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1章 惺惺相惜,下一代的聚义兄弟

文 / 云霄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两军相撞在一处,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声,而背嵬军众部将士前赴后继,就如同一把把尖刀直刺入夏军骑阵当中,顷刻间血肉横飞,剿杀得敌阵中一片片人仰马翻,战马的悲嘶与兵卒的哀嚎声顿时响成一片。

    毕竟是由岳飞所组建的岳家军中最是精锐善战的劲旅,满员一万六千人上下的背嵬军中的八千锐骑,也是当初宋军也可说是绝无仅有的能够在野战时发动大规模集团冲锋的剽悍骑军。就见兵刃耀日生辉,这场遭遇战进行了约莫一柱香的时间,倒在地上的夏军将兵尸首便已有一千两有余,反观背嵬军虽然也有伤亡折损,但也仍能维持着紧密的阵型突击,生生要将这支遮莫万人之数的夏军军阵给凿穿!

    而在背嵬军锐骑军阵前列那个一马当先,带头冲杀的小将更是骁勇异常,他手中那对擂鼓瓮金锤虎虎生风,抡舞的如风车也似,摧锋破阵时狠狠砸向周围涌杀过来的敌骑的的那般战姿,但见得:

    前后进退,齐胁平腰。按定左顾右盼,盘头护顶防身。落地金光滚地打,漫天闪电盖天灵。搜山势,两轮皓月;煎海法,赶月追星。童子抱心分进退,金钱落地看高低。花一团,祥云瑞彩;锦一簇,纹理纵横。转折俯仰,舞动三十六路小结构;高低上下,使开七十二变大翻身。真个是:凛凛飞霜遮白雪,飕飕急雨洒寒冰!

    再度赶赴沙场要建功立业,却是做为齐朝精锐雄师中马军小将的岳云厮杀的愈发兴起,当即也高呼了声爽利,他坐骑张扬的甩了甩硕大的马头,继续势不可挡的直往阵型松动的敌军深处凿去。

    自从岳家军心甘情愿的投从于萧唐齐朝之后,除了董先、孟邦杰等马步军骁将,还有牛皋、王贵、梁兴等与岳飞当初私交深厚的将领也都乐意调拨至岳家军中赴职,补齐各部统制编制。

    其中按说以牛皋以往随萧唐、为齐朝出生入死的资历战功,要做统领得类似岳家军如同宋廷集团军的主将也已是绰绰有余,可他这个牛黑子性情耿直豪爽,似乎也是因为按原本的轨迹合当是袍泽战友,他与岳家军众将性子投契,自是干脆的也肯作为年齿虽比他小了许多,但也久随岳飞历练的岳家军主帅张宪麾下左军统制,仍领受开国公爵禄,而一如既往的能作为亲赴沙场与敌军厮杀的骁将,反而也更合他的心意。

    至于背嵬军作为当初岳家军元帅岳飞的亲军,通常也由他直接指挥。如今张宪接管岳家军军权,背嵬军便由他亲自统管,而向来在张宪帐下效力的岳云自然也就转任至背嵬军中官任马军指挥使,由于当初受岳飞的严苛管教也早已是习惯成自然,依旧用命勤勉,也如他父亲那般于军中以身作则。

    此时意气风发的岳云又把浑身力道凝聚在双臂之上,沉重的双锤在空中挥舞几圈,又划出一道弧线朝着前面的夏军骑将恶狠狠的砸去,那骑将慌张的举起手中军械格挡,然而在撞上擂鼓瓮金锤的那一刹那兵器骤然倒转弹回,夏军骑将猝不及防,岳云手中紧擎的大锤便已呼啸而至,挟裹着砸碎眼前一切生灵的声势又落在他的头颅之上,清脆的骨骼碎裂声乍起,那夏军骑将的头颅整个碎裂开来,迸射的鲜血与脑浆子漫天飞洒!

    岳云手中双锤毫不停歇,又陆续狠狠的砸在七八名夏军骑兵身上。但凡是被砸中的骑兵几乎尽是双眼凸出,胸脯凹陷,被砸得从马背上直倒飞出去,接连撞翻了周围的同伙军骑,致使本来便已松动的骑阵顷刻间又被撕开了一道裂缝!

    加上周围大批的背嵬军精锐军骑追随岳云奋勇破阵,挟裹着要碾压一切的气势在夏军阵中横冲直撞、挡者披靡,兵锋所过之处,夏军也被杀得如波分浪裂也似,而无人能遏制住岳云与所部锐骑的冲势片刻。

    本来这一拨隶属于夏国左厢神勇监军司的军马已是难以抵挡以岳云为首的背嵬军精锐劲骑攻势,直到另一拨协同岳家军一并尽取夏国疆土的齐朝马军从斜侧也突杀如夏军阵中,此间遭遇战夏军的惨败也已是不可避免。

    岳云又纵骑奋勇冲杀一段,便觑见从斜侧杀入战团,同样率领骑众一马当先的齐军同僚看似竟然也是一员小将,又见他大吼一声,手中青龙偃月刀爆发地挥出,锋利的刀刃撕裂开了空气发出猛烈的鸣啸声,真如青龙咆哮也似,直朝着眼前一员夏军骑将的脑门劈斩而下。伴随着激烈金铁交鸣声响,那个夏军骑将手中骑将当即断裂,而那员小将的刀势疾坠落下,寒光闪现,直从那夏军骑将的能头颅顶端劈入,也当即将他的整个身子切成两截!

    哪怕周围又有一对悍不畏死的夏军骑兵挥舞着手中军械直向那员小将扑杀过来,寒光闪烁间,那员小将丹凤眼霍然精芒暴涨,他手中那柄沉重的青龙偃月刀顿时上下翻飞,刀锋所过之处,夏军骑兵先后被斩成数截,当即漫天血雾激溅喷射,随即凌空挥洒下来,一时间也没有人能够冲破那员小将手中青龙偃月刀幻化出的那团翻滚盘旋的青芒!

    那员小将的神勇,也登时引起了岳云的注意。而当那员小将又干脆的将一名敌骑斩于马下时,他那对凤目一乜,也觑见不远处的战团中正有员与自己年纪相仿的骁将手中大锤狠狠猛砸,重重的落在那一侧一个带头冲杀的夏军骑将身上,噗的鲜血喷射,那员敌将当即从马背上被撞飞出去,虽已然毙命,可诺大的身躯竟然在空中又飞出几丈远的距离,这才坠落进溃乱的军骑当中。

    只在乱战团中彼此多觑了对方一眼,岳云与那员小将彼此留意,便有意相互协同奋战,直到他们各自率领所部军骑摧锋破阵,撞过层层阵列愈发的临近之时,岳云便高声喊道:“诸部军马奉钧旨过横山进取夏国疆土,各按军令调动,也未曾与一些同僚军马事先相会。这位兄弟端的了得,却不知是于哪路同僚军旅中当职的将官?”

    那员小将也高声回应道:“久闻岳家军赢官人作战时十分骁勇,锐不可当,未将心向往之,今日终得拜会尊颜!家父乃是昔日于梁山共聚大义,原是身为马军上将的大刀关胜,末将名为关铃,如今在郝思文郝叔父帐下任兵马押监,奉命协同策应,助岳家军众将士一并破敌!”

    岳云见说蓦的面露欣喜之色,又道:“俺也曾听闻过令尊的威名,今日得遇关押监厮杀恁的勇猛,果然是虎父无犬子!既有缘与关押监在此相遇,咱们并肩作战,一起杀个痛快!” ( 水浒任侠 http://www.xiaoyuanfang.com/14/14789/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