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皇恩浩荡

文 / 上山打老虎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弘治皇帝赞许的看着这周毅。

    此人没有江彬的油嘴滑舌,咋咋呼呼的喊着什么吾皇万岁。

    弘治皇帝道:“卿乃军户?”

    周毅轻松了一些:“不是军户,先父是矿工。”

    弘治皇帝饶有兴趣的道:“矿工,西山?”

    周毅摇头:“义乌。”

    弘治皇帝笑了:“为何来当兵?”

    周毅想了想:“有银子,有口饭吃,日子过的太苦了。”

    他回答的过于老实,以至于方继藩在一旁听不下去了,笑吟吟的道:“陛下,还有……”

    弘治皇帝摆摆手,示意方继藩不必代周毅回答,他沉吟了片刻:“江浙是个好地方,可困顿的人却也不少,不是听说钱庄免租了土地?”

    周毅就道:“义乌的地不好,山多,也租不到多少地。何况当了兵,家里的兄弟可以多免租十几亩地,且还给薪俸。”

    弘治皇帝道:“是啊,这天下各个州府,有的土地肥沃,有的土地贫瘠,各有不同,即便是土地免租,也不能保障每一个人都可衣食无忧,出来讨生活,也没什么不好的,来了军中,学了到了什么知识?”

    方继藩心里咯噔一下,他现在开始担心起来了。

    周毅又想了想:“卑下第一次知道,原来牛肉这样好吃!”

    朱厚照眼睛都瞪圆了,张嘴想说点啥。

    弘治皇帝却是大笑:“怎么,还有牛肉?”

    “是呀。”周毅道:“在义乌,是不杀牛的,牛可金贵了,活牛要留着农耕,若是病死,老死了,且这牛的寿数长,吃苦耐劳,也不轻易病死和老死;卑下也不怕人笑话,在此前,卑下一辈子没吃过牛;可自打进了京,就不同了,也不知为啥,可能是京里的牛娇贵,这人一娇贵,就短命,牛也一样,袍泽们都说,京里的牛比较容易死,所以咱们隔三差五有牛吃。这牛切成大块,用牛骨熬羹制料,撒上十三香,添上花椒,辣椒,蒜子,熬的差不多了。再炖了牛肉,用这牛肉羹洒在上头……”周毅边说着,舔了舔嘴,哈喇子要流下来。

    弘治皇帝身后君臣,也不禁吸着气,牛肉……

    他们平时吃的也少,现在他们不争气的发现,好像……饿了。

    弘治皇帝似笑非笑的看了朱厚照一眼:“太子,京里的牛都比较娇贵吗?”

    朱厚照嘟囔道:“儿臣……儿臣手续齐全的。”

    这一份辩解,很是无力,因为顺天府,早已被太子所掌握了,这手续,还不是说来一沓,就绝不少一张?

    方继藩在旁摇头晃脑地道:“陛下,牛肉金贵,殿下平日吃,也是舍不得的,要怪就怪一个叫王艾的人,此人口口声声说什么牛肉营养最是丰富,最能打熬身体,殿下听了他的鬼话……”

    弘治皇帝脸上没有丝毫怒气,反而摇头道:“朕没有责怪的意思,太子的初心是好的。王艾……王艾是什么人?”

    方继藩道:“此人乃是儿臣的徒孙,专职军中膳食,知晓膳食中的营养配方,从食材进行搭配,以保证士卒们能够营养充足。”

    “西山还真是多鬼才啊。”弘治皇帝赞许的点点头,随即又凝视着周毅:“只是牛肉好吃?”

    周毅道:“卑下日夜操练,脑子混沌的很,虽是晓得有许多的收获,自己变得厉害起来,可到底学的是什么,却也说不上来,卑下愚钝……不过……王指挥倒是经常和我们讲,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还有大丈夫马革裹尸的道理,他说我们既入了营,便和寻常人不同了,不但要有规矩,且还要进退有方,又告诉我们,做大丈夫的,不但职责所在,且还需有勇,这个勇,并非是匹夫相斗,与人发生争执,便拳脚相向,这些都只是小勇,不登大雅之堂,而所谓大勇,就不同了,就如同……如同……有稚儿将掉进井中,但凡有恻隐之心,都忍不住想要相救,可这世上,绝大多数人并没有保护弱者和妇孺的本事,我们入了营,学的不是杀伐之道,而是上顺皇命,下佑黎民,卑下没读过多少书,但是就觉得王指挥的话,很有道理。”

    弘治皇帝听罢,叹口气:“王伯安最擅长的,就是将复杂的道理,用最浅显的方式去教化别人。天下的大儒,恨不能将这道理往深里说,说的越深,便越显得自己高明,知音越少,才显出自己才高八斗,于是,这本是简单的道理,最终却成了生涩难懂之言,莫说是寻常的百姓听不懂,便是有一些读书人,自己也不明白。如此的教化,和殷商时用龟背占卜的巫人又有什么分别呢,不过是跳大神的把戏罢了。孔圣人说有教无类,王伯安则说大道至简,其实……就是要打破这等将学问和道理当做沾沾自喜,显出自己高明的言行。让一个道理,使一个寻常的小卒都能听懂,这才是真正的大学问,在朕看来,这天下读书人,纵能做锦绣文章,满腹经纶,却没有一个,能及得上王伯安的,学问不是用来束之高阁的,而是学来致用,只有让无数人能听得懂,无数人能看得明白,无论是什么人,都能从这学问之中有所收获,这才是大学问。”

    弘治皇帝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话,其实心里……感触万千。

    他也曾经被那高深的学问唬住,一本论语,用来诠释的文字,足足可以堆起一个屋子,那时的自己还年轻,看着那些翰林们滔滔不绝的讲解,心里也曾拜服过。

    可到如今,方才知道,这不过是个笑话罢了,论语就是论语,道理便是道理,说的越明白,让越多的人了解和学以致用,才是真学问。

    弘治皇帝不禁回头看了一眼王守仁。

    王守仁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事实上,他身上的儒杉有些残破,上头还有血迹未干,谁曾想到,这个被弘治皇帝所推崇的大儒者,刚刚还举着大刀片子,从校场的东边,一直杀到了西边,又从西边杀了回来。

    王守仁脸上很淡然,但是听了弘治皇帝的赞许,并不是没有感触。

    他的目光,却是穿透了许多人,落在了方继藩的身上。

    当初他为官的时候,自己的父亲王华,就曾对自己有过担心,父亲知道自己是个有才华的人,可是性情却是不好,家父断言,自己的宦海之路,必定多有坎坷,一生的抱负,定是不能施展,哪怕偶有立功,最终也会被小人或是谗言所害。

    王华历经宦海,深知仕途之中的艰辛,对于儿子……有着极大的忧虑,他认为光大自己门楣的定是王守仁,可若是让王家万劫不复的,也极可能还是王守仁。

    现在看来,王华失算了。

    他的儿子,不但桃李满天下,且仕途无以伦比的顺畅,王守仁依旧还是那个王守仁,并没有比当初的时候更加圆滑,也没有比年轻的时候的王守仁更显得可爱,依旧还是那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王守仁是极聪明之人,他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弱点,不是不知道自己的短处,他没有去改,只是不屑于去改正罢了。

    可他更明白,他这脾气能有今日,在盛年时,就能拜为兵部尚书,有今日之成就,获得如此多立功立言的机会,只是因为……他有一个恩师……叫方继藩。

    脾气这么糟糕,性子这么耿直,做人如此刚烈,可架不住有一个比他更凶脾气更臭的恩师啊。

    王守仁毕竟只是顶心顶肺,可方继藩,可是一言不合拳打脚踢,送人去黄金洲的。

    如此一来,不但没人招惹王守仁,甚至……大家两相参照,也能发现王守仁,未必就有这么糟糕了。

    你看王伯安的脾气,作为方继藩的弟子,就很好嘛,至少人家就不会无缘无故给你一个耳光,看着还是挺顺眼的。

    弘治皇帝在此时上前,拍了拍周毅的肩:“朕今日……性命堪忧,幸赖卿家人等,竭力相救,这是救驾的大功劳,朕记着你了,你叫周毅。”

    周毅不禁动容,胸膛起伏,立时道:“卑下职责所在,理应如此。”

    弘治皇帝后退几步,看着这一张张激动的脸,内心也不禁激动,他所想的,就是这样的大明官军。

    弘治皇帝随即回头,吩咐道:“第一军,回营。朕……也摆驾回宫……继藩,你伴驾,随朕回宫,朕有重要的事与你说。”

    方继藩一愣,不由看了一眼朱厚照,再看看刘健人等。

    按理来说,如果真有重要的事,不叫上自己的亲儿子,也不叫上内阁首辅,这说不过去吧。

    难道……有刀斧手?

    方继藩却见弘治皇帝的表情极认真,似乎有极重大的事,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

    他不敢迟疑,连忙行礼道:“儿臣遵旨。”

    刘健等人也是一头雾水,只是此时,不敢多问。

    朱厚照却乐得如此,咧着嘴,一副同情的样子看着方继藩,自己则巴不得赶紧逃之夭夭,躲的远远地。 ( 明朝败家子 http://www.xiaoyuanfang.com/14/14053/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