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

文 / 晓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玄幻、言情、乡村香艳等小说一览无余!秦素颜是为了给普天韵借势,为了便是让秦宗凤知道,普天韵有人罩着,在谈生意方面不要宰的太狠了。可是她哪里知道普天韵和秦宗凤之间的猫腻关系啊。

    不过秦素颜的话却也让秦宗凤对普天韵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转变,这也让秦宗凤在后期一直帮助普天韵埋下了一个很大的引子。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西瓜卖了,钱也拿了,普天韵这个暑假也算是功德圆满了,不过他还有很大的遗憾,好些个女人他还没有玩到,这眼瞅着就要去县城上学了,心里着实不是个滋味。

    一直把秦宗凤送到了村里的路口,普天韵这才收回了目光。摸了摸口袋里厚实的钞票,普天韵这心里头充实的紧,这人呐,有钱胆子就大了,底气也足了。

    “娘的,舒坦!要是能找个婆娘爽一下就更好了。”普天韵吐了口唾沫,嘿嘿笑着,转身就要往回走,忽然,他脚步子一顿,眼睛朝着西南方向看去,炽烈的大太阳下,一个较小的声音正在不停地忙碌着,从身形上看去那是个女人,头上带着一个稻麦色的草帽。

    普天韵呵呵一笑,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朝着那边走去。

    走到那女人的不远处,普天韵呵呵一笑,喊道:“桂英婶儿,忙着呢?”

    没错,这个女人自然就是陶桂英了。陶桂英正在忙碌着,今天中午,她来到瓜田一看差点没有惊喜地喊出声来,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昨天还是小瓜蛋的西瓜今个就长成这幅又大又圆的模样了。实在是太神奇了,这就好像是女人的胸部一样,那得摸多久才能够摸成这幅规模啊?

    冷不丁忙活的陶桂英听到有人喊自己吓了一跳,见到来人是普天韵之后,这才舒了口气。她知道,自己家的西瓜之所以能够有这样神奇的变化都得感谢普天韵,毕竟是他帮着把秦专员找来帮自己的,所以,她很是感激:“韵子,是你啊?”

    普天韵点了点头,看着身上只穿了一件灰色小背心儿的陶桂英,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大夏天的,太阳狠毒,热人的狠,陶桂英还要干活,身上自然全都被汗湿了,那灰色的小背心自然也被汗水给印湿了。

    瞅着普天韵的眼神,陶桂英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惊呼一声,用手遮住了自己的胸口,本就被热的通红的脸色更加烧的通红。

    “咳咳,桂英婶儿,这大热天的,你咋还在忙碌呢?”普天韵不想让陶桂英对自己反感,目不斜视地看着陶桂英的脸,可是这一双贼眼却根本没办法老实起来,从汗水印湿的痕迹看来,普天韵知道了一件事情桂英婶子里面啥也没有!

    难道桂英婶儿也是个骚婆娘?普天韵想到这里赶忙摇了摇头,应该不会,虽然他知道桂英婶子可能会闷骚,但是绝对不会故意这般不穿内衣就往外头跑的可能。

    “这,这西瓜成熟了,我得准备准备,免得被人偷了去。”陶桂英眼神闪烁,不敢与普天韵正视。她觉得自己好差劲儿,也恨自己居然会没有穿衣服出来,不过没啥办法,她家里一共就两件小衣,昨天还有一件儿扣子坏咯,没办法穿,这才没办法没穿小衣跑了出来。

    “对了,韵子,谢谢你!”似乎想到了什么,陶桂英一脸感激地看着普天韵,说:“韵子,这边热,要不去我家坐坐吧?顺便喝口茶凉快凉快?”

    普天韵一听,心里乐意极了,心想这心里头凉快才是真的凉快啊!当即笑道:“好嘞,婶儿,来,东西我给你扛着,等这日头落下去了,我来给你搭个瓜棚。”说着,普天韵自顾自地接过陶桂英手中里工具,直接朝前走去。

    陶桂英看着普天韵,红着脸,犹豫了一下,似乎下定了啥天大的决心似的,咬了咬红唇,跟了上去。

    “婶儿,你说,你这一个女人家,晚上出来看西瓜也不方便不是?”普天韵似乎随意罩着话题。

    陶桂英知道普天韵话里头的意思,红着脸支支吾吾地说:“没,没事儿,谁,谁敢碰我啊?”说到这里,她赶忙住口瞥了普天韵一眼,见他没有说话,这才放下新来。

    普天韵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说:“嘿嘿,婶儿,你这话说的,要是我就敢。你说你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儿,是个爷们就想沾一沾。”

    “别,别瞎说。”陶桂英被普天韵说的不好意思,旋即,她脸色一变,咬了咬唇,很是认真的问道:“韵子!你当真不怕婶儿把你给害了么?”

    陶桂英的认真让走在前方的普天韵一愣,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陶桂英出奇的认真的脸蛋,放下手中的锄头啥的,用手摸着她的脸蛋,用充满着磁性的声音说:“婶儿,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俺普天韵不是啥英雄,就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俺也没啥追求,只要能和婶儿你这样的女子睡上这么一回儿,就算是死也值!”

    普天韵这认真的话,出奇的肉麻,可是陶桂英听在心里却是甜甜的感动,这么多年来,哪个男人碰到自己不像是瘟神一般,谁能够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能够懂得欣赏自己的居然会是一个这么年轻的男人。

    “冤孽,冤孽啊!”陶桂英居然哭了,这可把普天韵吓了一跳,急的不知道该做啥好了,赶忙问道:“婶儿,你,你这是咋了呀?”

    “没,没事儿。婶儿是高兴的!”陶桂英看了慌张的普天韵一眼,擦了擦眼泪,说:“韵子,和婶儿回家吧!”说完,她走在了前边儿,扭着纤细的腰肢往前走着。

    普天韵被陶桂英这又哭又笑的模样弄的有些摸不着头脑,“娘的,这女人的心思可真难琢磨。”

    总算是回到了陶桂英家,普天韵把锄头等农具放在了一旁,看着陶桂英家的破旧的房子,忍不住摇头说:“婶儿,我给你联系了一个收购西瓜的,价钱很不错,等赚钱了,你把这屋子给修修吧。”顿了顿,普天韵说:“正好,我让那秦总给你从城里捎个电风扇过来,不然这太热天的可没法子过。”

    陶桂英给普天韵倒了一杯水,看着普天韵不停地说道,眼中闪过一丝幸福,“韵子,来,坐下来喝口水吧!”

    接过水,普天韵的手不经意地碰到了陶桂英的手,陶桂英好似触电了一般,猛地一抽,啪的一声,水杯掉在了地上,还好,房子里的地是泥土的,没有碎。

    “婶儿,我……”普天韵有些不太好意思低下头去捡地上的水杯,他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瞧见桂英婶子,他这心里头就忍不住……

    “韵子。”忽然,陶桂英的声音响起,有些飘渺的感觉,正巧普天韵这时也站了起来,陶桂英一把抓住普天韵的手,“摸摸婶儿!”

    “啪”的一声,水杯再次掉在了地上,不过这次却没有谁去捡了。

    普天韵的嘴巴张的老大,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陶桂英,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陶桂英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间没有接受的了,居然愣在了那里。

    陶桂英先前就已经下定了决心,把身子给普天韵,特别是当她问普天韵是不是真的不怕自己这煞星的命格的时候,普天韵的回答让她下了狠心。

    破旧的屋子里,没有任何的声音,只有男人和女人有些压抑不住的呼吸声,显得有些突兀。

    “婶儿……”普天韵看着陶桂英,咽了咽口水,他有些忍不住了。

    陶桂英见普天韵犹豫,笑了,笑的有些妩媚,她抓着普天韵的手直接按在了她柔软丰实的胸口,使劲的按着,发出颤抖的声音:“韵子,婶儿,给你!”

    “婶儿,你不后悔?”咕咚一声,唾沫被普天韵咽了下去,他的手感受着陶桂英手感很好的胸部,小肚子处一股子热气沸腾着,手上的力气也忍不住大了一些。

    陶桂英似乎是放开了,笑着看着普天韵,说:“婶儿不后悔,你等等,婶儿先洗下澡,婶儿要把最干净的婶子给你。”说着,她主动地,轻轻地在普天韵的嘴上亲了一下,柔声道:“韵子,你将会是婶儿的第一个男人,也将会是婶儿最后一个男人。”说完,她轻轻地推开了普天韵,看着傻傻愣在原地的普天韵回眸一笑,百媚横生。

    陶桂英说是沐浴,其实也就是用澡盆儿洗洗罢了。陶桂英在卧室里,普天韵在卧室外,听着房间里那哗哗的水声,普天韵这心里头火热火热的,他在想着,想着桂英婶儿不穿衣服的时候到底会美成啥模样。

    忽然,他眼珠子一转,看到了洗衣盆边上的衣裳,一股子邪恶的力量让普天韵不由自主地朝着洗衣盆那边走去,在那里,有着陶桂英刚刚换下来的衣裳……

    普天韵知道自己这样做实在是太过猥琐了,不过看着那粉色的布料,普天韵还是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的脚步。 ( 乡村极品暧昧 http://www.xiaoyuanfang.com/14/14728/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