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二八章 心生向往

文 / 文飘过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柳溪镇位于群山之中,周边基本上没有什么人烟。这大大的方便了沈云行事。飞出不到十里,他看到了一个偏僻的山谷。

    见四下里无人,沈云在山谷里降下身形。

    他走进林子里,看到了一块干净的草地。走过去,对着草皮轻挥袖子。

    转眼间,东灵他们六个从虎牙空间里被腾挪到了草地上。他们面向上,仰卧着,一字排开,仍在呼呼大睡。

    通过陈恬的解说,沈云不难判断出,东灵等人中的是慢药。

    此时再看他们脸上的红晕。色泽粉红,比昨天晚上要淡了一些。再看覆盖范围:下巴泛白;还有就是从发际线到一半的额头泛白。

    以上情形,完全符合中慢药第二天之症状。按照陈恬所说,每一份解药的配置是取半碗温水,化开半枚解药。

    诊断完毕,沈云从百宝囊里取出那瓶解药,依言先给东灵灌下一份解药。

    效果是杠杠的。半碗汤水下肚,只见东灵脸上的红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人中方向收拢,并淡化。不出三息,消失得一干二净。

    下一息,沈云清楚的听到东灵的喉头“咕噜”作响。紧接着,后者眨了眨眼皮子,缓缓睁开眼睛。

    “大,大人!”看清楚眼前之人是谁,东灵大吃一惊,翻身从地上爬起来。

    结果,突如其来一阵眩晕,眼前一片金光闪闪。他本能的伸手摸着额头,闭上眼睛,身子却直往后倒。

    沈云稳稳的将人扶住:“别急,你刚刚醒来。先坐在地上,缓缓劲。”

    “是。”东灵顺势复又坐回草地里。

    就这时,他的肚子很响亮的接连“咕咕”地叫了两声。

    东灵那苍白的脸上又泛起了两大坨红晕。不过,这次是羞出来的,并非是有残留药力作祟。

    “大,大人……”他既窘迫又害怕,低下了头。

    不想,眼皮子底下突然多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面和一双竹筷。面碗的正中间还罩着一个煎得油汪汪的摊鸡蛋。

    “你这是一天一夜没有吃饭,饿着了。先吃碗面垫个底。”沈云将手里的面碗递了过去。

    大人没有怪罪……更重要的是,眼前的鸡蛋面太香了。东灵使劲的咽掉口水,双手接过去,匆匆道了一声“谢谢”,迫不及待的夹了一大筷面,塞进嘴里。

    沈云笑了笑,接着去给躺在他旁边的那名伙计灌解药。

    一样的,后者也很快醒来,也同样饿得前胸贴后背。沈云同样的也二话不说,先塞一碗鸡蛋面过去。

    这些鸡蛋面都是这次离开沈家庄时,齐婶用鸡汤煮的。面条劲道,汤汁浓酽、鲜美。一共煮了十碗,都收在百宝囊里。

    沈云离开沈家庄后,只顾着赶路,一口也没来得及吃。

    面食好克化,给饿了一天一夜的东灵他们垫肚子,最合适不过了。

    不多时,沈云又陆续给两名伙计解掉了神仙散。他正要给旁边的那位厨娘灌解药。这时,东灵走了过来,先是感激的冲沈云长揖到底——本来,是想叩三个大响头的。而且,按道理,也应该叩三个大响头。可是,前番大人给他治脸上的伤时,说得清楚极了。大人这里的规矩是不兴叩头的。

    “谢谢大人又一次救了我们。”

    沈云这时两手不空。他一手端着药碗,另一只手扶着厨娘的脑袋。是以,只能用道力隔空将人扶了起来,笑问道:“你现在感觉如何?”

    “都好利索了。就是那碗面少了点……不够吃。”东灵腼腆的笑了笑。

    沈云哈哈大笑:“没有了。等回到客栈,你们再自己开火烧饭。到时,想吃什么,就自己做什么。”

    “是。”东灵闻言,自在多了,不再那么拘谨。抬起眼皮子,看到药碗,连忙快步上前,伸出双手,脱口而出,“是要给王大婶子喂解药吗?大人,这种小事,请交给小的来做吧。”

    话一出口,他懊恼极了——真是给了三分颜色,就敢开染料坊。大人座前,哪有他说话的份儿?

    不想,大人竟然真的将手里的药碗递过来了,并且还温和的解说道:“这碗里的都是凡药,没什么特别的讲究。只要别洒了,都如数喂进她的嘴里就行。”

    刹那间,东灵只觉得自己简直是太幸福了。

    大人竟然如此信任我,真的将差事交给了我!

    “是。”他按捺住心中的狂喜与亢奋,双手稳稳的接过了药碗,也学着沈云刚才的样子,一手端药,一手将仍在昏睡之中的王大婶子从地上半扶起来,小心翼翼的往后者的嘴里,一点一点的喂汤药。

    而这时,沈云又化开了半粒解药,给另外一位厨娘喂药。

    很快,王大婶子她们俩也都醒来了。一样的,也是一人一碗热气腾腾的鸡蛋面。

    待所有人都吃完了面条,苍白的脸上泛起了些许血色,沈云又给他们一一把了脉,末了,笑道:“没事了。你们只是饿得狠了些。回到客栈里,饱吃一顿,精气神便又全回来了。”

    “多谢大人。”六人感激之极,齐齐的再次道谢。

    沈云见状,没有推脱,受了他们的礼。

    行毕之后,东灵壮着胆子,问道:“大人,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此地叫做柳溪镇。离你们白荷镇有一千多里远呢。”沈云如实告之,“本座身上没有解药,只能带上你们跟踪下药之人。追寻到此,才找到了解药。”

    王大婶子“哎哟”惊呼,双手使劲的拍了一下大腿,惊慌的声音里不由带上了哭腔:“隔着一千多里地!完了,这要走到猴年马月才能回到家里啊!"

    其余人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心里也大多是这么想的。尤其是最年长的那名伙计,他还想到了盘缠问题,下意识的去摸自己腰间的瘪荷包——里面总共才五个大钱。就这点子钱,哪能走一千多里远?

    这下要如何才能回到家里哦!难不成我等命苦,要饿死在这返乡的路上?他们面面相觑,脸上都现出惶恐之色。

    很快,六人达成了共识。他们又齐齐的冲沈云长揖到底,请求道:“大人,请再救小的们一回吧!”

    其实不用他们求,沈云也打算送他们回白荷镇。只是,他身上没有带飞船,所以,只能再次施展“袖里乾坤”,将东灵他们六个都收进宽大的袍袖里。

    于东灵他们六个来说,这是一种全新的体验。除了刚刚被收进袖笼里,站立不稳之后,待坐得稳稳当当的,他们惊喜的发现——啊啊啊,长到这么大,就没有比大人的袖子里更舒适的存在了。

    坐着软绵绵的,象是坐在云朵里一样;略微伸伸头,便能看到山尖、云朵从眼前一晃而过;大地变得好小好小,伏于自己脚下,令人油然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豪情!

    这一时刻,东灵仿佛听到自己的心里“叭嗒”作响,象是有什么东西松开了。与此同时,打心底里生出无限向往,他张开双臂,迎着扑面而来的清风,大声感慨道:“当仙师,真的太好了!” ( 乾龙战天 http://www.xiaoyuanfang.com/13/13471/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