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四六章 请副堂主大人自证清白

文 / 文飘过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明川上人环视全场,看向沈云:“副堂主大人看来对自己门下的这些弟子很有信心。”

    其余人不等沈云回答,七嘴八舌的接过话去:“能不有信心吗?副堂主大人不但将每一关的关键透给了这些弟子,而且还亲自领着他们去请教了肖师弟。”

    “为什么要请教肖师弟?”

    “副堂主大人不是阵修,单凭一己之力,吃不透所有的关卡呗。”

    “啊呀呀,这也不太象话了。”

    ……

    你一句,我一句,越说越象是那么一回事。

    叶罡听得恼躁极了。

    最可恨的就是这种调调。东一句,西一句的,颠倒黑白,扣大帽子。偏偏他们说起来,跟开玩笑似的。你若证明他们说的全是假话,他们没有得逞,便轻飘飘的给你来一句“兄弟几个开句玩笑而已,你不会当真吧”,然而,立时有人出来当和事佬,平息事态;但你要是不能自证,他们就跟一群疯狗似的,紧咬不放,不达目的不罢休。

    怎么样,现在领教了这些家伙的厉害吧?他恨铁不成钢的看向沈云。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再动用堂主的身份,已经压制不住了。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守住底线。

    他的底线在哪里呢?

    那就是,今天的考试绝不能耽误,必须准时开始。

    而现在离开启试心路的时间不到半刻钟了。

    叶罡悄然松开袍袖里紧握的一双拳头,暗自打算道:实在不行,只有舍弃沈云了。

    这样做,无疑是遂了明川等人的意。但谁让沈云太沉不住气,又信不过他,非要逞一时之勇,强出头呢?

    看看,掉进坑里了吧!

    完全不给他拉一把的机会。

    所以,也怪不得他舍车保帅。

    孰料沈云一点儿也不着急,好象没有听见这些人的议论一样,扯起嘴角笑了笑:“诸位少说也有金丹后期之修为,眼力更是不凡。诸位信不过我门下之弟子,也应当信得过自己的眼睛,是也不是?我门下之弟子到底如何,等会儿开启了试心阵,自然逃不过诸位的法眼。”

    青苍上人呼的站了起来:“副堂主大人,你这话,恕属下不能认同。”语气咄咄逼人,“属下……”

    沈云翻起眼皮子来,冷冷的看着他:“本座有说过要你认同吗?你算哪根葱?本座行事,需要你认同?”

    “什,什么?”青苍上人张嘴结舌,脸色红了青,青了白,比走马灯还转得快。

    大家在仙山都是有脸面有身份的存在。知道什么叫做打人不打脸吗?

    说撕脸就撕脸,跟泼妇骂街有什么区别!

    简直是成何体统!

    果真是个破落户。是我等太高了这厮。明川上人眉头轻皱,正色道:“副堂主大人,青苍也只是为了求一个公正公平。如果青木派的这些弟子确实有不妥之处,你在这里能用副堂主的身份压制住青苍,难不成等考试详情公开之后,还能压制住全天下之悠悠众口?”

    沈云收回目光,看向他,挑了挑眉头。

    一看就知道这回开口也不会有好话。

    明川上人自然不会乖乖的等着挨骂,抢先抱拳道:“属下在这里斗胆,请副堂主大人当众自证。”顿了顿,他的目光落在白璋上人身上,“或者请白璋为我等解惑。”

    闻言,青苍上人看向沈云,眼里全是挑衅。

    来了!白璋上人的脸立时沉了下来。这一个个的,真当他是个软柿子不成?

    沈云冷哼:“你们几个在这里跟一群长舌妇一般,红口白牙的捏几句话,本座就要自证?”他看向其他人,冷笑连连,“凭什么?”

    白璋上人见他将事情全揽过去了,心绪稍平。

    李琼坐在椅子里,垂着眼皮子,眼底也是跟淬了冰一般,心道:这就是十大门派!看着一个个仙风道骨,比谪仙还要仙气满满,实则为所欲为,根本不讲道理。

    可恨的是,他的修为太低,又是个笨嘴笨舌的,冒然出来,只会帮倒忙,拖累沈师伯。

    明川上人尴尬的笑了笑:“副堂主大人身份高贵,修为更是不凡。令我等高山仰止。但,这也不能成为副堂主大人为所欲为的理由。在下不才,不敢与副堂主大人争锋。只是我等修士,唯从本心。大道艰难,吾从心而行,死亦不悔。”说着,他再次抱拳,坚决的向沈云再度行礼,“副堂主大人,为了确保此事公平公正,请副堂主大人当众自证清白。”

    都把论调提到道心的层面上来了。好不被动。叶罡头痛。他真是看走了眼。沈云根本不会吵架,好不好!

    果然,他听到沈云沉声应了句“我若不应你之要求,你欲何为”。

    这不是给明川他们搭轿子吗?

    明川上人直视沈云的眼睛,凛然的答道:“属下唯有请堂主大人查证。待查清事实之后,再开启试心路。”

    沈云了然的点头:“也就是说,本座不自证,你们就不让开考,是也不是?”

    “所以,请副堂主大人不要耽误时间,延误考试,现在就向我等自证。”明川上人寸步不让的应道。

    “明明是你们无中生有,想搅和了今天的考试,却还要将帽子扣在本座的头上。”沈云冷笑,“本座真要是向你们自证,只怕你们还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在后面等着。”

    明川上人拧眉:“请副堂主大人不要回避问题,顾左右而言他。”

    青苍上人等人更是一副忍辱负重的模样。

    沈云怒极而笑:“很好。”

    这就要退让了?明川上人等意外极了。

    沈云转身看向叶罡:“堂主大人,请问,在座的人里,是不是只有我的青木派有弟子来应考?”

    “怎么可能。”叶罡意会,正色道,“据执事堂禀上来的报名名册,包括本座在内,在座之诸位皆有门中弟子应考。”说着,他问李琼,“琼枝,是也不是?”

    李琼起身,抱拳回复:“回禀堂主大人,也不全是。属下的师门红云派,还有肖执事所在的五行门,这一次都没有弟子过来应考。”

    “原来是本座记忆有偏差。”叶罡耸耸肩。

    他当然不会记错。只不过是借李琼之口,回复沈云,免得自己也被那群疯狗拉入战圈。

    沈云笑了,报出一连串的数字——某天某时某刻,多少名弟子被引入某苑,又过了多少时间才兴高采烈的出来。

    他每报出来一组数字,明川上人等人的脸色便难看一分。

    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接见了不同数量的应考弟子。象青苍上人最是繁忙,三天里竟然接见了九拔应考的弟子。

    这也怪不得他们。树大根深。他们在仙门的人脉极广,又是元婴老祖的身份,除了宗门的弟子要照看,还有亲族、附属世家、小门小派也要照看……

    “既然大家都接见了应考的弟子,按明川他们的说法是,大家都有嫌疑。是不是都要出来自证呢?”沈云挑眉问道。 ( 乾龙战天 http://www.xiaoyuanfang.com/13/13471/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