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5章 三公逃窜

文 / 历史系之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我说了多少次!!不可阻挡道路!”

    “若是被骏马踩踏了,出了事,谁来负责呢?!”

    县衙更卒正在远处大声谩骂,而那些商贩们纷纷道歉,有的甚至拔腿就跑,毕竟,他们这是违反汉律的行为,是要给与赔偿的,正在烧着火的王老丈抬头一看,看到了远处的更卒,顿时,大惊失色,往自家门前一看,果然,曹操三人坐的位置,已经是挡住了小部分的道路。

    “哎呦!出事啦!曹老头!老规矩!”

    王老丈高呼了一声,曹操猛地就跳了起来,手持肉粥,顿时冲了出去,刘备与孙坚目瞪口呆,看着曹操一溜烟的跑了出去,不知所措,王老丈连忙叫道:“你们快跑啊,被抓住我是要被罚的!”,刘备与孙坚缓缓站起身来,远处的曹操却是骂道:“站着作甚!你们俩痴货!还不快跑!”

    刘备与孙坚似乎这才反应过来,转身就跑。

    看到他们三人迅速的逃离,那些更卒似乎也发现了这里的情况,顿时追了上去,口中大叫道:“站住!!不许跑!!我让你们站住!!”

    曹操听闻,跑的更快了,刘备与孙坚跟在他的身后。

    “孟孟德我们为何要跑??”

    “废话,违反了汉律,不跑做什么??等更卒来抓麽?”

    “可,吾等他怎么敢抓?”

    “休要废话,要不你给他喊一句你是太尉,你看他信不信?!”

    三人被更卒撵着跑了一路,最终消失在了人海,几个更卒气喘吁吁的,看着三个老头消失不见,愤怒却又是无奈,其中一人问道:“要不找匹马来追罢?”

    “就是三个小老头,还骑马去追??算了,让他们长个记性,下次莫要再犯就可以了。”

    几个更卒说着,转身离去,当他们返回了方才的街头的时候,这里却是空荡荡的,没有剩下一个人。

    坐在太尉府内,看着手中这一碗有些凉了的肉粥,孙坚迟迟未能言语,曹操与刘备坐在他的身边,方才那里离太尉府最近,他们三人也就逃进了太尉府里,太尉子孙权站在门口,愁眉苦脸,方才,他听到阿父的惊呼声,连忙冲去开门,随后,他看到了他这辈子都无法理解的一件事。

    他看到大汉当朝三公,手持一碗肉粥,似乎还被什么人追?

    谋反?不对啊,谁谋反还要端着肉粥,这总不会是某种特殊的信号罢?

    吃了肉粥没给钱?

    孙权越想,就越是觉得这很合理,不过,当朝三公,为何要行如此之事呢?

    三人坐在书房内,曹操叹息了一声,看向其余二人,忽然间,曹操笑了起来,孙坚与刘备也是,放声大笑了起来,三人大笑,让门外的孙权更是疑惑,算了,吾等俗人,搞不懂三公的想法,也是正常的,索性还是不要想了。

    “你们多久没有这样跑过了?”曹操问道,两人摇了摇头,说道:“很久了罢”

    “是啊,玄德啊,你一直说你农家出身,可是啊,你多久没有去过农家啦?我之前啊,一直很执着,想要做些大事业,想将自己的名字刻在史书上,无法磨灭,可是自从我醒悟之后,我就发现了自己的错误”曹操微笑着,说道:“我就以一个普通老头的身份,在雒阳内闲逛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了百姓最需要的一些东西。”

    “比如那溷藩,你们肯定是不会明白,走在乡野,找不到溷藩,只能在草地上解决的痛苦,那草扎臀啊!!而且那里,唉,一不小心就要踩上,可惜了我一只履啊!”

    曹操说着,孙坚却是笑了起来,终于明白,为何这位司徒会上奏天子,要求在各地建溷藩了。

    “吾等三公啊,可不能只在口中提一提百姓,要时常在百姓之中走动,这样啊,才能真正明白,百姓们需要什么你们两位,为了各种大事,也是吵得幸苦,穿上了官服,你们随意吵,可是,若是去了官服,我希望你们还是能当个普通的小老头挺好的。”

    其余两人若有所思,皱着眉头,认真的思索着。

    很快,曹操与刘备就离开了太尉府,曹操将手中的碗也放在了刘备的手中,清了清嗓子,说道:“玄德,我明日还要去乡野,这些你就自己还给王老丈罢,哦,对了,饭钱也一并结了罢,告辞!”

    次日,三公同时上奏,厚德殿都有些不平静了。

    司徒曹操上奏,请与雒阳内设立属于小贩的区域,让商贩们可以自由的进出,不关门,不设防,不收地租。

    司空刘备上奏,减轻县衙对街边商贩的惩罚力度。

    太尉孙坚上奏,要对县衙更卒进行教导,要以礼待人,不可态度蛮横,不可动手打人,不可追赶老者。

    厚德殿中,刘熙目瞪口呆,朕的三公这是发了什么疯??

    “快去叫绣衣使者!!”

    雒阳,尚书府

    郭嘉坐在案边,一旁摆放着一壶美酒,案上则是放满了各类的奏表,郭嘉正在帮司空查看他的那些政令,白天,都是曹冲在看,到了夜里,郭嘉会亲自再看,这并不是为了惩罚或者折磨曹冲,这是为了培育曹冲,让曹冲更快的成长起来,夜里,郭嘉亲自观看的时候,就能看出曹冲的不足,以及曹冲的疏忽。

    这也算是别样的辅导,郭嘉抿了一口烈酒,浑身微微颤抖了片刻,这才继续看着。

    “吱~”

    门忽然被推开,一个人影猛地就钻了进来,转身又关上了大门,外面狂风肆虐,的确是有些寒冷,来人穿着厚厚的衣裳,呼出了一口冷气,迅速走了过来,坐在了郭嘉的对面,靠着一旁的火炉,郭嘉看着他,忽然一笑,“你何时来的?”

    “我现在才到雒阳家都没有回去,路过此刻,看到灯火,我就来看你了。”

    来人正是荀彧,荀彧伸出手,烤着火,雒阳的夜晚,还是有些寒冷啊,郭嘉也不理会他,继续低头忙着自己的事情来,“你这厮,怎么一点都不感动?我这么大老远来见你,你我都多少日子未曾相见了”

    “嗯,我很感动怎么样,荆州的局势如何啊?”

    “荆州很好,说起来,在南方也是仅次于扬州

    “农桑之事如何?”

    “你给我闭嘴!!”

    “哈哈哈”郭嘉笑着,又继续看着自己的那些文书,荀彧有些好奇的问道:“不对啊,我听闻,近期内也没有什么政策啊,你怎么又开始熬了?”

    “这些是司空送来的,要我帮忙看看”

    “哦司空啊”荀彧的脸色一冷,没有言语。

    “怎么,你对司空有些成见?”

    “当年,若不是我给他看了数科的卷数科之冠就是我的!”

    “嘿,得了吧,你农科不及,数科既是满分,也绝对不可能被录取,数科之冠,还是与你无缘你就莫要自取其辱了”

    两人方才见面,便已是吵得有些面红耳赤,正说着话,荀彧闻了闻周围,忽然问道:“你在吃药?”

    “是啊,华医所开的方子疗养身体,已经很久了”郭嘉说着,抿了抿嘴唇,想要说些什么,却还是没有说,荀彧长叹了一声,“那你现在的情况还不错罢?”

    “华医的医术了得,不过,让我戒酒,却是有些困难你明白的”

    “让你戒,你戒便是了,这又是何苦呢?”

    “比其喝着冷水草药活上百年,我还不如痛饮美酒,饮个三天三夜死去!”

    “休说胡话!!”

    “文若”

    “嗯?”

    “只怕”

    “怎么了?”

    “嗯没事,只怕我这些奏表,今晚看不完了,你来帮我看看罢。”

    “行。”

    次日清晨,两人方才一同离开了尚书府,告别离去,郭嘉便返回了自己的府邸,进了府邸,奴仆们连忙为他准备饭菜,又帮着弄了热水,郭嘉吃了饭,沐浴了一番,方才躺在了床榻上,躺在床榻上,他却迟迟未能入睡,人生仿佛画卷,不断在他的脑海里来回的展开。

    自己给师君丢人了。

    郭嘉如此想着,作为最著名的能臣弟子,作为大汉第一个四科全冠,他本应该让师君的伟业更加的昌盛,他应该继承师君的革新才是,可为何,自己就如此的蹉跎了一生呢?自己的这辈子,似乎什么都没有做成,甚至都没有个像样的功绩,都说尚书台完成了大汉所有的政令,可这只是自己的职责啊尚书台换了别人,大概也会这样罢。

    忽然就是一股莫大的恐惧袭来,郭嘉再次颤抖了起来,这辈子,就要在这样的碌碌无为之中度过麽?

    近来,他的腹部越来越疼,腹胀,不愿进食,恶心,呕吐,而其余有些症状,更是难以出口,饮酒之后,不知为何,嘴角总是溢血,甚至,就连大便也是如此,血红色的。

    华佗已经与他说了无数次,要忌食,绝对不能饮酒。

    可是面对这样庸碌的人生,面对对师君的那般愧疚感,也只有烈酒能够麻痹自己的心神,让自己不再沉浸在那般的恐惧之下。

    荀府内,面对面前的诸多美食,荀彧却是在发呆,呆滞的看着面前的案,脑海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当发妻叫醒他的时候,清楚的看到了他脸上的泪痕。

    ps:兄弟们,老狼昨天半夜回到了家,今天刚起床,就开始了更新,黄龙警告,让你们催更! ( 捡到一本三国志 http://www.xiaoyuanfang.com/17/17219/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