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五五章 好不到哪里去

文 / 文飘过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吴弘毅是个口舌伶俐,又不失精明之人。他明白了二师伯的意思,不偏不倚,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原原本本的道出了事情的经过。

    听完,盈玉道长挑起一边秀眉,扭头看向云景道长:“云景师兄,我们应邀来参回贵门的金丹法会,一个错眼,稍不留神,座下的女弟子便被登徒子唐突了。难道这就是你们玄天门的待客之道吗?”

    云景道长轻轻的甩了甩拂尘,垂眸应道:“盈玉师妹怕是搞错了。这里是寻仙客栈,离我们玄天门的山门还有一段距离呢。”

    盈玉道长呵呵:“云景师兄为什么不敢看贫道?是因为窝藏了登徒子而心虚吗?”

    “贫道的心实着呢,一点儿也不虚。”云景道长依然没有抬眼皮子,撇嘴道,“不过是怕被当成登徒子,所以才不敢看盈玉师妹。”

    “你……”盈玉道长气结,好看的杏眼圆瞪着他,一张芙蓉面顿时涨得通红。

    两旁的正清门弟子见状,都知道她这回是忍无可忍,终于要发作出来了。

    云景道长却浑然不觉似的,继续垂着眼皮子,老神在在的说道:“之前不知道贵门的女修是看不得的,看一眼就会沦为登徒子。不好意思啊。刚才,你们每个人,贫道都不只看了一眼。虽说不知者不为罪,但贫道这厢还是给盈玉师妹,还有各位师侄女道个歉吧。”说着,他先是冲盈玉道长抱了个拳,然后准备向两边的女弟子们抱拳。

    这哪里是道歉!分明是在笑话他们正清门。再者,现在玄天门与正清门又没有扯破脸,

    “云景师兄真是好辩才!”盈玉道长呼的站了起来,冷声笑道,“师妹自愧不如。罢了,山高水长,咱们后会有期!”

    “师弟,我们走!”她气呼呼的叫上玄玉道长,三步并作两步,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客栈大门。

    但玄玉道长不能和她一样,一走了之。

    躺在地上碎了膝盖的,是自家小徒弟。先前是长幼有序,师姐又是为自己出头,是以,玄玉道长才一直坐在客位上,没有吭声。

    这会儿,师姐走了。他的修为不及对方,更不好为弟子们强出头——这些年,正清门崛起得太快。不知道刺了多少人的眼。他们这回要是打赢了,那还好;可若是打输了,绝对会沦为仙山本年度的最大笑话。这也是师姐刚才为什么一忍再忍,最后负气离去,也没有动手的原因所在。

    但,小徒弟是必须带走的。不然,又落了笑柄不说,还会寒了弟子们的心。

    他没有看上位的云景道长,走到小徒弟面前,蹲下身子,沉声说道:“明儿,忍着点。师父带你回客栈治伤。”

    “是,师尊。”小徒弟的眼泪再也憋不住,刷的夺眶而出。

    太委屈了,有木有!

    正清门的弟子,何时吃过这种亏?

    但是,他知道,师尊不为自己出头,肯定是有苦衷的。不然的话,师尊也不会亲自过来抱自己。

    玄玉道长轻轻的抱起小徒弟,招呼上徒弟和师侄们,一行人离开了客栈。

    等他们走远了,云景道长这才甩了一下拂尘,冷笑一声,从高背椅里起身站起来:“正清门……也不过如此!”

    他先是去后堂看望东灵。

    郎中刚走。后者的头上包着绷布,脸上只现出一双眼睛。两个鼻孔和一张嘴。躺靠在一张长榻上。一位伙计拿着调羹,在一勺一勺的给他慢慢喂药。

    看到云景道长进来,伙计连忙要起身。

    “你继续喂他喝药。”云景道长抬手示意道。

    “是。”伙计领令,继续喂药。

    云景道长在长榻对面的一张鼓凳上坐下来,问道:“郎中怎么说?”

    伙计一边喂药,一边答道:“郎中说,掌柜的鼻梁被打断了,左边脸颊上的骨头也伤到了,要好好养些时候。还有,掌柜的以后肯定会有点破相。”其实,郎中是悄悄的将他拉到外边,低声说:“你们掌柜的这张脸是完全毁了。老夫技拙,无能为力。你们去请玄天门的仙师给你们掌柜的治一治吧。”他怕掌柜的听了心里受不住,只好将话往轻里说。反正仙师无所不知,掌柜的的伤到底有多严重,一看便知,想来也不用他多说。

    伤势果然不轻!正清门,欺人太甚!云景道长的脸色立马沉了下来,拧眉说道:“东灵,你不用担心。我回宗门给你讨粒丹药来,保证不会让你破相。”他身上有医伤的回春丹。但是,东灵是个凡人,受不住回春丹的药力。而他是法修,也不敢用三脚猫的医术,给东灵接鼻梁,只能回宗门去请教专门的医修。

    东灵努力的挤出一道笑容:“仙师,您一定要帮小的搞到仙丹啊。小的还没娶媳妇呢,可不能破了相。”

    云景道长被他的话逗笑了,轻甩拂尘:“你放心便是。”

    见东灵的情形还好,性命无忧,他这才起身离开,去向主公汇报。

    “他们要找的人是我。”沈云听完,气愤之极,“拿一个没有一丝半点修为的凡人出气,算什么!”

    云景道长叹道:“幸亏伙计报信快,我及时赶了过去。东灵的嘴紧得很,什么也不肯说。正清门的人已经被激怒。我若是再慢一步的话,只怕东灵性命不保。”

    “我以为,这里会比边界好一些。”沈云握了握拳头。

    “怎么会呢?”云景道长甩了甩拂尘,“本质上都是一样的所谓仙凡有别,能好到哪里去?这里的凡人处境看上去要略微好一些,是因为他们世代居于此,与玄天门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其他门派想对他们下手,得先掂量一下轻重,看能否对付得了他们背后的势力,仅此而已。今天如果不是我用了主公传给我的敛息之法,骗过盈玉,让她以为不如多矣,只怕还有一番扯皮。她肯定不会这般轻易认输。”

    这就是仙门各门派之间的所谓情谊。

    说白了,就是利益,还有强者至上。

    真是令人灰心。他厌恶的皱了皱眉头。

    沈云深吸一口气,换了个话题:“走,带我去看看东灵。此事因我而起。我没留心,招惹来了这伙煞神。却叫他代我受过。我对不住他。”

    云景道长连忙说道:“主公言重了……”

    沈云摆摆手,打断他,说道:“希望我能够治好他的伤,莫叫他破了相。” ( 乾龙战天 http://www.xiaoyuanfang.com/13/13471/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