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四二章 更好的法门

文 / 文飘过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尽管齐伯对沈云充满了信心,但是还是决定出去打听杨兴武的底细。【】两年多来,他在这一带也积累了不少人脉。当然,他结交的都是一些管事、管家之类的仆从。

    很快,他得知街坊们都收到了黄三爷的帖子。不过,他们是应邀三日后去黄府看比武。

    据这些仆从讲,他们的主家多少都有些期待这次比武。

    说穿了就是,是骡子是马,得拉出来溜溜才知道。街坊们也很想通过这次机会看看沈云的真正实力。

    故而,杨兴武是何许人也。他们也正在积极的打听之中。

    这些管家、管事们也挺热心的:“等我家老爷探到了准信儿,我再跟老哥说。”

    齐伯听得心惊胆颤——如此兴师动众,黄三爷到底想干什么!

    他急急的回到家里,把老罗和丁叔喊到自己屋里,悄悄的商议。

    “哼,他这次是下死手,非把我们整出去不可。”老罗一脸铁青。

    丁叔也使劲的点头:“对,他这是拉清单,算总账啊!”

    齐伯也是这么想的。他喊他们两个来,更重要的是为了商议应对之策:“要不要告诉沈爷,多多防备?”

    话一出,屋子里立时安静下来。

    犹豫片刻,老罗斩钉截铁的说:“要,当然要。这是大事,沈爷知道得越多,做的准备会越周全。我觉得除了这些,我们还要想办法打探到黄家里头具体是个什么情形。”

    丁叔却持反对意见:“要是这些消息让沈爷分了心,不能好好准备,那就坏喽。”

    “别看沈爷年纪小,却很有主见。轻易吓唬不到他。”老罗很肯定的说道,“黄家那边的情况,沈爷早知道,就能早想出应对的法子。总比事到临头,两眼一抹黑的好。”

    齐伯点头:“有道理。我们都出去打探情况。不管打探到什么,先在我们屋里碰个头。大家一起决定要不要告诉沈爷。”

    “好。”

    然而,大半天忙活下来,三人一聚头,发现什么也没打探出来。黄三爷一个混混头子的府上,竟然整治得跟个铁桶似的!

    “不行,得马上去告诉沈爷。”齐伯意识到事态比想象中的更严重。

    他们仨立刻去了东厢房。

    沈云刚打完拳。

    初二那天,在后街庙会上看火戏时,他有所领悟。这两天一直尝试着在画符时用上那道微弱的气流。结果,不但那道气流没有用上,反而因此而缚手缚脚的,严重的影响了画符。接连画了三次雨符,竟然没有一次成的。真气耗尽,他索性扔了笔,在里间打起金刚拳来。

    不想,无心插柳柳成行。打到第二趟时,真气恢复到了两成半。这时,他突然发现,真气一动,那道微弱的气流又出现了!

    与画符时,气流只在笔尖运转不同,此时,气流很明显的由左掌心进,右掌心出。

    这是什么情况!

    莫非这道气流本身就是我自个儿带出来的?

    他不由放慢了拳速,慢慢的体会真气在体内的运转,以此来追踪那道微弱的气流。

    果不其然,如此一来,他更加清楚的感觉到了那丝气流。

    与真气相应和!

    不是出自丹田。确实是来自外界。

    怪哉!师父生前多次跟他提及真气,却从来没有跟他说过类似的情形。

    如今,他已经读遍太师祖留在百宝囊里的手札,也没有看到过相关的记载。

    莫非是他们之前都没有碰以过?

    沈云又试着打了劲风拳。

    后者带动的气流更明显。

    细想之后,他觉得自己想通了其中的关窍——劲风拳与金刚拳不同,它的拳意本身是模仿风意的。当年初学时,钱师尊叫他找个风口,当风练拳,就是这个缘故。而那道气流与风有些类似,是以,与劲风拳相得。

    三遍劲风拳下来,他对这道气流越发的熟悉,对如何借用到它,也有了一点心得。

    而他的劲风拳也因此而突飞猛进。

    本来他担心会很耗真气。孰料,真气不减反增,恢复的速度比练心法还要略微快一些!

    新的发现令他兴奋不已。一遍又一遍,他忘乎所以,从未有过的融入了劲风拳之中。

    终于,心头一片空灵,他感觉自己与那道气流融为一体,化作一道清风。

    “哗啦哗啦……”

    丹田里发出一声爆豆似的脆响。

    沈云打了个哆嗦,瞬间回神。定睛一看,屋子里竟大风侵袭过一样,一室狼藉!

    这是劲风拳打出来的效果?

    他吓了一大跳。再察看周身,除了头发全散了,凌乱的披着之外,全身上下并无不妥之处。相反,经脉里真气澎湃,有如滔滔之江水——就一瞬间,他的真气增加了一丝!

    别小看这一丝!

    真气提升是件很困难的事。自从凝结出真气以来,他每天都勤练心法,增加的真气也没这一瞬间的多!

    无疑,他找到了一个更好的提升真气的法门。

    如此一来,他对画符的兴趣不复从前。当即决定,以后每天将画符的时间恢复到一个时辰。多出来的两个时辰都用来打劲风拳。

    那道气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它还能带来什么样的助益,助益究竟有多大?如何才能完完全全的利用上来……这些,他都要搞清楚。

    习武多年,他更加清楚的是:凡事欲速则不达。这些答案不是一两天就能找出来的。他得慢慢来,通过劲风拳,一点儿一点儿的去体会,去感悟。就象当初他站在风口,慢慢的感悟劲风拳一般。

    而眼下,他要做的是,把屋子收拾好。不然,今天晚上可没地儿睡觉。

    正准备收拾时,外头门廊上,传来了齐伯的声音:“沈爷,我们有事禀报。”

    “进来。”沈云飞快的挽好头发,快步走到外间,“什么事?”

    老罗和丁叔都看向齐伯,意思是要他说。

    后者简要的说出打探到的情况,末了,说道:“沈爷,黄三爷是个厉害角色啊。”

    “知道了。我会留心的。”沈云点头。他更关心的是天帝庙那边的动静——黄三爷再厉害,也不过是凡夫俗子一个。四海香烛铺里头的却是修士。哪个更厉害?根本就不用掂量。 ( 乾龙战天 http://www.xiaoyuanfang.com/13/13471/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