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受惊

文 / 胡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胡泽仙连忙跑出了那令她刚才恐惧万分的录像带店铺,心跳急骤加速地跳动着,她赶紧反锁上书店的门,坐在板凳上喘着粗气,心里想着:我明天一定要打电话告诉新义,叫他以后别再打电话过"

    终于稍好一点,她铺好床铺,洗完脚、关灯,躺上床,睁着惊恐的双眼久久不能入睡,夜,静悄悄,一切似乎都显得那样安宁、祥和,可是并不是那样既安宁又祥和的呀!

    她心想:真的是人心难测,表面上看那个卖录像带的男人就像是个人,可谁知道他的灵魂和行为却像是个鬼,完全被那些黄色录像带片子污染、损毁了,这种人还有什么资格在录像店里卖录像带呢?看了录像片子,就见了女人就像损害,难道一点都不懂,有些录像片子只能看,无论如何也不能去学着做的道理吗?这种意志力薄弱的男人适合做这种店铺的营业员吗?真叫人百敲不得其解啊!

    已经很晚了,胡泽仙才在沉沉的倦怠中入睡,并不像往常那样香甜的一觉睡到幽清的早晨,而是噩梦不断,接撞而 ""

    于是,她起身下床开门往街上的公用电话走去,拨通新义连队的电话,那头传来温和的声音:“喂——,请问找谁?”

    “请帮我找一下杨新义”。

    “请稍等一下”。

    过了一会儿,新义熟悉的声音:“喂——,是仙儿吧,我是新义,有什么事吗?还是思念我,想听我的声音了?”

    “我,我有事想跟你说、、、、、”。胡泽仙终于想把内心的伤心和恐惧宣泄了出来,无法控制地“哇哇”大声地哭了起来,这声音如五雷轰顶、如山谷回音。

    电话那头的杨新义听到心爱的仙儿恸哭的如此悲伤,担心的把电话一会儿拿到左边耳朵旁、一会儿又把话筒拿到右边耳朵旁,连声问道:“怎么啦?仙儿,你究竟出了什么事啦?你慢慢告诉我,啊,别哭,慢慢告诉我,我在听着啦”!

    胡泽仙哭过了,终于有些止邹声,抽泣着鼻涕柔声细气地说:“昨天晚上,我接过你的电话后,那个卖录像带的男人扳住我的头,逼迫我看电视里放的黄色录像带片子,想趁机淫性我”。

    杨新义一听心头更加的惊惶不安地忙问:“仙儿,他把你怎么样了?他伤害了你吗?”

    “没有,我抓住他的头发,使劲挣扎,他就放开了我,我就跑出了录像带店铺,你以后别打电话找我接电话了,有空的话,给我写信联系吧,好吗?我真的太怕再去接电话了”。 ( 一个行为美丽好女孩的惨然人生 http://www.xiaoyuanfang.com/18/18717/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