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五六章 成长

文 / 文飘过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算你们识相!沈云挑眉,哼道:“哪个来先说?”

    所有人傀的目光都落到了季勇身上。

    后者比先前更要敏锐,摸了摸鼻子,搭拉下眼皮子,嗡声嗡气的说道:“你们这么欺负一个瞎子,真的好么?”

    显然,故意卖惨完全失败。

    “扑哧!”

    钱柳率先破功,笑出声来。

    笑是很容易恶性传染的。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并且起哄道:“季爷,你也好意思以瞎子自居?”

    “对啊。你哪点儿象个瞎子了?”

    “季爷,和你相比,我这双招子比摆设还不如呢,就是俩包子。”明炽指着自己的眼睛,摇头晃脑道。

    不料,季勇冲他翻了个怪眼,反唇相讥:“哎哟,炽哥,不带这么污辱包子的。包子有这么细吗?你那分明是两道包子褶!”

    “哎哟,季爷,了不得啊。”明炽努力的瞪大了“包子褶”,拍着巴掌,笑得更大声了,“你还说你是瞎子!瞎子能看到包子褶?真的瞎子连脚底的大沟渠也看不到!”

    季勇新露出来的这一手绝对是惊艳了所有人。洛山他们热切的凑过去,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季爷,你知道我长什么样吗?”

    “季爷,我长得帅吧?”

    ……

    “你都不知道你自个儿长什么样,我哪里知道……你,你这也能叫做帅?敢去殿下身边站一站吗?立马显得你跟个土狗似的……”季勇虽然嘴上嫌弃得很,但是脸上的笑容是从未有过的明媚,两个嘴角都快挂到了耳朵上,快活的与他们闹成了一堆。

    看到看到他们后知后觉的发现失去了以前一直赖以生存的天神祭殿,却比先前更加灵泛、鲜活,沈云也是从心底里为他们感到高兴。

    不过,想到刚才这家伙顶着一双没有眼珠子的大眼睛,脸上的八卦,与其他人相比,可是一点儿也没见少呢,某个向来自认为很小心眼,非常记仇的人,果断决定立刻还回去,乐呵呵的加入到团涮“季爷”的行列里来。

    他摆手,戏谑的笑道:“季爷,大家是不绝对不会同情你的。所以,你还是请吧!”

    于众人傀来说,这也是一个信号,即,玩笑开到这里打止,接下来,该说正事了。

    他们都止住了打闹,笑眯眯的看向季勇。

    后者先是做出一副“我认命”的样子,耸耸肩,抱拳应了声“是”。接着,他抹了一把脸,敛去所有的玩笑,现出一张一本正经的脸来。

    原来季爷也是个不吃亏的人啊。寒夜等人使劲憋住笑,看了斗武他们几个一眼。

    斗武最先收到,学着季勇先前的样子,两个眼皮子往上一翻,也只差没在额头上写着“我看不见,没看到”了。旁边,洛山他们见状,自然是有样学样。

    钱柳在一旁看不明白了,暗道:这是打的什么眉眼官司?

    好奇之下,她用灵力传音,向一直站在她身边的沈云请教:“师兄,他们眉来眼去的,在搞什么?”

    沈云当然很乐意为她解答:“斗武他们以前修为低,做不到自如的控发脸上的表情。每次换表情时,都要用手抹脸,抹掉之前的表情。刚才,季勇在学他们呢。”

    钱柳两眼亮晶晶的:“原来是这样啊。怪好玩的!”

    沈云看着,生出有一种要跳进她的眼睛里的冲动。

    恰好钱柳也看过来,他连忙暗地里用右手掐了一把自己的左手心,慌忙垂下眼皮子,传音回复:“这不就是戏台上的变脸吗?有什么好玩的?”

    钱柳笑了:“我是说,用灵力传音好玩。我们聊着天,还一点儿也不耽误听季勇说话……季勇的口才真好,句句都说到了点子上,怪不得这么快就能说明其他人。”

    “你说得很对……”沈云连忙敛神——哪有“一点儿也不耽误”啊。他差点又要一头栽进这笑容里。季勇说了什么?他还真没有注意。

    季勇自然是毫无察觉,举事实,谈心得,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大通,总结道:“以上种种能充分表明,我们已经完全摆脱了对天神祭殿的依附,祭司大人以前说的那些限制,在我们的身上,早已不复存在。我完全有理由相信,明天,等太阳升起来后,我们大家都能和正常人一样,自由自在的站在太阳底下。便是正午的烈日,也伤不到我们半分。我更相信,我们全心全意的追随殿下,肯定会有变成真正的人的那一天。我觉得,这不是祭司大人所说的复活,而是我们获得新生。”

    “说得太好了!”他的话音刚落,钱柳没忍住,第一个表示赞同,“其实,祭司大人他也认为,你们的变化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祭司大人还说,以后,你们的每一天都是全新的。你们的将来,从来没有人预言过,也没有人能预言。祭司大人叮嘱我,一定要向你们转达他对你们的祝福。”

    季勇他们倍受鼓舞,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唯有使劲的鼓掌,以表达内心的巨大喜悦,还有对未来的无限希望。

    沈云心里惊讶极了——先前,小丫头跟他说祭司大人的时候,可没有说到这些。祝福之类的,更是一个字也没有提到。

    心中一动,面上没有显现出来,他用道力传音过去:“囡囡,祭司大人还说了这些话?他真的是这么认为的吗?还有,他真的祝福了季勇他们?”

    钱柳收到,神色未变,立刻回复过来:“哦,我认为祭司大人肯定是这么想的。”

    沈云冲她挑了挑眉:“原来是杜撰呢。”

    没想到对方又回复过来:“师兄,祭司大人已经魂归混沌了,他怎么想,真的很重要吗?祭司大人只教导了我二十多天,但是,我能充分感受到他是一个心怀大爱,无私、友爱的长者。我想,如果时间来得及,祭司大人知道他的祝福对季勇他们很重要,能让他们对未来更加充满希望,也更有信心,那么,祭司大人肯定会祝福他们的。我只是将祭司大人来不及说出来的话,说了出来,这算不得杜撰吧?师兄,您说,我说得对吗?”

    “对。”沈云迎着她明亮的目光看过去,认认真真的点头表示赞同。

    在心底里,他比任何时候都觉得祭司大人了不得——这才二十几天呢,便让小丫头茁壮成长为了完全能够独挡一面的元君大人。同时,还能让他觉得一点儿也没有拔苗助长。 ( 乾龙战天 http://www.xiaoyuanfang.com/13/13471/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