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六七章 一样的烂

文 / 文飘过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叶罡是个疑心很重的人。

    他担心影六及其手下们有可能已经暴露。

    理由是,沈云从人群里一把就揪出来一名死士暗卫。

    是巧合,还是已经识破了后者的身份?

    叶罡不敢赌。

    在没有搞清楚之前,影六等人都没法用了。

    一般来说,死士暗卫若是发生了这种情况,也就没有再留着的必要了。

    但叶罡没有处置影六等人。

    无他,实在是他手里头可用的死士暗卫不多——影二那一支,他们的生死咒突然一齐出现了异状,有被化解的迹象。而他立刻联系影二,却不见回应。他根本就没得选择,只能立时启爆那十五份生死咒。可惜的是,他只在影二身上成功了。其余十四份生死咒,刹那间好比泥牛入海,他再也联系不上。十之八九是启爆失败。姑且不论其中的巨大隐患,这一支,共十五人,已是尽数折损。

    本来就人手少,一下子折了一整支,他的手头越发的窘迫了。

    是以,他舍不得处置掉影六这一整支,而是暂且留住了他们的性命,心想着:如果只是巧合,我这样做,岂不是等于自断一臂?叫土包子捡了大便宜。

    如此一想,他更加不想处置影六他们了。

    这会儿看到沈云真的怀疑上了玄信上人,叶罡的疑心去掉了一大半,暗道一声“幸好”。

    幸好自己缓了一步,不然的话,又白白的损失了一整支死士暗卫。

    只是沈云这人实在是太厉害,又擅长做戏,谁知道他对玄信上人的怀疑是真是假。是以,叶罡心底里还有是一些疑心的。这些疑心使得他暂且不敢动用影六等人。

    从刑事处出来后,叶罡吐出一口气,向沈云笑道:“玄信执事这个人,我以前也只是耳有所闻,并未打过几次交道。我听说,他自凝丹之后,就一直在玄天门做着刑罚的事。结婴之后,更是掌管着玄天门的内门刑律堂。在仙门,他是出了名的对事不对人。看来传言不虚。他查清真相之后,赔礼认错,一点儿也不含糊。你也别跟他计较了。”

    玄信上人暗中递投名状的事,但凡长了点脑子的人都能看得出来。沈云觉得自己在叶罡心里,也肯定不是一个蠢人的形象。所以,他认为,叶罡其实是知晓,他对玄信上人的心思是看破不说破。

    在这样的情况下,叶罡再说出这通话来,那就不是说和,而是火上浇油了。

    看来,叶罡并没有瞧中玄信上人哦。可怜的玄信上人,一张热乎乎的老脸,贴在了人家的冷屁股上。沈云挑起一边眉峰,冲叶罡皮笑肉不笑的打了个哈哈,含糊应道:“四正兄说得极是。”

    这样的反应,可以说正中叶罡下怀。后者笑了笑,问道:“云弟要回东山苑吗?”

    沈云抬头看了一下天色,太阳竟然已西斜了。

    又被这些家伙生生的浪费了一个下午。

    他敛容答道:“哦,这个时候了,我索性先到处转转,再回去罢。”

    叶罡满意的抬手轻拍他的肩膀:“我就说,把演武堂交给你看管,没有什么不放心的。这边既然无事,现在又有玄信执事协助你,我明早就大泽去了。这一次,我打算要等到那边的试练全部结束,再随最后一批弟子回来。所以,这段时间,演武堂这边就要辛苦云弟了。唔,玄信执事那边,我就不再跟他打招呼了。由云弟转告便是。”

    他说的这番话,沈云现在是连标点符号也不信。

    晋山之顶的神秘通道口,已被叶罡视为私物。正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们酣睡?

    他用脚趾头也能想到,叶罡从自己这边下手,失败了,不得不出现先稳住自己。接下来,叶罡十之八九是要去找寻白柯。

    而这一切,早被白柯猜中了。

    想到无名瀑布旁,白柯提起,沈云笑眯眯的向叶罡又应了一声“是”,心道:四正兄,祝你好运。

    第二天清晨,沈云通过气息感知,果然发现叶罡独自离开了演武堂。

    很快,根据影六他们的气息,他很快将人与气息对上了。

    结果叫他好无语——这些人竟然都是双重身份。身为叶罡私养的死士暗卫,他们还有一重明面上的身份。除了影六是叶罡私人请的花匠外,其余人都还同时是演武堂的杂役弟子,正大光明的领着演武堂的份例。

    沈云一一对上号后,暗中留意了两天。发现他们都没有什么动作,象是蛰伏起来了。

    好吧,这个很符合叶罡的风格。

    沈云便没有再在影六等人身上分心。

    而玄信上人那边也没堕了他的名声,在第三天的上午,宣布破了案。

    他先派了一名刑事处的管事去东山苑禀报,说要当面向副堂主大人汇报整个案情。

    沈云一下就洞穿了玄信的意图——汇报案情只怕是附带的。而进东山苑才是真。

    事到如今,沈云早就对他们的这些小动作不厌其烦,真的懒于应付。是以,他对那名管事说道:“本座半刻钟之后要出门去任务处处理公务。这样吧,你回去转告玄信执事,叫他等会去任务处那边。本座在任务处的花厅见他。”

    接下来,他与玄信上人是前后脚的到了任务处。

    后者汇报的案情没有什么新意。也是将背后元凶推到了邪修身上——那两名死者是混进演武堂来的邪修细作。库房的那把火,是他们放的。他们应该是摸清楚了,那间仓库是堂主大人的私库,便猜测里面定有宝物。所以,乘着演武堂只有副堂主大人留守的时机下手。却不曾想,刚一动手,便被发现了。两名邪修眼见着自己逃不出去,心生恶念,在自尽之前,攀咬构隐副堂主大人是杀人凶手。

    玄信上人讲完案情,依然是面无表情的耷拉着眼皮子,也不对案子进行任何的评论。好象他纯粹是在讲叙一桩事实似的。

    这也叫对事不对人?仙门出了名的黑面神判?沈云忍住恶心,冷哼一声:“‘应该是’?玄信执事从来都是这样断案的么?”

    玄信上人连眼皮子也没抬一下,木然答道:“属下有证据的。”

    然后,也呈上一叠供词。

    沈云接过去,一一看完。

    是那两名死士暗卫的验尸报告,还有与他们一起当差的杂役弟子的证词。

    这些都证明了,两名死士暗卫确实是邪修。

    不愧是积年的老刑律,做得堪称完美。

    沈云看着手里这厚实的一叠,在心底里叹了一口气。

    如果说从前,他从未真正接触过仙门核心,所以,他观仙门是管中偷豹。对仙门的认识也是以偏概全。那么,叶罡、玄信、明川、裕丰等人,身为仙门十大门派的核心二代,他们的一举一动,很大程度都是他们的宗门的意思。而十大门派还不算代表仙门吗?

    所以,他从来没有看错仙门。

    仙门跟仙庭,果真是一样的烂!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飞雪暮尘音的平安符,谢谢! ( 乾龙战天 http://www.xiaoyuanfang.com/13/13471/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