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文 / 姐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白娜说:

    白志声看着金霞问道:

    金霞这时脸都红了,可她还是慢慢走到白志声地身边.

    白志声一把将金霞拉到自己身边,用手伸进她的裙子里面,一摸,发现内裤已经好湿了,就把她的内裤给脱了下来,金霞的***就露出来了,肥肥嫩嫩的,像个肉馒头,握在手里面的感觉就很舒服,白志声把金霞脱光了衣服放到沙发上,看到她的***发育的很好,已经高高的耸起来了,两粒***红红的挺在***上,下面的***很少,***滚圆而有弹性,就掰开了她的大腿,让她的小***显露出来,金霞的小***因为经常干***,已经不是紧紧的了,而是微微的分开,露出里面粉红的***肉,而***里面已经流出了很多水,看得白志声的***也都翘起.

    白志声:

    金霞被摸的爽快,一手揽在白志声的脖子上,一只手伸进白志声裤子里面抓住了他的大***,对白志声道∶

    白志声搂着金霞说:

    白志声用嘴亲着金霞的***,舔了起来.这时白娜也脱光了衣服,她一把握住爸爸的***,用手不停的套弄起来,说:

    白志声说:

    白志声要白娜和金霞并排躺在沙发上,分开大腿,白志声分别用手指桶进她们的小***里面,用手指挖弄起来,弄得两人的浪水直流出来,金霞身子不停的扭动起来,口里面不停的说:

    白娜也直叫唤:

    白志声扶着大***顶着金霞的满是***的小***口,用力一捅,大***-扑哧-一声就插了进去,接着***就在金霞的***里***起来。金霞口里面叫到:

    金霞哼道:「叔叔,你觉得舒服就狠狠的干吧,金霞的***里痒的很。」

    白娜这时站起来,一手揉搓着金霞的***,一手揉搓着她的***道:「爸爸,你轻点干金霞,你看你的大***也太粗了,把金霞的***干的流了这麽多的***,弄得我一手都是。」

    白志声笑道:「乖女儿,你是怕我干的太出力,等下没力气干你么,你可真够骚了。」说着使劲干了金霞两下,问道:「金霞,你说是不是?」

    金霞说:

    白志声越干越快,桶的金霞口里面直叫唤:

    白志声觉得***突然被金霞发烫的***淋得***发麻,自己的***也忍不住一股一股的向金霞的花心射去,他用手紧紧的抓住金霞的奶子,快速的动了几下,就趴在了她的身上.金霞也感到了白志声发烫的***已经射了出来,射在花心上舒服极了.白志声慢慢抽出了***,上面满是***,而金霞的***里也流出了很多.

    白志声喘着粗气说:

    金霞掰开白娜的大腿,用手拔开***,发现白娜的小***在不停流出水来,金霞就把舌头伸进她的***里面,用力舔了起来,白志声也把软了的***放到白娜的嘴边,白娜就抱着白志声的***,将嘴凑上去,含住白志声的***,吮了起来。

    她把白志声***上的***都舔得干干净净的,而金霞也把白娜小***舔了个遍,她的舌尖在白娜的***上用力的舔着,白娜的***已经充血发硬了,***也突了起来,白志声***很快又硬了起来.他对金霞说:

    金霞说:

    白志声把***对这已经被金霞拔开的***,用力干进了白娜的小***白娜被干得叫唤起来:

    白波也是第一次看到杨辉的姐姐杨洋,连忙说:

    杨洋道:

    白波看到杨洋今天穿着睡袍,半透明的,睡袍很短,露出了粉嫩的大腿,更令他吃惊的是杨洋没戴乳罩,那两个肥美的***,紧贴着半透明的睡袍,清晰的露出来了。尤其是两个翘起的***把睡衣顶起两点,显得更加性感迷人。白波下面的大***,竟然忍不住慢慢硬了起来.由于穿着短运动裤,***一硬起来就把裤裆顶了起来。杨洋顺着白波眼光一看,才知道自己春光外泄,脸红了起来.连忙把白波给让到屋里.

    其实她也看到白波的裤子的变化.心里面想道:她心里面一想到这里,心里面不由得欲火就上来了.杨洋看着白波的裤子,脸上泛起了一排霞红。她说:「请坐吧.他走的时候也给我说啊.我去给你找找」

    白波赶紧说:「哦.不着急,还是等辉哥回来说吧。」

    白波一边说,一边还是忍不住的看着杨洋的身子.他看到杨洋就坐在他对面,也许她太不小心了,两腿没有合拢,睡袍中三角裤都看到了。尤其那叁角裤是很小的那种,毛茸茸的***,从三角裤边上露了许多出来,更是看得白波下面的大***软不下来了.

    杨洋被白波看得不好意思就问:「白波,喝什麽饮料?]

    白波说道:

    白波道:

    杨洋一边摸一边道:

    白波被杨洋摸得特别舒服,他也把手放到了杨洋的大腿上道:

    杨洋点了点头:

    白波道:

    杨洋笑道:

    白波高兴的说道:

    杨洋把手一直往上摸去,伸进了白波的短裤里面去了,抓住了他的两个蛋蛋,轻轻的揉捏着,因为***已经勃起,他的两个蛋已经缩成一团,缩在了大***的根处,白波被她摸的舒服,也把手往杨洋大腿根部摸去,杨洋把大腿慢慢分开了,白波的手一下子就伸到她的***,隔着薄薄的内裤摸着她的***.

    白波道:

    杨洋这时把手往上一抓,在白波的内裤里面将他的大***握在自己手里面,口里面也道:

    白波又把手伸进杨洋的内裤里面,用手把她的***分开一些,捏弄着她的肥大的***和***,杨洋小***里面的水立刻突突的冒了出来,把白波的手都弄湿了.

    杨洋的手在白波的***上套弄起来,白波渐渐受不了了.

    白波对杨洋道:

    杨洋道:

    白波站起身来,因为是运动裤,只往下一拉,裤子就脱了下来,那根粗大的***像根弹簧一样绷的直直的.在大腿中间一挺一挺的.杨洋看得不由「呀…」的叫了一声,心都在急促的跳着,心里赞叹道:好诱人的大***啊.杨洋又伸出手去.

    白波轻叫一声,他的大***又落入了杨洋的玉手中。他的身子在颤抖着。

    杨洋的手用力套弄着大***嘴里说道:「白波,你的大***可真是又粗又长啊。」

    白波被杨洋摸得***一跳一跳的,***整个被翻了出来,他忍不住对杨洋说道:

    杨洋一听,也站起身来,把睡袍脱了下来,大腿一抬,把内裤也脱了下来,整个身子都暴露在白波面前.白波看着杨洋赤裸丰满的肉体,立刻过去紧紧的抱住了杨洋,两人的生殖器紧紧的贴在一起.两人抱的很紧,互相用力摩擦着对方的生殖器.

    弄了好一会,两人下面被杨洋流出的水弄得又湿又滑,白波伸手摸了一下杨洋的***,见杨洋的***里全是***,就站着将***在杨洋的***口磨来磨去,就是插不进去。

    杨洋道:

    两人便一同来到杨洋的床上.杨洋躺在床上。白波就立刻骑了上去,白波把杨洋的两条雪白的大腿掰开,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杨洋的***自然向上露出,白波把***抵在***口后对杨洋道:「姐姐,我要干进去了啊。」

    说完白波急匆匆一挺***,只听扑哧一声,那粗大的***便***杨洋的***里,杨洋口里面低哼一声.

    杨洋觉得白波的***粗大的很,比起成人一点也不小了,紧紧的塞满了自己的***,抽送起来磨得自己快活无比,白波开始快速的抽送起来,把个杨洋干的浑身乱抖,口中呼呼直喘,呻吟连声。

    杨洋口里面道:「哎呦,舒服,白波的***真粗呀,捅的姐姐的***里痒痒的,涨涨的,舒服极了。」

    白波也道:

    杨洋用手支着身子,把***用力往上抬,把个***和白波的***对的正正的,好让白波吧***干进***的最深处,她的身子被白波干的一耸一耸的,嘴里哼哼叽叽的道:「哎呦,使劲干,再使点劲,把***往姐姐的***深处捅进去。」

    白波一边使劲地干着杨洋的***一边笑道:「姐姐,你好骚啊!。」

    杨洋道:

    白波一听更加快了***的速度,把个***飞也似的在杨洋的***里***着。杨洋***里面阴水已经不停的渗了出来.

    本来说好在家等着白波的杨辉一大早接到高志欣的电话,说是一起去市卫生局开会,就急忙开了车赶了出去。

    开了一上午会的觉得头昏脑涨,和杨辉随便吃了点东西,就一起来到市卫生局招待所,想休息一下,再回去。

    到了招待所,由于太太热了,高志欣放下东西,就匆匆来到卫生间,在澡盆里调好了温水,脱光了衣服,把身子泡在温水里,吸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道:“真舒服呀!”便在卫生间里洗起澡来。

    高志欣正在洗澡,就听门一响,知道是刚才去停车的杨辉进来了,就道:“杨辉呀,欣姨正在洗澡,你先看会电视。”

    就听杨辉道:“欣姨,我要小便呢!”说着卫生间的门就被杨辉给拉开了。

    杨辉一进卫生间就拉开裤子拉链,看了正在浴缸里洗澡的高志欣一眼,笑道:“欣姨,我实在憋不住了。”说着,从裤子里掏出大***,对着坐便哗哗地尿了起来。

    杨辉甩了甩***上的尿珠,把***往裤裆里一塞,一***坐在浴缸的沿上,搂住高志欣的脖子道:“欣姨,你后背还没搓吧,我给你搓搓。”

    说着,双手从高志欣的腋下伸过去,把高志欣从浴缸里架了起来。高志欣见状也就顺势转过身去,伏在墙上。杨辉拿起一块毛巾,把上面抹上浴液,一手扳着高志欣的肩膀,一手在高志欣的后背上搓了起来。

    当搓到高志欣的***时,杨辉把毛巾扔在一边,把手放在高志欣的***上一边摸着一边道:“欣姨,看你都四十来岁的人了,你的***怎么还是这么丰满、这么圆滑呢?”

    高志欣笑道:“别耍贫嘴,要搓就快点搓。”

    杨辉也笑道:“还能快搓吗?看着欣姨这么美丽动人的***,我的***都硬了。”说着,把搭在高志欣肩膀上的手就伸到了高志欣的***上,把摸着高志欣***的手从高志欣的***沟伸到了高志欣的***上。

    高志欣被小子的手在***上摸的叹了口气道:“好小子,先别抠欣姨的***了,你也忙了一天,正好进来也洗洗,一会爽爽,看你一次能干多少下。”

    杨辉听了笑道:“遵命,欣姨!”说着忙将自己的衣服脱光,挺着大***就跳进浴缸里,一把把高志欣搂在怀里。

    高志欣笑道:“你就不能轻点,看溅得满地是水。”

    杨辉吐了吐舌头,笑道:“姨,咱俩就在水里干***,正好还可以给你洗洗***。”

    高志欣笑着打了杨辉的头一下道:“尽是胡说,给姨洗什么***,再说你拿大***那叫给姨洗?呀,那叫干欣姨的***。”

    两人的***话聊得杨辉的***越发硬了,就一把将高志欣按倒在浴缸里,只露个头在水面上,而杨辉则骑在了高志欣的身上。杨辉跪在高志欣的两腿间,手握着大***,借着水的润滑,嘴里说着:“姨,我把大***干进你的***里去了。”话语间,噗哧一声,粗大的***齐根就捅进高志欣的***里。

    高志欣虽然分泌出一些***,但还不是太多,多亏有水起了润滑的作用,但也被杨辉捅得哼唧了一声。

    刚开始,杨辉每***一下,杨辉和高志欣嘴里还数着:“1、、3、4、”,过了二三十下,高志欣的***里被杨辉干的***不断的分泌,越来越多。杨辉也有意加快***的速度,让高志欣数不过来,结果两人谁也不数了,只是呼呼气喘着干***。

    由于杨辉***的幅度太大,基本上是把***全抽出来,再齐根捅进去,结果把浴缸里的水弄得卫生间的地上快发水了。

    高志欣哼唧道:“好小子,干的欣姨舒服死了,不过不能这么干***了,再这么干,你一会就没水洗澡了。来,欣姨撅起***,你从后面干欣姨的***吧。”

    杨辉听了道:“行,欣姨想怎么干***小子就怎么干***。”说着把***从高志欣的***里抽了出来。

    高志欣从浴缸里站了起来,扭身扶着浴缸的沿,撅起***,杨辉搂着高志欣的***,把***又从高志欣的***后面***高志欣的***里***起来。

    杨辉一边***一边笑道:“啊哟,欣姨,我干了多少下了,是不是快到五十下了?”

    高志欣在前面被小子干的一耸一耸地笑道:“呸,还干五十下呢,我看一百下也有了。”

    杨辉笑道:“那我不行了,我得把***拔出来了。”说着将***从高志欣的***里就抽了出来。

    高志欣挥手拍了杨辉一下,笑骂道:“你逗欣姨呢,你把欣姨干的***哗哗淌,就不干欣姨了,没门!”

    杨辉笑道:“我骗你呢,像欣姨这么嫩的骚***,我怎么舍得不干呢!”说着又把***干进高志欣的***里***起来。

    杨辉双手搂着高志欣的腰,把***使劲地前后耸动着,嘴里还“嘿!嘿!”

    地喊着号子。高志欣腾出一只手来,向后拍了杨辉的***两下,嘴里笑骂道:“死鬼,干***就干***呗,喊什么号子呀?”

    杨辉笑道:“我一使劲就得喊号子,我为什么使劲呢?因为欣姨的骚***实在是太紧了,我不使劲,我的***就拔不出来、捅不进去呀!”

    高志欣听了,哈哈地笑了起来:“乖小子真会说话,欣姨听了心里美滋滋的,好,那就喊着号子使劲干欣姨的骚***吧。”

    两人又干了一会,高志欣道:“杨辉呀,欣姨不行了,这么站着干***,欣姨又被你给干累了。咱俩干脆到地上干***吧。”

    杨辉听了笑道:“欣姨是枪,你指到哪,我就打到哪。”说着从高志欣的***里把***抽出来。两人就从浴缸里出来。

    高志欣也不管地上凉不凉,顺势就躺在瓷砖地上,叉开两腿,伸手往自己的***上摸了一把,笑道:“看你,杨辉,又把欣姨干得出了这么多的骚水。”

    杨辉跪在高志欣的两腿之间,用手掐着自己的***笑道:“我还没怨欣姨的***太紧,把小子的***勒的通红呢!”

    高志欣美滋滋地打了杨辉一下笑道:“就你会说话,那还不是你的***太粗了。”

    说笑间,杨辉俯下身子,用手扶着***对着高志欣的***口,憋了一口气,缓缓地将粗大的***再次干进高志欣的***里。高志欣“哦”了一声,跟着叹了口气道:“好小子,真粗呀,舒服死欣姨了。”

    杨辉把高志欣的两条大腿扛在肩上,也不说话,猛地快速***起来,只听“噗哧、噗哧”之声一声比一声快。高志欣顿时就感到双目一阵晕眩,嘴里“哎呀哎呀”的叫个不停,话也说不出来了。杨辉毕竟年轻,有长劲,并不是一时冲刺,而是以刚快的速度继续***高志欣的***。一会功夫,高志欣嘴里的“哎呀”声就变成哼哼声了。接着高志欣就一把搂住杨辉的脖子,***象筛糠般的向上乱耸,哼哼声又变成“嗷嗷”声,不自觉地大叫起来。

    杨辉被高志欣搂得太紧,不得已俯下上身,把胸膛贴在高志欣的两个大***上,下身却和高志欣的***离开一定距离,一是方便自己使劲***,二是方便高志欣向上耸动***。两下相合,肉与肉相撞的“啪啪”声不绝于耳。当杨辉把***又一次狠狠地顶进高志欣***里深处的时候,高志欣终于被小子粗大的***干得高潮来临,在一阵头晕目眩下,全身的快感汇集到子宫,又从子宫喷涌而出,随着***一阵阵不自觉的收缩,浓浓的阴精不断狂泻,尽情地冲刷他的大***。

    杨辉被高志欣的高潮弄得也是情欲如焚,加上高志欣***不断地紧缩,紧紧的将杨辉的***夹住,接着又是阴精一阵阵的烫慰,年轻的杨辉怎么还能忍受的住?只好再次加快***的速度,以期也达到快乐的颠峰。

    高志欣还没有从快乐的颠峰上下来,几乎又被小子一阵猛烈的***送上另一个颠峰,高志欣只有紧紧抱着小子,嘴里不断的呻吟道:“好小子,好小子。”

    杨辉此时觉得腰间一阵阵酸麻,那种控制不住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嘴里叫了声:“来了!”便将***死命地往高志欣的***里捅了进去,粗大的***竟将高志欣的子宫口顶开,两人同时大叫一声,杨辉便突突地把***尽数射进高志欣的子宫里。

    时间如停止了一般,许久才听到两人同时长长的喘了一口气。两人脸对脸,一丝征服的笑、满足的笑写满小子杨辉的脸上,一丝妩媚的笑、爱怜的笑挂在高志欣的嘴角。

    高志欣轻轻地笑道:“好小子,***射得欣姨***里那都是,还把大***插在欣姨的***里赖着不出去干什么?”

    杨辉笑道:“哪里是赖着不出去,明明是欣姨的***夹住小子的***不让出去嘛!”

    高志欣嗔笑着打了杨辉一下,搂着杨辉把嘴凑了过去,杨辉也把舌头伸进高志欣的嘴里,亲吻了起来。好一会,高志欣吐出伸进小子嘴里的舌头,笑道:“好啦,杨辉,咱俩再进浴缸里洗洗,我们休息一会,就该回去了。”

    杨辉这才不情愿的把***从高志欣的***里抽出来,两人从新在浴缸里清洗起来。

    晚饭后,白娜和弟弟白波一起出来散步,说来也巧,刚走了没多远,迎面碰上了亲昵的搂在一起走着的金霞和杨辉。

    打完招呼,白娜打趣道:“小两口还不抓紧时间享受去,逛什么逛啊?”

    “你啊,一会不让人干,就难受啊?这是和你来弟去哪鬼混啊?”

    “哈哈,鬼混?多难听!我们想做,还不有的是地方啊,实话告诉你,今天我是小波的老婆,还用出来鬼混啊,真是的!”

    “就是嘛,不过,听说在外面打野炮,感觉不一样哦!”白波接口道。

    “真的?”金霞惊异的问,说着还靠在杨辉身上,撒娇般的扭了扭,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看到金霞的浪样,大家都乐了,杨辉在金霞***上摸了两下说:“如果你愿意,我们现在就可以去试试啊!”

    “霞姐,这么一说,你就忍不住了啊?看来,辉哥的工作没做到家啊!要不要我来安慰安慰你啊”

    “臭小子,你还别说,我还真没试过你的工夫呢!”

    “我也没试过杨辉的工夫啊!”白娜在旁边撅着小嘴嗔道。

    “那干脆,我们现在一起去试试野炮,怎么样啊?”杨辉提议。

    “那去哪试啊?”白娜和金霞异口同声的问。

    “我知道一个地方,应该可以,我们去林业局办公楼后,那有个胡同,只有微弱的光线,还挺干净。”白波贡献。

    “对,对,对,我也想起来那个地方了,就在爸爸的办公室后面,真的很不错哦!”白娜附和。

    “那还等什么啊,走吧!”

    打车来的林业局办公大院,由于白娜的爸爸是这的一把手,所以他们顺利的进去了。

    四人人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了楼後。白波道:「咱们顺着围墙走到最里面吧。」

    四人便不吱声,只是手拉手地往里走。

    快走到最里面的时候,白娜咦了一声,道:「那不是爸爸的办公室吗?怎麽这麽晚了还亮着灯,还没回家吗?」

    杨辉道:「走,咱们过去扒窗户看看。」

    白波白娜等四人轻手轻脚地来到窗下,点起脚尖往一楼的白志声的办公室里一看。这不看则已,一看,四人不禁惊得目瞪口呆。

    白波、白娜、杨辉、金霞四个小脑瓜往苗卉的办公室里一看,惊得目瞪口呆。

    只见平时优雅温柔美丽端庄的苗卉此刻正坐在椅子上,两手抱着一个男人光光的***,将那个男人的***含在嘴里,正使劲地吸吮着。

    那男人站在地上,裤子退在膝盖处,两手叉着腰,把个大***使劲地前後耸动,将大***往苗卉的嘴里捅。白波、白娜等再一看那男人,不禁又是一呆,那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白志声。

    白波、白娜等四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摒住呼吸,又向窗内看去。

    只见苗卉把白志声的***在嘴里又来回吸吮几下,便把白志声的***从嘴里吐了出来,握在手里一边来回撸着一边把一双俏眼斜向上瞟着,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嘴里说着什麽。

    白波、白娜、杨辉、金霞四人虽然听不见苗卉在说什麽,料想可爱的苗卉一定是在夸奖白志声的大***。

    这时只见白志声嘴里说着什麽弯腰将退在膝盖处的裤子和裤袜一起脱了下去,苗卉也站起身来脸上笑着把上衣解开露出里面的乳罩,又弯下腰解开裤带,连裤子带裤袜一起也脱了个精光。

    白志声笑着在苗卉雪白滚圆的大***上拍了两下,苗卉笑着以回应的方式在白志声的大***上撸了几下。只见白志声又说了几句什麽苗卉笑着亲了白志声一下,便从椅子上拿了一个椅垫放在桌子上,苗卉一抬***坐了上去把两腿大大的叉开。

    由於苗卉坐的方向正好对着窗户,隐秘的***叫白波、白娜等看了个清清楚楚。只见苗卉的***微微发红,浓密的***成倒叁角状,苗卉为了逗白志声,微微使劲把两片大***弄得一开一合的好像婴儿的小嘴一样,隐隐见到里面粉红色的***。

    白志声乐得一手挽起一条苗卉的大腿,蹲下身去把嘴凑在苗卉的***上面伸出舌头在苗卉的***上舔了起来。

    苗卉幸福地把头张张扬起,披肩长发缎子般垂在办公桌上,嘴里哼哼唧唧地不时将***向上挺起好让白志声的舌头舔的更深一些,白志声一边舔着一边将中指***苗卉的***里来回捅着。

    不一会只见苗卉想必兴奋起来了,从办公桌上坐起来抱住白志声的头发疯似的狂吻起来,白志声抬起头回应着苗卉的狂吻手却不停反而更快地在苗卉的***里捅起来。只见苗卉把白志声捅在***里的手拔出来,握住白志声粗大的***往自己的***拉,白志声站起身来笑着把刚从苗卉***里抽出来的手指在苗卉的脸上抹了几下,想必手指上全是苗卉分泌的***。

    白波、白娜、杨辉、金霞四人见了此状,也不禁起兴。白波一把把金霞拽过来,轻声道:「看他们都这样了,咱们也快活快活吧。说着掀起金霞的裙子,一把扯下金霞的小裤袜,在金霞的小***上摸了起来。

    金霞刚才见了苗卉和白志声这一番调情,不禁小***里也流出些***来,白波这一摸,就自然的靠在白波的身上,任凭白波在自己的***上抠摸起来,同时自己的手也自然伸向白波的裤子,拉开白波裤子上的拉链,掏出白波的大***撸了起来。

    那边杨辉也和白娜相互抠摸起来,白娜一边撸着杨辉的***一边吃吃地笑道:「杨辉,想不到苗卉也这麽干呀,平时可端庄的很。」

    杨辉也笑道:「干他妈的,越平时端庄骨子里越骚,你和金霞平时不也挺端庄的吗,干起***来还不是和个小***妇似的。」

    白娜笑着使劲地撸了两下杨辉的***道:「死鬼,就算金霞是小***妇,那我你也没干过,你怎麽知道人家就是小***妇。」

    杨辉假装哎哟两声,扭头问白波:「白波,金霞骚不骚***」

    白波笑道:「骚,骚的很,你看我这手湿漉漉的,全是金霞的***。」

    金霞笑着打了白波一下道:「你真坏,竟羞人家。」

    杨辉笑道:「是吗?我摸摸。」

    说着伸过手来,在金霞的***上摸了两把,果然摸的湿漉漉的,杨辉把手拿到白娜的面前,笑道:「白娜你看。」白娜笑道:「去你的吧,看什麽,快看苗卉吧。」

    四人便一边相互抠摸着一边又向屋里瞧去。

    於只见这时白志声正一手握着粗大的***在苗卉的***口上磨着,一手用拇指和食指把苗卉的两片大***分开。苗卉则用两个胳膊肘支着办公桌,抬着头看着白志声的大***在自己的***口磨着,嘴里说着什麽,大概是让白志声把***快点干进***里去。

    果然只见白志声一挺腰,那麽粗大的***一下就齐根全都干进苗卉的***里去了。苗卉一咧嘴,白志声就晃起***,前後抽送起来。

    苗卉微微眯着眼,把头晃得跟拨浪鼓似的,不时伸出小舌头舔着嘴唇,一副***荡的陶醉样。这边白志声两手搂着苗卉的小细腰,低头看着两人的***部,把个大***使劲地驰骋在苗卉的肥***里。

    两人干了一会,白志声又解开苗卉的乳罩,露出苗卉两个丰满的大***,两个***因为刺激,呈紫红色张张挺起。

    白志声一手一个,握住苗卉的***,捏摸着,下身却丝毫不停地干着苗卉的***。又干了一会,白志声说了句什麽,将***从苗卉的***里抽出来,苗卉从办公桌上下来,一扭身,趴在办公桌上,撅起大***,白志声又将***从後面干进苗卉的***里,干了起来。

    这般激斗把白波、白娜四人看得春心激荡,白波看着看着,将金霞往墙上一推,站在金霞的後面就把***捅进金霞的小***里干了起来。

    杨辉也不示弱,也站在白娜的身後,把白娜的裤子裤袜退到脚脖,将***干进白娜的***里抽送起来。

    白波一边抽送一边道:「哎哟,金霞的小***好紧呀。」

    金霞哼唧道:「不是我的***紧,是你的大***太粗了,哎哟,干的姐姐好舒服,白波,使劲,干我,干我。」

    旁边白娜两手扶着墙也道:「杨辉,拿你的大***使劲捅我的小***,使劲,白娜的***里好爽。」

    杨辉抱着白娜的细腰将***在白娜的***里使劲地***两下道:「来,白波,你过来干一会白娜,我干干金霞的小***。」

    白波一听,将***从金霞的***里抽出来,挪了两步,来到白娜的身後,杨辉也到了金霞的身後,将全是沾满白娜***的***很顺利地就***金霞的***里,干了起来。

    白波也把湿漉漉的***干进白娜的***里,笑道:「这回好了,姐姐,你的浪水和金霞的浪水混到一起了。」

    白娜呻吟道:「我只要大***,快干我,使劲地干,那才好呢。」

    旁边杨辉一边把大***在金霞的***里抽出送进一边道:「金霞,你的小***怎麽出了这麽多***,我这一干,唧咕唧咕的直响。」

    金霞呻吟道:「杨辉,哎哟,舒服死了。我是个小荡妇,你和白波的大***更好棒,干的我要上天了。快干呀,使劲干,把金霞的小***干烂吧。」

    白波在旁边听了金霞的***话,笑道:「你还别说,金霞真是够骚够***。」

    白娜在白波大***猛捅猛干下,也是快感非常,哼唧道:「我挑的人准没错,哎哟,白波,你要是觉得金霞还行,你就使劲干我吧,白娜都要舒服死了。」

    白波笑道:「我不干你还能便宜你吗?」

    四人便俩俩一伙继续干起***来。

    四人又干了一会,白波笑道:「来,杨辉,咱俩让她俩知道知道轮奸的滋味。」

    说着,白波和杨辉又相互调了位置,白波开始干金霞的小***,杨辉干起白娜的小***了。

    白娜侧头问金霞道:「金霞,怎麽样?一次被白波和杨辉两根大***干,感觉如何?」

    金霞摇头晃脑道:「哎哟,白娜,怎麽这麽舒服呢,我以前被别人干可没这麽舒服呀。太爽了,乐死了。」

    死人正过瘾,忽听白波道:「快看,他们又换姿势了,真浪呀。」

    四人先停了抽送,探头向窗内望去。

    於只见屋里的情况又发生了变化。白志声在地中央放了一把椅子,坐在上面,苗卉笑着跨坐在白志声的腿上,一手握着白志声粗大的***,对准自己的***口,缓缓地坐了下去,直到把白志声的大***全都吞进自己的***里,还晃动着大***左右磨了两下。接着把一张俏脸凑上去,伸出小舌头,和白志声吻了起来。

    只见苗卉上面吻着,下面却将大***上下挫动起来。白波、白娜、杨辉、金霞看得清清楚楚,苗卉往上一抬***,白志声粗大的***便露出大半节,***上被灯光一照,亮晶晶,湿淋淋的,苗卉往下一坐,白志声那又粗又长的大***整根就被苗卉的肥***给吞没了。两人就以这种姿势干了起来。

    不知是苗卉兴奋了还是累了,那张美丽的脸上红红的,眼睛也闭上了,两手放在白志声的肩上,只顾将那白白的大***飞快地抬起坐下。白志声的两手抱着苗卉的***蛋子,配合着苗卉的套动。

    於就在这时,白波他们隐约听到了电话铃声,而屋里白志声和苗卉却猛地停止了干***,相互望着。电话铃持续了几声,只见苗卉十分不情愿地抬起***,把白志声的大***从***里放了出去,一抬腿,从白志声的身上下来,光着***倚在办公桌旁,用手拢了拢头发,嘴里说着什麽。

    白志声支着湿淋淋的大***从椅子上站起来,从旁边办公桌自己的上衣里掏出手机。电话接了没讲几句,就见白志声脸色大变,昂然挺立的***立马就软了下去。接着就见白志声急忙穿衣服,苗卉在旁边不情愿地说着什麽,白志声强笑着拍拍苗卉的***,又在苗卉的***上摸了两把,亲了苗卉一下,就急急忙忙的走了。

    於屋里只剩下苗卉一人在那发呆,想必干***正干的快高潮了,却突然人走了,内心感到万分空虚。

    只见苗卉又呆了一会,可能是刚才干***干的热了,抬手在额头擦了擦,便扭着***向窗户这边走来。白波等人见了急忙蹲下身子。头顶上的窗户哗的一声被苗卉推开了,白波等听见苗卉在窗边叹了一口气,又扭身回去了。

    白波等又悄悄地抬起头向屋里瞧去,只见苗卉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一支手支着办公桌,一支手竟然伸向自己的***,抠摸起来,嘴里还自言自语的道:「这个死鬼,把我弄得半死不活的就走了,让我怎麽办呐。」

    说着叉开两腿,把食指和中指两根手指一起******里捅了起来。把白波、白娜等四人看得目瞪口呆,想不到平时的苗卉和现在的苗卉怎麽这样截然不同。

    苗卉自己用手指捅了一会***,觉得还不过瘾,突然好象想起了什麽,弯腰从自己的办公桌下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是一根按摩棒,足有叁十公分长,粗细比白志声勃起的大***还粗。苗卉满意地点点头,起身到门口的洗手盆用开水去洗按摩棒去了。

    白波、白娜、杨辉、金霞相互对望了一眼,吐了吐舌头,又向屋里看去。

    由於苗卉一直没穿裤子,只穿了上衣还是敞着怀,在门口弯腰洗按摩棒的时候,雪白的大***就撅起来正对着白波他们,白波他们见苗卉的大***一扭一扭的,不时还能露出***,整个***沟里都是湿淋淋的,全是刚才和白志声干***时流出的***。

    一会,苗卉把按摩棒洗了个乾净,就在门口,背对着窗户,微微曲起两腿,迫不及待将按摩棒捅在***口上。

    只见苗卉一手握住按摩棒,一手撑开自己的***,嘴里嘶嘶哈哈地吸着气,把按摩棒一点一点地往自己的***里捅了进去。左磨右转,那麽粗大的按摩棒竟然被苗卉送进去大半截。然後苗卉直起腰,顺手拉过来一把椅子,抬起右脚踏在椅子上,低头看着***,将那根按摩棒慢慢地在自己的***里***起来,一边***一边嘴里哎哟哎哟地叫着。

    白波、白娜、杨辉、金霞哪见过这等阵势,白波一拍杨辉轻声道:「不行,咱们得去安慰安慰苗卉。」

    杨辉也轻声道:「得了吧,白波,我可不敢。」

    白娜也道:「行了,白波,你有多大的胆子。」

    金霞道:「不行,白波,你要干***就干我吧,可别去干苗卉。要让你爸爸知道,哼!」

    白波笑道:「你们看苗卉都这样了,拿个按摩棒在捅***,咱们不去干她谁干她?现在正是机会,错过了就没戏了。爸爸知道了也没什么啊,大不了大家一起干」

    白娜等一听也有道理,杨辉就问:「那麽白波,咱们怎麽干?」

    白波笑道:「窗户不是开着嘛,咱们趁着苗卉背对着咱们,咱们跳进去,吓唬吓唬苗卉。」

    说着,白波将***从金霞的***里抽出来,提上裤子,杨辉也把***从白娜的***里拔出来。

    白波道:「杨辉,咱俩先进去。」

    杨辉系好裤带点点头,白波便和杨辉悄悄地从窗户爬了进去。

    也许是苗卉太专心地投入到按摩棒在***里***所带来的快感,也许是白波和杨辉进来的动静轻了些,反正当白波和杨辉站在苗卉身後的时候,苗卉一点也没有发现,还在拿按摩棒捅着自己的***,并且哼哼唧唧地道:「哎哟,舒服,舒服。」

    白波见状,实在忍不住了,上前一把抱住了苗卉,道:「姐姐,你干什麽呢?」苗卉正在体验着按摩棒在***里***所带来的快感,而且***里的***分泌的越来越多,猛然间被人抱住,惊吓的感觉可想而知。

    苗卉只觉得浑身僵硬,脸色煞白,脑袋里只想着:「完了,完了。」苗卉顾不得把按摩棒从***里抽出,扭头一看,只见白波和杨辉一个抱着自己、一个在一边直勾勾的看着自己,苗卉的脸顿时红了起来,『哎哟』一声,突然昏了过去。

    白波忙把苗卉抱了起来,对杨辉笑道:「看,把苗卉给吓昏了。」

    杨辉却不知怎麽办才好,急急的对白波道:「那怎麽办呀?」

    白波笑道:「你个胆小鬼,真没用。」说着抱起苗卉,走到办公桌边,将苗卉轻轻地放在办公桌上,扭头对杨辉道:「你把白娜和金霞拉进来。」杨辉便走到窗前,把白娜和金霞从窗外给拽了进来。

    四人围在办公桌边,看着苗卉微皱着眉头,依然人事不知。只见密密的***下面,由于兴奋充血而显得微微红肿的***上,那麽大的按摩棒竟然完全******里,只留个小头在外面,也是湿淋淋的。

    白波笑道:「看苗卉,都骚成这样了,连按摩棒都用上了。」

    白娜和金霞都吃吃地笑了,白娜走上前去,分开苗卉的两条雪白的大腿,捏住按摩棒的头,把按摩棒从苗卉的***里抽出了大半截,带着苗卉的两片大***都翻了出来,白娜啧啧地笑道:「看看,整个按摩棒全湿了,苗卉真够浪的。」

    白波这时把白娜推到一边,笑道:「看着苗卉的***,我忍不住了,反正也是这麽回事,我他妈的先干干苗卉的***再说。」说着解开裤子,连裤衩一起退了下去,那根粗大的***早已挺的和大炮一样。

    金霞笑道:「白波真不要脸,刚干完我和白娜的***,就要干苗卉的***。」

    白波也不说话,挽起苗卉的两条大腿,往办公桌边挪了挪,顺手把插在苗卉***里的按摩棒啵的一声拔了出去,站在办公桌边,***正好顶在苗卉的***口上。由于苗卉刚才分泌的***太多,白波的大***毫不费力的就捅进苗卉的***里。

    白波『嗷』了一声道:「哎哟,苗卉的***也是紧紧的,好热呀!」边说边晃动起***,在苗卉的***里干了起来。

    苗卉就在昏迷中让自己情人的儿子给奸污了。

    白波挽着苗卉的大腿,起劲地把大***在苗卉的***里***抽出,边干嘴里还边道:「过瘾,过瘾啊!」

    白波的下腹和苗卉的***相击,『啪啪』作响,看得白娜笑道:「白波,慢点干,别闪了腰,不就是苗卉的***嘛,干也干了,急什麽!」

    旁边杨辉看着白波干苗卉的***,自己的***也硬了,一把把金霞拉过来,道:「金霞,我也起兴了,来,咱俩也干干***吧!」

    金霞笑道:「杨辉,你不说我的小***也湿了,快来,干我的小***吧!」说着,把裙子掀了起来,把里面的小裤衩脱了,这边杨辉也把下身脱光了。金霞一拧身坐在了苗卉旁边的办公桌上,叉开两腿,道:「快来,杨辉。」

    杨辉忙走过去,一手搂住金霞的小腰,一手拿着自己的***,对着金霞的***口,磨了两磨,见金霞的***口湿淋淋的全是***,便一挺腰,『扑哧』一声,大***就齐根***金霞的***里,接着两手环抱着金霞的小腰,将大***在金霞的***里***起来。金霞挺着上身,两手抱着杨辉的脖子,哼哼唧唧的道:「杨辉,使劲干,使劲捅,哎哟,好舒服呀!」

    这边白波正干着干着,忽听苗卉呻吟了一声,嘴里哼哼唧唧起来,苍白的脸也渐渐红润起来,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了。白娜在一边见状,走了过来,把苗卉的上衣分开,把里面的乳罩翻了上去,露出两个滚圆雪白的大***。白娜一手一个握住苗卉的两个***,揉搓起来,并对白波笑道:「看你,把苗卉给干醒了吧。苗卉的***真是不小呀!」

    白波也笑道:「苗卉真骚,昏迷这麽半天,我这一干***,***里还往外淌***呢!」

    这时就听苗卉哼了两声,嘴里喃喃的道:「哎哟,好爽,使劲干,爽死我了!」

    白波和白娜不由得相视一笑,白娜笑道:「白波,你再使点劲,看能不能把苗卉干醒。」

    白波便把大***从苗卉的***里抽出来,笑道:「看我的。」说罢,在大***离苗卉的***口挺远的地方使劲向前一捅,『扑哧』一声,竟然整根大***都捅进苗卉的***里,把苗卉捅的一耸,嘴里『哎哟』一声。

    白波又这样干了几次,苗卉哼唧着慢慢睁开了眼睛。首先看到了白娜一张笑嘻嘻的脸离自己很近,接着又看见白波抱着自己的两条大腿,在自己的胯间耸动着,随後感觉到自己的***里正被一根粗大、火热的***来回***着。一扭头,又看见杨辉搂着金霞在紧挨着自己的旁边正在气喘吁吁地干着***。苗卉不禁呆了,又由得白波***了半天,才道:「你们,你们在干什麽?」

    白波笑道:「苗卉,这还用问吗,当然在干***了。」

    苗卉一边被白波顶的一耸一耸地一边气喘吁吁的道:「不行,白波,你赶快把那个抽出去。」

    白波笑嘻嘻的道:「苗卉,你让我把什麽抽出去呀?」说着猛地加快了***的速度,只听得『啪啪』一阵急响,苗卉实在忍不住了,大声呻吟起来:「哎哟……哎……白波,你顶死我了……哎哟!」

    白娜这时也使劲地揉搓着苗卉的***,并把嘴也凑了上去,吻住了苗卉的嘴。白波一不做二不休,以目不暇接的速度把大***在苗卉的***里飞速地***着。苗卉一时意乱情迷,加上白波干的实在太过猛烈,白娜又把自己的***揉的像两个面团似的,苗卉再也忍不住了,只觉得***里越来越热,快感越来越强烈,不禁一阵头晕目眩,两手一把将白娜死死搂住,下身迎着白波的***,没命地向前死顶,躲过白娜伸进自己嘴里的小舌头,张嘴叫道:「哎呀,不行了,干死我了,完了,我死了……啊……啊……使劲干呀……使劲干姐姐的大***,干……干!」

    喊着喊着,***向上一挺,『啊』的一声,人又昏了过去。白波觉得苗卉的***里有节奏的一紧一紧,接着死死的一紧,白波就感到***一热,『噗』的一下,在***的来回***中,苗卉的***顺着两人的***滴答滴答的滴在了地板上。

    白波减缓了***的速度,气喘吁吁的笑道:「哈哈,又把苗卉给干昏了。」

    那边杨辉和金霞一边干***一边看着这边的情形,杨辉见白波把苗卉又给干昏了,并且看到苗卉刚才高潮时的***荡样,便从金霞的***里抽出***,对金霞道:「金霞,你先等一会,我去再把苗卉给干醒。」说着拍拍白波道:「来,白波,让我也过过瘾。」

    白波便从苗卉的***里抽出湿淋淋的***,一边甩着一边笑道:「苗卉的水可真多呀!」

    杨辉凑了上去,见苗卉的***里还地向外淌着***,便笑道:「看苗卉的骚水,都能把***洗一洗了。」几个人一听都笑了起来。

    杨辉把***对准苗卉的***口,一点也不费力地就将******苗卉的***里***起来。杨辉一边***一边笑道:「苗卉的***里也太滑了,一点摩擦阻力也没有,他妈的,这样干一个晚上也射不了精呀!白波,是不是你把苗卉的***给干松了?」

    白波哈哈笑道:「我哪有那麽粗的***!那是苗卉高潮过後***放松的结果。杨辉,你别急,再干一会,苗卉的***就紧了,苗卉的大***不次于白娜和金霞的小***呢!」

    杨辉一听,便不紧不慢的干起苗卉的***来。抽送了没几十下,杨辉笑道:「果然紧了,哎哟,还挺紧呢,好像有点往里吸呢!」说着抱起苗卉的大腿猛力地抽送起来。

    在杨辉的大力抽送下,苗卉悠然醒了过来,但并没有睁开眼睛,却暗暗地体味刚才高潮的快感。但杨辉毕竟是大力***,粗大的***下下都顶在苗卉子宫口处,干的苗卉不禁又兴奋起来,嘴里不自觉地又哼哼起来。苗卉悄悄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才发现干自己***的不是白波了,而是杨辉了,不禁暗暗想道:「唉,怎麽就这样叫他们两个给轮奸了呢?一个还是自己情人的儿子,不过这两个***还真是粗大,干起***来真是过瘾,我这可怎麽办呢?既然他俩把我给干了,我也就真舍不得他俩了呢!苗卉呀苗卉,你真是这麽***荡吗?你平时的张雅端庄都哪里去了呢?」

    苗卉这边正在暗暗自责的时候,那边杨辉却又加快了抽送的速度,使得本已舒服的苗卉更加舒服起来,已经忍不住大声的呻吟起来了:「哦……哦……舒服,真舒服,哎呀……爽死了……」

    白波、杨辉、白娜、金霞相视一笑,杨辉边干边问道:「苗卉,你哪里舒服?告诉我!」苗卉一听,脸不禁红了起来,使劲地忍着不发出声音。

    杨辉见状,暗自一笑,发力抽送起来,边使劲地捅着苗卉的***边道:「苗卉,你的***已经叫我们给干了,我们也看见你和白叔叔干***了,也看见你用按摩棒捅自己的***了,你还有什麽不好意思的呢?我也告诉你,白波、白娜、金霞我们四个人总在一起干***玩。」

    白波在一边也笑道:「苗卉,我们是看见你用按摩棒解痒,心疼你,才用我们的大***给你解痒的,我们是爱你的。今天大家碰到一块,那是天意呀,真的希望苗卉以後能和我们一块干***取乐,那该多好啊!」

    白娜和金霞在一边也点头道:「是呀,苗卉,今天的事只有我们五个人知道。」

    苗卉被四个小甜嘴说得也无话可说,心里想:「反正也是这麽回事了,只要他们四个不说,谁也不知道,还能和白波、杨辉两个大***取乐,就这麽着吧。」想到这里,便红着脸慢慢睁开了眼睛。

    白波、杨辉、白娜、金霞见苗卉睁开了眼睛,满脸红润的瞄着大家,美丽的脸上有几粒小小的汗珠,披肩长发被刚才干***干的有些凌乱,躺在办公桌上,一副娇柔甜美的模样,不禁都呆了。

    苗卉冲着他们四个微微一笑道:「你们四个小坏蛋,差点把姐姐吓死,以後可不许这样呀!」

    白波、杨辉、白娜、金霞一听,『嗷』地一声从地上跳起来,张兴地喊道:「姐姐和我们在一起喽,万岁!」

    苗卉微笑道:「小点声,让别人听见。」

    白波四人顽皮地吐了一下舌头。

    杨辉忙又将大***捅进苗卉的***里,使劲地干了起来,道:「我让姐姐舒服舒服。」

    苗卉被杨辉一顿干,哼唧起来:「杨辉你的***真粗呀,好舒服呀,使劲捅。」

    白波在一边摸着苗卉的***笑问:「姐姐,你哪舒服呀?」

    苗卉用手打了一下白波呻吟道:「哎哟,是***里舒服嘛,你真坏,人家不好意思说,你总逼着姐姐说。」

    白波哈哈笑了起来道:「杨辉,来,让我干干姐姐的***。」

    苗卉笑道:「你的大***我早就领教过了。」说话间,杨辉从苗卉的***里抽出***,白波挪过去,把大***『扑哧』一声就干进苗卉的***里去了。苗卉『哎哟』一声道:「轻点干,你想把姐姐干死呀!」

    白波一边耸动着***一边笑道:「我可舍不得干死这麽美丽的姐姐。」白波就这样***起来。

    一会的工夫,只见苗卉从办公桌上直起了上身,甩了甩脸上的长发,两手支在办公桌上,低头看着白波的大***在自己的***里进进出出,嘴里气喘道:「干,干,干,白波,快使劲干姐姐的大***,姐姐的***里现在痒得很,哎哟,白波,姐姐的大***怎麽样?夹得你的大***爽不爽?」

    白波放下苗卉的大腿,搂住苗卉的腰,使劲地晃动着***,也是气喘着道:「姐姐的大***真紧,夹得白波的大***好舒服。姐姐,你的***怎麽这麽紧呢?」

    这时苗卉突然喘的更厉害了,叫道:「白波,快点干姐姐的***,姐姐又要高潮了,太舒服了,简直要死了。」说着两手一下抱住了白波的脖子,将***抬离了办公桌面,嘴里『啊啊』的叫着,接着又一***坐了下去,只剩下急促的气喘声。

    白波也啊了一声,道:「姐姐又泄精了,好烫呀。」

    苗卉气喘了一会道:「不行了,姐姐太累了,太舒服了,白波,把***从姐姐的***里拔出去吧,让姐姐歇一会。顺便让姐姐看看你们四个干***。」

    白波听了,便从苗卉的***里抽出湿淋淋的***,扭头对白娜他们叁个道:「姐姐让咱们四个干***,咱们就干给姐姐看看,怎麽样?」

    白娜笑道:「那能怎麽样?就是干***呗,正好我的小***也痒了。」

    苗卉笑道:「哎哟,平时白娜可不是这样呀!」

    白娜也笑道:「平时姐姐不也不是这样吗?」说着伸手在苗卉的***上摸了一把,叫道:「看看,我的手上都是***呀!」

    苗卉笑着打了白娜一下,笑道:「死小鬼。」说着从办公桌上下来,一扭***坐在椅子上,从随身带的坤包里摸出一打手纸,在自己的***上擦了起来。

    这边金霞走到窗前把窗户关上了,杨辉伸手把灯给闭了。白波道:「杨辉,怎麽闭灯呀?」

    杨辉笑道:「外面的路灯就够亮了,咱们能到这楼後面来,那别人就不能来吗?好容易和美丽的苗卉在一起,不能让别人发现呐,是不是,白波?」

    苗卉在一边笑道:「杨辉真是个小甜嘴。」

    杨辉假装生气道:「我嘴再甜也不如白波让苗卉来了两次高潮呀!」

    苗卉笑道:「哎哟,杨辉还嫉妒上了,好,好,等一会姐姐让你把***射在姐姐的***里还不行吗?」

    白波笑道:「那让杨辉把***射在姐姐的***里,白波的***呢?」

    苗卉笑道:「好,好,都射在姐姐的***里还不行吗?」

    说笑了一阵,大家的眼睛已经适应了并不算暗的屋里,白波道:「白娜、金霞,咱们大家把衣服全脱了吧。」

    白娜和金霞笑道:「脱就脱。」说着,白波四人就把衣服脱得光光的。

    金霞道:「苗卉,你也把上衣脱了吧。」

    苗卉笑道:「哎哟,还带上我了。」

    杨辉笑道:「当然带了,等一会我还要在姐姐的***里***呢!」

    苗卉笑道:「好,脱就脱吧。」

    白波笑道:「杨辉,你先干谁?」

    杨辉笑道:「干谁都行。」说着杨辉顺手一搂,就把白娜搂在怀里,道:「就先干干白娜的小***吧!」便将白娜扭转身去,让白娜把手支在办公桌上,撅起***,道:「白娜,让我从後面干你的小***吧!」

    白娜撅起***,扭头对杨辉道:「杨辉,快把***干到白娜的***里去吧。」

    杨辉便用一支手抠摸着白娜的***口,另一支手握着自己的***,从白娜的***下面将***顶在白娜的***口上。白娜看了半天的干***,***里早就***直流了,杨辉轻力地就把******白娜的***里抽送起来。

    那边白波把金霞抱到桌子上,分开金霞的两条大腿,也是站在地上,将大***干进金霞的***里***起来。

    苗卉在旁边歇了一会,也缓过劲来,便走到杨辉和白娜这边,在杨辉的***上使劲地推了两下,把白娜顶得叫了起来。又走到白波和金霞这边,伸手在金霞的小***上摸了起来。一会工夫,白娜和金霞都各自呻吟起来,嘴里不断的说些什麽『快干』呀,『舒服』呀,『使劲捅』呀之类的***话。

    正当苗卉来回走动,两边助兴的时候,杨辉『哎哟』一声道:「来了,啊,我要***了……」说着,搂过苗卉,把苗卉按在桌子上,从後面飞快地将******苗卉的***里,使劲地***着。苗卉就觉得杨辉的***更粗更大了,接着就觉得杨辉的***一挺一挺地,一股股热流射进自己的***深处,苗卉也跟着呻吟起来。

    杨辉好像觉得还不过瘾,射完精後,趁着***没软,还在苗卉的***里尽情的抽送了几十下,才忽的吐出一口长气,伏在苗卉的背上,气喘起来。

    那边又听白波也『啊』地一声,从金霞的***里抽出***,杨辉忙挪开身子,白波过来也是一下就从苗卉的***下面将***干进苗卉的***里,***起来。又是一股股浓浓的***射进苗卉的***深处。

    当五个人打扫好了身子,各自把衣服穿好的时候,苗卉打开了灯,坐在自己的办公桌旁,微笑着说:「还真得谢谢你们,从我分配来这就让白书记开苞了以后,还没这么爽过,不过白书记也是很厉害的哦!看来啊,我是不想嫁人了,你们爷俩加上杨辉三条大***够我爽的喽!以后要多来干姐姐哦!」

    大家哈哈一乐,遂分手回家。

    再说杨洋的丈夫钱坤,心急火燎的到了自己的分公司处理问题。怎么回事呢?原来的他的外地分公司里接收一个女孩子做暑假工,刚干了没几天,就给捅了个大漏子,不小心把公司给客户开发维护的一个重要程序给捣乱了,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更关键的是这个程序的备份只有钱坤能修复。

    这个女孩子就是侯静,暑假觉得无聊,就经过爸爸的一个朋友介绍,到这家公司打工。因为好奇,出了这事,把老板兼总设计师钱坤都惊动了,连介绍他来的分公司经理也不敢在说什么了。

    钱坤到了后,修复好程序又马不停蹄的请客户吃了顿饭,好话说了一大堆,才总算平息的这场风波。

    事情已经圆满结束了,钱坤的心情也变的非常好起来,突发奇想的想见见这位能把自己设计的程序搞的一塌糊涂的女孩子,就让当地的经理把侯静叫来,可当地的经理回答说今天她估计是没敢来上班。

    钱坤呵呵一笑,大度的说:“这有什么啊,事情解决了一切都OK了。再说是个小女孩嘛!这样,你带我去看看她,别把人家给吓坏了。”

    听了这话,已经很是感恩带德的分公司经理立即领钱坤来到了侯静暂时一个人住的小房间。刚到楼下,公司又有笔业务需要分公司经理起处理。钱坤立即让他先回去了,自己一个人问清楚了房间,就走了上来。

    到了房间门口,一看房门半掩,就信步走了进去。

    侯静正坐在洗手间旁边洗衣服,见他进来,一看,原来是早就在公司手册上认识的老板,忙扎煞着手站起身来,说道:“钱总,你来了?事情都解决了吧?我无所谓,我希望你不要因为这解雇经理,好吗?算我求你了。”说完满脸真诚的看着钱坤。

    听完眼前的这个女孩子连珠炮般的话,看他急切的样子,心里忍不住乐了,故意寒着脸说:“这点问题,我还能解决不了啊!先不管别的,你说说你用什么求我啊?”一边说,一边打量侯静。

    侯静此刻穿着葱黄色睡衣诸色撒花夹裤,大约怕水撩湿了裤脚,挽起来直到膝盖下,白生生的腿和一双半大不大的脚都裸着,娇小玲珑十分入眼,胸前鸡头小乳微微耸起,一头乌油油的青丝随便的绑成一把,斜搭胸前,白生生的脸上眉黛如柳眼含秋水,微笑着,颊上两个酒涡若隐若现。

    本来性欲就比较旺盛的钱坤已经几天没有发泄了,乍见这丫头亭亭玉立,水葱儿般站在自己面前,心目都为之一开,胸中一拱一热,又是一动,眯着眼看了她脸庞又看腿又看胸脯忙个不了,呼吸已变得有点急促。

    侯静却不知他已经想到了那事上,见他眼神儿,忙瞧自己身上,又看着钱坤道:“钱总,您一个劲瞧什么?”

    “啊——噢……没什么。”钱坤心思不定地看一眼房门,已经关好,微微一笑说道,“你不是求我吗?那还不先过哪点喝的啊?大热天的。”

    侯静笑了,尴尬的说:“看我,怎么半这都忘了啊!”说着就拿了一罐可乐递了过去。一阵少女幽香隐隐弥散过来,钱坤越发不能自持,见她递来可乐,却不去接,一把摸住了她的手,笑着小声道:“侯静……你不是问瞧什么?瞧这里——”他捏捏侯静脸蛋儿又捏捏她脚,“还有这里,这胸上头里边鼓囊囊什么物事?”他的手又伸向侯静胸前……

    侯静见大自己六七岁的钱坤这样动作,岂能不明白。虽然生性***荡的她对这事很是享受,但这忽然的发生,还是让她一下红了脸,扭动着身子,半晌才道:“钱总……这怎么说?这事……可……”

    钱坤见她半偎在自己身边,越发情急不耐,紧一紧手更把她揽近了,放到了床上,笑着耳语道:“这有什么啊,事情都解决了,还不该乐乐啊?你放心,事情过去了,就当是没也没发生,我明天就走了,你不想现在就感谢感谢我吗?”

    说着一只手从她睡衣上身的下头伸了进去,只在她温软滑腻的两乳间来回抚弄,口中道:“来吧,我会让你舒服的……”又用手扳她的手向自己裆下……

    钱坤的左手由侯静的腰臀往下滑,快速的扯掉她的睡衣和内裤,手掌探入股沟,手指不时抚过菊花蕾周边,并左右奔波揉抓她浑圆丰腴的两片***,并偶而在她反射性夹紧的***缝中尽力前伸,往已经***淋淋的***探索,右手仍捂住侯静的肥美阴阜,灵巧的五指抚弄着***嫩肉,弄的她***源源涌出,***湿透。 ( 娇艳青春之放纵 http://www.xiaoyuanfang.com/18/18653/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