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二五章 他查不到什么

文 / 文飘过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裕琨上人这回带出去的金丹弟子既是其家族的子弟,也是玉锦门内门的精英弟子。其中,还有数名是出自另外两名元婴上人的门下,是他们的亲传弟子。

    是以,他们殒落的消息,可以说是震惊了整个内锦门的高层。

    门主震怒之后,当即着执事堂彻查此事。

    执事堂立刻请那两名元婴上人追溯那几名亲传弟子破裂的魂牌,很快查出他们生前出现的最后地点。

    几块魂牌都一致显示出边界一个传送端口的景象。

    裕琨上人私自带着这么多的精英弟子去边界做什么?执事堂对此一无所知。但是,元婴老祖们谁没几样不方便透露的事儿?更何况裕琨上人这回带出去的,全是自己家族里的子弟。更让他们担心,会查出一些公开之后会有损玉锦门声望的情况。今非昔比,正清门紧得盯,巴不得玉锦门出丑呢。所以,执事堂只是派四名弟子过去,从侧面查探。

    而裕丰上人也得到了族弟殒落的噩耗,用最快的速度赶了回来。

    到了内门后,他连气都来不及喘一口,立刻召见内门执事堂的执事大长老。

    刚答完话,刑事堂那边就给后者紧急传讯,说是他们在仙门的弟子报信回来,说有玉锦门的四名弟子在边界杀死了一个仙门小管事。恰好他们得知有执事堂的弟子刚去了一趟边界,人数也正好是四个。问是不是这四名弟子干的。

    裕丰上人火急火燎的赶回来,却只得了一大堆没什么用的“详情”,正没处发火,闻言,令执事大长老火速查明此事,如果刑事堂所言属实,定要严惩这四名弟子。

    执事堂本不归他管,但架不住裕丰上人份量重啊。再加上那四名执事堂的杂役弟子只是筑基境修为,所以,执事堂大长老没有犹豫,爽快的领令。

    回到执事堂后,看到那四只蠢货,他都懒得多问一句,直接命令他们自己去刑事堂交代。

    至于彻查一事,他在心底里冷笑连连——裕丰老祖在询问时,不止一次暗示他,不要妄动。

    为什么会这样?

    他这执事堂的大长老若是连这里头的原由也猜不出来,早就不知道在这些老祖手里头死了多少回。

    肯定是裕琨老祖他们这回去边界,是替裕丰老祖做私活儿。对方很强大,所以,裕琨老祖带上了族中最厉害的子侄们。却不想还是不敌,除一人目前下落不明之外,包括裕琨老祖在内皆殒落。

    这事是谁干的?裕丰老祖其实心知肚明。如此急匆匆的赶回来,召见他,打的是询问事情原委,其实是灭火来着。他不希望执事堂真的彻查。

    既是如此,他还查个屁——不理会裕丰老祖的暗示,真的继续彻查,没准他还没查出什么来呢,自己就莫名其妙的死了;就算他能躲过去裕丰老祖的暗害,最后也查出了真相。结果,那真相是门主大人也接受不了的。到时,倒霉的还是他,会被直接灭口。

    是以,等到上午,他求见门主大人,上报那四名执事堂杂役了要得的情况。末了,又说因为小管事说“无异样”,那四名弟子大怒,将人当场打死。

    其实具体的情形,他没有问那四名弟子,所以,并不是很清楚。

    但玉锦门的人在外头是个什么德性,他身为执事堂大长老再清楚不过了。根本无须问,小管事之死,十之八九就是这么一回事。

    裕琨上人和他带去的这批人实力如何,门主大人也是门清。是以,他从一开始就不相信,出事的地点是边界的那个端口。

    执事堂这边没查到有用的线索,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

    再说,裕丰上人一大早就求见他,要求亲自去查这件事。

    门主大人本来就怀疑裕琨他们这回是亡于其家族劲敌之手。裕丰上人主动请命,更加证实了他的猜测。

    看到眼圈红红的师侄,门主大人心中的愤怒淡去一大半,更多的是同情——裕琨等人是玉锦门的嫡系,更是他们时家的顶门柱。一天之内,族中的嫡枝精英子侄折损了差不多七成。这样的惨事,无论发生在哪个家族头上,都是元气大伤啊。而据他所知,时家近年来已大不如从前,有枯木空心之势。经此大劫,只怕时家就会彻底由一流世家沦落至二流的行列了。

    与之相比,对宗门的损害倒算不得什么了。

    纵然见惯了生死和起落,他也禁不住唏嘘:“天降横祸啊。”

    另一方面,将此事当成是旁人家族祸事使然之后,门主大人不想涉入太深。恰好裕丰上人主动请缨,他便顺手推舟的应允了。

    于是,下给执事堂的彻查令就这样不了了之。

    没两天,赵宣又收到了洪天宝的密报。里面说,裕丰上人求见了门主大人,象是接过了彻查的差事。执事堂那边完全没了动静。

    赵宣感觉自己的心又揪了起来——这是又招来了一个元婴大能啊。而且,听洪爷的意思,这回的更厉害。

    他赶紧的上报给自家主公。

    沈云听完后,风淡云轻的摆手:“无事,他查不到什么。”

    其实,当日伏杀裕琨等人的玲珑阵不过是个引子。他用玲珑阵将裕琨等人引进了冰雪秘境。

    也就是说,战斗根本就是发生在冰雪秘境里。

    事后,他又亲自吞噬掉了玲珑阵残留的灵气。

    裕丰上人要是还能查出冰雪秘境来,那才叫见了鬼呢。

    赵宣见状,自动脑补:魏长老的玲珑阵真的了不得啊。

    离开书房后,为了以防万一,他召集所有参加了的弟子,叮嘱他们,这事暂且属于门派的机密,不得外传。

    又过了两天,边界仍然没有兴起什么风声,他彻底放了心,向自家主公请示,回凡人界一趟,再选一批听风堂的弟子过来这边,为在仙山开分舵做准备——初级淬化早已经步入正轨,如果没有这次的紧急任务,他早就请示了。

    沈云应允了,并给了他一把传讯符:“庄子里的人可能已随清尘一道撤走了。所以,你回到凡人界后,先用这些传讯符联络清尘。”

    “是。”

    赵宣正大光明的申请出关,隔天返回了凡人界。

    到了夷洲边界时,他用新得的传讯符联络魏清尘。

    后者很快回复,果然叫他不要回沈家庄。

    “大家都安好。为师这边暂时离不身,三天后,再传讯于你。”

    赵宣闻言,便着手选拔弟子的事宜。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飞雪暮尘音的平安符,谢谢! ( 乾龙战天 http://www.xiaoyuanfang.com/13/13471/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