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一碗辣鱼汤

文 / 素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94章一碗辣鱼汤

    苏蜜以为傅奕臣一定要大发雷霆了,谁知道傅奕臣只是冷着脸瞪了她一眼。

    “脾气见长了啊,吃个饭,你给我哭丧个脸,我还没发火,你倒恼上了?”

    算了,她心情不好,他就给她一天的时间调整。

    傅奕臣想着,缓和了神情,又扫了汤碗一眼,“不肯就算了,就用手喂吧。”

    苏蜜见他这么好说话,惊讶的挑了挑眉,嘀咕道,“你又不是自己没长手。”

    “你这女人,别给我得寸进尺啊!”傅奕臣骤然沉声。

    苏蜜哪敢再怠慢他,忙拿起粥碗,再度舀了一勺粥,送到了他的唇边。

    傅奕臣张口含了,“汤凉了,不会再盛一份来啊!”

    “这汤味淡,给我再加点盐!”

    “能不能快点!”

    “你加了多少盐啊!咸死了!再换一碗!”

    “味怎么这么寡,给我加点辣椒油!”

    许是故意折腾苏蜜,傅奕臣要求不断。

    苏蜜受不了了,扫了傅奕臣一眼,“傅少,这是鱼汤,放了辣椒油就没鲜味了。”

    傅奕臣却骄矜的抬了抬眉,“我就乐意喝辣鱼汤,你这女人管我?”

    “是,这就给傅少加料。”

    苏蜜端起鱼汤,找到辣椒油,狠狠的往里头加了五大勺,眼看着鱼汤冒出一层红光,她才满意一笑。

    她回到餐桌前,重新舀了一勺,送到了傅奕臣嘴边。

    “傅少请用汤。”

    她很有心机的将碗托的有点高,没让傅奕臣看清里头放了多少辣椒。

    傅奕臣果然没多想,大概也没想到她那么大胆,一口含住了汤。

    接着他面色微变,一副要吐不吐,要咽不咽的模样,一张俊面也红了起来。

    苏蜜忍着笑意,眨着眼,“我也不知道傅少能不能吃辣,不过傅少喝清淡的鱼汤都要加辣椒,我猜傅少一定特别爱吃辣,不知道味道可足?要不要再放唔!”

    苏蜜得逞的笑没完全散开,傅奕臣便突然倾身,一把扣住了她的后脑勺,压上她的唇,紧跟着一股奇辣的汤就冲进了她的唇。

    辣!太辣了!

    苏蜜一个从来不吃辣的人,简直要被这辣意给烧着,她瞬间被辣的眼泪哗哗掉,小脸通红,香汗直冒。

    一把推开傅奕臣,苏蜜捂着嘴就往浴室冲。

    傅奕臣瞧着她狼狈的样子,勾起唇来,笑了起来,他的唇被辣椒弄的比平常嫣红不少,使得他邪魅的容颜愈发动人心魄。

    “啊!水!水!都死人啊,拿水来!”不过那份帅气就持续了两秒,他就抬手狂冲口里扇风。

    旁边周伯瞧着傅奕臣的样子目瞪口呆,少爷一向稳重高冷的少爷,何时竟也有这么幼稚的一面了?

    不过这样的少爷,好像更生活化,更情绪化也更快乐。

    第一人民医院,高级病房。

    白律师秉承傅奕臣的吩咐,直接将那份离婚协议书拿给了周清扬。

    周清扬刚抽出文件,只一眼就浑身一僵,剧烈咳嗽起来。

    “我是苏蜜女士的律师,苏小姐已经全权委托我处理她的离婚案,苏小姐已经做出净身出户的让步,不知道周先生能否现在就将这份协议书签了?”

    见周清扬盯着苏蜜的签名处沉默不语,白律师又补充道,“当然,周先生如果还有什么要求,也可以现在提出来。不过,既然女人已经变心了,想必周先生也不会多加挽留吧?”

    周清扬抬起头来,“真的是她让你来的?”

    他想到了那天那一通电话,电话里男人的声音,还有苏蜜脖颈上那明显的吻痕。

    “当然,周先生可以看看后面的签名,苏小姐已经签字同意了。”

    “她为什么不亲自来?”周清扬还是不相信,即便是事实摆在面前,他还是不相信,苏蜜会在这个时候选择离开他。

    “周先生苏小姐大概觉得她和你已经没有再见面的必要了吧。”

    没有再见面的必要?

    多么可笑的回答!

    周清扬神情蓦然冷厉下来,他凝视着白律师,将手中的协议书丢回他的身上。

    “除非她亲自过来。否则,我不可能签字。送客,王诚!”

    容貌俊美温润,气质儒雅平和的周清扬突然如此,自有一股强大的气场,压的白律师一愣。

    眼前男人即便是被病痛折磨,也能看出并不是寻常人,想不到苏小姐的丈夫竟也是一方人物。

    “请离开病房,我们总裁要休息了!”

    “周先生苏小姐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出去!不是律师吗,喧哗医院,有没有点素质?”王诚强硬的将白律师赶了出去,一步都不让人再靠近病房。

    病房中,周清扬靠坐着,目光虚茫落在了窗外。

    苏蜜

    一个将死的我,该放手吗?

    可是为何,心却比死掉更寒冷惧怕。

    死亡不曾让我失去从容,可你却办到了啊。

    半山别墅,苏蜜被辣的泪流满面,冲进浴室,使劲用凉水漱口,冲刷唇舌,可是凉水非但没有解辣,却好像弄的她更辣了。

    等她关掉水龙头,抬头就见镜子里映出一个狼狈的自己。

    嘴巴足足红肿了三圈不止,简直就是红红的香肠嘴,配上水汪汪的眼睛,怎一个狼狈了得。

    “出来!”

    外头响起傅奕臣的声音,苏蜜正恼恨他,自然没应声,又受不了的去开水龙头。

    砰

    一声响,傅奕臣直接踹开门,懒懒的靠在了门框上,好整以暇的瞧着对着水龙头狂冲的苏蜜。

    “喂!”

    苏蜜头都不抬,并不理他。

    傅奕臣非但不恼,反倒觉得很快乐,有种大男孩恶作剧成功的得意和窃喜。

    “我说你这女人,明明是你要使坏,现在倒生起气来了?呵,那辣椒不是我加进去的吧?你这就叫自作自受!”

    苏蜜舌头都被辣的肿大麻木了,怒声道,“要不是你非要加辣椒,我也不会加那么多辣椒进去。”

    傅奕臣勾唇又是一笑,“都说女人擅长胡搅蛮缠,看来还真是。照你这么说,杀人犯拿刀捅了人,警察应该通缉卖刀的了?”

    苏蜜都快痛苦死了,眼泪控制不住辣的往下流,闻言猛然抬起头来,泪眼朦胧的瞪着傅奕臣,“可你是那个捅刀的人,要不是你把辣汤灌进我嘴里,我会这样?”

    “哈,就只准你害人,还不能别人反击了?你这女人不仅胡搅蛮缠,还自私自利!”

    苏蜜,“”

    好吧,她真有些无话可说。早知道会这样,她死也不会去戏弄傅奕臣,哪怕他逼着她签了协议书。

    真是自找罪受!

    苏蜜正懊悔,一只手横在了面前,那骨节分明,修长漂亮的修韧五指间拿着一个杯子,“喝掉!”

    苏蜜抹了一下眼泪,这才看到杯子里盛着浓浓的牛奶,正散发出奶香。

    她有些茫然的看向傅奕臣,红红的眼睛,水汪汪的。原是楚楚动人的模样,只可惜配着那香肠嘴,滑稽又好笑。

    傅奕臣又笑了出来,笑意直达他冰冷的眼眸,抬手拍了苏蜜脑袋一下,“蠢女人,牛奶解辣是常识,这都不知道,你是怎么长大的!”

    牛奶解辣吗?

    苏蜜从小就不吃辣,也不碰辣,倒真不清楚这个。

    她狐疑的接过牛奶杯子,“你会那么好心?哎呦”

    话没说完,脑袋就又被傅奕臣拍了一下,他微微眯着眼,危险的看着她,“要我像刚才一样喂你喝吗?”

    苏蜜忙昂头,咕噜噜的就将那杯牛奶喝了下去。

    别说,还真的挺管用,温热的牛奶入口,浓郁的奶香一下子冲淡了辣意,丝滑的入喉,温热的奶,瞬间滋润了火辣的喉咙和肠胃。

    舒服多了。

    “怎样?没骗你吧?”

    傅奕臣挑眉,质问道。

    苏蜜在他盯视的目光下,脸上微红。

    “以后别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傅奕臣重重道。

    苏蜜,“”

    认识这男人后,他就做了这一次好事,就成君子了?

    呵呵哒!

    傅奕臣却拉住了苏蜜的手,拽着她就出了浴室,往二楼卧房走。进了卧房,他往床上一坐,靠着床头,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过来,躺下!”

    苏蜜有些诧异,“干干什么?”

    “干什么?我能吃了你吗?过来!”傅奕臣看着她一副转身欲逃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

    苏蜜看了看四周,幽暗的灯光,暧昧的大床,以及床上目光幽幽的男人,她觉得他是真会吃了她。

    不过她也不敢不过去,磨蹭着到底走到了床前,在傅奕臣的腿边儿躺下。

    “磨蹭什么!”傅奕臣不耐烦的瞪了她一眼,抓着苏蜜的手臂一拖,苏蜜被他拉着靠近,脑袋躺在了傅奕臣的大腿上。

    “你到底要干嘛?”苏蜜紧张的要起身。

    “别动!”

    傅奕臣却一手压着她,接着苏蜜就觉嘴唇被他拇指触摸过,又粘稠的东西被抹在了她的唇瓣上。

    苏蜜舌尖轻触,甜丝丝的,“蜂蜜?”

    “是啊!顶着这么个香肠嘴,好看啊?”

    说着,傅奕臣从床头柜上取过一个琉璃敞口瓶,又从里面用指头挑了些蜂蜜,细细密密的往苏蜜的嘴唇上涂抹。

    () ( 邪性老公太霸道 http://www.xiaoyuanfang.com/10/10826/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