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七十一节 假妮的心思

文 / 作家权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9章第九卷四清岁月]

    第2节第七十一节假妮的心思

    连续开了几天会,张工作员还没有把《双十条》讲完,一些人就不耐烦了。 这天散了会,人们三三两两往回走,王假妮和黑牛爹走在了一起,王假妮像是自言自语说:“派来个酸包教书先生,成天是絮絮叨叨讲起来没完,这哪里是搞运动,就是老和尚念藏经呢!”

    黑牛爹附和说:“俺看那娘娘腔先生就是个软蛋,啥也弄不成!”

    “这还把人坐下痔疮了呢。”

    黑牛爹压低声音说:“恁听说了么,冯村,冯老蔫叫斗争了。”

    “冯老蔫不是怪吃开么,又是老党员,咋能叫斗争了呢?”

    “嘁M是倚老卖老,不服工作员,说人家年轻莽撞。叫工作员抓住了小辫子,查出他账目不清。嗨!冯老蔫就不识几个字,人也大咧咧的,他哪里会记账呢。听说是有人不待见他霸道嚣张,悄悄在工作员那里戳了他的锅。 ”

    王假妮也压低了声音:“俺也听说马村那个年轻会计叫打倒了。”

    “就是那个梳分头,油头粉面的,骑个新车子那个吧?”

    “不是他还能是谁!听说车子就是挪用公款买的。”

    “活该!谁叫他骑个新车子烧里烧气的,怪扎眼。”

    俩人像是默契好的,前后看了两眼,相跟着进了王假妮家,假妮老婆和孩子正在北屋里做饭,假妮拉着黑牛爹进了南屋。

    假妮把旱烟袋递给黑牛爹:“人家村里都搞开运动了,俺早就看着赵驴挪凰逞郏咱也得运动运动。”

    “是得运动运动,他赵驴啪褪歉慊ブ组比咱早了几天,凭啥就一直当着干部,论成份,他比俺家还高呢!”

    “嘁!年时秋里,他见俺挖老鼠窝,他就叫全村党团员都跟俺抢,弄得俺家里没吃的,受了半年j惶。听说他把粮食攒起来送到公社干部家里去了,这不是拿着群众的粮食行贿?别人不知道俺还不知道么,这就是上头说的那“四不清”。

    “就是,他赵驴挪磺宓牡胤蕉嘧爬矗土改的时候,地主家浮财都分了,他家是上中农,为啥不拿出点东西来?过了没几年,他家就过得富了,该不是土改的时候得了暗财吧?”

    “他男女关系也不清。”

    “还真是,他跟李小得媳妇就不清楚。嘁,从前谁家媳妇的房咱没闹过,后来他仗着自家年轻,团弄了一伙年轻人,闹房就敢不叫咱了,硬是把咱这伙人撇过一边了,说起来就是一肚子气。”

    俩人越说气性越大,狠不得立马把赵驴糯蚍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说到后来,王假妮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咱俩能整倒赵驴琶矗俊

    象是鼓胀的尿泡上突然被扎了一针,黑牛爹蔫了下来。他两手抱头蹲在地下,不停地唉声叹气。

    王假妮在黑牛爹屁股上踢了一脚,说“起来起来!俺最见不得人没脑子,拎起来一条放下一堆。”

    黑牛爹没精打采地说:“那咋办?恁说恁说。”

    王假妮压低声音说:“咱俩势单力薄,光凭咱俩肯定不行,咱也来个发动群众。恁想想,谁能把人都为遍了,总有个仨厚俩薄。他赵驴耪饷炊嗄曜芑岫裣录父龊谘郏咱俩分头串联,有几个算几个。再找张工作员反映反映,他要不听咱的意见,咱就上公社里找武书记告他,俺就不信了,他赵驴庞卸嘤玻

    黑牛爹大受鼓舞,摩拳擦掌:“嘁,就是,俺去找李小得,俺就不信他能咽下这口气!”

    王假妮赶忙制止:“等等等等!李小得那里还是俺去说,那人信神,身子又虚,恁别一竿子戳过去,他禁受不起,一口痰憋住再过去了。”

    “那俺去找谁?”

    “恁找三孬,他有一回偷队里红薯挨过斗争,记恨赵驴拍兀辉僬伊醣Γ长山撂过他一跤,他怪没面子。恁再想想,看谁跟长山有疙瘩就找谁。记住,一定要保密,可不敢漏了风。俺亲自去找李小得,完了再试探试探张工作员。后天上午咱还在这里碰头。”

    黑牛爹答应一声,E起鞋底磕了磕烟灰,把烟袋递给王假妮,说是要走。

    王假妮客气说:“孩他娘做好晌午饭了,吃了再走。”

    黑牛爹拱拱手,连声说不了不了,瑟瑟缩缩走了 ( 闹房 http://www.xiaoyuanfang.com/18/18805/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