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二七章 玲珑阵

文 / 文飘过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因为《心魔传承》的缘故,沈云知道陈恬并不是真正的想向自己请教答案。她纯粹就是独自在正清门里过了这些年,窝了一肚子的话,想找个合适的人,尽情的倾吐一番。而他就是这个合适的人。故而,他没有出声,而是静静的听着。

    果然,陈恬又絮絮叨叨的说了如何进入正清门,以及在新弟子部里的事情。从中,沈云不难听出,当年她能够从一众“仙童”里脱颖而出,被正清门的接引真人看中,收入门中,不仅仅是因为单木灵根的上好资质。

    小丫头成长得极快,可以说是在极短的时间里,认清了自己的身份与地位。

    她深知,自己这种出自凡人界的所谓仙童,其实在仙门里,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本来,入选仙童后,面对接踵而来的一系列荣耀与称赞,甚至还有奉承,小陈恬是有些膨胀的。从离开家,到来到仙门,这一路上,她都颇有些自得与骄傲。

    然而,当真正认识仙门根本就没把他们这些仙童当回事时,她第一时间就彻底清醒了,自得没有了。骄傲也完全收了起来。她想得最多的是临分别前,爷爷的再三叮嘱:眼里有活、手快,嘴甜,不多事。

    对于一个六岁的孩子来说,要做到这些,真的很难。但是,陈恬做到了。

    也是她运气好。那年,正清门派来的那位接引真人恰好喜欢这一类听话、乖巧的弟子。

    再加上单木灵根的资质,是以,陈恬接引真人相中,成为了那批仙童里,唯一进入十大门派的幸运儿。

    进入正清门的新弟子部以后,陈恬更加深刻的认识到自己最大的短板就是出自凡人界,在仙门里没有任何的根基可言。在一连串的磕磕碰碰中,她总结出了两条在正清门里的生存之道,一是守弱,二是刻苦。

    守弱在明,刻苦在暗。凭着这两条,她渐渐在新弟子部立住了脚跟。

    在两年后的新弟子大比里,陈恬一飞冲天,俨然成了新弟子部当年最大的一匹黑马。在比赛场上,她不知道惊落了多少人的下巴。

    那年,玄玉真人本来无意收徒,只是陪师姐盈玉真人过来走个过场。他们俩恰好看到的是陈恬的第一场比赛。前者深深的被比赛台上那个柔弱而又不失倔强的小姑娘感动了。

    从此,陈恬的每一场比赛,玄玉真人都特意赶到外门来观看。

    当陈恬进入决赛后,他甚至当场撂下话来:“这名女弟子甚合本座之眼缘。如果她能在决赛得进入前十名,本座便收她为关门弟子。”

    陈恬大获鼓舞。使出了浑身之解数,她最终夺得了决赛第九名,成功的进入前十。

    而玄玉真人也不含糊,在看台上,当众宣布,从此陈恬是他的最后一名亲传弟子。

    “这些年,师尊,还有大师兄和师兄师姐们,都待我亲如一家人。所以,我虽然出自凡人界,在宗门里没有什么根基,也过得强过大部分人。”陈恬说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师尊是宗门里出了名的修练狂。教出来的亲传弟子,也都是差不多的小修练狂。平时,我们主要是修行,很少这般长篇大论的说话。回到家里,爷爷和哥哥倒是常常问我在宗门里过得好不好。可是,他们也听不懂修行上的事。我与他们总是说不到一起来。也就是隔了这么多年,才重新见到云哥哥,我忍不住,就把存这么多年的话,才一气说了出来。让云哥哥受累了,听我叽叽喳喳的说了这么久。”

    沈云不以为然的摆手,笑道:“没事。你说的这些,我都爱听呢。知道你在正清门里过得好,我也就放心了。”

    因为听得懂陈恬的心语,所以,他知道,陈恬刚才所说的这些经历都是真的。

    在玄天门里呆了几天,再看陈恬的这些过往经历,他不得不感慨:小丫头的运道真是好啊。所谓上天的宠儿,说得分明就是她这样的。

    如今,小丫头上面有严厉又不失慈爱的师尊教导,身边还有五位师兄师姐扶持,再加上她自己的刻苦努力,可以说是在正宗门里完全立住了脚跟。他是真的从心底里为小丫头感到高兴。

    “哎呀,光顾着说我自个儿。云哥哥,你呢?你又是怎么进入仙门的?”陈恬星星眼的双手抓着丝帕,放在胸前,现出一副特别崇拜的样子,小儿女之态十足,“听师尊说,在金丹法会上,你甚得老祖喜爱。这一身的修为更是了不得呢。”

    沈云笑了:“我也是运气好,能够拜入师父门下。这些年,又结识了不少能人异士,连番得了一些机缘。哦,对了,你们的小师叔祖,就是我去省城之后,认识得。”

    在修真界里,刨根问底的打听人家的机缘,是很忌讳之事。是以,陈恬也没有想凭着一两句话,就能打探出些什么来。感觉沈云不想多说,她便顺势换上了新的话题。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笑成了两道月牙儿:“小师叔祖是个很好的人呢。待我们弟子很好,在宗门里深得弟子们的喜爱。原来,云哥哥也与小师叔祖交好啊。”

    “也谈不上交好。”沈云连忙纠正道,“就是在凡人界的时候,有过几次往来,颇有印象。”

    “哦,是这样啊。”陈恬笑道,“这次,小师叔冢恰好闭关,所以,没有陪侍老祖一道过来……”说到这里,她的笑容明显淡了许多,神色也颇有些心不在蔫,“云哥哥,我们是不是呆了很久了?我要回去了。大师兄他们若是找不到我,会着急的。”

    沈云安慰道:“这个幻阵里的时间流与外面的不一样。看着在里头呆了很久,其实外面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

    “哇,好厉害!”陈恬又变成了星星眼。

    沈云笑道:“你若是喜欢,就送给你好了。此阵名唤玲珑阵,炼气四层以上的修士都能用的。”

    陈恬涨红了脸,飞快的摆手:“那怎么好意思?带时间流的幻阵可不是便宜之物。我怎么能要云哥哥如此珍贵的宝阵?我身上不缺法宝呢。”

    沈云一伸右手,掌心多了一串五彩的圆珠手链,一把塞到她的手里:“这也是一个朋友送给我的。他做了不少这样的小玩意儿,谈不上什么珍贵。我这次出来得急,身上没有带什么好玩的。难得你喜欢,你只管拿去玩就是。”

    这串圆珠手链就是玲珑阵的阵珠,一共有十六颗。是魏清尘在石头岛上闲来无事,做着玩的。他觉得有意思,就讨要了过来。没想到,还能派上这等用场。

    说话间,他已经抹掉了上面的道力印记。

    是以,四周一阵扭曲之后,郑家庄不见了,现出了偏僻小巷的真颜。

    陈恬听到了一阵熟悉的脚步声,连忙压低声音说道:“是大师兄他们找我来了。”

    沈云说道:“我现在不方便见他们。就此别过。”

    “嗯。云哥哥,你要保重哦。回到宗门,我再见到小师叔祖,一定帮你向他带好。”陈恬收了圆珠手链,冲他小声的摆手道别。

    沈云不由又想起了当年最开郑家庄,坐着拴子哥的马车,去省城的情景。那时小丫头哭喊着追在马车后面跑,连鞋都跑丢了。

    巷子外面的脚步声很快的近了。他笑了笑,身形一晃,呼的拔起身形,转眼间,翻身跃出了小巷子。

    “小师妹,原来你在这里!”背后,吴弘毅的声音里很明显的透出焦急来。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沈云再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展开双臂,催动“青越”冠,随飞而行,离开了柳溪镇。 ( 乾龙战天 http://www.xiaoyuanfang.com/13/13471/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