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四十章 不请自来

文 / 血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武国,南疆,杀鬼第一百零八城。

    很粗鲁,很残暴的名字,‘杀鬼’。

    但是在旧燧,‘杀鬼’是南疆防线中,大半军城的城名。从杀鬼第一城,到杀鬼第几千几百几十几城,一座座军城矗立在这里,历经血雨腥风。

    无数年来,无数恶鬼战死于此。

    无数年来,无数将士陨落于此。

    原本,这些城池的城墙都被恶鬼的鬼气和将士凝固的热血染成了黑色,但是在巫铁洗荡了南方鬼国后,这些杀鬼城的城墙,都被佛法洗涤了一片。

    一座座城墙,回复了原本材质应有的色泽。

    青灰色的巨石打磨得油光水亮,巨石之间浇灌了合金汁液,一道道强大的禁制符文犹如蛟龙蔓延扩散,高有百丈的城墙散发出沉重的威严。

    一队队满面红光的青壮扛着各色用具,在城外的田地中大声欢呼着,挥洒热汗劳作着。

    武王有令,未来十年,开辟出的新田地,尽归开辟者所有,且免除若干年的赋税等等。

    一个辛勤点,修为差不多重楼境的青壮,一年起码能够开辟出数千亩的新田,十年就是数万亩。这是一笔天大的资产,足以让一个大家庭衣食无忧的过上好日子。

    疯狂挥动着各色工具的青壮们大声的说笑着,汗水点点滴滴的落在泥土中,他们的欢声笑语声随风传出了老远老远。

    他们在热情洋溢的讨论着,十年后,自家有了这样多的田地,能养多少娃娃啊?

    所以这十年,不仅仅是要耕耘田地,更是要在床头榻上努力的耕作,多娶几个婆姨,多生十几个娃娃。哟嚯,如此一来,家庭也能绵延壮大。

    “武王陛下圣寿无疆!”

    一名正在挥动锄头,三五息之间就已经锄光了一大片杂木、野草的青年,忍不住仰天欢呼。

    城外,这些正在疯狂劳作的青壮,纷纷大声的欢呼起来,灰头灰脸的他们笑起来,两排雪亮的大牙在温煦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武国的中部和北方,已经是大雪纷飞,唯有南疆,依旧是阳光灿烂,天气好得很。

    这样的好天气里,杀鬼第一百零八城内,一支十二人的天武军精锐斥候,在数十名当地辅兵的随行下,驾驶着一支小小的特制飞舟,慢悠悠的直入南疆深处。

    “前面就是旧鬼国故土,免不得还有些阴风邪气、深谷阴地没有扫荡干净。”

    斥候队的小队长,一名命池境巅峰的校尉手持一面足以窥视周边三千里的铜镜,一边监视四周动静,一边低声的呵斥着:“都小心些,碰到小鬼什么的无妨,碰到那些藏起来的大鬼、鬼王么……”

    镜光闪了闪,一片瑰丽的灵光在镜面中浮现。

    这校尉呆了呆,朝着镜面死死的盯了一眼,厉声喝道:“向前,南方偏东十八度,全速前进……有古怪,随时准备应变。”

    长有三十几丈的特制斥候飞舟通体亮起了土黄色的符文,一道厚达丈许的光幢裹住了飞舟。随后飞舟船腹下两排二十四座圆形的浮空阵法全力发动,直径丈许的浮空阵法喷出立体的圆形符文,二十四个圆轮喷出了长有百丈的强烈光柱。

    飞舟的速度骤然飙升,弹指间就是数百里,带起沉闷的破空声朝着东南方向飞驰。

    一圈圈气爆在船头喷出,十二名斥候,数十名辅兵同时握紧了手中兵器,警惕的朝着四周张望着。

    不多时,飞舟来到了一片崇山峻岭之间。

    山林中,一根根巨大的青色玉柱矗立在那里,每一根玉柱都被一道直径数十丈,高有千丈的青色龙卷风包裹。

    青色的龙卷风急速的旋转着,却没有发出半点儿风声。龙卷风色泽清澈,宛如青色琉璃雕成,就这么静静的矗立在山岭之间。

    一道道细细的,拳头粗细的风影在一道道龙卷风之间往来飞旋,同样是没有半点儿声响。

    飞舟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极大的湍急弧线,然后骤然停了下来。

    斥候队长愕然看着面前那密密麻麻的青色玉柱,那一根根巨大的龙卷风,不由得厉声呵斥:“向后方示警,着天武军主力前来清扫……该死,半个月前,我们才搜寻过这里,这座阵法,是谁布下的?”

    远处山头上,数十名扶风神朝的重甲甲士目光冷厉的看着这条小小的飞舟。

    一名银甲壮汉握住一柄标枪,正待攻击这飞舟,那金甲青年摆了摆手,制止了他的冲动:“这些斥候,和后方定然有紧密联系,灭杀了他们,反而惊动了他们。”

    金甲青年抿嘴一笑:“反而是,让他们主力前来,让他们尝试破解我们这座‘万化风雷大阵’,或许……还能争取更多的时间。”

    一群重甲壮汉呆了呆,同时笑了起来:“殿下英明!”

    若是直接灭杀了这群斥候,武国会立刻知道,有敌人入侵。

    但是不灭杀他们,留着他们引来主力对付这座万化风雷大阵……这荒山野地里,突然出现的大阵,很有可能是某些太古洞府、上古遗迹突然出世了嘛。

    如此,不至于暴露他们的存在。

    如此,足以争取到更多的时间。

    两根巨大的门柱之间,被风影遮掩住的,一道薄薄的光幕已经完全裂开,隐隐可见光幕后方的一片崇山峻岭。

    又过了六个时辰,一条百丈长短的旧燧制式战舰破空飞来,千来名身披战甲的天武军士卒从战舰中飞了出来,悬浮在了那座万化风雷大阵数里外。

    这些天武军的士卒人人披甲,但是甲胄上颇有些斑驳痕迹,好似被刀劈斧剁过无数轮,显得有点残旧。

    金甲青年眸子里丝丝灵光闪烁,他上上下下的朝着这些天武军士卒打量了一阵子,然后轻蔑的撇了撇嘴:“连我扶风神朝的边军杂兵的甲胄,也比不过。这一地国朝的实力,着实有限。”

    几名天武军校尉簇拥着几个身披青色、白色长袍,手持算筹、罗盘等物的老先生从战舰中缓缓飞出。

    这几个老先生显然是阵法师,他们身后分别跟着十几、数十个不等的门徒。他们落在地上,开始各自运用手段,测算附近的山势地脉,计算那些玉柱的方位,比比划划的寻找大阵的阵眼。

    扶风神朝的一众人等饶有兴致的,看着这几个老阵师在那里折腾。

    “这万化风雷大阵,是我扶风神朝护国十二神阵之一,万化风雷,造化无穷,变幻莫测,我们带来的这套阵柱,更是我扶风神朝三位阵道大宗师连同九位炼器大宗师联手打造而成。”

    一名铜甲大汉乐滋滋的笑着:“这大阵,半步尊级都难以攻破,这些弱鸡……嘿嘿。”

    金甲青年摸了摸下巴,笑呵呵的说道:“你们觉得,他们会死掉几个?”

    话音未落,一名天武军带来的阵法师就已经大口吐血,踉跄着向后退了数十步,然后一头摔倒在地,身体一抽一抽的昏厥了过去。

    一众扶风神朝的甲士一个个面面相觑,作声不得。

    他们还没尝试着破阵,只是在计算这座万化风雷大阵的阵势变化,就居然硬生生的累得吐血了一个?

    “弱……”金甲青年皱起了眉头:“这般孱弱的实力……他们能给我们争取多少时间呢?”

    一众甲士也呆滞了一番,一名银甲壮汉才喃喃道:“不过,怕不是,这里只是边陲小城,所以阵法师的实力有点弱得过分了吧?他们的帝都中,想来当有……高手?”

    又过了两个多时辰,又有几条百丈长短的旧燧制式战舰赶来。

    每条旧燧战舰上,都是千多名衣甲破烂、实力不高的天武军将士,簇拥着几个阵法师、风水师、炼符师等糟老头子赶了过来。

    按照金甲青年的判断,这是武国的南疆守军将领得到了消息,发布了军令,故而络绎有附近军城的兵马赶到了。

    但是,看看这些战舰赶来的顺序和之间的时间差,金甲青年不由得撇嘴摇头。

    显然是一群乌合之众……啧,这赶来增援,都这么慢吞吞的?

    在这段时间中,十几名阵法师累得吐血,七八个风水师被大阵反噬,同样吐血昏厥。

    几个炼符师用符箓攻击万化风雷大阵,直接被大阵反噬,几道不强不弱的风刀飞出,差点没劈死了一群护卫的天武军将士。

    地面上鲜血淋漓,数十名受伤的天武军士卒被扛回了战舰休养生息去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从天亮折腾到了天黑,然后天色再次转亮。

    ‘轰隆隆’一阵雷鸣,正当午的时候,一支百来条旧燧战舰组成的舰队慢悠悠的赶了过来,十万衣甲破烂,兵器也只是三炼、六炼灵兵水准的士卒冲出战舰,在万化风雷大阵外列阵。

    几员身披色泽鲜明的重甲,被一群亲卫簇拥着,修为在胎藏境高阶的将领慢悠悠的走出战舰。

    他们带来了百来名阵法师,这些阵法师显然水平高出了不少,他们在万化风雷大阵外测算了一阵,居然只有一个人吐血,其他人只是面皮红白变幻了一阵。

    “大人,这座大阵,想来当为某处太古洞府的护山大阵。玄而又玄,内有生杀造化,玄妙得很,高深得很,绝非当今当世之人所设。”

    一名白发苍苍的老阵法师凑到几个将领面前,大声的说出了自己的判断:“这等太古洞府,是大造化,其中定有不可思议的奇珍异宝……这,是几位将军的福气啊!”

    一众扶风神朝的甲士已经笑得合不拢嘴。

    金甲青年欣然笑道:“有趣,有趣,居然真的把这里当做了上古洞府开启了?呵呵,奇珍异宝没什么,但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也算是一个惊喜罢?”

    几个天武军将领装模作样的在万化风雷大阵外看了一阵子,然后挥了挥手:“嗯,好得很,破开大阵,给你们……一天时间。”

    一众阵法师明显的脸色一僵。

    他们相互望了望,最早的那个白发苍苍的阵法师干笑道:“几位将军,不是我们……不尽心尽力,实在是,这等天造地设一般的奇妙大阵,吾等的阵道修为,实在是不够。”

    咳嗽了一声,这老阵法师干巴巴的说道:“或许,武都的那几位大宗师,他们可以……”

    几个将领怒喝了起来,将这个老阵法师骂了个狗血淋头。

    他们的大意无非就是,如果请了武都的大宗师过来,那么这座太古洞府,还能是南疆守军所有么?

    这等好处,既然是他们最早发现的,那么最大的好处定然要归他们所有。

    绝对不允许有外人插手。

    所以,在场的阵法师,一定要努力破阵,一定要在一天内将大阵破开。

    若是一天内无法解决问题,怕是这座大阵突兀出现的消息,就瞒不住南疆驻军高层,到时候就会有大人物下来抢好处了。

    这是他们万万不能容忍的事情。

    “哎,御下不严,欺上瞒下……这等军队,能有什么战斗力?”金甲青年不由得仰天长叹:“这国叫什么?武国?啧……完了,他们。”

    万化风雷大阵中,巨大的门柱中间,光幕内,一名身披轻纱,生得倾国倾城又妖娆无比的妇人,扭动着纤长的腰肢,脚踏一朵硕大的红牡丹花,小心翼翼的穿过了光幕。

    就在这妇人穿过光幕的一瞬间,金甲青年轻轻的吐了一口气:“想不到,比我们所想的顺利得多。呵呵,居然不用我们出手。”

    金甲青年一挥手,那些玉柱上的龙卷风,顷刻间全部消失了。

    美妇穿过了光幕,突兀的出现在一众天武军将士面前。

    距离美妇最近的,就是数十名正在想方设法破阵的阵法师,他们呆呆的看着出现在面前的美妇,一名手持罗盘正在测算的青年阵师眼睛一亮,朝着那美妇打了个招呼。

    “敢问娘子……从何而来?”

    几个天武军将领眼睛骤然一亮,他们厉声喝道:“统统退后,这小娘子,显然是从那洞府中出来的……呵,呵呵,这是我们的造化啊!”

    那美妇呆了呆,妙眸飞快的向四周望了一圈,然后她脸色变得极其古怪的,向那些玉柱死死的盯了一眼。

    “嚯嚯,嚯嚯……万化风雷大阵……这是,他们准备的退路么?”美妇捂着殷红的小嘴笑了起来,身形颇为妖娆的她一笑起来就浑身波涛起伏,一股惊人的魅力四散。

    数十名阵法师眼神一阵迷离,然后齐齐鼻孔喷血。

    “魔功?”一名天武军将领厉声呵斥:“带着诸位大师,退!”

    百多名面红耳赤的天武军士卒闭着眼,狼狈无比的拖拽着一群鼻孔里喷血不止的阵法师向后狂奔。

    那美妇倒也不阻拦,也没有加强魔功威力,笑了几声后,她温和的向几位天武军将领行了一礼:“几位将军,小女子胡三娘此番有礼了……嘻,不知道此乃何地,此乃何国,皇座上的神皇,又是哪一位呢?” ( 开天录 http://www.xiaoyuanfang.com/13/13289/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