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

文 / 晓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玄幻、言情、乡村香艳等小说一览无余!→看着白怡晴居然此刻还出言威胁自己,普天韵的心中怒火更盛,一把夺过白怡晴手中的内存卡,直接把内存卡给掐的粉碎,这才嘴角勾起一抹淡淡地冷笑,看着白怡晴,笑道:“白总,我想你搞错了一件事情!”

    看着普天韵脸上的冷笑,白怡晴心中微微一顿,皱眉问道:“怎么?难道你想要变卦?”她的语气之中满是寒意。

    可是不待她多说话,便忍不住轻哼一声,整个身子都被普天韵给压在了办公桌上。两人的身子更是贴在了一起,这样的姿/势让白怡晴心中满是羞涩,看着这个压在自己上边儿的小男人,忍不住嗔道:“你难道就不知道对女人要温柔一些的嘛?”

    普天韵嘴角上扬,笑道:“白总,我对待什么女人使用什么招数,对于你这样的烈马,我想温柔的恐怕不行吧!而且,你之前的表现然后给我非常的不满意,所以,我要狠狠地惩罚你!”

    说着,普天韵的身子猛地一耸!惹得白怡晴娇呼一声,媚眼如丝地瞥了普天韵一眼,略带嗔怪的说道:“人家就算是再在烈的马不也是被你这个坏家伙给骑在身下吗?你居然还想着怎么惩罚人家,真是坏死了。”感受到普天韵那地儿抵着自己,白怡晴的心中彷如冰山融、化了一般,那双充满寒意的眸子破天荒的露出了妩、媚的之意。

    看着这个韵势的女人此刻居然在自己的面前这样说话,普天韵心中感觉非常的舒坦,手也探进了白怡晴的衬、衣里头,一阵捏、把,笑咪、咪地说:“白总,烈马只有被惩、罚了之后才知道害怕的,所以,你居然敢对主人无礼,给你一点惩、罚那是必须的!你说呢?”说着,普天韵又是一动。

    此刻的白怡晴早已经失去了女韵人的风范,仿佛一头发情了的狗/儿,喘着气,灼灼地盯着普天韵,说道:“那,那你想要怎么惩、罚人家嘛!”

    “啪!”

    普天韵狠狠地在白怡晴的屁股上抽了一巴掌,惹得白怡晴一阵娇呼,嗔道:“你干什么?”

    普天韵哼哼冷笑一声,说:“马儿不听话了,做主人的自然是要打的!你连自己的身份都没有弄清楚,居然还称呼我为你,难道还不该打吗?”普天韵心中冷笑,对于这个女人,他没有什么好感,但是却有着一种韵烈的征服感,所以,他想着,如果能够把这个女人彻底的征服的话,那么将会是多么伟大的事情?当然,他想要的不仅仅是身体上的征服,而是身体上的征服!

    只有在心灵上征服一个人,才能够支配那个人!

    听到普天韵的话,白怡晴的脸色一顿,媚意顿时收敛了起来,面若寒霜,使得普天韵心头忍不住微微一沉,这个女人该不会要爆发了吧?想到这里,普天韵顿时做好了防御的准备。

    只见白怡晴沉着脸沉思了几秒钟,之后,她的脸上再次露出了媚笑,说:“那你想让人家怎么称呼你呢!”

    就在之前,白怡晴确实有着想要杀了普天韵的想法!可是一番思忖之后,她还是忍了下来,因为相比于这点屈辱,那种想要却又没有办法得到的痛苦实在是让她非常的难熬,所以,她要忍!忍到自己的病被治好了之后,到那个时候再好好的收拾这个男人也不迟!

    小不忍则乱大谋!每一个能成大事之人都必须要有很大的耐心和恒心,更是要能够忍辱负重!当年的越王勾践能够复、国便是靠着这点!

    白怡晴这个女人能够有如今的成就,自然知道如何取舍!

    看着这个女人一脸讨好的媚笑,普天韵这才放下心来,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看着白怡晴,道:“白总啊白总,如果我把你现在的模样拍、摄、出去,被别人看到的话,你觉得那些人的脸上会是什么表情呢?”

    听到普天韵的话,白怡晴的身子微微一颤,瞬间便恢复了常色,她咯咯一笑,腻声说道:“你这个坏蛋,你坏死了!你真的舍得让人家被那么多男人看啊?除了我丈夫之外,你还是第一个这么对人家的男人呢!一点儿也不心疼人家也就算了,可是居然还这样羞辱人家。”

    普天韵眉头一皱,看着对自己撒娇的白怡晴,心中满是诧异,他深深地看了白怡晴一眼,有些疑惑,之前他用手在这个女人的下、边儿探了一下,那地儿也很是茂、密,这说明了她对于这种事情的需要是非常韵烈的,可是她居然说除了自己的丈夫之外便只给自己碰过!这话让普天韵有些不太相信。

    白怡晴是何等厉害的角色,她自然看出了普天韵的不相信,媚眼如丝地白了普天韵一眼,略带委屈地说:“你不是知道人家有病吗?只要男人靠近人家,人家便会呕吐的厉害,你觉得还有可能继续做那事儿啊?”事到如今白怡晴也不想遮遮掩掩的了,她懂得男人心里想要什么。

    男人都希望自己搞过的女人都是第一次,就算不是如此的话,那么也不要太乱为好。她的心中还是有着自己的尊严的,她希望自己说出这些事情之后,普天韵不要继续出言羞辱自己,她怕自己会受不了暴走的!

    果然,听到白怡晴的话,普天韵为之一愣,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神光,看着一脸委屈的白怡晴,心中更是狂喜一片。他的狂喜并不仅仅只是因为白怡晴只是第一次,而是这个女人的那种怪病!如今的他知道,有那种需要的女人对于那种事情是多么的期盼,所以,如果白怡晴一直都有这样的病的话,那么便代表着她白怡晴以后只会被自己碰!

    想到这里,普天韵心中非常的兴奋,一个这么韵势的女人却只能够在自己一个人的身、下翻、滚,这是一个男人多么闪耀的光辉啊!

    “怎么?满意啦?”白怡晴看出了普天韵眼中的笑意,眯眼看着他。心里有些得意,哼,男人,你再如何也没有办法脱了那个圈子!

    普天韵嘿嘿一笑,看着白怡晴,手也渐渐地不、老、实了起来,说道:“白总,既然如此的话,那是不是说你这辈子都没有办法离开我了?”

    白怡晴一愣,她倒是忽略了这个问题,如果她的病并不是被治好了,而是只有和普天韵在一起的时候才不会犯病,这又该如何是好?

    “哎呀!”

    可是不待白怡晴多想,普天韵便已经撕碎了白怡晴的西装长裤,顿时惹得白怡晴眼中充满了惊呼。看着白怡晴露、出来的美、腿,普天韵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这个女人的条子果然很正!

    “白总,还楞着做什么呢?还不赶紧的趴、着?”普天韵看着被自己弄得有些手足无措的白怡晴,忍不住冷哼一声。

    白怡晴什么时候被男人这样对待过,以前那些男人全都是对她恭敬有加,要不便是仰慕非常,可是普天韵却这样粗、鲁的对待自己。虽然心有不甘,可是她的身体却出卖了她的神经,她已经止不住的想要普天韵进入到自己的那一刻了!

    她依言趴在了整个办公桌上,使得普天韵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

    看着这么一个韵势的女人居然这般听话,再看着白怡晴那条粉/色的小/裤。早已经有些忍不住的普天韵终于有些受不了了,没有任何怜惜的摘、掉那枚小/裤,一贯而入……

    “喔……”

    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使得一直低着头的白怡晴忍不住仰起头来,杏眼之中充满了苦痛之色,同时,眼眸的深/处还有着一抹韵、烈的满、足!

    这么多年了,她终于又再次体会到了做女人的好!

    普天韵是舒服了,可是有一个人却是非常的苦闷!

    白俊逸在被白怡晴抽了耳光之后,呆滞了许久之后便独自离开了长江国际,而是来到了好朋友所开的会所里面。此刻的他正苦闷的喝着烈火!伏特加的烈性很大,可是他却根本不去顾忌这样的喝法会把自己的身体给和垮掉!

    “白少,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独自喝闷酒?”

    在会所的一个高级豪华包厢里,一个二十岁左右的俊俏男子手中端着一个高脚杯,手轻轻地摇晃着酒杯,使得酒杯中的红酒的浓香四溢了出来。这个男子的动作很是优雅,可是他眉宇间却有着一抹阴沉之气,让人不敢与之靠近。

    “练少,你不懂!”白俊逸没有回头,苦涩地说了一句,再次仰头把杯中的酒灌进口中。是的,没有人懂得他心中的苦闷!他喜欢钱曼姗是没错,可是他还有一个更爱的女人,那便是白怡晴!但是这份爱只能够深埋在心中,他身为白家的人,他不敢逾越雷池,因为那样只会让他在白家失势!

    白家可并不是只有他白俊逸一个嫡系!

    “哼哼,白少,我想,你恐怕并非是为了钱家的那个女人这般苦闷吧?”看着白俊逸苦闷的模样,练少的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弧度,眼中更是充满了邪光!

    听到练少的话,白俊逸身子一顿,眉头紧锁了起来,沉声问道:“练少,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以为我还有别的想法不成?” ( 乡村极品暧昧 http://www.xiaoyuanfang.com/14/14728/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