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一九章 何其少也

文 / 文飘过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殊不知,稍晚的时候,阿花姐也收到了消息——下午的时候,王坊主家的一位小厨娘偷偷的过来找她。

    说完消息后,小厨娘愤恨不平的大吐苦水:“阿花姐,明明说‘不拘是谁,都可以自愿报名’。我也想脱了奴籍,就去找老爷报名。结果,老爷却又说不要女子!还说我不安分,罚了我一个月的例钱。”

    阿花姐惊道:“咱们沈爷要招私勇?我怎么完全没有听说?”

    小厨娘见她脸上的惊讶不象是做假,心道:看来是真的不知情。切!还以为这位真的在大人面前有多得脸呢。原来全是自个儿往自个儿脸上贴金,吹牛啊!

    心思一转,她“哎呀”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我忘了,灶上还炖着肉呢。那个,阿花姐啊,我得赶紧回去了。”

    阿花姐也急着去打听消息的真假,就势起身把门送出了角门。想了想,她脚跟一转,回屋里拉上罗婶,一道去找齐妈。

    “你这囡囡,到底什么事啊?非得要见着齐妈才说。”知女莫若母。罗婶嘴里虽然唠叨着,但脚下却一点儿也没有慢。

    齐伯不在家。齐妈独自坐在里屋的炕上,用药酒儿揉膝盖。到底是老胳膊老腿了,扎马步、练拳,两天下来,别的地方也还好,就是两个膝盖肿起来了,痛得很。她怕齐伯知道了,不准她再学拳,所以,在人前都是强忍着,私底下却偷了点齐伯的药酒,躲在屋子里揉膝盖。

    生怕齐伯突然回来了,她跟做贼似的,一边揉药酒,一边侧着耳朵听外边的动静。

    “齐妈,您在不在?”人未到门口,阿花姐已经抻着脖子喊了起来。

    齐妈听出她的声音,松了一口气,连忙大声答道:“是阿花啊,我在里屋哩。你进来喽。”

    很快,阿花姐拉着罗婶风风火火的从外头掀帘子进来了。

    “哎哟,刘妈,您这是……也膝盖疼啊?”屋子里充斥着浓浓的药酒味儿,小炕桌上摆着一小碟药酒儿。齐妈在屋里做什么,一目了然。罗婶快步走到炕边,两眼亮晶晶,“好使不?”

    “好使。你也膝盖疼?”齐妈大方的说道,“我们当家的自己泡的,比外头药铺里卖的要真。要不我给你拿点儿?”

    “那真是要谢谢您了。”罗婶在炕边歪着身子坐了,也卷起自己的一条裤腿,“您帮我瞅瞅,都肿起这么高了,还用得这药酒么?”

    齐妈探过身子一看。那膝盖又肿又亮,跟个大馒头似的。

    “你这个比我的要严重。你回去得多揉几次。我多给你倒点儿。”齐妈说着要起身下炕。

    阿花姐连忙伸手拦住:“齐妈,先别急着忙活。我这儿刚听到一个消息,跟您两位说道说道。”

    罗婶笑道:“差点儿忘了。这囡囡不知道在外头听了什么风,非要拉着我往您这儿跑。”

    “阿花,什么事?”齐妈又坐回去,没有再动窝。

    阿花姐飞快的说出组建私勇,自愿报名的事儿。

    “外头都开始报名了,就我们自个儿院子里还没动静?”齐妈讶然。

    罗婶也是一脸的不相信:“不能啊。怎么没听你爹透一点口风出来?”

    两人相对一视,脸上齐齐现出厉色。

    “别是有人传谣,想往咱们沈爷头上栽罪名?”齐妈呼的将手里的帕子扔在小炕桌上,“不行,我们得马上去禀报给沈爷知晓!”

    “对,一刻也拖不得。”罗婶扶着阿花姐的胳膊,复又站了起来。

    阿花姐听她们俩这么一说,心里自责不已——自己听了这种要人命的消息后,第一时间想的居然是为什么不收女子!太没心没肺了!

    哪知,她们急匆匆的赶到东厢房。沈云听完后,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是真的。我确实是叫三位坊主组织报名。”看了阿花姐一眼,又道,“不过,我没有说,不收女子。只要不良于行,没有重疾,咱们这三条街里的,人人都可以自愿报名。”

    果然,是那些家伙借着咱们沈爷的名头胡说八道!阿花姐气呼呼的握拳,欲开口大骂。

    身旁,罗婶暗地里拉了拉她的衣角。

    阿花姐不明就里的偏过头去,见娘冲自己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见她闭嘴。

    这时,齐妈试探着问道:“沈爷,要是我们想报名,也要去吴坊主那里吗?”

    “按章程,本来是这样的。”沈云略作沉吟,“你们暂且莫要急着报名。此事是我考虑不周。待我计划周详之后,你们肯定也能自愿报名参加。”

    齐妈得了他的准信儿,从心底里笑了出来。她看了罗婶母女两个一眼,起身说道:“该做晚饭了。我们就不打扰您了。”

    沈云微微颌首。

    于是,齐妈领着罗婶母女俩,出了东厢房。

    待走远了,阿花姐再也忍不住:“齐妈,明明是那些家伙把咱们沈爷的话给念歪了,为什么沈爷知道了,不叫那些家伙改正,反倒是自己改了主意?”

    齐妈看了她一眼,哼道:“谁说咱们沈爷改主意了?”不等阿花姐回答,她自己马上接着说道,“这事儿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呢。肯定说什么的都有。外人的嘴,我们管不了。可是,我们自个儿得把自个儿的嘴管严了。莫听风就是雨,跟着瞎嚷嚷,坏了咱们沈爷的大事。”

    罗婶用力拉着阿花姐:“囡囡,齐妈说的完全在理。你可不能犯糊涂,一定得在嘴上把个门儿。就象你刚才说的那句话,就大错特错了。什么叫做‘把咱们沈爷的话给念歪了’?三位坊主大人的差事是咱们沈爷亲自派下去的。咱们沈爷要是信不过他们,能派差事给他们?还有,咱们沈爷什么时候改主意了?刚刚明明当着咱们娘仨的面说得清清楚楚,以后我们肯定也能自愿报名参加的。”

    阿花姐又不傻,听了她们俩的话,竟然后背上冷汗淋漓。当即用一双胖手捂住嘴巴:“真的有这么严重吗?”

    齐妈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阿花,你还年轻。等你活到我跟你娘这个年岁,经的事多了,你就会知道,这个世道,人活着不易。而我们妇家人家更是不容易。你看看,咱们沈爷何时把我们女子看轻过?齐妈活了大半辈子,从来没有哪个爷们象咱们沈爷这样,当着面,明明白白的说自己考虑不周的。你不知道,刚才听到咱们沈爷那么说,我的眼泪都差点儿出来了。”

    “我也是呢。咱们沈爷说的话,字字句句都贴心窝子暖和。”罗婶的眼圈儿泛红,“囡囡,这世上的人,象咱们沈爷一样的好人,太少了。倒是不把咱们女人当人看的,太多太多了。咱们沈爷也有为难的时候。就冲咱们沈爷刚才的那些话,哪怕到最后,还是不收女子,咱们也该知足了。”

    阿花姐听了,垂下头,用脚尖轻轻踢着一颗小石子,嗡声应道:“是,我知道了。”本来还想着得了准信儿,马上去前街质问王坊主的,这下彻底熄了心思。

    东厢房里,沈云听得真真切切,不知不觉之中,双手紧握成拳,指尖尽白。不管是九姐,还是齐妈她们,都是全心全意的待他,信任他,而他为她们做的,何其少也! ( 乾龙战天 http://www.xiaoyuanfang.com/13/13471/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