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4章 驾崩

文 / 木子蓝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夜空中,突然划过一道闪电,随之就是一声惊雷炸响。

    雨哗啦啦的倾盆而下。

    新罗都城,金城。

    雨幕笼罩着王宫。

    也掩盖了王宫里的哭声。

    “大王驾崩了!”

    宫人有些慌张的在通报着这个消息。

    “立即去通知和白会议的诸大等们,还有,派人去秦大使馆,上报消息。”

    在新罗王位上坐了几十年的国王金白净终究还是死了,他这几年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可总是还有口气吊着,本来前些天看着气色已经有所好转,大家还以为大王又好转了。

    谁知道,突然就没了。

    这让王宫里众人有些慌了手脚。

    因为眼下,王世子金春秋还在大秦京师洛阳城中。

    之前他们也曾几次上奏天子,请求世子回国,但一直没有得到同意。

    现在大王突然没了,世子却还在中原,国将无君。

    雨幕中。

    宫里早有人偷偷的把消息传递了出去。

    和白会议的一众真骨贵族们很快就知道了这个重大消息,几大家族的族长迅速的聚在一起,他们很快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议,就是派人封锁王宫,拦截给秦使馆的报信。

    “金春秋只是真骨,不是圣骨,他根本没有资格做大王。”

    “我新罗国王位传承几十世,还从没有过真骨为王的先例,此例决不可开。”

    “金春秋不是我们新罗立的王世子,他只是秦人选中的。”

    一个又一个的声音汇集起来,都代表着他们对金春秋这个王世子的不满。

    眼下大王突然病逝,趁着王世子不在国中,这些贵族们决定另立新君。

    雨夜里,他们迅速的行动起来。

    国王无子,有贤名的公主又早入中原为天子妃,就连皇帝的侄女,那样样极似德曼公主的胜曼公主,也一样被送去了中原为天子妃。

    金春秋只是真骨,而且年纪太小,确实无人肯拥他继位。

    尤其是新罗贵族们还有一个深层的担忧,就是认为金春秋在中原多年,早就成了秦人培养的一个忠秦人,若是让他做国王,他只会成为秦人的傀儡国王,会出卖他们新罗的利益。

    新罗面对着秦人在半岛上的日渐势大,也是忧心忡忡,又无可奈何,如今是无论如何也不甘愿国王是秦人选的一个真骨。

    大秦驻新罗大使馆。

    馆内,地下密室。

    驻新罗校尉正在与手下们在密室里紧急商议,驻新罗校尉还有一个暗中隐密的身份,那就是锦衣卫指挥使阶的驻新罗情报官。

    密室里的蜡烛很亮,校尉刘仁义拿起手里的一张纸条在烛前仔细的看着,不用看密码本,他就能直接译出这纸条上的密文意思。

    “和白会议的贵族们造反了!”

    “造反?”

    “他们封锁了金白净的死讯,还拦截了宫里送来我们这的消息,并且已经调兵前往封锁王宫,接着就要封锁全城了。”

    “他们想干什么?”

    “干什么?还不很明显吗,他们这是想要另立新君,不想迎世子金春秋回国继位了。”刘仁义冷笑几声,要说这些新罗人还真是胆大。

    金春秋的新罗国王世子地位,那可不仅是国王册立的,还是奏报大秦,由大秦天子正式下诏册封的。

    新罗国贵族们居然要另立新君,这就是谋反。

    “赶紧安排人,把这消息传递出去,一面上奏朝廷,一面送去百济。”

    百济道距离新罗是最近的,若新罗人真要造反,百济的驻军,也是能够最快反应的。

    “离我们最近的是校尉你的本家刘仁轨将军,他现在是百济道东明郡太守。”

    校尉刘仁义跟刘仁轨名字就差一字,不过两人不是兄弟,仅是名字相似而已。当然,刘仁轨确实是距离他们最近,也手里有兵的大秦将军。

    “刘仁轨将军会出兵吗?朝廷又会如何处置新罗?”几名锦衣卫道。

    刘仁义撇撇嘴,“我们的职责是盯着新罗的一举一动,金城这边有半点风吹草动我们就要第一时间上报,至于如何处置,那不是我们的事。都上街去,联系各自的暗桩线人,接下来,我要随时掌握金城的动静,一举一动!”

    “是!”

    贵族们还在忙着封锁王宫,拦截消息,却不知道大使馆这边早有自己的消息渠道,早在第一时间就掌握了情报,甚至连贵族们要另立新君的情报也是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当他们还以为封锁住了消息时,却不知道,一封密信,正通过各种隐秘的渠道层层的传递,很快就传出了金城。

    三天后。

    东明郡古龙城中,东明太守刘仁轨接到了这封来自金城的密信。

    他手下的参谋把密信翻译后,送到他面前。

    “新罗贵族们疯了,他们要造反!”

    刘仁轨瞧了瞧,冷笑一声。

    “老子早就在等这一天了,终于等到了。”

    “太守,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啊?”

    “当然值得高兴,金白净一天不死,我们就没有理由吞并新罗国,现在金白净死了,那些贵族们也果然很愚蠢的在做蠢事,这不正是给我们发出了邀请贴吗?”

    朝廷吞并高句丽,已经有十五年,吞并百济也有七年了。

    经过这么些年,辽东和朝鲜半岛上,朝廷已经建立了稳固的统治。

    仅百济道一地,朝廷七年间,已经移民一百多万过来,现在百济道,百济人只剩下百万左右,汉移民一百多万,然后是高句丽人、突厥人、铁勒人等其它胡夷约百万,汉人数量上已经占优了。

    百济道有两万多的府兵,民兵更是有不下十万。

    刘仁轨在东明郡,既抓移民屯垦,更抓练兵备战,他早就料定,早晚有一天,朝廷还是会对新罗用兵的。

    如今,他终于还是等到机会了。

    扬了扬手里的那封密信。

    刘仁轨这位曾经的羽林郎大笑着道,“这就是新罗贵族们给我们的邀请贴,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在羽林宫时,皇帝不止一次的告诉过他们,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

    “诸位,新罗贵族们谋反做乱,我等身为圣人派驻帝国边疆者,眼下正是为帝国、为圣人效忠出力的时候了。立即传令下去,以平叛堪乱之由,实行紧急动员法令,召集本郡内所有府兵、乡兵集结。”

    “太守,是否先上报朝廷,然后等上面命令?”

    “等命令?等到黄花菜都凉了吗?直接紧急动员,先杀过去再说,趁新罗人还没有做好准备,咱们杀他们个措手不及,若是运气好,说不定就凭咱们郡,就能攻入金城,平定叛乱,立他一个泼天之功,诸位,难道你们不想要这功劳?”

    这话一说,再无人反对。 ( 隋唐大猛士 http://www.xiaoyuanfang.com/15/15145/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