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二三章 无须在意

文 / 文飘过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沈云当众向钱师尊发问请教,开了药院弟子之先。受他的影响,随后,又陆续有弟子在其他讲课之后,站出来请教各位师尊。而师尊们都无一例外,认真回答了他们的问题。

    于是,渐渐的,每次讲完课之后,弟子们不再急着离去。越来越多的弟子留下来,向师尊们请教问题。

    这天,是玉宁副教使的剑术课。

    陈虎终于鼓足勇气,在课后挺身而出,当众向她请教有关锻体的事——天天看到堂兄锻体,他有些坐不住了。

    “锻体?”玉宁师尊笑道,“世俗武学确实有锻体一说。不过,本座传授给你们的紫云剑法是上乘剑法,并非寻常的世俗武学。你们天天坚持练习之,既是练剑,也是锻体。”说罢,她扫视台下,“半月之后,你们若是能通过考试任务,明年参加仙府的初级武试,考个初级武者的功名,不成问题。”

    笑了笑,她在众侍女的簇拥之下,扬长而去。

    闻言,陈虎的心安了,偷偷的瞥了堂兄陈龙一眼。呵呵,那么辛苦的锻体,全是画蛇添足!

    结果,陈龙这会儿高兴得只差没有手舞足蹈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的小眼神:“啊啊啊,我一定要练好紫云剑法!”

    和陈龙一样,在场的弟子们绝大多数都是领了剑术考试任务的。待玉宁师尊离开后,他们忍不住欢呼。

    “怪不得这么难。原来我们学的是上乘剑法!”

    “通过任务,明年就能参加武考!”

    “还能考上!”

    “要是能考上初级武者,我就不学制药了。”

    ……

    也有一些弟子紧张得满脸通红:“剑术考试任务是不是和武考一样难啊?”

    “也不知道我能不能通过?”

    袁峰心中黯然。听了玉宁师尊的解答,他有些后悔了——当初不应该畏难,放弃剑术考试任务。因为如果明年他能参加武试,并考到功名,他在袁家所有的尴尬都将不复存在。

    闷声不响的出了大礼堂,他随意的闲逛着。然而,当他回过神来,站住身形时,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站在沈云的屋子外面。

    而沈云刚刚练完心法,听到门外的脚步声音很象是袁峰的,便起身去外间将门打开。

    果然是袁峰。

    见他神色不对,沈云关切的问道:“峰哥,怎么了?”

    袁峰吐出一口浊气,如实道出玉宁师尊的解答,纠结的问道:“云弟,你习武时间比我长。你说,我还要不要锻体?”

    原来如此。沈云答道:“我觉得,锻体和练紫云剑法并不矛盾啊。”

    袁峰愣了一下,旋即,笑道:“对啊。”又问道,“那,云弟,你会再重新学紫云剑法吗?”他知道,沈云其实早就没有练紫云剑法了。甚至于,连玉宁师尊的讲课也没有再去听。

    沈云毫不犹豫的摇头:“不会。”

    “为什么?”袁峰甚是惊讶。按玉宁师尊所言,学会紫云剑法,考中功名,有如探囊取物。他不信,真的有人能视功名如粪土。

    “站在门口说话,也不是事儿。巧得很,我烧了开水,正要泡茶喝。”沈云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峰哥,先进屋,喝壶粗茶。”

    袁峰欣然应邀:“有劳。”对他来说,事关重大,确实要多多考量,不可急着做决定。

    沈云将人请到内间,在唯一的椅子上坐下,取出两只海碗,还有自制的茶叶,去外间提了开水,冲入海碗之中——太师祖的手札里曾详细记载了,将红珠草的嫩芽炒制成茶叶的过程。是以,前些时候,种植红珠草时,他特意摘了一些嫩芽,试着炒茶。不想,味道不让外面茶铺里卖的上品茶叶。只可惜,他是试着玩,才炒出了不到四两。

    袁峰看着慢慢舒展开来的茶叶,惊道:“是红珠草!你自己炒的茶?”

    沈云点头:“以前在一本书上看过用红珠草炒茶。前面种红珠草的时候,我一时手痒,试着炒了点。尝尝,味道如何?”

    袁峰端起茶碗,在鼻端轻轻闻了闻,又细看茶汤颜色,一脸的痛惜:“你真是在泡粗茶。此举倒是应了一句话。”

    “什么?”沈云挑眉。

    “牛嚼牡丹。”袁峰毫不客气的批评道,“白白的糟蹋了上品茶叶。”

    沈云哈哈大笑:“我当峰哥是在夸我茶炒得好。”

    袁峰也不禁笑出声来,心中的郁闷似乎淡了许多。

    沈云止住笑,指着自己面前的海碗,言归正传:“峰哥,你看,我就是不懂茶艺的粗人。上好的茶叶,到了我手里,也只能当粗茶喝。同样,紫云剑法虽是上乘剑法,可是,它并不适合我。世上只有依脚做鞋,哪有削足适履的?我不会再练紫云剑法。”

    袁峰闻言,不禁低头去看手里捧着的海碗。

    过了一会儿,他轻叹:“云弟所言极是。做事最忌三心二意,摇摆不定。我既然选择了劲风拳和锻体,就应当和云弟一样,坚持下去。”

    道理,他全明白。可是,他真的很需要一个初级武者的功名。因为按照爷爷的安排,再过两三年,他那两个庶弟就要相继参加武试。到时,如果他们一举得中,舅舅们也不好再为他出头。

    沈云看出了他眼中的难色,心思一转,想到了功名上面。是以,试着提议:“峰哥,你与我不同。我是练了四年的拳,已成定势,很难再变通。而你是才开始习武,没有定势可言。紫云剑法与劲风拳,你都可以练,无须取舍。依我习武的经验,锻体只会加强你的体能,不会冲突紫云剑法。”

    “是吗?”袁峰大喜,“我还是可以继续练紫云剑法?”

    沈云非常肯定的点头:“如果你想明年参加武试,不妨加大紫云剑法的练习量。钱师尊说,勤能补拙。离明年的武试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一套剑法,天天练,日日练,我就不信还能练不会它。”

    说罢,他端起海碗,“我以茶代酒,预祝峰哥心想事成。”

    “借云弟吉言。”袁峰欢喜极了,眉眼间的郁色一扫而光。他端起海碗,喝了一口,笑道,“好茶!”

    沈云挑眉,又端起海碗,喝了一大口,惬意的眯了眯眼睛——当然是好茶了。他无意之中发现,练过心法之后,乘热喝上一大碗红珠草茶,上丹田所在的位置会泛起一丝热气,散入任督二脉之中。

    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只可惜,这丝热气最多只能持续三息。三息之后,它散了,一切又重归平静。

    他也曾试着多泡几碗,接连喝。然而,几次的实验皆证明,哪怕喝到胀肚子,这丝热气也不见变大,持续的时间还是不会超过三息。

    接着,他又从茶汤的浓度上做文章。在用掉了将近一两茶叶之后,他极为肉痛的得出:以七片茶叶,泡一海碗的效果为最佳。这种比例泡出来的茶汤,可以让热气持续的时间达到四息。

    总共就只剩下不到三两茶,而新茶起码要到明年四月底才能炒制。所以,沈云喝得很宝贵。

    每次泡茶,他看似随意,其实次次都是严格按照比例来的。

    当然,这是他的秘密。茶,可以与人分享;而茶汤的功用,至少在新茶出来之前,他绝不会告诉第二人。

    而袁峰喝完茶之后,顿时觉得眉心热热的,精神振奋,所有的烦恼一扫而光。

    不过,他没有想到是茶汤之效,而是将之归功于沈云对自己的开解。

    “多谢云弟为我开解。”他神采奕奕的伸出手,“走,一起去膳堂。今天的午饭,我请。”

    “好啊。”沈云满口应下。

    陈虎的问题提醒了玉宁道长——几天前,永安师弟曾跟她提过一句,说沈云现在每天都在坚持锻体。

    她当时是既好气又好笑。这破孩子到底在搞什么?放着上乘的剑法不学,苦练锻体之术。

    李棠到底看中了他的哪一样?

    罢了,好坏不分的臭小子,她懒得再管。

    今天听到有药院弟子当众询问锻体之事,她不禁想到:该不是有人在药院这边大力提倡锻体之术吧?

    毕竟,世俗武学很注重锻体。以武院为例,那些凡夫俗子就是极力要求弟子们锻体。

    她身为教使大人,不屑于此法——锻体的法门多的是。只有体修,才整日里用这种蠢笨的法子锻体,好不好!她修至金丹,就从来没有专门锻过体。

    可气的是,那些凡夫俗子竟然搬出贝大帅压制她。搞得她很没脸面,不得不退让。

    没想到,在药院这边,她又碰到了这样尴尬问题。

    好吧,这个不是重点。

    玉宁道长秀眉轻皱:莫非提点沈小子的人是体修?武馆里的修士,她都了如掌指,其中并无体修啊。

    下午,她派了一名侍女去药院传召沈云。

    细细的询问了沈云的锻体法门后,玉宁道长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测:锻体计划很详尽,确实很象是体修的路子。

    “谁传你的锻体法门?”她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沈云答道:“是钱师尊。”没有钱师尊的指点,他根本就不知道锻体这回事,更不可能读《初级锻体术》。

    玉宁道长吐出一口浊气:原来又是这帮凡夫俗子在鼓吹锻体之术。这个姓钱的,也真是有心,竟然专门为沈小子量身定了一套锻体法门。

    误会一场,根本就没有什么体修之类的其他修行者潜入武馆。

    再看低眉顺眼,垂手侍立在自己跟前的小子,她兴趣索然,挥手说道:“既是如此,你便好好练吧。”

    就这样的资质,习武只能说是勉强。如果不花大气力洗髓换筋的话,也只能用这种笨法子。若是能持之经恒,苦练上十几二十年,大概也能考个初级武者之类的功名。

    也许是李棠故布迷阵。无须过多在意。她抿嘴,轻轻一笑。 ( 乾龙战天 http://www.xiaoyuanfang.com/13/13471/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