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二五章 考验

文 / 文飘过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辰时一刻,沈云在齐伯的陪同下,自东厢房出来。

    一看到他,不管是左边,还是右边,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两人径直去了左边。

    沈云在短腿长案后盘腿坐下来,看了齐伯一眼。

    后者手里头端着一个用红绸方巾盖着的大托盘,收到眼色,将大托盘放在长案一头,走到前头,招呼众人:“各位,今天的报到,我家主人亲自为大家颁发奖品,所以,用时要稍微长一些。场上设了蒲团。请所有人都先找个蒲团坐下来。听到名字,到前头来报到,还有,领取奖品。“

    他是生平头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大声说话。其中,不少人还是他以前不敢望其项背的“大人们”,所以,紧张得两个手心都捏出了汗。好在,这些词是昨晚就背得滚瓜烂熟的。再怎么紧张,也能一字不差的背得顺溜。

    当然,最主要的是,他只要一想到出来前,沈爷说的那句“没事,我在后头为你撑着腰呢。你在前头只管大声吆喝就是。即便是说错了,也没事。等你说完,我再帮你圆回来就是“,心里只觉得底气十足。喊出第一嗓子之后,心里的紧张便去掉了一大半。

    闻言,那些垂手侍立在老爷、少爷们身侧的仆从们都不约而同的拿眼睛去看自家主子。

    他们的主子大多心中恼火之极,但面上却不敢带出丝毫来,使眼色、打手势……各种暗示之下,很快,左边除了齐伯再无站着之人。

    这边的蒲团是按人数摆放的,一人一个。沈云看到坐无虚席,满意的轻轻颌首,示意齐伯继续。

    嘿嘿,效果真不赖!齐伯环视全场,心里一点儿也不紧张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前未有过的、打心底里油然而生的豪情。嘴上也跟抹了油似的,越说越顺溜:“现在,小老儿向诸位介绍一下今天的事项。”

    “首先是清点人数。迟到半刻钟者,视为自己退出。”说着,他眯缝着一双老眼,再次环视全场,笑道,“所有人都到齐了,无人退出。“

    这时,不管是左边,还是右边的人,都明白过来了:为什么要摆蒲团,而且要求是所有人都必须坐下来?

    原来不多不少,一人一个蒲团,为的是清点人数。

    这个法门好,一目了然,又快又便利!左边,很多人不由连连点头。

    “接下来,正式报到。听到我家主人念到您的名字,请不要拖延,快走几步,到前头来报到。“齐伯说完,转过身来,立到长案一侧,向沈云打拱,“主人,准备好了。”

    “好。”沈云对他说道,“你去那边帮一帮老罗。”

    “是。”齐伯领令,跨过红绸布,到了右边。

    见沈云也看向这边,于是,不管是左边,还是右边,全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聚焦在齐伯身上。

    有了左边的试场,齐伯已经完全放开,心底再无一点怯意与紧张。他乐呵呵的招呼大家:“诸位,今天的考验很简单。大家都不要着急,先按小老儿所说,请先去影壁那头站好,莫过地上的这条朱漆线。咱们把场地空出来。”

    大家这才注意到,右边的地上,离影壁五尺来完的地方,有一条用朱漆画的横线。

    哗啦啦,众人象潮水一般退去,不多时,个个都站在了朱漆线的后头。

    “多谢多谢。”齐伯打拱,跟大家道了谢,“今天的考验是,不管是谁,只要能抱着我身后的这个石墩……”说到这里,他扭头去看身后,怔住了。

    他的身后只有老罗和齐妈一左一右,跟门神一般的站在长案两旁,哪有什么石墩?

    “石墩呢?”他赶紧问道。

    这时,左边,沈云率先呵呵的笑了起来。

    齐妈一拍大腿,也跟着乐了:“哎哟,奴家光顾着派粥,忘了跟阿花说一声,叫她搬到前头来。”

    “瞧这记性!”齐伯先回头跟大家笑着道了个歉,然后又转过身去,扯着嗓子对后头大吼,“阿花,快把那个石墩搬到前头来!“

    “哎,来了!”随着一声中气十足的年轻女子声音,一道火红的身影自后头冲了出来。

    她手里抱着一块长青石,跟小磨盘一般大小,牵动了众人的目光。

    就是这块石头?看着还没有一百斤呢。

    没得一个胖丫头都能抱着它跑得飞快,我一大老爷们还搬不动!

    不会只是简单的搬石墩吧?肯定还有别的名堂!

    ……

    “齐伯,石墩搁在哪里?”阿花姐在齐伯跟前站定,脸不红、气不喘。

    齐伯指着右角边上:“就搁那里。放的时候轻一点,莫砸坏了咱们家的地砖。”

    “好咧!”阿花姐抱着石墩走到右角边上,将之轻轻的放在青石板铺成的地面上。

    齐伯这才复又转过身来,接着说:“诸位,今天的考验是抱石墩。只要能在半柱香的时间里,独自抱着这个石墩,沿着咱们右边这一块的空地边缘转一圈,就能通过考验。通过考验之后,就请到老罗那里登记名字,领取身契。”

    啊,这么简单!人群里爆发出一阵阵轻呼。

    齐伯笑着大呼:“谁先来?”

    “我先来试试!”田管事头一个站了出来。他刚刚不是没有注意到自家的几位主子爷看他们两父子的眼神。一个个的都跟刀子似的。所以,他觉得自己完全没有退路了,今天势在必得。

    “请。”齐伯回头看向齐妈,“等石头一离地,就点香。”

    “是。”齐妈弯腰,从长案底下拿出来一只拳头大的铜香炉,摆在案头。又拿出一根长香,“啪”的从中间折去半,插在铜香炉里头。

    田管事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右角边上,在石墩旁站住身形。

    成与不成,在此一举!

    他先是接连深深的吐了两口气,大吼一声,弯腰去抱地上的青石墩。

    呼,青石墩一下子就被他抱了起来。

    哈哈!比他想象中的还要轻。只有七八十斤的样子,还没有一袋米重!

    这点子重量,对于他们这种常年做事的人来说,真的算不得什么。田管事咧嘴一笑,抱着青石墩,绕着边缘小跑起来。

    在他搬起石墩的同时,齐妈这边也用火折子点燃了那半截香。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修仙丶的打赏(588点),谢谢! ( 乾龙战天 http://www.xiaoyuanfang.com/13/13471/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