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七十二节 小得的烦恼

文 / 作家权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9章第九卷四清岁月]

    第3节第七十二节小得的烦恼

    后晌散会早,人们往场院外走的时候,太阳还没落山。

    李小得上了趟茅房,撒完尿走到院里,听见屋里张工作员、长山、全义几个人还在说话。他想趁空到地里转转,走出场院门,人们都走远了。

    王假妮背着手在前面慢慢走。

    李小得赶上说:“假妮哥,恁咋走慢了呢?”

    “这两天受了凉,关节炎又犯了,走快了怪疼呢。”

    “老毛餐怕天凉,恁还是穿暖和点。”说着话,李小得就往前走。

    “恁跑那么快做啥呢?”

    “俺想到地里转转,这几天光说开会了,也不知道地里啥样了。”

    “恁这一说,还真是,俺也几天没下地了,咱一堆走。”

    俩人就慢慢往地里走。

    “这几天会开的,脑子都涨大了!”王假妮像是自言自语。

    “俺也是,晕头涨脑的,弄不清楚这要干啥。”

    “嗨!四清就是清算干部呢,恁没听张工作员说,干部要人人下楼洗温水澡呢。”

    “这些干部也是,从前斗争别人是开会,叫干活是开会,这回斗争自家也是开会,这离了开会还不办事了呢。”

    “恁没听说,国民党的税多,共产党的会多。“

    “还真是。 ”

    “恁听说了么?这回各村里都斗争干部呢,冯村斗秃子冯老蔫,马村斗那个油头粉面的年轻会计。听说公社里内定了,咱村里要斗争赵长山呢。”

    “不能吧,长山好好的,斗争他做啥呢?”

    “恁看恁也不信,俺开头也不信,恁说长山人也不错,斗争人家做啥呢?可人家上级说,赵长山长期当干部,难免有四不清的问题,不洗他的温水澡,就打不开张庄四清斗争的局面。俺再想想,也是,这一般人想不清呢,恁也没那资格,还就是人家几个干部有那资格。”

    “那倒也是。”

    “张工作员暗里发动群众,揭发长山问题呢,有几个人都准备好了,恁知道么?”

    “俺不知道呀!”

    “看看看看,人家都知道恁跟长山两家关系好,都不跟恁说。”

    “啊!都说啥呀?”

    “有人说他财物不清,有人说他账目不清,有人说他拿仓库里集体东西送人,还有人说他生活作风有问题。”

    “有啥问题?”

    “恁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

    “俺真不知道!”李小得有点急了。

    “也是,这事咋会有人跟恁说,全村人都知道恁也不会知道。也怪俺多嘴,可谁叫咱哥俩关系好呢,俺也是听说……,还是算了吧。”王假妮像是后悔了,欲言又止。

    “恁说吧,好哥呢!说吧说吧!”李小得急得近乎央求了。

    “俺也是听说……说是长山跟恁孩他娘不清楚,当初恁孩他娘的处身子就是长山破的,说恁俩孩儿都是长山的种……。”

    李小得脑子轰地一声,血往上涌,眼前发黑,他晃了几晃,赶紧蹲下来,两手抱头。王假妮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可是他一句也没听进去,冥冥中觉得王假妮拉他,他看不见王假妮在哪儿,闭着眼猛吼一声:滚!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王假妮嘟嘟囔囔:“这人,好心当成驴肝肺,俺说不说吧,恁要叫说,说了,恁又这个样,真是好心没好报……。”见李小得蹲在地上没反应,他嘟囔着,瘸着腿,径自走了。

    李小得蹲在地上,半天回不过神来。这种事在村里不新鲜,两个油糕在村里转圈的事,他小时候就听说过,可小时候天真无邪,只是当个笑话听听,就没进脑子里去,更没仔细琢磨过其中的深意。这故事发生在上辈人中间,他觉得离自己很遥远,远得就像老头们拉古时候讲的三国、水浒。他平常听人说那个男人跟谁家老婆好,心说那男人就是爱跟女人凑热闹,也就是替人家干干活,大不了打打情、骂骂俏,他不相信男人真敢钻别人老婆的被窝子,不相信谁家老婆敢钻别的男人被窝子。说实话,他李小得在男女之事上,年轻时候还有点心思,从白鲜生了孩子,他渐渐就淡了。现在这事猝然降临到他头上,犹如五雷轰顶,一下把他打懵了。他细细咂摸着王假妮说的话:破身……孩子,还真是,当初白鲜破身的事,自家模模糊糊、影影绰绰,咋也想不清爽。后来他参加过几次闹房,亲眼看见有些女人就象杀猪放血一样见效,这里一刀子进去,那里就见了红;有些就不行,不管咋折腾,就是不落红。他先前没见白鲜落红,心里很是纠结,后来见不少女人折腾不出红来,怀疑就渐渐模糊了。孩子,经王假妮那么一说,还真是跟长山有点像,那脸部轮廓,那个头,活脱脱就是长山小时候的样子。也难怪人家说。真要是那样,自家就是养了别人的崽,那不就是冤大头么?还活个啥劲,还不如一头碰死呢I是、可是,自家清清楚楚,白鲜生孩子之前,自家就没断了跟白鲜同房,咱自家撒的种子,自家还不清楚么?孩子的眼窝、下巴,尤其是脾气秉性、睡相吃相,跟自家略无二致。白鲜生气了骂孩子:窝囊架势,跟恁那熊爹一球样。这不就是说孩子是自家的种么?不管别人咋嚼舌根子,他李小得坚信:孩子就是咱自家的种。这些年来,白鲜跟长山是不错,村里不少人都知道,可老赵家跟俺老李家那也不是一般的交情,算起来,都好几辈子了;咱跟长山从小一块长大,他有啥事俺还能不知道?桃花对俺不是也不错么?白鲜自从跟了俺,啥事上不是尽着俺、由着俺,要叫俺说下白鲜的毛病,真还说不上来。俺不能信王假妮们的胡说。可是、可是,无风不起浪,要真是那么回事……唉!俺可咋弄呢?

    李小得觉得自家脑子破了条缝,冷风呼呼往里钻,又感觉有两只手在自家脑子里拧麻花,他迷迷瞪瞪站起来,踉踉跄跄往村里走去…… ( 闹房 http://www.xiaoyuanfang.com/18/18805/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