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零八章 问天

文 / 文飘过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沈云在白雾扑过来的那一瞬间,回到了小空间里,继而进入冰雪秘境。

    又是在地上躺了半个多时辰,才缓过劲来。

    然后,一内视,发现道力又变得更加凝实了。但煞力却仍然没有一星半点的变化。

    再看丹田,灰白色大气团的变化是最大的。边缘地带凝实得比寻常的纸张厚实不了多少,并且泛着一圈灰白色的光晕。这使得灰白色大气团比先前起码变小了两号。但还是比较庞大。如果忽略超大的体型的话,它看上去有点儿类似于品质最低的下下品金丹了。

    忽然间,沈云福至心灵,心道:我进入融合境之后,一直苦修不辍,但修为却始终不得大的突破,看来问题是出在这个大气团上。

    也就是说,大气团太过松散,道力也不够凝实。

    而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恰好对了他的症。

    什么叫做机缘?

    这便是。

    要是玉锦门的那些人,还有鸿灵上人知晓了这些,不知道会不会气到吐血?

    沈云抱着饿瘪了的肚子,笑了笑,开始动手做饭。

    吃罢饭,他又去消食。没有意外,脚力又长了一大截。

    照这样的情形,从正面爬上巨骨,大概有半个多时辰就差不多了。但是背面……沈云的好心情一下子没了。背面的黑色汪洋显然比正面的白色雾气要难搞得多。

    先前,他以为白色雾气已经够凶残了。

    然而它在黑色汪洋面前,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一来,白色雾气没有吸力。只有进入雾气里时,才会被它的强腐蚀性伤到;

    第二,青霜对白色雾气有驱散作用。

    但黑色汪洋却不同,沈云现在最多能靠近它百来丈。在靠近黑色汪洋的过程中,他感觉不到青霜有发挥作用。

    虽然黑色汪洋是更强悍的炼体神器,但是……在靠近它的过程中,沈云大概摸到了吸力递增的规律。再结合自己这次炼体的效果,不难得出,下一次出去,他最多能将极限位置往下推五丈。

    越往下,引力越是强大。

    如果没有特别的机缘令他的修为突破猛进,发生质的提升,光是走到黑色汪洋边缘少说也要个把月。

    灵米还有几百斤,是足够的。但肉干、菜干和清水都不够了。肉干只剩下两条,还够吃六顿的;菜干有四小把,是四顿的份量;清水最多能还能撑上二十天。

    肉干和菜干吃完后,他只能吃灵米粥。而他这段时间对自己的肠胃了解更深——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自己是吃过大苦的人,不挑食。其实并非如此。他分明是个食荤的体质。连续三天不沾荤腥,光是吃灵米粥的话,胃口便会变得跟无底洞似的,便是喝上两大海碗,也感觉跟没吃一样,依旧是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感觉。

    所以,肉干一旦吃完,光靠喝灵米粥,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几天。

    想到这里,他的危机感倍增。盘腿坐在蒲团上,接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也没法让自己完全平静下来。

    这样子怎么炼功?搞不好会走火入魔的。

    那就不炼!

    沈云想了想,从百宝囊里掏出一枚玉简看了起来。

    这是祖师她老人家留下来的众多玉简里的一枚,里头记录的是她生前的一次秘境探险经历与心得。

    在四位前辈留下来的玉简里,相关的记载不少。加起来,有一百八十三枚之多。

    沈云以前都是一一仔细拜读过。

    自从被困在这里后,他便将这些玉简都挑了出来,放在百宝囊里,在修行之余,拿出来翻看。希望能从中找到可以借用的经验。

    目前,这已是读到第四遍了。

    沈云没有找到可以借鉴的经验,不过,用来平复心情,缓解压力,却是效果不错。

    手里抓到的这枚玉简里,记录的是祖师她老人家在筑基境时的一次外出历练,也不慎被困在一处元婴大能留下来的废弃洞府里。

    当时,她还做不到辟谷。所以,跟沈云眼下的处境差不多。她捏碎了师尊给自己的紧急传讯玉符,可是过去整整三天了,师尊既没有回复,也没有出现。身上带的干粮、清水一天一天的减少,她又始终找不到出去的路,心里不由慌了起来。

    “慌什么?一点用也没有。”祖师很快想出来一个纾解压力的法门,当即,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架古琴,横在两个膝头,叮叮当当的弹了起来。

    不想,一曲弹完,眼前便出现了师尊的身影。

    原来,师尊早就到了。只是这处困阵设计得颇为精妙,但是师尊也一时找不到阵眼。正在冥思苦想之际,熟悉的琴音传了出来。师尊立时明白过来:这便是破阵的法门。

    循着琴音,师尊果然解开了困阵。

    当时,师尊非常高兴,对刚好二八年华的祖师说:“为师以前只是听说过,宗门有以乐声为引的灵阵,甚是玄妙。一直不得亲见。不想,今天在这里碰到了一个。”

    接下来,俩师徒将这个困阵拆了拼,找了再拆,研究了足足半个来月。

    祖师当时的修为太浅,无法吃透困阵,不过,对于阵法的见识也是翻着跟斗儿增加了。几百年后,她在经历巨变之后,再次回忆起这段经历,对于那个困阵回忆不多,更多的是追忆师尊的谆谆教诲,在末尾写道:忆师尊音容,泪千行。

    也正因为如此,沈云之前读到这枚玉简时,除了感慨,便只是感慨,并没有引起什么灵感。

    这次再读,他突然从师尊说的那句“宗门有以乐声为引的灵阵”大受启发,灵光乍现,从蒲团上弹了起来,大呼道:“《问天》!我可以试试《问天》啊!”

    一直以来,他都没有想明白,青霜为什么会成为天神宗历代掌门的传承法器。还有《问天》,也是掌门们的必学曲目。并且,以他现在的眼光来看,这两样宝物并不是非常突出的奇宝,却由五位内门护法长老相互制约的保管着。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玄机呢?

    突然间,他从祖师她老人家的这段年少之时的经历里,抓到一丝灵感,悟通了里头的关窍:

    祖师的师尊说“宗门有以乐声为引的灵阵”,但他身为天神宗的嫡系中的嫡系,当时已是元婴修为,也不得一见。这个“以乐声为引”的灵阵,会不会就在禁地秘境之中啊?

    天神宗的历代掌门上任之初,都要去禁地秘境历练。在此之前,他们必须学会《问天》!

    两相印证,极有可能,进入秘境,必须以《问天》的萧声为引!

    想到青霜在这里的表现,以及《问天》的固本培元、定心凝神之效,他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

    那么,还等什么?

    接下来的六天里,沈云花费了大量的时间,苦练《问天》。 ( 乾龙战天 http://www.xiaoyuanfang.com/13/13471/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