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真的是您

文 / 文飘过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

    只见一道身影脚踩飞剑,自斜里插过来,伸长臂一把将沈九妹带过去,揽入怀里,在后背上轻轻拍着,低头软声哄道,"九娘,你看,云弟风尘仆仆的从边界赶过来,怕是连午饭都还没吃呢。“

    此人不是袁峰,又是哪个?

    他一边说着,一边微微抬起脸来,冲沈云呲牙。

    意思再明确不过了:别乱碰,这是我老婆。

    其实,虽然是背对着他,但是,以沈云现在的修为,对他的一举一动都再清楚不过了。

    说白了,就是故意让他得逞的。

    因为沈云觉得,这家伙刚才有一句话说对了——真打坏了他,九姐会心疼的。

    是以,收到了这家伙的挑衅,沈云也只是好脾气的摸了摸鼻子,忍了。

    沈九妹心思敏锐,岂能闻不到自家夫君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浓不开的酸醋味儿?

    但……这味道不坏……呃,好吧,是很好闻。

    当即,她“扑哧”一声笑了,红着脸,抬起头来,伸出纤纤玉指,轻点对方的厚脸皮,嗔怪道:“我们姐弟两个相依为命,却不幸失散了。如今,好不容易才团聚,说一会儿的话,你乱吃什么酸醋?”

    “我有吗?”袁峰一把包住这只玉手,另一只手却纹丝不动的揽着她的细腰,硬是一本正经的辩解道,“这里确实不是说话的地方。是吧,老婆?”

    又在宣示主权!沈云在一旁简直是忍无可忍,抢先说道:“喂,我说,差不多就得了啊。”

    沈九妹的脸更红,简直能滴出血来,赶紧解释道:“他平时也不是这样子。”

    “我知道。”沈云呵呵,“他今天从头到脚都不对劲,很不对劲。我怀疑他是病了,要不,九姐,你先跟我回……”

    “没有,我哪有生病?”袁峰好比是一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弹了起来,“那个小舅子,子兴还在草亭里等着呢。我们夫妇二人先走一步啊。你路熟,自己跟过来,莫要客气……”

    话音未落,人已带着九娘,嗖的一下,御剑飞出了三两丈远。

    沈云望着他慌里慌张的背影,很不厚道的扯起一边嘴角笑了——以为你手脚快?呵呵,就让本阿舅哥来教教你,什么叫做快!

    “你跑什么跑?”飞剑之上,沈九妹不满的嘟了嘟嘴,“把秋宝一个人扔下,还说是生死弟兄呢。哼!”

    袁峰难得看到她这番小儿女作态,心里清楚,是因为沈云之故——有娘家兄弟撑腰,这婆娘硬气起来了。

    于是,更加吃味。

    他嗡声嗡气的抱怨道:“谁跟他是生死弟兄了?他想拆我的台,算什么兄弟。”

    “拆你什么台?”沈九妹关切的问道。

    袁峰目光流转,哼哼道:“没什么……唔,对了,你上头还有八个姐姐,怎么又是与云弟打小相依为命了?那八个姐姐呢?”

    沈九妹讶然:“我哪有八个姐姐?我就是秋宝的长姐,唯一的姐姐。”

    “那云弟为什么叫你九姐?”袁峰见成功的转移了她的注意力,暗中松了一口气。

    沈九妹现在心情好到要爆,不想提及那些不高兴的事,胡乱答道:“就跟你为什么叫秋宝‘云弟’一样。”

    “什么?”袁峰有点儿不相信,“你是他嫡亲的姐姐,他喊你,还要加名字?”

    “我家就是这规矩,不行吗?”沈九妹听到“嫡亲"二字,心里没来由的烦躁。

    好端端的,炸什么毛啊?袁峰心里奇怪极了。不过,小舅子太不懂事,一心想着要接老婆回娘家,此时,这事象把利剑悬在头上,他可不敢真把老婆惹毛了,连忙讨好的连声应道:“行,行,当然行,完全行。‘九姐',好听,顺口,再好不过了。”

    沈九妹咬着牙在他腰间拧了一小把:“死相!”

    “哎哟——”袁峰心里痒得不行,“滋滋”的直抽冷气。

    一时间,飞剑在半空里扭了起来。

    “别闹……”他赶紧的稳住,眼睛飞瞄前面。

    呃,不知不觉之中,已经能看到红林坡脚的草亭了。

    袁峰看清亭中情形,脸色大变:“呀,云弟跑我们前头了!”

    沈九妹闻言,敛了玩笑,垂下美目望过去。

    可不是吗?

    那草亭里,秋宝与扶子兴并肩而立,都仰着头,笑眯眯的望着他们。

    刚才的情形,他们俩都看到了吧?她顿时只觉得脸上火烧火辣的,白了一眼袁峰:“都怪你……"

    “姑奶奶,别闹了,我们下去了。”后者赶紧告饶。

    还好,两人降下飞剑后,不论是扶子兴,还是沈云脸上都没有说什么。

    “峰哥,刚刚金姨传讯过来,问云弟到了没有。我回复说,已经接到了,叫她们做好开饭的准备。”扶子兴告诉袁峰。

    “好。那我们现在就回去,边吃边聊。”袁峰答道。

    于是,扶子兴一把搂过沈云的肩膀,却拿眼睛笑嘻嘻望着袁峰:“兄弟,你这个光棍还是跟我这个光棍一起走前头吧。”

    袁峰立时满脸通红,心里更是惊诧不已——云弟竟然跟子兴说了这么久的话了?他的速度是有多快啊!还有,他还跟子兴说了些什么……

    沈九妹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子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待到扶子兴与沈云两人攀肩搭背的先走了,她上前来,悄声问袁峰:“子兴这是怎么了?”

    后者当然不会照实说,瞥了一眼前面那俩光棍的背影,向沈九妹得意的勾唇一笑,垂下头来,在后者的耳畔轻声说道:“纯粹的羡慕呗。”

    “扑哧”,沈九妹掩嘴笑了,心道:原来男人们八卦起来,与妇道人家也是一样一样的。

    不多时,扶子兴带着沈云走进了剑雨坊,又走了一会儿,拐进一条小巷,在一家清冷的铺子前停了下来。

    “到了。这是我开的面馆。”扶子兴颇为自豪的说道,“全剑雨坊,只有我这里卖地道的凡俗吃食。我们家卖的面条保证不带半点灵气。”

    孰料,沈云看着眼前的门脸,呵呵笑道:“我知道。”

    “你连这也知道?”扶子兴夸张的往旁边跳开一步,“难道真是墙里内开花,墙外香,我的面馆名声已经传到边界去了?”可是,他还是一年到头也卖不出几碗面啊。

    “你想得太多了。”沈云直言道,“我来过剑雨坊,吃过一回你家的三鲜面。”说着,伸出一个巴掌,“五两银子一碗,两碗总共是十两银子。扶老板,你是真黑呀!”

    “哦,原来那回给我开张的是你呀!”扶子兴“哎呀”的拍了一下大腿,“就慢了一步!待我从后厨里出来,你已经吃完面,走远了。哎呀呀……”

    这时,从店内传出来一道女子的声音:“扶爷,你们回来……”

    话未说完,一道蓝色的身影自黑油大门里飞跑出来:“沈庄主?真的是您!”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狼群-红狼的月、票,多谢书友飞雪暮尘音的平安符,谢谢! ( 乾龙战天 http://www.xiaoyuanfang.com/13/13471/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