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五十三章 逐出叶家

文 / 弼老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萧家老爷子位高权重,一言九鼎,他有意帮衬叶家一把,便是有人心生不满,也无可奈何。

    萧家太强大了,更有神境老祖在世,为国家安危立下过赫赫战功,那是何等的威望,没人敢得罪这么一个家族。

    萧老爷子确实是心生恻隐了,不忍看到一个传承了数代的大家族倒下。

    萧家虽然和皇甫家族交好,但和叶家并非没有交集,曾经还有过愉快的合作期呢,就是到了现在,往来也没有断掉。

    “爸爸,你还犹豫什么?

    快把事实告诉大家,他已经不是我们叶家的人了。”

    白素素焦急道。

    她实在想不明白叶长青为什么这么犹豫,丟卒保帅,抛弃一个废物私生子保全一个大家族,这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爷爷,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做这个决定有这么难吗?

    他闯了这么大的祸,你还想保全他吗?”

    叶浪也气得不行,口不择言,对老爷子咄咄逼问。

    就连龙家的老爷子龙腾云也来劝说了,道:“长青我弟,鼎兄宅心仁厚,有意帮衬你一把,你见好就收吧。

    这等大逆不道之子,你留之何用?

    而且,你就是想保全他,也未必能保全得了。”

    所有的人都对叶长青望过来,看他到底如何抉择。

    对别人来说,这是一个很容易就能做出的决定,但对他来说,太难了,这一点从他抽动的面容就可以看出来。

    没有人知道,他曾对叶天寄予了多大的厚望,希望未来的叶家能在他的带领下走向辉煌。

    他已经对儿子叶文华死心了,另一个孙子叶浪也是有勇无谋,中看不中用,叶天是他唯一的选择。

    他曾对叶天不公,保护的力度不够,这其实也是一种变相的保护,毕竟他是一个私生子,在家庭里注定会遭受一些责难,而且所有的不公遭遇都是一种磨砺。

    现在,他们叶家在遭遇前所未有之变局,外戚白家虎视眈眈,许多其它的家族也在觊觎叶家这块肥肉。

    而他年事已高,身体也大不如从前了,他必须尽快做好交接班的安排。

    而他心目中接班的人,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叶天。

    他没想到发生车祸后,叶天恢复得这么快,他很激动,认为是上苍在眷顾他们叶家。

    而现在,有许多人逼迫他,把唯一的希望变成绝望!“爸爸,逆子不道,祸害匪浅,弃了吧!就当没有这个孩子。”

    叶文华走到老爷子的面前,小声说道。

    他心里已经有了抉择!奇货已不可居,自当弃之如敝屣。

    便是自己的儿子又如何,说抛弃也就抛弃了。

    一个私生子而已,自始至终都是多余的。

    啪!却听,一个巴掌声响了起来,叶老爷子狠狠地抽了儿子一巴掌。

    “混账东西!”

    他激动得全身发抖,大声责骂。

    “爸,你……?”

    叶文华一下子被打得懵了。

    场面很喧嚣,许多人在看热闹。

    “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怨不得我。”

    皇甫莺心中冷笑连连。

    状况已经出乎了她的预料,也脱离了她的掌控。

    她只是想借这场宴会惩戒一下叶天而已,公报私仇,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亲爱的。”

    突然,一个帅气的青年从门外走了进来,众目睽睽下,牵起了皇甫莺的手,而皇甫莺竟然没有拒绝。

    “这,这货是谁啊?”

    “哪来的小白脸?”

    “踏马的,敢牵我女神的手,废了他!”

    “为什么两人关系看起来很好的样子?”

    “莫非……?”

    ……顿时,所有的高富帅都不淡定了。

    其他的宾客也目露惊疑。

    这是一个陌生的男子,京城的公子哥中没有这号人,长得很帅气,面如刀削斧劈,一头长发披肩,身段很修长,气质很高贵,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大有来头的高富帅。

    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少年,目光如鹰隼,站如松,行如风,非常干练,一看就是练家子出身的,似乎是他的保镖。

    “爷爷,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安田隆太。”

    皇甫莺对皇甫老爷子介绍道。

    她嫣然一笑,带着一丝娇羞,如春风拂面,让人迷醉,忍不住心神一荡。

    此君不是别人,正是安田隆太,东瀛安田财团掌门人安田雄一的儿子。

    他身边的小跟班是他的贴身保镖,藤原修一。

    “爷爷好,我是安田隆太,久仰大名,很高兴见到你。”

    安田隆太不卑不亢道,得体大方。

    “好好好!不错不错!”

    皇甫老爷子顿时有些激动了,红光满面,两只昏花的老眼放出光来。

    “你的父亲还好吧?

    我听说他来燕城了,什么时候一起到我们皇甫家坐坐,也让我这个老头子尽尽地主之谊。”

    皇甫老爷子哈哈笑道,慈眉善目,非常和蔼,和刚才的发飙状态相比简直变了个人。

    这个女婿他很满意,越看越喜欢。

    “我爸爸应该很忙,来到燕城两天了,我都没见到他一面。”

    “哦,原来这样啊,正事要紧,正事要紧。

    等事情忙完了两家一起坐坐。”

    “好,等见到爸爸我一定把话带到。”

    场中的宾客知晓安田隆太的身份后,无不眼神灼热,各种羡慕嫉妒恨。

    借今天这个场合,皇甫莺名花已有主的消息算是昭告天下了!“不得了,不得了,皇甫家族这是钓到了一个金龟婿。”

    “那可不是,24k纯金。

    东瀛的安田家族那可是国际顶尖大家族,旗下的世界500强企业就有好几家。”

    “小伙子也是一表人才,比叶家的废物私生子强了不知道多少万倍。”

    “岂止比叶废物强,我们燕城的公子哥中几乎没有能与之媲美的。”

    “据听说,这位安田帅哥也是个私生子。”

    “卧槽,不会吧,怎么绕过来绕过去都是私生子?

    皇甫大小姐这是命中注定和私生子结缘了吗?”

    “私生子又怎么了?

    只要能逆袭,成为王者,谁还管你是不是私生?”

    “说的不错,这位安田公子虽然是私生,但是甚得安田雄一的喜爱,未来的安田财团很大可能会交到他的手上。”

    “强强联合,皇甫家族这是要飞龙在天啊,太让人羡慕了。”

    “奇怪了,看这样子,皇甫大小姐和安田公子好上不是一天两天了,为什么还会有和叶家联姻的消息传出?

    不是该和东瀛的安田家族联姻吗?

    那今天这演得又是哪一出?”

    ……安田隆太的到来,引起了众宾客的好一阵议论。

    这是珠联璧合的一对玉人,郎才女貌,仿佛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大家各种羡慕嫉妒恨。

    不断有人向皇甫老爷子道贺,钓到了一个金龟婿,未来一片辉煌。

    这种场合,安田隆太突然出现,很不合事宜,分明是在打脸叶家。

    毕竟,不久前才才传闻两家要联姻。

    叶长青脸色很难看,气得全身发抖,他似乎看出来了什么。

    皇甫家族答应联姻是假,是故意寒碜他呢,就是要让他叶家出丑。

    当然,他并不知道,皇甫莺针对的是叶天,而不是叶家。

    “我们又见面了,你还好吧?”

    安田隆太走到叶天面前,皮笑肉不笑,假惺惺问道。

    皇甫莺也跟着,抱着他的胳膊,很恩爱的样子。

    “还行,谢谢关心。”

    叶天冷笑以对。

    “不好意思,抢了你的未婚妻。”

    安田隆太似乎是在炫耀,假到不能再假。

    “不是未婚妻,是小时候定得娃娃亲啦,闹着玩的。”

    皇甫莺娇嗔,非常在乎这一点。

    她不仅肉身洁癖,精神也很洁癖。

    奈何,她不仅肉身的清白被叶天玷污了,精神的洁癖也要被污染了。

    “一双破鞋而已,喜欢就拿去吧,不谢。

    我这个人一向喜新厌旧。”

    “你,你才是破鞋!”

    皇甫莺气得跳脚。

    安田隆太的脸也黑了下来。

    “叶长青,这么久了,你也该考虑好了吧?”

    皇甫亮心情大好。

    看到叶长青可怜巴巴的,不忍太欺负,也想给一个台阶下。

    安田隆太的入场只是一个小插曲,过后,叶长青再次成为了焦点。

    他必须要做出抉择了!他艰难的转过头,对叶天望了过去,表情很凝重,心情很沉重,一瞬间仿佛苍老了许多,可是叶天看都没看他一眼。

    “罢了!”

    他心中一沉,万般压力之下,最终做出了决定,道:“我叶家没有这个逆子。

    他的一切所为,我叶家概不负责。

    是杀是剐,悉随尊便!”

    现场突然的安静,以至于叶老爷子的声音虽然不大,依旧传出去很远,现场所有的人都听到了。

    从这一刻起,叶天真正的被逐出了叶家,再也非叶家的人了。

    叶天突然笑了,他一直在等着叶长青说这句话,可等真的说出来了,却又有一丝失望。

    这一刻,他和叶家也彻底划清了界限,从此江湖路远。

    可是他现在还不能走,对于曾经的遭遇,他要讨一个说法回来。

    主要是白家人,竟然两次要刺杀他,他不能容忍。

    “既然他不是你们叶家的人了,那我是不是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修理他了?”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如惊雷般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过来。 ( 重生之绝世废少 http://www.xiaoyuanfang.com/13/13101/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