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零四章 还是太年轻

文 / 文飘过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无异于又是一道强雷。

    可是,魏清尘盘腿坐在长案的对面,却只是难以置信的瞪了瞪眼。

    呃,强雷一道接一道。貌似他已经被雷得麻木了。

    “没有灵根……”他吐出一口浊气,幽幽叹道,“怪不得……”

    怪不得主公这么肯定,没有灵根也能修行;

    怪不得主公从来没有向他透露过其灵根的任何情况。

    一直以来,都是他想当然,或者说,受资质说涂毒太深,先入为主,认为主公必定是灵根卓越。

    主公没有灵根,修行不过十余载,便已是元后修为!

    伍小抠等弟子也没有灵根,却在短短的数日之内,修为后来居上,全部超过了吴旺财!

    突然间,魏清尘只觉得从未有过的神清气爽。

    象是扔掉了一具背负了很多年的沉重枷锁,又象是拔开云雾,终见蓝天。

    “哈哈哈……”他双手猛拍长案,笑得眼泪都流出来,“荒诞!太荒诞!仙凡有别、资质说,何其荒诞尔!”

    偏偏曾经的他,还有很多很多,不计其数的过去的、现在的修士,都信死了这一套歪理。

    如果不是得幸遇到主公,他相信自己还会执迷不悟,深信不疑。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歪理?并且长久以来还被奉为圭臬?

    资源!

    从来都是极少数人为了名正言顺的占有越来越贫乏的资源!

    所以,如果他们不勇敢的站出来揭穿这一套把戏,他相信将来还有许许多多的人被误导、被耽误。

    电光石火间,魏清尘心中的很多念头被串成了一条条清晰的线,继而彼此交汇,交织成网……

    “我明白了!终于明白了!”他止住笑,缓缓站起身来。

    尽管眼里还含着泪水,但看向沈云时,眼神却无比的坚定:

    “主公,教我吧,如何引煞气入体。”

    “从未有过有灵根的修士引煞气入体。我愿意做这第一人。”

    “如果我能证明煞气也能成为有灵根的修士们的修真资源,我便是这两百多年的修为毁于一旦,也是超值。”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宛若金石。

    沈云激动极了,噌的站起身,一双手情不自禁的紧紧握住对方的手:“谢谢!谢谢!”

    一时之间,千言万语涌上心头,他实在是太激动了,除了这一句,竟然再也说不出别的来。

    就这样,两人达成了共识。接下来,沈云向魏清尘提出养阴煞之气的计划。理由再简单不过了:天地间自然而然形成的阴煞之气,与五行灵气一样,数量有限,过于分散,而且还不精纯。

    这回,魏清尘已经非常淡定了。他知道邪魔会豢养煞气,且都是为天道所不容的邪戾手段。但主公既然也提出来养阴煞之气,定是以不违天道为前提的。如此一来,养阴煞之气,与养五行灵气,有什么两样?

    “需要我做些什么?”待主公讲完理由,他直接问道。

    “与清尘说话,就是痛快!”沈云赞许的点头,“整个计划里,我还缺一个上好的养阴阵。”顿了顿,又道,“我有阵图,不过,我想略微改一改。”

    魏清尘明白了,抱拳主动请缨:“主公,让我来试一试吧。”

    沈云哈哈大笑:“除了你,这养阴阵我还能找谁来做?来,你先坐下来,听我讲一讲这个养阴煞之气的法门。“养阴阵是整个计划里的关键环节。魏清尘只有对整个计划了如指掌,才能将改造出令他称心如意的养阴阵。

    “是。”魏清尘依言复又盘腿坐下。

    沈云拿出一张大图,铺开来,摆满了整个长案。

    “这是九环养阴阵的阵图。”他指着正中央的位置,“这就是蕴养阴煞之气的气穴所在。在这里面,会供养十滴真魔之血。整个养阴阵就是以此为基,通过周边九个分阵,不断的吸取月华之力,再将之汇入气穴里,再结合地阴之力,达到催化真魔之血,以蕴养出精纯的阴煞之气。这就是此法门养阴煞之气的原理。”

    魏清尘听得很仔细。待主公说完,他再闭上眼睛,用心的细捋原理。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以他现在的修为与见识来判断,果然如他先前所料,此原理并没有违反天道。

    吐出一口浊气,他立时睁开眼睛,用灼热的日光看向自家主公:“听主公解说,我以为用此法养阴煞之气,要做好三个方面的准备。一是,寻找一个富含地阴之力的安全所在。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天然养阴地;二是,要有十滴真魔之血;三是,上好的养阴阵。三者,缺一不可。”

    “正是。”沈云颌首,接着向他伸出右手的两根手指头,左手先指着它们,说道,“十滴真魔之血,天然养阴地,我都准备好了。现在只缺上好的养阴阵。”

    就知道主公不会无的放矢!魏清尘低头看着密密麻麻的阵图,抚掌笑道:“主公准备如何改造这阵图?”

    沈云指着中间的气穴:“就是这里!”

    魏清尘定睛细看,越看越觉得这一处之阵法设计得甚是精妙:那十滴真魔之血藏于其中,利用率可以高达八成;蘊养出来的阴煞之气有九成五将在气穴里沉积下来。

    做为一个专业的高阶阵法师,他觉得能做到这一点,堪称完美。

    主公还不满意?

    “滋”的吸气,他不解的抬头,一脸茫然的看向自家主公:“还要怎么改?”提高利用率,还是降低阴煞之气的逃逸率?做到这两点,也不是不可能。只要舍得砸灵石。可是,青木派眼下最缺的就是灵石。而且,利用率和沉淀比已经这么高了,再要往上提一星半点,意味着要砸海量的灵石……真的划不来。

    他直言以对。

    沈云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在气穴的周边画了一个圆圈,接着说道,“我是想在这里加设绝魔阵。”

    魏清尘恍然大悟,连连点头:“对,主公所虑极是。真魔之血非寻常之宝物,是要谨防消息泄露,惹来旁人的偷觎。”

    哪知,沈云再次摆手:“我选的那个地方,没人能偷得走真魔之血。”

    又猜错了?魏清尘眨了眨眼睛,索性不猜了。

    沈云笑道:“我这也是受黑石谷的启发。清尘,之前,我不是跟你说,在山洞里找到了点有趣的东西吗?那是四滴真魔之血留下来的印斑。黑石谷里原本是日积月累,在无尽的岁月里天然滋生了一些阴煞之气,但远不及现在这么浓郁。它里面大多数的阴煞之气是由这四滴真魔之血蕴养出来的。”

    魏清尘是元婴境的高阶阵修,一点就透,当即两眼放光:“您是说,那些绝魔阵反倒是成就了满谷的阴煞之气?”

    竟有这等奇事!

    完全颠覆了他对绝魔阵的认知,好不好!

    啊啊啊,我果然还是太年轻了。 ( 乾龙战天 http://www.xiaoyuanfang.com/13/13471/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