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零二章 好宝贝

文 / 文飘过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买到合意的匕首后,沈云心满意足,往坊市中心走去。

    上一次,他莫明其妙的被送到了河对岸。回去之后,他反复回想离开时的情景,琢磨了许久,最终得出一个结论:应该是他离开时的站的方位错了。

    用鹅卵石铺出来的大圆形中间有一个用黑色石子铺成了大“十”字,将大圆形平分成四个区。

    他记得很清楚,当时自己是从正南方的这个区出去的。

    而进来的时候,他是面向正南方,扔的通行符。

    思来想去,他认为,也许从正北方的那个区出去,才能回到原来的河岸。

    试试看!

    沈云在大圆形外,拿出二十枚坚甲护身符,飞快的打在身上。重点是前胸与面部。在这两个部分,他都加了一层坚甲护身符。

    除此之外,他的左手抓了一把火符,右手抓了一把水符。

    深吸一口气,他一个箭步朝大圆形的正北方冲了过去。

    五色光一闪。

    脚底踩到的是一片泥沙地。

    他定睛一看。

    没错!那个偌大的地洞就在两丈开外。

    与此同时!寒光乍现!

    呼——,呼——

    两把弯刀自前面的草丛里呼啸而出,朝他的面门直打过来。

    该死的,先前那人还在!

    反正又躲不过。沈云脚下不停,施展“穿云步”继续往前飞奔。当然,手里也没闲着。他先将左手的那一大把火符用“飞花越柳”的手法,使尽全力,往弯刀飞出来的草丛尽数打出去。

    “噗!噗!噗……”好几枚火符接连撞到了两把弯刀之上,立马粉碎。

    不过,两把弯刀也没讨到好,准头和速度大打折扣。

    沈云歪打正着,竟然成功的避开了它们的攻击!

    而余下的火符纷纷落入草丛里。

    秋天的茅草发黄发枯,极为干燥,往往沾到火星子都会被点着。更何况是好几枚火符!

    “嘭——”

    那一大丛茅草里顿时被腾起的火焰吞没了。

    “啊——,啊——”

    两道黑色的身影尖叫着自里头冲了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沈云果断的往他们那边又甩出右手的那一大把水符。

    “哗啦啦——”

    每一道水符都相当于一大桶凉水。

    两人猝不及防,被十几桶水迎面泼中。一时之间,方寸大乱,连眼睛都睁不开,哪里还能顾得上打劫?

    等两只“落汤鸡”回过神来,抹净脸上的水渍,视野之内,哪里还有那青衣小子的身影!

    “啊啊啊——”,一人气得说不出话来,冲沈云逃走的方向捶胸顿足。

    另一人稍微好一点,吼了一句:“你有种!”

    事实上,沈云此时屏住呼吸,蹲在一丛茅草里,离他们不过十几丈远。没办法,不到十息的时间里,他能逃出这么远,已是将“穿云步”发挥到了极致。

    很快,他意识到自己匆忙之间,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茅草丛里的火被冷冰冰的小西北风一吹,迅速蔓延开来。用不了多久,河湾这一带的茅草都会烧起来。他在草丛里也藏不住啊!

    幸运的是,那两只“落汤鸡”也被火势蔓延的速度给吓到了。

    “快灭火!莫惊动了坊主大人!”其中一人反应过来,顾不得拧干身上的湿衣服,赶紧的招呼同伴。

    两人接连的往烧得“毕剥”作响的火堆里扔雨符。

    “沙沙沙……”浓烟滚滚之中,那里下起了瓢泼大雨。

    手忙脚乱之下,他们竟然没有意识到是站在风向的下头。

    “咳咳咳……”两人都被滚滚涌过来的浓烟熏得睁不开眼。

    什么叫做乘你病,要你命?说的就是眼下!

    沈云看得清楚,再次果断出手。

    这一次,他以真气为引,用着十成的力气,打出了两大把银针。

    呼呼呼——,数十根银针象流星雨一样,刺向那两人的前胸要害。

    “扑扑扑……”

    其中一人被打了个正着,前胸朵朵血花绽开,哼都来不及哼一声,一头栽倒在地。

    另一个明显要强上许多,竟然避开了大部分的银针。

    然而,貌似也没有什么用。

    因为沈云看到他双手捂住心口,“啊”的惨叫一声,紧接着象棵大树一样,仰面向后摔倒在地上。

    反杀,成功!

    沈云大喜,从藏身的草丛里跑出来。

    这里毕竟是石桥坊市的入口处。和这两名打劫者一样,他也担心会惊动那位坊主大人,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是以,连忙走过去捡回银针。

    不想,他刚走近那个仰面倒在地上的家伙,便看到后者猛的睁开眼睛,硬挺挺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一双沾满鲜血的手象鹰爪一般,划出十道诡异的淡蓝色光影,虎虎生风,打向他的面门。

    诈死!这厮是诈死!

    沈云心里“咯咚”作响,本能的扭身避开。

    “受死罢!”对方狞笑着,身形一晃,双手如钩,往背心恶狠狠的挖下去。

    而危急时刻,沈云的反应也不俗。当即从靴子里掏出新买来的残品匕首,头也不回,反手猛扎。

    一击即中!

    “扑哧——”耳后,刀入皮肉的声音是那么的清晰。

    差不多同时,沈云感觉到后背猛的一阵刺痛。

    他转过身去,只见匕首深深的没入了诈死者的眉心。后者咬牙切齿,凶戾的神色象是被定在了脸上。

    沈云这么猛一看,被他吓得两个眼皮直跳,赶紧一脚当胸踹上去。

    “扑哧”,匕首被拔了出来。

    一道血线飙起,滚烫的,溅了沈云一脸。

    “叭——”对方飞出去一丈多远,象只大麻袋一样重重的摔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这回沈云长了记性,一个箭步冲上去,提起匕首,准备扎第二下。

    却在半道上打住了。

    因为他发现,对方的眉心现出一个大血窟窿,脑袋底下枕着一大滩红的白的。

    红的,自然是血;白的呢……沈云敛神细看,胃里顿时翻涌起来——是脑浆子!

    那厮的脑袋竟然被他这么一下就用匕首刺了个对穿!

    连脑浆子都流出来了!

    人自然是死的不能再死。

    沈云讶然的看着自己手里的残品匕首。

    亮晃晃的利刃之上,滴血不沾!

    啊呀,好宝贝!

    这六千两银子花得真是超值!

    他敢说,从未见过如此锋利的兵器!

    与之相比,如意刀简直就是渣啊。

    此地不宜久留。沈云回过神来后,迅速的清除掉两具尸体身上残留的银针,顺道将他们扒光。

    衣服等物暂且卷成一团,胡乱的塞进了百宝囊中的一只空瓦罐里头。

    两具白花花的尸体则被他扔进了附近的大地洞里。

    最后,他打出一把水符灭掉茅草丛里的残火,施展“穿云步”,飞也似的离开了现场。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天凉好各秋的平安符,谢谢! ( 乾龙战天 http://www.xiaoyuanfang.com/13/13471/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