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一六章 角斗士

文 / 文飘过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什么意思?怎的提及了比斗?要我与谁比斗?沈云讶然。

    略作沉吟,他使出一记翻云掌,将木地板上的金色小牌翻了过来。

    背面写满了蝇头小字。一条条、一桩桩的罗列着,竟有十条之多。

    沈云的浏览速度极快,只是扫了一眼,便看完了。

    顿时,一颗心猛的沉了下来,直坠谷底。

    照上面的条条款款所说,他莫明其妙的成了一名“角斗士”。接下来,他要参加三场角斗。对手是人形傀儡,修为在元婴境。

    每一场角斗没有言明角斗士要“性命相搏”,但字里行间透出来的意思,于角斗士来说也跟生死决战没有太大的区别:三场角斗之间只相隔一个时辰,每一场的角斗没有时限。要么角斗士战胜人形傀儡,角斗结束;要么角斗士被人形傀儡打死,角斗结束。比斗场上,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投降行为。

    身为角斗士,只有连胜三场,才能离开木笼。另外,角斗士还能提出一个愿意。当然这个愿意是有限制的。它可以是一万块中品灵石,或者一件等价的法宝、丹药、功法……等等,唯有一条不能行,即,角斗士本人重获自由。

    因为在条款的第一条里写的很明确:角斗士被角斗场捕获的入侵者。失去自由,是所有角斗士付出的第一重代价。只有当角斗士满足了角斗场的所有条件,才能重获自由;

    而第二条写的是:所有同时入侵角斗场的入侵者,会被自动的视为一个团体。角斗场方面认为,共同进退,才叫做一个团体。所以,只有团体里所有的角斗士都获得了自由,他们才能离开。

    看完之后,沈云立刻明白过来——为什么之前端木光说,但凡进入中心地带的修士,都不曾再出来。

    不用说,都是被当成入侵者抓了起来,变成了角斗士,被困在这个木笼里,参与角斗,一直战斗至死。

    没错!就是战斗至死。沈云觉得自己一点也没有夸大其辞、杞人忧天。那些条条款款分明就是这个意思。

    这么一想,他觉得那些流传开来的关于中心地带的传言,绝大多数是假的。甚至是这个所谓的“角斗场”故意放出来的。几只十阶妖兽,身家巨厚……所有的这些,通通是为了吸引高阶修士入毂罢了。

    而那个神秘的黑袍元后老者,不用说,肯定是角斗场里的人。昨晚,见他们三人在中心地带的边界上停了下来,担心他们临场改变主意,所以,角斗场方面派出了黑袍老者。

    黑袍老者消失之前说的那句话,现在也完全解释得通了——余莽和端木光他们两个现在必定也成为了“角斗士”。可惜,他们俩的修为较弱。尤其是余莽。他虽然没见过余莽出招,但完全看得出来,那是一个战斗渣,最大的本事就是赚钱,其次是布幻阵。真刀真枪的比斗……阿莽怕是连第一场都扛不过。

    而按照第二条之规定,他、端木光,还有余莽,他们三个是一个团体,必须共同进退。而三人之中的任何一个没能坚持到最后,三个人都无法重获自由。

    所以,在黑袍老者看来,余莽和端木光就是拖他后腿的存在,完全没有什么用处。

    这家伙祝福他继续能“继续保持这样的认识”,绝对的是幸灾乐祸。

    沈云现在想来,唯有摇头苦笑。

    当初,他就是觉得不太对劲,所以,为安全起见,才将阿莽和端木他们俩喊进帐篷里,提出让他们俩先回边界去。

    只可惜,他们俩显然对面临的风险预计不足,而他也没能坚持。

    千金难买早知道。如今已沦为“角斗士”,身不由己,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反正现在什么也做不了。沈云深吸一口气,索性静心敛神,专心致志的练功,保持着最佳状态。据他分析,用不了多久,便要面对第一场角斗。

    果不其然,他刚走完一遍功法,先前的那道金色光柱又从天而降,将他整个儿罩住。

    几乎是同时,亢奋的男声再度响起:“啊哈,四百一十三号竟然在练功!真希望我们的四百一十三号接下来,还能保持这份淡定,不叫我们失望。”

    狗屁!沈云依然双眼微合,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男子又叽哩呱啦的说了一通,完全没有顾及沈云的脸面。

    渐渐的,沈云品出味来。这个从头到尾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家伙,分明是有意要激怒自己。

    就象他小时候在石秀县的市集里,看到别人斗鸡一样。要比斗之前,两只斗鸡的主人都会先撩拔斗鸡,激怒它们,使它们生出最大的战意,以确保接下来的比斗精彩、有看头。

    那时的他,也曾是看客之一。

    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也会成为一只“斗鸡“。

    沈云不由满头黑线,同时,心里好奇极了:难不成在周边的黑暗里,隐藏着看客?

    心念一动,他暗中运转道力,深吸一口气。

    结果很快就出来了。除了他自己的气息,再也察觉不到别的气息。

    此时此刻,仿佛天地之间,唯有他独自一人,再无别的活物。

    罢了,想那么多做什么!没听那家伙说吗,第一场角斗马上就要开始了!沈云再度敛神,古井无波的双膝搁着青霜,盘腿坐在地上。

    而男子自说自话了这么久,见始终没有什么效果,也终于偃旗息鼓,讪笑道:“四百一十三号如果不是聋了,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他是一个真正的修士,意志之坚定,超过我们的预料,完全不为外物所干扰。如果是后者,我完全相信,四百一十三号今晚会有极为精彩的表现。啊,角斗马上就要开始了。四百一十三号是骡子是马,马上就能见分晓。我们拭目以待!”

    沈云到底年轻气盛,又做了这么久的“主公”,何曾受过这种污辱!

    刹那间,他只觉得热血上涌,险些要跳起来,破口大骂。

    不过,心念一转,他又冷静下来,在心里冷笑道:差点儿道了这厮的道。

    果然,男子安静了片刻,蔫声说道:“我要去查一下四百一十三号的资料。我怀疑他们没有把四百一十三号的所有资料送到我这里来。因为我怀疑这个家伙根本就是聋子。还有一百零七场,我主持的角斗就满一千场了。从来就没有我搞不定的角斗士。嗯,肯定是他们有人故意的,他们想看到我出糗。啊,绝对是这样的!好吧,我不得不承认他们成功了一回。下面,放我们的傀儡战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m. ( 乾龙战天 http://www.xiaoyuanfang.com/13/13471/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