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不是乱开子宫门

文 / 胡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夜幕降临,天上那轮弯弯悠悠的月亮睁开了眼,探出了头,照得村里的夜一片朦白茫茫,幽幽深深。

    “仙儿,走吧,我们到门前那条河边上去看月亮吧”!

    “好吧“!

    两人步履轻盈地来到河边的青草地上坐下来,河水静静地流淌着,仿佛一尊流动着的祷人心愿的雕像,无风的夜晚,彼此都是那样纯洁的夙望。

    “今晚的月亮好亮哦,你觉得呢?”杨新义先开口问恋人。

    “呃,你说,天上的月亮结不结婚呢?“胡泽仙声音轻柔地说。”嘿嘿嘿、、、、、、月亮咋可能结婚呢?只有人才能结婚“。杨新义忍不住为恋人的天真笑出了声。”嗯——,我想的话,准是太阳和月亮结的婚,然后再生的星星娃娃些吧“。胡泽仙低缓细柔的声音传出,杨新义听的快乐极了,周身自然发热,下身自然地又开始膨胀、昂然起"

    一脸惊奇的胡泽仙不知道恋人究竟怎么了?反复的问着:”你咋个了嘛?H,你啷个了嘛?你到底咋个了嘛?、、、、、、“

    杨新义又觉得自己不好意思说什么,又觉得仙儿纯粹是太可爱了,他仍然默不作声地牵住恋人的手在河边走过来走过去的回绕着,虽是清凉的夜,但他已是满身大汗了,他快释放了,一阵从中枢神经发出的快感促使他感到极度舒服,停住了脚,他终于释放了,然后才松开了仙儿的手。

    此时的胡泽仙仍然不知道面前的这个身着绿色军装的恋人到底发生么什么事。她惊恐地望着他:”你怎么了?“”没什么“,杨新义说,但他又一想:”还是告诉仙儿吧“。于是,他牵着仙儿坐在月光下的草地上说:”我刚才、、、、、、刚才是自己射出了精液“。”啥子是精液嘛?“胡泽仙疑惑地望着恋人问道。”你看,我这里的裤子都湿漉漉的“。杨新义指着自己被精液打湿的裤子说。”你为什么要自然而然地射精液呢?“一点不了解男性生理知识的胡泽仙很想知道个究竟地问。”哎呀,就是、、、、、、,反正,我也说不清楚,总之,就是发育成熟了的男人才有的一种自然功能吧“。"" 杨新义解释着。”功能、、、、、、“。胡泽仙似乎有点明白地猜测着,又问道:”是不是就是男人和女人结婚时要发生的那种功能嘛?“”对,就是,男人和女人结婚时就要用我的这个对准你的那个,然后我就要射出精液,然后你子宫里面就要装小娃娃,我为了不让你未婚先孕,为了不玷污你的身子,所以就保护着你的,我刚才就是由于和你在一起实在太激动了,所以我就激动地自然而然地就射出了精液的“。杨新义为了让仙儿通通弄明白就大胆地解释着。”嗯,你还能自然而然的射出精液呀!真是很神奇的了,我以前听到我们有个同学说她老公和她做爱时,为了防止怀孕,就带着避孕套做,结果你猜怎么着?她老公由于太激动便把避孕套活活地剁进了她的子宫了,害得她进医院动手术剖开子宫才取出那个避孕套的,新义,你不轻易的就碰我的身子,我感到真的是很高兴的。呃——,我的这个还每月都要流血呢,有时我在流血那几天小腹部都有点隐隐作痛,只要一流完血就不再痛了“。胡泽仙也敞开心扉的诉说着自己的生理,又觉得恋人很好,不是那种浮躁一冲动的就想和女人插性的好男人!”哦,你每月要流血啊?我也弄不懂“。杨新义忽然想起小时候,妈妈有时也拿钱给自己去商店里买啥子卫生纸,但买回家也只有妈妈在用,自己和爸爸及弟弟都没得用处,可能就是妈妈也和仙儿一样每月都要流血的原因,那红彤彤的血可不是闹着玩的,需要丧失多少女人身体里的营养呀,杨新义越想越觉得心疼之极!仙儿和妈妈真艰难,而我为什么一射精液就觉得舒服呢?那么精液又是什么呢?人是吃食物的,是不是也是身体的营养呢?、、、、、、”他也总想研究个明明堂出来似的反复敲问着自己。

    “喂,你咋个不说话呢?”胡泽仙望着心爱的恋人问道。

    “哦,我就是在想,你为啥要每月流血?看你身体这么纤弱还要流血,我觉得好心疼”。杨新义爱怜地望着理着妹妹头型的仙儿说。

    “就像你一样,可能就是身体发育成熟了的原因吧,我小时候都不每月流血的,就是十六岁那年才开始的,当时我正在教室里专专心心地上课,突然觉得内裤湿湿的,跑到厕所里一看,啊,是鲜红的血,我赶紧请假回家问我妈妈,我妈妈才告诉我,是身体发育成熟了长大了的原因”。胡泽仙毫无保留地解释着。

    杨新义也越弄越明白似的眨着眼睛,心里想:我得回成都后找生理知识的书来研究一下,为啥子又要流血又要腹部痛,这不是双重难受吗?他又回忆起自己在老家时,妈妈每月那几天总是要睡在床上休息,现在才知道,就是妈妈像仙儿一样又要流血又要腹部痛,但爸爸也很体贴的做了平时妈妈所干的家务事。他问着仙儿:”你流血那几天腹部痛,可不可以吃药治呢?“”吃了药的,我买的益母草冲剂来吃了月经肚子就不痛了“。”月经“,杨新义第一次面对女孩子第一次听到”月经“两个字,觉得非常新鲜地说:”百分之百你来的月经里面有啥子明明堂,要不然咋会每月都来呢?“”我也觉得我来月经里有明明堂,我又不好意思问我妈妈,我妈妈又没有给我讲过,说不定我妈妈也不懂吧,我只晓得人只要一结婚,当妻子的隔不了多久便会怀孕然后又生后代,却弄不清楚是不是就是你刚才射出的精液如果和我子宫的血相结合,我就会怀孕哦?“没有生理知识的胡泽仙猜测着。”也可能就是吧“。杨新义也迟疑着,但心里却有些害怕,从未听说过什么是卵子的他心里想:”是不是人体真的就是这样结合而成的哦?我看到鲜红的血是揪心的很的哦”。

    一对理性、善良、懂贞洁、非常厚重的恋人探讨在这弯弯的青草碧碧的河岸上边,这是两人第一次发出心声、沟通感情、交流语领的小小天地,对于两性知识,这对恋人都是朦朦胧胧的,但都敲开了彼此的心门,走进了彼此的心房,都看到了心房里有颗闪闪发光、照耀四周的红心之星:有五彩斑斓的美丽心园;又相互需要的品质、体护做的装饰!真的是:

    人类社会人为本,

    恋爱结婚皆存份。

    爱情尤佳良心贵,

    不是乱开子宫门。” ( 一个行为美丽好女孩的惨然人生 http://www.xiaoyuanfang.com/18/18717/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