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八三章 水墨莲花

文 / 文飘过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夜深人静的时候,沈云独自在东厢房的里间,从百宝囊里拿出了老刘家的那只大铁锅。

    先前,在刘逸山的内书房里,没时间细看,这会儿,他可以仔细的清点一下老刘家的传承了。

    满满的十石东西,没法全部一起摆出来,只能一样一样的清点。

    这些东西里最多的是真金白银和通用银票。他粗略的估算了一下,若是全部折算成银子,不会少于一百万两。

    眼下,沈云手头宽裕得很,不缺钱用。这些钱财,被他统统收进了师父留下来的雕花盒子里。

    其次,是书本秘籍。他数了数,总共有两百一十三本书。《金刚拳》的手绘本就在其中。

    沈云将之拿出来,随手翻了翻,心道:看来当年傅大哥给我的那本《金刚拳》只是一本手抄本。难怪在郑家庄的时候,刘逸山说烧就烧了,不曾有半分犹豫。

    他将所有的书都清理出来,暂且放进百宝囊里的一口空缸里——师父留下的那些书,在百宝囊里都是分门别类摆放的。这些书,他看完后,也会按类别收进那些书柜里。

    剩下的是一些两指宽,一指长,切割得齐齐整整的白玉,有四五百枚之多。它们被整整齐齐的码在一只扁扁的大红漆扁匣子里。

    这些是什么?

    沈云从匣子里随手拿起一块来,放在烛光前照了照。

    玉质剔透,没有刻任何图文。跟达官显贵们佩戴的平安无事玉牌很相像。

    不过,沈云知道,这些绝不可能是平安无事玉牌。一来,它们的玉质只能说是中上,远远没有达到传世的品质;二来,老刘家传这么多的平安无事玉牌下来,能做什么?

    他试着将之握在掌心,输入真气。

    不见白玉有任何变化。

    想起曾经在鸿云武馆里读到过的一本杂书,里头提到了“滴血认宝”的说法,沈云咬破右手食提,也试着滴了一滴血。

    殷红的血珠子落在白玉牌上面,许久都没有动静。

    滴血认宝,无效。

    罢了。机缘未到。沈云用棉巾子擦掉了那滴血,将白玉牌放回原位。这一大匣子的白玉牌都被他放进了百宝囊里。

    至此,大铁锅左耳的储物空间,变得空空如也。

    沈云讶然:老刘家的传承里居然没有灵石、灵珠。

    他们的家底真是薄啊。摇了摇头,他将大铁锅也收进了百宝囊里。

    清点完毕,沈云仍没有睡意,便拿出从秦管事的房里搜出来的那一匣子钗环饰物,一一察看。

    当他从匣子里捡起第五根钗子时,手里不由一顿——这根钗子要略微轻一些。

    有空心?

    沈云眉头轻跳,将钗子放在耳边,拿起刚刚检查过的一只钗子,从钗头开始,一点儿一点儿的轻敲。

    果然,敲到接近钗尾的地方,他听到了一声异样的轻响。

    就是这里了!

    沈云试着轻轻按了按那里。

    “啪嗒”一声脆响,钗尾弹开来,现出米粒长的一截空心。

    里面装着一个小纸团。

    沈云用另一根钗子将之撬出来,小心翼翼的在小炕桌上展开。

    唔,带黑色图纹,比他的拇指甲盖大不了多少。

    根本就看不出什么来。

    看来这只是一块小碎片。肯定还有其他碎片被用同样的方式藏在这些钗环饰品里。

    沈云用一小片符纸折了一个简易的小纸袋,收好小碎片。接着开始找其他的小碎片。

    不一会儿,他找到了第二块小碎片。它的大小和前面那片差不多,也是画着黑色的图纹。

    沈云将两块碎片试着拼了拼,发现它们并不是挨在一起的。

    也就是说,他要找的小碎片多着呢。

    到底是什么东西?秦管事要藏得如此繁杂?

    沈云按捺住好奇心,接着找……

    最终,他一共从匣子里找到了七块小碎片。

    不到半刻钟之后,沈云将它们拼拢来了。

    却不想,只是一块更大的碎片——比铜钱大不了多少的小纸片上,画着一朵含苞欲放的水墨莲花。不方不正,也不圆,边缘粗糙得很。背面干干净净。这一片,应该是从某幅水墨画上抠下来的。

    沈云对书画,还有纸墨之类的了解都不多。他盯着小小的水墨莲花看了许久,实在是看不出什么名堂来。

    可是,秦管事大费周折的收着它,自有他的道理!

    想到这里,沈云决定等天亮后,请赵宣过来看看。后者世代跟文房四宝打交道,说不定能从中看出什么名堂来。象上一次的“十里坡”,不就是赵宣揭开的答案么?

    第二天,不等沈云叫老罗去请人,丁叔进来通传,赵宣求见。

    沈云心道:这么快就将羊毫换出来了?

    “请他进来。”他从百宝囊里取出装着水墨莲花碎片的简易小纸袋。

    “是。”

    不一会儿,赵宣自外面进来了。

    坐下后,他简要的汇报了昨晚的行动,末了,说道:“羊毫今天一大早就出城了。我叫他去南郊的庄子里暂住一些时日。等这边的事过去了,再回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张主簿那人是出了名的狡诈,如果叫他碰巧看到羊毫,难免会起疑心。

    沈云点头:“如此甚好。”说着,他从怀里拿出简易小纸袋,递向赵宣,“你帮我看看,能从这里边看出些什么来。”

    “是。”赵宣双手接过。

    低头一看到手里的简易小纸带,他不由“滋”的吸了一口气,抬头笑道:“主公,这种符纸市面上很少有。在天帝庙里,用这种品质的符纸画出来的平安符,少说也要五六百两银子才请得到。”

    竟然卖得这么贵!这哪里是卖符?分明是打抢,好不好!沈云心里啐了一口,忍不住问道:“你知道在哪里有这种符纸卖吗?”

    “知道啊。”赵宣张口答道,“在天帝庙,花十两银子就能请到一张这么大的符纸。”

    空欢喜一场……沈云好不失望:“花十两银子去买一张空白符纸?”

    “哦,我们这里有一种说法,从天帝庙请到的这种符纸能治小儿夜哭症。要是家里有小儿晚上哭闹不止,大家就会去天帝庙请一张来,烧成灰,化在水里,喝掉。”赵宣答道。

    呃,这个不是重点。沈云摸了摸鼻子:“你再看看里面的纸片。”

    ===分界线===

    今天是元宵佳节,某峰祝亲们,花好月圆,节日快乐! ( 乾龙战天 http://www.xiaoyuanfang.com/13/13471/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