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六三章 作死

文 / 文飘过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接连在沈云那里碰壁,众人已经深知他的嘴比蚌壳还要紧。但凡他不想透出来的,谁也休想从他嘴里打探出一丝一毫来。是以,这回,甚至没有人看沈云一眼。

    不过,所有人在心里都飞快的琢磨着:青木派的弟子们总不会个个都是蚌精转世吧……

    之前他们谁也没把青木派真当回事。他们以为青木派不过小门小派尔,唯一能够被他们高看一眼的,也就是沈云而已。对于一个门派来说,独木难成林。然而,现在他们发现自己是大错特错了。至少这个魏长老在阵法上的造诣,就绝对让人忽视不了。

    人往上走,水往下流,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他们就不信魏长老能固守青木派,无视十大门派的招揽。

    再说了,挖墙角这类事,他们都是有优良传统的。当年的邪宗何其强大,何其辉煌,远非青木派能比,不也被他们的先辈们挖得千疮百孔么。

    魏长老只有一个,挖人当宜早……他们打定了主意,待考试结束,出了草亭,便悄悄的向宗门报信。

    思及此,他们端坐在高背椅里,看着前面的虚像,神色一如既往的漠然。

    此时,沈云顾不得留意周边这些人在心里憋什么坏水。因为第三关里,青木派其他的八名弟子,可谓险象环生。

    在这一关里,他原本最看好吴旺财。可惜,后者今天不怎么走运,竟然被随机送到了本关里最难的七连子母阵里。

    所谓子母阵,顾名思义,有母阵和子阵之分。破阵之时,只要触发了任何一个子阵,其余的子阵,连同母阵会一齐被触发。反过来,如果触发了母阵,等于就同时触发了所有子阵。

    破子母阵的关键在于精准的找到母阵的阵心,一击即中,破之。

    除此之外,再无它解。

    而七连子母阵,又被戏称为“一拖七”。就是一个母阵搭配了七个子阵。子母阵本来就棘手得很。一拖七,对于筑基境的修士来说,这样的规模是极其不友好的。

    当时在预测的时候,叶罡对白璋上人质疑:“这其实又是个死门吧。”言下之意,对于应考者们来说,难度太大了。暗示降低一下难度。

    结果,后者梗着脖子当场顶了回去:“第三关总共有四十九个入阵口。此入阵口不过其中之一。应考者们被抽中的机率也不过是四十九分之一。是以,属下完全有把握控制好全关的淘汰率,不会超过您的要求。”

    叶罡闻言,笑了笑,没有再多说。

    倒是有执事在一旁笑言:“谁要是被送到这个入口里,绝对是前世不修。”

    白璋上人装着没听见。

    这年头,阵修难得,高阶阵修更是轻易得罪不得。那人好不尴尬,也只能摸了摸鼻子了事。

    吴旺财前世修没修,沈云不知道。但是,他今天的运道很不好,已是铁板钉钉的事实。碰上“一拖七”,以他凝霞境大圆满的修为,等于是掉进了死门里。

    而吴旺财显然也意识到自己碰上了大麻烦。不过,他没有放弃,直接捏碎报名牌,而是胡乱的用袖管擦了一把脸,在原地盘腿坐下来,掏出一只铜镜大小的罗盘,开始校对方向。

    “自不量力。”草亭里,有人轻哼。

    换成是金丹境界的高级阵修,凭着一只罗盘,破解“一拖七”,不在话下。金丹境以下嘛……嘿嘿,不动用别的法宝,仅凭一只罗盘的话,还不如直接闭上眼睛去撞运气。

    果不其然,吴旺财额头上的冷汗越来越多。

    见他迟迟没有拿出类似于纸模型的法宝,叶罡等人的耐心很快告馨。再看其他入阵的青木派弟子,皆是表现平常,他们将目光再次挪到了程冬晴身上。

    哪知,这一看,众人立刻来了精神。

    程冬晴没有令他们失望。这小子的野心完全膨胀了,正极力鼓动那个伍小抠立刻进入第四关。

    众人看着第三关出关口外的休息区,神色依旧冷漠,心里却嚷嚷开来:

    明明你自己连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小子,不要忘了,你要活着走出最后一关,所有的奖励才能真算你的。

    这么贪,不愧是出自某人门下。

    唉,好无趣的考试。也就这小子有点味……

    “真的吗?”偏偏伍小抠心动了,双目放光,脸涨得通红,蠢蠢欲动。

    程冬晴毫不犹豫的给他鼓劲:“这事开得玩笑吗?我就这样空破的。那时候,我累得连喘气的力气都没有了,完全到了极限。我跟你说,这辈子,我就从来没这么累过。”

    “可是……”伍小抠还是保留有一线理智,“程哥,你现在动不得。我要是也跟你一样了,到时,我们俩要怎么办才好?”

    程冬晴冲他翻了翻眼皮子:“我只要走完这个周天,肯定就能动了。到时,有我护着你,你怕什么。”

    “要是你那时还没有恢复过来呢。”伍小抠连连摇头,“不行,太冒险了。”

    “哎呀,富贵险中求。修行也是一样嘛。哪有十拿九稳的。”程冬晴继续鼓动,“再说了,你以为那种根限是轻易能达到的?第四关考的是药材。大概意思就是采药而已,能有什么难度。我们要是再得个第一名,总共就能得十件上品灵器了。到时,我们一人能分一件,你说,多带劲!”

    最后这句话,总算是说进了伍小抠的心里。

    “上品灵器老贵了。不拼一回,我也不晓得这辈子能不能拥有一件上品灵器。反正还有报名牌呢,死不了。”他不再犹豫,往两个掌心里喷了一口唾沫星子,飞快的擦着,“干了!”

    “干了!”程冬晴眉开眼笑的附和着。

    “程哥,坐稳了。我们入关喽!”伍小抠摸了摸腰间挂着的报名牌,重新背起大背篓,扯起一双大长腿,果断的冲向第四关的入关口。

    作死!第四关的守关者是云霄上人。他刚从外面进来,看到虚像里的这一幕,使劲的翻了个大白眼。谁说采药是“而已”这么轻巧了?没听说过吗?丹修们出意外,十之五六是因为采药。

    两个小东西,想上品灵器想疯了。这是叶罡等人的心声。

    沈云……看着虚像,完全没了脾气。还好这两个家伙还知道,真顶不住了,要捏碎报名牌。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飞雪暮尘音的平安符,谢谢! ( 乾龙战天 http://www.xiaoyuanfang.com/13/13471/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