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 虞渊封印

文 / 偶米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大祭司!”

    率先而至的为靠近扶桑神树不远而居的石殿山台大祭司诸人,浑身上下闪烁浅浅的玄光,持各式兵器,踏步在两个小家伙之前。

    还未等两个小家伙出言,随其后,又是一位位身材魁伟壮硕的汉子近前,身披兽皮劲装,赤裸双臂双腿,仅仅覆盖浑身羞耻之所在。

    颇为黝黑的容颜上,染涂着浅绿色、浅红色的纹样,步伐稳健,高大的体魄内蕴强大之力,一行而至二十人,身法而动,出现在大祭司等人跟前,躬身一礼。

    “子期,你和小兰赶紧离开这里!”

    对着快速到达自己等人跟前的虞渊护卫点点头,大祭司持红木之杖,头颅微转,看着身后的两个小家伙,轻语一声,而后,挥手招过身前的一位虞渊护卫。

    那汉子颔首以对,一步而出,直接出现在两个小家伙跟前,一手抱起一个,腾跳着消失在绝壁悬崖之旁,行下山去,消失不见。

    “你等守护者虞渊封印,那……是怎么一回事?”

    着一袭浅灰色麻布衣袍,外在并无太多的纹样染途,顿了顿手中的红木之杖,苍老的容颜上,眉头紧皱,看着此刻立于扶桑神树之巅的那道身影。

    其人,绝对不是蜀山之人,自己能够感觉到,那人的修为远超自己,以一人之力,吸收扶桑神树的力量,令得整个扶桑神树为之摇曳,绽放神光。

    目光流转,落在面前这数十位虞渊护卫身上,他们身负守护封印与神树的责任,千万不要告诉自己,他们对此人的存在一无所知。

    “大祭司,我等……一直在周围守护,未敢有任何懈怠,但此人……如何出现在这里,我等却是不清楚。不过,大祭司请放心,我等这就将其擒拿!”

    闻大祭司之言,数十位虞渊护卫顿时神色有些不好看,对于此刻神树之巅的那道身影,他们却是一无所知,然,尽管一无所知,接下来却不意味着一无作为。

    领头的一位中年汉子持生铁戈矛,踏步近前,体表闪烁五色玄光,一举一动,肌肉表里而动,充满爆炸性的力量,再次对着大祭司一礼,而后同身侧的同伴看了一眼。

    瞬即,腾空挪移之法施展,数十丈的距离顷刻而至,攀登在神树之上,一道道矫健的身影俯冲而上,持手中兵器,杀伐而起,数十年来,还从来没有人敢这般闯入蜀山,立于神树之巅。

    噗!噗!噗!

    只可惜,还未等一个个虞渊护卫靠近神树之巅,便是被虚空深处一道道极为强大的力量反震而出,顷刻间,比来时的速度更快,震荡之力侵入脏腑。

    一道道先前矫健的身影四散而落,残留虚空猩红的血雾,连敌人都未曾靠近,一拥上前的虞渊护卫已然溃败于无形之中。

    吼……

    然则,与此同时,就在一瞬之间,所有的虞渊护卫溃败之时,临近的绝壁悬崖之下,伴随着扶桑神树通体神光扩散,那无尽深渊之内,陡然传来一道震天的怒吼之音。

    声势扩散整个天际,轰散深渊之中的缭绕云雾,音波弥漫,连带不远处的大祭司等人都神色为之一变,呼吸之后,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神色更为难看起来。

    “不好,那人正在吸收神树的力量,削弱了虞渊封印之力,那凶魂又要开始冲撞封印了,诸位,快些施加力量于封印之上!”

    豁然间,大祭司浑身上下为之浅绿色的玄光而动,持红木之杖,踏步在前,行至绝壁悬崖之旁,身后诸位长老仅仅跟随。

    继续对付那明显对付不了的敌人不明智,但蜀山数千年来的使命不可改,无论那人的目的是什么,虞渊封印绝对不能破。

    挥动红木之杖,一股股奇异的力量从体内涌出,演化封镇之力,一杖而落,一束束精纯无比的力量垂落深渊深处,顿时令得那仍旧在低吼不已的声音降低些许。

    一侧其余长老如法炮制,也是一道道封镇之力而出,尽皆落在深渊深处,或许他们的力量很弱小,但……这个封印就是他们蜀山存在的意义。

    “乾坤六合,阴阳玄卜,纳至阳至刚的扶桑神树之力,合深渊至阴至寒之气,杂糅山川地脉大势,成就天地牢笼。”

    “这应该是上古伏羲氏的后人手段!”

    忽而,不知何时,在那一位位蜀山长老耳边,陡然响起这般的一道轻微评论之言,脚步声为之而起,由远而近,刹那间,一位位蜀山长老,乃至大祭司神色又是骤变。

    “阁下是谁?”

    “缘何闯入蜀山?阁下可知,强行吸纳扶桑神树之力,削弱封印之力,若是虞渊封印被破,那凶魂逃出之后,会给诸夏带来什么样的麻烦?”

    蜀山大祭司一面全力施展封印手段,一面艰难的转过头颅,顺着那话音传来的方向,视线看将过去,顿时一道陌生的身影印入眼眸深处。

    一位身着淡青色锦袍的年轻男子正缓步而进,浑身上下自动散发一丝尊贵之气,腰腹青丝玉带,美玉丝绦垂悬,高山冠束发,踏紫烟云萝之靴,单手负立身侧,临近深渊之侧,随意而动。

    一语出,引得在场其余诸多蜀山长老,亦是怒目而视,若非这位不知名的外人闯入蜀山,削弱封印之力,焉得会有如今之事。

    “上古之时,蚩尤都未能够掀起什么花样,如今,只剩下一介凶魂的他有能够做些什么?”

    “若非其有了一丝不灭之体,早该被灭!”

    “可惜,你们的修为太差,没有了扶桑神树,连这个封印都无法维持!”

    屈指一点,面前的深渊上空,顿时旋风再起,天地元气刹那间汇聚,心随意转,一道丈许方圆混元黑白的太极图浮现,单手按下,直接落入深渊深处。

    顷刻间,深渊云雾深处的嘶吼之音不存,只剩下永远的寂静,只剩下微风吹过绝壁悬崖的犀利之音,轻描淡写的做完这一切,又感应着身侧蜀山这群人弱小的修为,颇为感叹。

    非有上古大能者汇聚天时、地利,成就此阵法,成就此地势,凭借蜀山固有的力量,绝对不可能维持至如今的地步。

    “你……到底是谁?”

    尽管已经感知到对方的修为远超他们,先前机身岿然不动,溃败虞渊护卫,如今单手之力镇压深渊,整个悬崖之边,大祭司与诸位蜀山长老相视一眼,眉头更是紧紧皱起。

    一位不知名的强者闯入其内,而且还能够施展出道家、阴阳家的手段,他们长久不出蜀山,一时之间,真的想象不出对方到底是谁!

    “告诉我,楚南公前来蜀山目的为何?”

    迎着群山交错而今的清凉微风,看着面前这十多位所谓的蜀山高层,目光落在他们中明显的核心之人身上,轻语之。

    “外人,你到底是谁?闯入我蜀山之内有何目的?”

    无缘无故闯入蜀山,那就是蜀山的敌人,尽管对方很强大,但他们这么多长老,还有大祭司再次,更有蜀山之利,丝毫无惧。

    一位身着花绿纹样服饰的精壮汉子浑厚之音而起,手持精铁之刀,体表玄光而散,甚为警惕的看向对方。

    “告诉我,楚南公前来蜀山所为何事?”

    双眸微微眯起,瞥向那出声之人,挥手间,便是一股极强的束缚之力,凭空而力,一念而觉,直接镇压其周身的反抗之力,将其扔入一侧的深渊之中。

    凄厉的恐惧嘶吼之音乍起,绝壁悬崖之边,更是一位位蜀山高层严阵以待,周身上下闪烁的玄光更加之闪耀,这一次,未等周清继续动手,一道道奇异的攻伐已然从那些人手中脱出。

    “同样的话,本君不想重复第三次!”

    随意的闲走在绝壁之边,浩瀚的伟岸之力降临,呼吸之间,天地一色,时空皆寂,万般色彩不存,只剩下最原始的黑白,只剩下最空洞的无力之感。

    无论是修为破入化神极高层次的大祭司,亦或者修为在化神、先天不等的蜀山长老,浑身上下被一股无可抵抗之力压制,手脚动弹不得。

    挥手间,又是一位位蜀山长老被自己扔进旁侧的深渊之内,数息之后,整个扶桑神树所在的山台之上,只剩下大祭司与其身侧的两位长老。

    这一刻!

    莫大的恐惧之意生出,无限的骇然之意而显,大祭司心神为之惊悸,自己……现在似乎知晓对方是谁了?能够施展出《天地失色》的,唯有道家天宗之人。

    而能够拥有这般的修为,而且口言君候之令的,据自己所知的有限消息,眼前之人绝对是楚南公颇为慎重提到过的道家天宗玄清子,如今的秦国道武真君!

    “阁下可是道家天宗玄清子?”

    半倾之后,天地失色早已不存,一位位蜀山长老湮灭于深渊之下,只剩下风中落寞的大祭司三人,这一次,没有任何聒噪之语流转,沉吟许久。

    而后,大祭司持红木之杖近前,作上古道者之礼仪,屈身而问,身后两位蜀山长老静静相随,在对方那绝对的实力之下,似乎他们并没有什么多余的选择。

    纵然动作蜀山的底蕴,然,对方很有可能便是那人,若如此,破入玄关境界的强者,依靠蜀山的底蕴也不能够应对。 ( 秦时小说家 http://www.xiaoyuanfang.com/15/15965/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