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六九章 夜路走多了

文 / 文飘过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大师兄?

    大师兄怎么在这里?

    玄信上人还没回过神来,只看到眼前金光乍现,旋即,身上一紧,剧痛袭来。

    他下意识的拼尽全力去挣脱,却发现自己周身的灵力被封,手脚更是麻软无力。

    紧接着,无力的黑暗象巍峨高山一般当头压下来。

    他两眼一番,昏死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玄信上人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寒冷,打了个哆嗦。

    手脚倒是不麻了,却还是使不上力……玄信上人愕然:“还是”?我这是怎么了?

    电光石火间,他记起了被黑暗吞没之前的事情。

    是大师兄!他用师尊的缚灵绳绑架了我!

    意识到这一点后,玄信上人的后背之上已是浆汗如淋。

    “大师兄,二师兄这是醒了吧?”几步开外的上方,传来师弟玄诚上人的声音。

    玄信上人的一颗心瞬间跌进了谷底——师弟也有份!那么,师尊知不知晓……

    容不得他多想了。因为玄真上人迈着八字步,不紧不慢的踱了过来,在他身边站定,低头看着他,轻甩拂尘,笑道:“师弟就一点也不好奇这里是哪儿吗?还是你对这里太熟悉了,所以,不用睁开眼睛看,也能知晓?”

    还真叫他说对了。

    玄信上人确实已然猜到自己身在何处——玄天门内门苦牢。

    不过,却不是因为对这里“太熟悉”。

    掌管刑律堂多年,他其实来苦牢的次数用一个巴掌也数得出来。

    苦牢归戒律堂管。而师尊一直抓着戒律堂,不曾放手过。他的手伸不过来。

    仅有的那几次,也是奉师尊之令,来苦牢这边提人……

    想到这里,玄信上人真的绝望了。

    没有师尊的手令,宗门里谁也打不开苦牢的门。这就意味着,他被扔进苦牢,是师尊的意思。

    他不敢再装,慌忙睁开了眼睛。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大师兄的一只手。

    那手用两根指头轻轻夹着的,不正是他的土行珠吗?

    “大师兄……”他惊恐的睁大了一双眼睛。

    玄真上人啧啧道:“原来师弟生的是双大眼睛。”

    “难为二师兄一年到头都耷拉着眼皮子。我们都快忘了这双眼睛原本是什么样子。”玄诚上人也踱了过来。

    玄信上人深知师尊的性子,事已至此,光是求饶,一点用也没有。当即心一横,豁出去了,厉害喝斥道:“是你们俩陷害我?”

    玄真上人与玄诚上人相对一视,齐齐笑了。

    “这些年来,你暗地里跟了多少回?当真以为我毫不知情?”玄真上人敛了笑,“一回两回的,师兄弟一场,也就罢了。次次都是如此,叫人怎么能忍?”

    玄诚上人连连点头:“可恨呐,你太滑手。我与大师兄联手,也一直抓到你的实证。”

    “师弟呐,大师兄今儿再教你一个道理。夜路走多了,总有碰到鬼的时候。”玄真上人直起身子,冷笑道,“都不是外人,想必你也猜到了,是师尊令我们将你关在这里的。所以,看在多年师兄弟的情义上,大师兄好心劝你一句,都招了吧,不要报有任何的侥幸。”

    “什么?”玄信上人当然不会听他的劝。这些年,他做下的事可多了。全招了的话,死上一百回都不够的。所以,招什么招?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吗?

    玄诚上人吐出一口浊气,看向玄真上人:“大师兄,二师兄是‘黑面铁判’,你这招是他玩剩的,不管用。得了,我们也不贪多,就叫二师兄交代清楚师尊咐咐的那一桩事情好了。”

    玄真上人恨恨的瞪了一眼被绑成大闸蟹一样,放倒在地上的玄信上人,无奈的改口问道:“说吧,三天前的夜里,叶罡接二连三的给你传讯,为的是什么?”

    玄信上人的“黑面铁判”之名也不是虚的。一听这话,当下心中了然了——师尊意在晋山派的稀世奇宝。

    他经营这么些年,也颇有些门路。晋山派被大股邪修进犯,这等谣传根本就骗不了他。他稍微用心想一想,就不难猜到,这是有人想极力遮掩什么。

    那么,放出谣言的人到底想遮掩什么呢?

    联想到叶罡近来的动态,他立刻嗅到了机遇的气味,于是这两天里动用了所有可用的门路,查探晋山派那边的情形。

    根据传回来的种种,他的结论是,晋山派十之八九是有稀世奇宝要出世了。

    再等收到大弟子的密讯,说师尊也将派大师兄秘密前往晋山派,他更加确定,果断决定也神不知鬼不觉的赶去晋山派。反正这种事情他早已熟得不能再熟:成功了,肯定能分一杯羹;失败了,再暗中使力,往大师兄身上一推便是。

    却不曾想,莫明其妙的就落到了大师兄的手里。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玄信上人心思电转……

    就在这个时候,沈云与洪天宝一起摸进了晋山派内门。

    前方,大半截秃着的晋山已然可见。

    洪天宝紧张的握了握拳头,用胳膊肘轻轻碰了碰沈云,然后指着自己的嘴巴。

    沈云一扭头,便看到他用老余头当年教给他们的军中唇语,无声的问道:叶罡真的会调走胖子他们?

    这一路上,洪天宝都在想:云弟说,把玄信上人卖给文远真君,叶罡立时就会调走占据晋山派内门,寸步不离的胖子等死士暗卫。这是为什么呢?是玄天门和正清门之间的豪门恩怨吗?我怎么毫不知情?

    沈云知道他憋了许久,实在是憋不住了,这才问出来的。是以,也用唇语回答道:这个问题,等下你到了晋山之顶,一看就会明白了。你确定玄信是被玄真和玄诚一道给带走了?

    洪天宝使劲的点头:我亲眼看着他们俩把人绑走,才赶来与你汇合。对了,你怎么知道玄信有可以让人藏土里的法宝?

    沈云冲他扯起一边嘴角:我说我第一次见到玄信,就知道他身上藏着土行珠,你信不信?土行珠是天神宗的内门八宝之一。我认得。

    洪天宝愣住,过了好一会儿,才心服口服的向他竖起大拇指。

    同时,他在心里感慨不已:玄信老小子绝对是夜路走多了!

    碰上了云弟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叶罡的运气也不怎么好。

    好吧,新的问题出来了。他想了想,又用唇语问道:土行珠是我们天神宗的宝物,现在既然知道了它的下落,要不要把它迎回来?

    沈云答道:以后有机会再说吧。法宝不过是死物,内门八宝也一样。

    洪天宝心念一转,想到土行珠最终极有可能会落到玄天门掌门文远真君的手里。

    那可是化虚真君!

    他看了看自己的一双拳头,冲沈云咧开嘴笑了:以后肯定会有机会的。 ( 乾龙战天 http://www.xiaoyuanfang.com/13/13471/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