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手臂

文 / 黑色火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而张天全却胆大包天,他无意中发现了这个秘密后就开始散布这个传闻。此人,说不定是心理扭曲,得不到的,索性就毁掉?

    “那么……”高影终于问到了问题核心:“毕业前的那次海边夏令营,你也是晚上去海边捡贝壳了吧?”

    那天晚上的事情,就是关键。

    首先他还要确定,他是否还记得其他人。

    从高伟森口中,没有得到补充的人名。看来,就只有这几个人了。

    “那天晚上……你们真的没有听到尖叫声吗?”

    高伟森没有任何犹豫地回答:“没有。”

    邱雪玲当时也去了夏令营,只不过她没去海边。她的回答,也是没有。

    而后他所说的一切,也都和张蓉,夏琳的述说一致。也就是说,那天晚上,听见惨叫的人只有夏琳,张蓉两人。

    “你们找贝壳的时候,不是一直都聚集在一起的吧?是有分散开的吧?”

    “没错。”

    有分散开……

    如果说是有某个人在分散开的时候被杀死,而发出了惨叫呢?要知道,鬼魂杀人,瞬间就可以做到,能留下一声惨叫都是很不容易的。

    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那个人被杀后变成了鬼魂;第二种可能,就是邪灵杀死了那个人然后取代了那个人的身份。

    所以,邪灵极有可能,就在那天晚上去海边的人当中。

    即使张蓉和夏琳,也不能排除可能。

    “我再问你几个问题。”这时候开口的是朱荪伶:“除了朱旭航还有张天全,以及你太太,还有人知道你的性取向吗?”

    高伟森的回答是没有。

    “你父母也不知道吗?”

    “不知道。”

    男性为了掩盖性取向结婚,很可能和父母有关。甚至,就连妻子和别人生孩子也不在乎。这恐怕,很可能是因为他的父母盼望孙子,而他也就为此宁可让妻子去外面和别人生孩子,也不肯自己亲自上阵。

    朱荪伶怎么也不相信他的这个性取向和这次考试没关系。于是,又深入询问他和父母的关联。

    而问到父母关系,高伟森的回答是:“我痛恨我父母。”

    “理由是什么?”

    “我曾经试探性地询问父母对同性恋的看法。但他们都是说同性恋就是神经病,疯子。后来有一次电视机上放二战纪录片,看到希特勒将同性恋和犹太人一样关入集中营处死的画面,结果我说这样太残忍了,结果我父亲的回答是这样做没有错,我母亲甚至觉得同性恋就是该全部处死。”

    高影听到这里,也能理解高伟森的心情。

    二战时期,同性恋遭受到的迫害自然无需多说。而高伟森父母所说的话,对他的心理冲击自然是巨大的。这意味着在父母的心里……自己根本就不配活着。或许就是因为这样,高伟森心头更深地感受到了自己是“不正常”的,甚至连生存的意义都不该有。

    然而朱荪伶却是沉思着,说:“也许,高伟森母亲已经知道了。只是,高伟森本人也不知道。所以,他父母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所以他父母是故意……”

    仔细想想,或许真有这个可能。

    但这却激发了高伟森对父母的恨意。

    高伟森试探父母的看法,也就意味着,他或许考虑过,对父母出柜。若非如此,他也许不会选择结婚。在无数人看来,家境殷实,成绩优异的高伟森,被无数人羡慕,更不缺女孩追求,内心却一直被自己真实的性取向所苦恼着。

    “所以你结婚的目的是因为你父母吗?”

    “不是。”然而高伟森却是如此回答:“不能和旭航在一起,和谁在一起都是一样的。”

    高影总觉得,高伟森自己或许都未必明白自己真正的意图。

    就在这时候,他的视线无意扫向了眼前的玻璃茶几。然后他就看到在茶几上面,一双惨白的手缠绕着高伟森的脖子!

    他猛然抬起头来,但是……哪里有手在?

    他迅速将考卷展开,然后在选择题第二题上面迅速写下了答案!

    再度看向茶几……那双手已经没有了。

    而朱荪伶和言喻初,也一样在自己的考卷上写下了答案。

    这时候,三人再看向高伟森的时候,表情都已经截然不同了。

    “高影,让他们把孩子送去高伟森父母家去吧。”朱荪伶已经失去绝对命令能力,现在对方只能如实回答她的问题,但不受她的控制,她只能让高影这么做。

    “一个刚出生的孩子,不应当被卷入这种考试,而被死神带走。”朱荪伶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异常坚定。

    那个纠缠在高伟森身后的鬼魂到底是谁?

    究竟有多少鬼魂徘徊在这个小镇上?

    当年的夏令营就算真的有什么邪灵混入了这些人中,但是之后所发生的事情也是看不出和灵异现象存在什么逻辑因果关系。

    如今下落不明的张天全,林度庐,以及朱旭航霍珈蓝夫妇,肯定会是关键。可是,依旧一无所获。

    此时此刻,在夏琳家的诊所。

    夏琳发现,那只猫不见了。

    这让她多少有些忧心。不过,毕竟只是一只猫,她也没有想太多。

    看完早上的门诊,她就到休息室吃饭去了。午饭就是将一些剩菜重新热一下,身为医生,夏琳自己却不怎么注意这些。

    父亲夏承天不在,又是到外面出诊去了。在母亲忌日的时候,父亲总是会经常让自己忙碌一些,也许这可以让他不那么痛苦。

    而刚走到休息室内,夏琳的面色就剧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听到夏琳的惨叫,其他医生都跟着一起跑到了休息室内。随后就看见了极为血腥的一幕。

    那只猫被活生生剥掉了皮,鲜血淋漓地被一只图钉狠狠钉在了墙壁上,整个休息室内满是鲜血。

    “啊啊啊……”夏琳看着那被剥皮的猫,这一刻她只觉得万分恐惧。

    谁做的?

    诊所内有这么灭绝人性的人吗?

    一只猫,和它有什么深仇大恨要这么做?

    “报警……报警!”

    然后由于高影对她预先下达的命令,如果有任何异常事情发生就要第一时间联系他,于是高影也马上收到了消息。这时候他们已经从高伟森家出来了。

    “猫……”高影自然想起了昨天的那只猫。

    昨天虐猫的人的号码都在朱荪伶手机里面存着。高影一个个视频电话打过去,通过绝对命令询问,不是这里的人做的。

    蓝湾小镇的警署人并不多,而这只是猫死了,只来了两个警察。诊所内没有安装监视器,休息室所有医生护士都能进入,一时间也查不出来。但是,杀猫毕竟也算不上什么大案子,警察的重视自然有限。

    夏琳受到的刺激自然是最深的。

    她虽然是外科医生,但这么血腥的画面也没看见过。

    虽然这只猫就只养了一天,可是夏琳还是对其怀有强烈的感情。她以前也读过一些虐杀动物的新闻,但是没有想到真的有人心理变态到这个地步。

    只是询问了所有医生护士,所有人早上都忙着看诊,居然找不出任何有嫌疑的人。

    当高影和朱荪伶到来的时候,诊所门口已经围了不少人。毕竟这个小镇治安一向不错,天云社的人平时收保护费反而让其他地痞流氓不敢闹事了,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们的作用比警察还要大不少。所以,死了一只猫,在这个小镇也可以算是少有的“凶案”,引起了许多人围观。

    这时候……高影看到,夏承天医生回来了。 ( 魔鬼考卷 http://www.xiaoyuanfang.com/14/14538/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