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七五章 祖先传承

文 / 文飘过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骆严的身上没有任何的灵力波动。而且,这段时间以来,读心术百试百灵。所以,沈云没有怀疑骆严。

    地图装在一只巴掌大的玉盒里。

    骆严恭敬的将之用双手高举过头奉上。

    沈云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只玉盒是件收纳法宝。并且,上面还加有一重禁制。

    之前,在城外的关卡处,他恰好碰到了护着城主遗孤逃走的三个壮汉。他们都是修士。所以,城主大人牺牲前赠骆严一件法宝,也不是不可能。

    也不知道那位护城殒落的城主大人是什么修为境界。他叹了一口气,双手接过玉盒。

    盒上加持的这重禁制可以说是他学习上古禁制术以来,碰到的最为复杂的情况。不过,也还不至于难倒他。当即,左手平端玉盒,根据上面的灵力波动校准方位,右手飞快的掐算起来。

    骆严见状,恭敬的退到一边,安安静静的垂手侍立。

    二十几息之后,沈云掐算完毕,右手的食指与中指并拢,按照掐算结果,“叭叭”的戳中灵力波动中的九个重要节点。

    雪白的灵光自玉盒表面飞闪而过。

    禁制,解!

    沈云没有立刻打开玉盒,而手将之拿在手里,先是翻来覆去的细看了一番。没有发现异常之处后,接着又放出神识,包裹住玉盒查探。仍然没有异常之处。

    这时,他才用大拇指按住盒子正面的那个突起,稍稍一用力。

    “叭!”

    玉盒应声弹开。

    出人意料的是,盒子里没有任何纸张,只有一块样式古朴,却质地寻常的白玉壁。

    哪有地图的影子?

    “这……怎么会这样!”骆严吓得险些魂飞魄散,一双手作蒲扇摆,连声否认,“没有,我没有调换里面的东西!我从来没有打开过这盒子。那一晚,城主大人将玉盒约我时,也没有当着我的面打开这只盒子。”

    内心几欲崩溃——是不是城主大人匆忙之间拿错了东西?啊呀呀,城主大人,这下您可要害死老骆了。

    他依城主大人的吩咐,冒着被落桑族人灭门的危险,费尽吃奶的力,才请回来了一位手段了得的仙官大人。却万万没有想到,玉盒里根本就没有什么藏宝图。里头装的就这么一块破玉壁。

    这下,我是担水也洗不清白了!

    沈云也很是意外,狐疑的拿起白玉壁细看。

    可以肯定,他手里头拿着的只是一块凡玉。因为上面不见灵力波动。

    所以,藏宝图藏在玉壁里头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但骆严的心语也做不得假……莫非真是那位城主大人粗心大意,拿错了?

    沈云又将玉盒里里外外的看了个遍。

    还真叫他有了新发现——在玉盒底部的一个小角落里,用阴文刻着一行很不显眼的符文:虎啸崖,不三不四。

    所以,盒里的东西没有出错。他抬起眼帘,问道:“老骆,虎啸崖在哪里?”

    “虎啸崖?”就这么一小会儿,骆严已吓出了一头大冷汗。他一脸蒙圈,“不曾听说过。”

    难不成是时间过得太久远了,地名发生了更变?沈云心中一动,又问道:“城里,还有周边,与老虎有关的地方都有哪些?你跟我说道说道。”

    骆严见他没有半点生气的样子,心里猜想:看样子大人是相信我的。

    他也不是吓大的。于是,很快镇定下来,认真的答道:“一共有三处。小的这屋里有一份地图。请大人移步去案前,小的好在地图上将这三处地方标出来。”

    “好。”沈云满口应下。

    骆严见他象是个好说话的,心里更加放松了。大跨步的急步走到书案前,从一头的青花大瓷缸里取出一卷来,在案面上摊开:“大人,请看。”

    沈云近前。

    果然是一幅百里城的详细地图。

    这些天,他一直想找一幅这样的地图,可惜,寻遍了城里的大小书铺,也未能如愿。

    骆严一边在地图上标志,一边详尽的解释。他标出来的三处地方,有两处是名字里带有“虎”字;还有一处是有与老虎有关的传说流传下来。

    沈云觉得这三处都不象。不过,那个传说倒是有点儿意思。略做沉吟,又问道:“城外的山林里,有老虎出没吗?”

    骆严摇了摇头:“这个传说是老辈们口口相传下来的。流传至今,差不多也快失传了。我也是小时候听我太公偶尔说过一回,所以才知道。”

    “好,我知道了。”沈云指着案上的地图,“这张地图可否送与我?”

    “大人只管拿去。”骆严连忙将地图卷了起来,双手奉上。

    “你这里还有周边的地图吗?”沈云收了地图,又问道。

    “有的。还有一张我们凉洲的地图。”不用沈云吩咐,骆严飞快的从大瓷缸里抽出另一卷轴,麻利的在案面上打开。

    沈云扫了一眼。正是他所需要的。有了这份地图,他便知道怎么回菱洲了。

    “多谢。”将玉盒,以及两卷地图一并收进了百宝囊里。

    见骆严望着自己欲言又止,一脸纠结,问道:“你还有什么事吗?”

    “大人,请问,仙庭是真的把我们百里城,还有安顺城割让给了落桑族人,不再管我们这些人的生死了吗?”骆严悲愤的问道,“还有,仙门里的仙官大人们也不会再庇护我们了,是吗?”

    沈云心中不觉钝痛,想了想,正色道:“一直以来,仙庭有管过你们的生死吗?仙门又什么时候庇护过你们?”

    “啊?”骆严没有想到竟然得到了这样的答复,一时愣住。

    这时,沈云又道:“仙庭与仙门建立迄今,皆不过两百多年。那么,两百多年以前呢?据我所知,百里城建城已超过五百年。没有仙庭与仙门的时候,你们这里的人是怎么过活的?”

    “我们……”骆严发现这个问题自己竟然答上不来。

    沈云又叹了一口气。提起这个问题,他突然发现,仙庭亡天神宗之史,其害不次于落桑人如今在百里城里之所为。

    而他,如果不是误打误撞见过紫瑛前辈在先,其后又先后得了祖师,还有玄清子他们的传下来的玉简,只怕也比骆严他们好不到哪里去。

    “记住,你是祝融人。我们的祖先自上古以来,就在这块大陆上生生不息。祝融大陆是我们的祖先刀耕火种,开疆辟土,传给我们的。这块大陆,我们的祖先,给它取名祝融,所以,我们便是祝融人。这一切,与仙庭、仙门何干?仙庭是大老爷们的仙庭,仙门是仙官大人们的仙门,与我们何干?”沈云说着,心里突然亮了堂。

    一直以来,他对仙庭还有仙门也是颇多困扰。如今,这段话说出口,他骤然发现,这丝困扰如残雪见艳阳,飞一般的消失殆尽。

    是呀,自上古以来,我的祖祖辈辈生于此,长于此,死了,埋于此。我也是因为我的祖祖辈辈,才得以生于此,长于此。

    从来,恩泽我们的,唯有列祖列宗;

    养育我们的,是父母、师长、还有许许多多的,一样生于此,长于此的凡人们。

    这一切,与仙庭和仙门,有半个铜板的关系吗?

    紧接着,他感觉到一股澎湃之力自丹田里涌出,昂扬向上,一路冲得各大小关窍“噼叭”作响。

    ===分界线===

    某峰多谢收友飞雪暮尘音的平安符,谢谢! ( 乾龙战天 http://www.xiaoyuanfang.com/13/13471/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