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七零章 玉密使

文 / 文飘过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细作抓到了,接下来就是审问。

    金长老师徒俩想从秦管事的嘴里问出暗牢的布防,以及欧骐兄妹的具体关押地;而沈云想知道的是,张主簿要如何给他扣上叛匪的罪名。

    是以,三人按之前的约定,一齐审问秦管事。

    金长老的起居室成了临时的审问室——屋子里布有隔音阵,里头的动静传不出去;再者,没有他的允许,其他人不敢擅自闯进来。

    很快,昏迷之中的秦管事被吊绑在了屋子里的横梁下面。

    金长老亲自审问他。傅雷给他打下手。沈云负责记录口供。准备就绪后,傅雷从身边的大浴桶里舀了一瓢冷水,“哗啦”,泼在秦管事的脸上。

    后者使劲的抽了一下,缓缓睁开眼睛。

    “你,你们想做什么!”看清自己的处境后,他尖叫道,“我是仙庭的密探……”

    “啪!”

    “抓的就你这个细作!”傅雷操起手里的葫芦瓢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喝道,“老实点!在这里,你就是扯破嗓子,也没人能救你。”

    为了吓唬秦管事,他们用一道木屏风将起居室隔成两半。这边的小半间被伪装成了密牢的样子:四面的墙全用涂了黄泥的木板挡住。其中一面“土墙”上挂满了各式看着就令人头皮发麻的刑具;没有灯,只是在屋中摆了一只半人高的大铁桶,堆着火红的火炭,将屋子映得通红;火炭里,插着三把长柄烙铁。

    他们布置得很真。所以,秦管事信了。他打了个哆嗦,老老实实的止住了叫喊。

    见人老实了,傅雷退到一边。

    金长老坐在一把太师椅里,问道:“谁派你来的?”

    秦管事轻哼一声,转过头去。

    “嗬,还要硬气!”傅雷反手从旁边的大铁桶里抽出一根长烙铁,将烧红的烙铁送到秦管事的面前,“我倒要看看,是你硬气,还是这烧红的烙铁硬!”

    秦管事却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雷儿,休得无礼。把烙铁放下。”金长老轻斥道。

    于是,傅雷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又重重的将烙铁插回火桶里。

    金长老起身,走到秦管事面前,温声相劝:“你看,我与我们无仇,我们亦与你无怨。只要你能痛痛快快的回答我们几个问题,我们自然也不会为难你。”

    秦管事还是一声不吭,不为所动。

    金长老见状,轻笑:“你是不是在等你的同伙来救你呀?”

    秦管事的嘴角翘了起来:“算你聪明!”

    金长老耸耸肩膀,转过身来,指着在右前边的角落里:“你且看那里。”

    在那里,摆着一张桌子。沈云坐在桌子后面,低着头,记录口供。

    闻言,他抬起头来。

    “你,你是谁!”秦管事看到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坐在那里,禁不住再次尖叫。

    金长老复又转过身来,看着他,不紧不慢的说道:“你说,有他在,谁还会知道你落在了我们的手里?”

    秦管事皱了皱眉头,还是没吱声。

    “呵呵,不就是每天晚上的亥时之前,在你屋子里窗外点半支香吗?你放心,以后,他每天会准时帮你点的。”

    “这……你怎么知道的?”

    金长老轻笑:“你盯了我将近两年。你见我做过那打草惊蛇之事吗?”

    这句话象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秦管事眼神一暗,蔫了。

    金长老忍不住在心里赞了一句:云娃的法子,很管用!

    乘热打铁,他接着温声相劝:“你看看,你在这里熬刑受苦,甚至是丢了命,也没人会知道。同样,你痛痛快快的回答了我的问题,便不会受刑吃苦。也是没人知道。所以,何苦来哉?”

    秦管事沉默片刻,吸了吸鼻子,嗡声说道:“我是密府下面的三等探子。”

    “密府?”金长老拧眉,声音陡然变冷,“你是李显达派来的?”

    沈云刷刷的记下秦管事的口供,心里打了个突:密府?好象曾经听人提起过。是谁,什么时候跟我说过密府呢?

    “李显达是何人?”秦管事摇头,“不曾听说过。密府里,不论是密使,还是底下的密探,都是不呼其名,彼此之间只用代号相称。”

    “那你听命于哪一个密使?”金长老问道。

    秦管事答道:“是玉密使大人。我不知道她长什么模样。因为我总共只见过她十面。每一次,她都是脸上戴着一个白玉蝴蝶的面具。”

    沈云手一抖,一大滴墨汁滴在纸上,迅速润开。好在他刚写完一页,弄脏的这页纸是新的,还未写字。他赶紧将这一页扔进百宝囊里,继续记录口供。

    心里象是掀起了惊涛骇浪——他记起来了!

    刚到鸿云武馆时,有一次,他与苏老三他们去武院那边的老林子里猎熊。结果在熊洞里,机缘巧合之下,他见到了天神宗五大护法长老之一的紫瑛前辈的一缕神识。

    他就是从紫瑛前辈的嘴里知道了密府的存在。

    紫瑛前辈交给他一个任务,叫他帮她清理门户,杀掉孽徒冰梦儿。

    而这个冰梦儿也是密府里的一个二级密使。她的代号正是“玉”。

    据紫瑛前辈说,密府里,密使们的代号,不管是什么等级,都是一人一字,人死字消,永不复用。

    也就是说,秦管事说的“玉密使大人”绝对是那个冰梦儿!

    因为紫瑛前辈并没有设定任务期限,而沈云自知能力有限,所以,一直没有去打探冰梦儿。不想,在这里竟然听到了她的消息。

    她还活着?并且派人盯上了馆主大人……啊,她定是在找天神宗的五脉传人!

    前头,金长老追问道:“你是说,那个玉密使大人是个女的?”

    “应该是。”秦管事答道。

    金长老沉默片刻,再问:“她为什么叫你盯住我们师徒?”

    秦管事看了他一眼:“她说,你们是天神宗余孽之后。”

    金长老苦笑:“呵呵。你们可真够执着的。两百多年过去了,竟然还在追捕天神宗的后人。”顿了顿,又问道,“所以,欧骐兄妹确实是被你们密府掳了去?”

    秦管事摇头:“欧骐兄妹?我不知道。没有听说过。玉密使大人是二级密使,手底下有五个三级密使和上百密探。我就是一只小虾米。玉密使大人能屈尊亲自给我任务,真的是破天荒。”所以,他才如此玩命,死咬了他们师徒两年。

    “平时,你是怎么联系玉密使的?”金长老又问道。

    “从来都是玉密使大人召见我。玉密使大人在天帝庙后街的通丰钱庄为我专门设了一个柜子。我如果有急报,便写在纸条上在,存到那个柜子里。不过,前面,那里发生大爆炸,通丰钱庄也被炸没了。我暂时还没有接到新的急报方式。”秦管事说到这里,悔青了肠子。

    不然的话,他会急报上去,而不是擅自行动,以至于中了圈套。 ( 乾龙战天 http://www.xiaoyuanfang.com/13/13471/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