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66章 时间有限,材料有限

文 / 曾经拥有的方向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时间有限,材料有限,豪侠许旌阳准备的陷阱其实不新奇,他大多只是在荒野平地上,挖出一个接一个土坑。

    类似于对付骑兵的陷马坑之类存在,不过这样的土坑不是对付马的,只要人踩上去能有效就校

    抱着一颗颗土制炸弹抹黑前行的帮派人员,一不留神一只脚掉进坑里,当然会各种狼狈,但是那种狼狈,要么是猛地摔一跤,要么是还能稳稳身子吓一跳,最多尖叫低骂几声罢了。

    单纯这样的一个个土坑,绝对不会让人发出惨嚎。

    但许旌阳还有铁蒺藜,一些坑里就放了铁蒺藜,你若是踩进去的时候顺势踩上铁蒺藜,被刺破鞋底甚至刺穿脚心,那滋味就酸爽了。

    同样的,明知道今晚会有飞花帮帮众来夜袭,许旌阳若还是真的呆在火堆附近,隔着几百米都能让人看到模糊人影?那才是傻子。

    许旌阳在火堆旁放了几个假人,这一点还是王金盛出的力,不要忘了王金盛本身就是手艺很好的木匠,器械简陋的时候,你要精雕出一个个木雕当然是扯淡。

    但夜晚能见度太低,只需要有个人型姿态就成的假人,这对王金盛就不是难事了。

    真正的许旌阳,是埋伏在暗夜中,也在手持弓箭随时准备出手猎杀的。

    惨呼声最惨烈的某个帮众,就是先踩进土坑里,吓了一跳惊叫出声的时候,被许旌阳听到了动静,一箭,隔着百米就射中了对方咽喉。

    百步穿杨,他有这个能力,哪怕夜晚视线太差,他只能大致听声辨位,要想射中敌人要害,隔着上百米还只能拼运气,可尖叫最惨重的家伙,明显运气很差。

    篝火堆附近的阴影中,隔着远远的听到了某饶惨嚎,王虎头也立刻跳了起来,“叔叔好厉害!”

    “噤声,别扰乱我!”

    许旌阳难得的对虎头冷声呵斥,一句话,王盼盼急忙捂住了虎头的嘴。

    的确,要在晚上,外面的荒野中聆听百米外的各种动静,这需要的难度可不。

    只有随着帮众们的距离越来越近时,许旌阳的成功率才会越高,但还有一个问题,帮众们靠的近了,就随时可能丢来一颗土雷,土炸弹。

    这时候,考验的就是许旌阳的眼力、速度了。

    随着帮众们的接近,他们若想投掷土雷,可不会是像现代一样,拉开引线就能丢的,这时代的土雷,你是真的需要用火石点火,点燃了炸弹引线后再丢。

    点火过程,光源,也会是许旌阳判断的一个大标准。

    几个呼吸后,许旌阳目光一凌,张弓向东南方射去,那里一个带着土雷的帮众,已经进入百米内了。

    不过还是被许旌阳的土坑给坑了,一下子摔了一跤,刚刚起身紧张的张望,还本能的骂出了声。

    也不要奇怪,这些人突然摔一跤或吓一跳,为什么会本能呼喊,这纯粹是怕的了。

    短短一多,和河东豪侠交手的一多,飞花帮死了二十多人,伤者更多,而死者里,有一半以上都是全帮派的精锐,全都地位不差。

    他们也不是军队,士气什么的几乎不存在了,若非许旌阳只有一个人,早一哄而散了,过去时间里,一个个死者给现在还活着的帮众,带去的压力,阴影太大了。

    心情极度紧绷,也知道自己的进攻可能会死……正风声鹤唳的时候,突然摔一跤,或者踩进坑里,一下子扭伤脚,甚至踩中铁蒺藜刺破脚心……你换了真正的百战精兵,换了墨家里一个个为理想可以毫不犹豫献身的墨侠,估计都能忍着不出声。

    但这些帮众,只是街面上欺软怕硬的混混啊,就算是混混里的精锐,也改变不了这是混混的本质!

    许旌阳也正是清楚这一点,才对自己能扛过这一晚,充满了信心。

    你指望一个个混混老油条为帮派高层多么拼命,这不现实。

    事实也的确如此,就在这一箭之后,某混混即便中了箭,却被布甲挡了下来并没有怎么受伤,还是怪叫一声丢下土雷转身就跑,引火什么的都忘了。

    他也听到了不远处,另一个方位剧烈惨嚎的同伴。

    这位一跑,似乎又在黑暗中带动了更多人逃亡。

    …………

    片刻后,几百米外于副帮主等聚集地。

    五个撤回来的青年,都是一脸胆寒的对着飞花帮高层解释。

    “帮主,不是属下不敢拼,实在是许旌阳的百步穿杨有多厉害,咱们已经用十条以上性命去验证了,你看我都是中了一箭才回来了。”

    “是啊是啊,我们去了八个人,现在回来的只有五个,原本那惨嚎声最大的,我听声音是老赵,可老赵别回来了,现在惨嚎也没了……”

    “帮主,有陷阱,走着走着一下单独一条腿掉坑里,坑里还有铁蒺藜,我受伤了,脚心都被刺破了,大晚上不知道许旌阳挖了多少坑,咱们还没办法打着火把过去,这太难了!”

    …………

    撤回来的五个青年里,就有一个倒霉催的,脚心被铁蒺藜刺破,此刻瘫坐在地上哭呢,更主动向其他帮众展示自己的苦。

    “这些玩意,若不能及时治疗清洗,玩意感染,我也就完了……”

    这个时代没有什么质地太过硬的鞋子,大部分只是软布鞋,只要土坑里地层的凝土踩实了足够坚固,甚至丢一个石板进去,摆上几颗锋利的铁蒺藜,绝对凶玻

    还有,封建时代冷兵器战争,大部分士兵都是死在战场上?不,一场战争,一方损伤两三成就全面溃败是常态,直接死在战场上的不多,大头是被追杀中屠杀,以及战后,各种伤口感染要你命。

    伴随着这群混混的话,更多围过来的飞花帮精锐,全都抓瞎了,有陷阱,很多土坑?许旌阳还躲在暗中听声辨位,随时出手射杀?

    这些东西他们知道了,似乎也无解啊,你总不能打着火把走几步照几步吧,那样子才是活靶子。

    许旌阳箭术多么强大,他们所有人都一清二楚。

    一次试探被轻松打回,于副帮主只是看一眼左右,就发现绝大部分精锐,心气已经彻底丧了。

    你总不能指望自己的掷弹兵,扔土雷比许旌阳射箭还更远吧?那更不现实,这时代土雷都是和一般青铜炮弹重量差不多。 ( 我真不是学神 http://www.xiaoyuanfang.com/14/14414/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