氏?

    他拧着眉头不说话,方局以为他生气了,上前赔笑道,“当然,您这么大的人物,这些小事根本不必要跟我们说。不过那些散户现在可高兴了,都将江总你当做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不仅本金照给,利息也比原来翻了一倍,江总嗳,有这么好的事情,您怎么不关照兄弟们一声?”

    江智宸银牙紧咬,深吸一口气,怒气在眸中酝酿。

    他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定

    然是简娅柔去找了林芳如,接着林芳如认了子公司的债务,将散户的钱,连本带息还给了那些散户。

    他脸上怒气沉沉,方局继续说着,“那些提前,从您子公司提钱出来的人,都要后悔死了,您知道吗?以前的散户,存了十万,现在足足的变成了二十万,翻倍增涨啊……”

    江智宸俊美的脸上,挤出一抹淡漠的笑意,冷冷的道,“那我现在能走了吗?”

    方局点点头,“当然能,林氏三天之后开新闻发布会,为江总您澄清一切,江总您请——”

    江智宸站起身,看了一眼坐在桌子后面的小民警,淡淡的道,“同志,走之前提醒你一句,你有口臭!”

    那小民警微微一愣,捂住嘴巴去闻自己的呼吸,江智宸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方局上前,一巴掌打在民警的脑袋上,“你怎么回事?不是警告过你们,不准得罪江智宸吗?现在可好,他又重新得势了,以后我们都还得看他的脸色吃饭呢!”

    小民警一脸委屈,“我没有得罪他啊……”

    林氏的总裁办公室,简娅柔坐在大半夜上,浑身不适。

    她穿着V领的OLAY装,七寸的高跟鞋在她的脚上,十分不合脚。

    她难受的磨蹭自己的脚,身上这一套,是林芳如挑选的,她告诉她,总裁就一定要有总裁的样子,特别是在下属面前,只能不苟言笑。

    她一个上午,按照她的吩咐,绷着脸去了董事会,又佯装生气,将一份资料丢在了秘书的身上。这一会儿,外面的员工正战战兢兢,估计她女魔头的名号,很快的就会被传出去。

    她正犹豫着中午去吃个香锅,或者去吃份KFC的时候,一号内线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她按照林芳如的吩咐,电话必须响过三遍的时候,才能接起。

    刚刚接起,那边的前台秘书就急急的道,“简总,那个,江智宸跑上去找你了,我们怎么拦都拦不住……”

    简娅柔开心的挂了电话,跑过去迎接,却发现高跟鞋还在地上。

    她蹦蹦跳跳的回去穿高跟鞋,门已经从外面被推开了。

    漂亮的秘书为难的拦着江智宸,江智宸不管不顾的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简娅柔一只脚作袋鼠跳的样子,就出现在了两人眼前。

    秘书微微一愣,没有料到,这个刚刚上任一天,看上去十分不好相处的简总,竟然这样的孩子气。

    简娅柔眨巴眼睛,江智宸已经“嘭”一声关上了房门,将好奇的秘书关在了外面。

    她顾不上那只鞋,开心的一只脚蹦了过去,双手搂住了江智宸的脖子,整个身子都吊在他的身上,“智宸,你没事了?太好了,我都担心死了!”

    “简总?林氏的总裁?”江智宸冷笑着看着简娅柔,眸中森森的,都是怒气。

    简娅柔低着头,“林芳如跟我说的,只有我当了林氏的总裁,才有权利决定帮助你的事情!”

    “我是怎么跟你说的?嗯?不准去将林芳如,你把我的话当做耳边风是不是?”他生气的拧住了她的耳朵,她哭丧着脸,“我不是因为你才原谅她的,她是我的亲生母亲,我原本就打算原谅她!”

    江智宸松开了她的耳朵,抱着她,坐在沙发上,他拧眉看着她,“她让你接手林氏,你就接手了?你知不知道,现在的林氏,是个烂摊子,她这是给你设陷阱跳!”

    简娅柔抿着唇瓣,“不会吧,她是我亲妈,怎么可能会害我?”

    江智宸深吸一口气,被简娅柔气到说不出话,他站起身看着窗户外面,办公室的电话,却适时的响了起来。

    简娅柔刚刚想要过去接,江智宸看了一眼号码,随手接起,“喂——”

    “智宸,柔柔和林氏,就交给你了!”林芳如开门见山。

    江智宸气的冷笑,“林总,您这是什么意思?”

    “你设下了好大一个陷阱,给我跳,现在我只是还给你,怎么?不开心了?”林芳如的心情,似乎十分愉悦。

    此刻她正躺在毛里求斯的躺椅上,戴着墨镜打着电话。

    江智宸深吸一口气,“那个陷阱是设给华晟集团跳的,结果你自己

    不长眼跳了进来!”

    林芳如低笑,“我怎么可能让华晟买掉我女婿的公司,不管怎么说,林氏如今的局面是你造成的,所以,你得负责!”

    说完,她就掐断了电话,将手机直接关机,仍在一边,享受着美好的阳光。

    辛苦了大半辈子,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林氏有江智宸这个商业帝国的轿子,她十分放心。

    简娅柔见江智宸挂了电话,脸色越加的难看,小心翼翼的上前,“我妈跟你说了什么?”

    “你妈把你卖给我了!”江智宸皱着眉头,无奈的道。

    “不是我帮了你吗?为什么是我妈把我卖给你了?江智宸,我真的不懂,我觉得我妈没有设陷阱害我们啊,她又不是瞿慧,根本没有害我们的理由!”简娅柔苦恼的蹲下身子,想要钻进桌子里面捡鞋。

    可能是因为弯腰太厉害,她脸色忽然一白,恶心的站起身,想要跑去洗手间呕吐。

    可是桌子却磕着了她的脑袋,她顾不上疼痛,也顾不上江智宸心疼的眼神,跑了进去对着马桶大吐特吐。

    “怎么了?是不是吃坏了肚子?”江智宸担忧的看着她。

    简娅柔哭丧着脸,“怎么办?我好像怀孕了,我这个月的大姨妈,还是没有来!”

    江智宸愣在那里,简娅柔拉着他的胳膊,“不是每次都戴套套了吗?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江智宸眼神有些闪烁,“可能,有些套套过期了吧,上面说明书不是说,成功率是百分之九十七吗?”

    简娅柔摇摇头,“我觉得我不会那么倒霉,我要去买测孕试纸检查一下!”

    江智宸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这种事情,吩咐秘书去做就好!”

    他拿起电话,径直拨了内线,那边刚刚响起一个清脆的女音,江智宸就淡漠的开口,“去药店买两份测孕试纸!”

    秘书听见是个男人的声音,有些愣住,江智宸听不见回复,脾气很差的道,“怎么?听不懂吗?”

    “听,听得懂!”秘书惊惧的挂了电话。

    这,林氏的总裁,又要易主了吗?

    很快的,两份试纸买了上来,简娅柔躲在洗手间,足足半个小时都不肯出来。

    江智宸在外面等的着急,“怎么了?柔柔,到底怎么了?”

    简娅柔不说话,江智宸就走来走去,“你再不出来,我就冲进去了!”

    两分钟之后,房门打开,简娅柔走了出来。

    她手中的测孕试纸,明显两道红线,她撇着嘴巴,“怎么办?怎么这么倒霉,用套套都会怀孕!”

    “老婆,既然怀孕了,你就在家好好休息养胎,公司的事情,暂时交给我吧!”江智宸认命的说道。

    简娅柔脸色难看,“你不是不想接受这个烂摊子吗?”

    江智宸无奈的皱眉,“你都被林芳如绑在这里了,我还能怎么办?还好你肚子里的宝宝给了我力量,不然我直接给她宣布破产算了!”

    江智宸愤懑的说道,原本是他打算带着简娅柔出国享受阳光的,现在变成了他在这里为奴为仆,林芳如自己倒是跟安恒跑去国外了。

    他深吸一口气,解开了西装的纽扣,给秘书拨打了电话,让秘书准备一份合同。

    合同大概的意思就是,聘请江智宸为执行总裁,管理林氏企业的一切事物。

    虽然肚子里有了孩子,让简娅柔十分苦恼,但是看着江智宸还是肯帮林氏,她还是开心的。

    看着他举手投足,都有一种霸道的贵气,她心里甜甜美美。这才是真正的总裁啊,不是她绷着脸,仍仍资料就可以学的来。

    她盯着江智宸略显疲惫的俊容,上前挽着他的胳膊,“老公,我们先回去洗个澡,休息两天吧,公司的事情,不急这一天两天!”

    江智宸摇摇头,无奈的盯着简娅柔,“这两天,必须将所有事情理个头绪出来,起码得召开股东大会,让所有股东明显我们现在的状况,这个林芳如……”

    提起这个烂摊子,他就觉得生气,林芳如这一招太狠了,他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JC公司

    那边,还需要他出面管理,看来短时间内,他只能放弃自己公司的业务了。

    简娅柔吩咐完了秘书所有事情,欠下了聘请合同,就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看着江智宸干活。

    这样的感觉,可真好,她能时时刻刻都看着他,还能跟着他一起上下班。

    虽然她这个总裁,是个傀儡,由江智宸操纵着,不过她甘之若饴。

    回到家里,简娅柔想起那些过期的套套,翻开了行李箱,一个个开始翻找。

    果然,让她发现了那些害她怀孕的杜蕾斯。

    可是这些杜蕾斯,怎么都千疮百孔?包装纸上面,一个一个用针扎出的小孔。

    她拿着杜蕾斯,蹙眉沉思了片刻,瞬间明白了什么。

    她怒吼,“江智宸——”

    他一定是故意的,一定是的。

    这个混蛋,自己就不应该相信他,他怎么可以这样阴险狡诈。

    他们做的时候,一般都会关灯,她就算亲自撕开包装纸,也不见得会发现问题,更何况,从来都是他自己动手戴上这个。

    外面,传来江智宸的脚步声,他身穿一身烟灰色的家居服,仿佛刚出校门的大学生一般,凑近了门口他笑着道,“老婆,我陪着饭饭玩足球呢……”

    简娅柔劈手,就将套套砸向了江智宸的脸,江智宸被砸了个正着,也不敢躲避。

    简娅柔挺着肚子,气喘吁吁的瞪着他。

    他举手,“老婆,我错了,可不可以从轻处罚?”

    (全书完)

    ------------------------------------------------------------------------------------------------------------------------------------------------------------------------------------------------------

    PS:本书到现在为止,已经全部写完了,多谢每一个追文的亲们,希望大家继续支持霁月的新文《妻逢对手,总裁请接招》文/霁月安歌,http://novelcom/a/1064416/,简介:他高高在上,遥不可及,只是因为她去世的父亲,陷害过他的爸爸,所以父债女偿。

    她战战兢兢,步步为营,还是掉进了他设下的陷阱。

    婚后,他冷落她,羞辱她,甚至当着众人的面,将她卖给了丑陋不堪,不能人道的顾家三少。

    她终于心死,一纸离婚协议,不是结束,只是噩梦的开始。

    她的公司,因为他的排挤,濒临倒闭。

    她的妹妹,因为他,从十三楼一跃而下。

    从此,卫锦默三个字,成为了她生活中的噩梦。

    正在她一无所有,险些结束自己生命的时候,那个顾家三少,从天而降。

    “你被卫锦默卖给了我,你的命是我的,在我没有要你死之前,你不准死!”

    天知道,这个顾家三少,不仅姿容卓绝,而且战斗力超强……

    *****新文超级精彩哦****** ( 先婚厚爱,总裁老公太危险 http://www.xiaoyuanfang.com/0/60/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