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拉薛姨妈下水(1)

文 / 木鱼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薛家妹子这么匆忙朝哪里去呀?”薛姨妈急急忙忙的朝前走着,忽然听到前面有脚步声传来,却不料迎头碰到了正要回府的赵姨娘。

    “哦,”她一头抬头,顿时微微一愣,没有想到平时和自己不对头的赵姨娘竟然会主动和她打招呼。因为王夫人的关系,赵姨娘平时对自己很不待见,只是这个府里轮不到赵姨娘说话,所以她也只是暗自看自己不顺眼而已。这时才觉得自己有些心急了,但是人家和她说话,自然需要应对一番:“哦,我闲来无事,就在园子里随便看看”

    “薛家妹子现在没有什么要紧事儿,真是太好了,今天我们家环儿给你们大通钱庄添了不少麻烦吧”赵姨娘虽然口中说着添了不少麻烦,但是脸上的得意之色却显露无遗。

    “哪里哪里,没有想到环儿这么有能耐,我听风丫头说了他今天手段非常厉害,连我们钱庄的赵掌柜也赞不绝口呢。”薛姨妈自然知道她拦住自己就是想买弄一番,索性也就顺她的意思。

    “真的?”赵姨娘听她这么一说顿时眉开眼笑,热情的拉着她的手说道:“环儿没有给你们闯什么祸就好,妹子来府里也有一段时间了,我们一直没有好好亲近亲近,反正你现在左右无事,到我屋里坐一坐怎么样?”

    “不了,不了。”薛姨娘自叶然知道她的心思,无外乎看到自己儿子出风头了,想找个人炫耀一番,可是她现在只想到王夫人哪里,将自己看到的情景告诉姐姐,又怎么会听她吹嘘。

    “妹子莫不是看不起我?”赵姨娘讪讪的松开手,脸色顿时拉了很长。

    “不是,姐姐误会了。”薛姨娘一看事情要僵,赶忙补救道:“我只是害怕打扰姐姐而已,你平时繁忙……”

    “一点都不打扰……”赵姨娘没有心机,一听她这么说,又重新欢喜的拉着她的手说道:“那你到我这里好好坐坐,我有点事情给你说……”

    “好吧”她见推脱不掉,就只好跟上前去。她现在心中乱糟糟的,哪有心情听赵姨娘的吹嘘,可是赵姨娘偏偏今天兴致勃勃,途中她一连两次想走,都被赵姨娘拦住,最后还热情的拉住她,非要让她在这里用餐不可。最后在赵姨娘的软磨硬泡下,只得草草吃了几口起身告辞。

    走出院子,恰好自己的丫鬟也寻了过来,她看天色已晚,也不好意思再去麻烦姐姐,只好领着丫鬟回到住处。

    却说贾环吃过饭之后,早早的把自己关在房间内,修炼师傅传给自己的“大阳秘法”,慢慢的竟然进入了一种非常玄妙的境地,那种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仿佛有人在牵挂自己一般,充满了爱意。正当他体会这种玄妙的意境时,登时身子一震,感觉到有人进入自己的房中,他轻声叫道:“师傅,你来了?”

    “嗯”太一轻飘飘的站在屋子当中,含笑的看了他一眼说到:“你的功法修炼很快呀”

    “还是师傅指点的好……”贾环乖巧的应了一声,然后疑惑的说道:“师傅,却不知道得到那金陵十二钗之后到底是何表现,师傅真的不知道吗?”

    “我又怎么会知道?”太一疑惑的问道:“你是不是发现了些什么?”

    “嗯”贾环点了点头说道:“按照师傅的说法我天生就是应劫之人,和贾宝玉一样,同那金陵十二钗有莫大的关系,只要我们接触肯定二者之间会产生异象……”

    “你今天和平儿交欢难道产生什么异象不成?”太一目光一闪,盯着他急忙问道。

    “也不是”贾环摇了摇头说道“刚才我运行大阳秘法的时候竟然感觉到她此刻的心思……这种感觉很奇妙,仿佛我真的知道她在牵挂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竟然会有这么奇妙的事情……”太一听了他的叙述也满脸愕然,迟疑了一下说道:“难道你误打误装竟然得到金陵十二钗中人……这解释不通呀,平儿若论相貌自然出众,但是她的心思却绝对算不上是奇女子,又如何能够选进这十二钗中呢,会不会你感应错了?”她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我也不清楚”贾环听她这么一分析,内心将自己的想法又怀疑了几分。

    “对了,你和平儿的事情被发现了你可曾知晓?”太一见想不出所以然然,就道出自己来的目的。

    “今天下午那一声猫叫是师傅示警?”贾环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问道。

    “你知道?”太一不由得看了他一眼。

    “我听师傅主动提起这件事情就能够猜出几分,当时我分明听到假山后边有人的呼吸声,正想抓住她却听到一声猫叫,就知道院子里肯定还有别人。”贾环解释道。

    “我倒是小瞧你了”太一话语中带着几分欣慰,又开说道:“你可知道是谁在后院中?”

    “师傅知道?”贾环忙追问道,“到底是谁?”他只得到一方香帕,虽然顺着这个线索也能够查出是谁偷偷溜进园子里,不过却害怕惊动他人。

    “薛姨娘”太一开口回答道。

    “什么?!”贾环张大嘴巴,顿时浑身下了一声冷汗,他最初还以为这不过是一个下人无意中偷看到而已,晾她们也不敢说出口。没有想到竟然是薛姨娘,如果她将这件事情告诉王夫人,那自己和平儿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那……怎么办,师傅?”他一时间也失了方寸,赶忙求助于自己的师傅。

    “方法倒是有一个……”太一说了半句,又看了贾环一眼。

    “师傅请说”贾环也一连严肃的回答。

    “那就是吃掉她……”太一口中吐出几个恶毒的词语来。

    “什么?!”这次她口中的话让贾环更加吃惊,没有想到她所说的办法竟然是如此。

    “怎么,你不敢吗?”太一冷笑着望着贾环,“你如果不把她拉下水,等她清醒过来将你和平儿偷情的事情告诉王夫人,那个女人可不是心思手软之辈,恐怕就有你受得了……”

    贾环看她提起王夫人的时候神情比较激动,心思顿时一动,她让自己对付王熙凤,接着又让自己拉薛姨妈下水,而提到王夫人时候更是将内心的怨恨显露无遗,很显然太一和贾府或者王家有什么深仇大恨,想到这里他脱口而出:“师傅是不是和王家有什么仇恨?”

    “你怎么……”太一刚说了半句,心中豁然清醒,这个混蛋在套自己话呢,突然她的眼神一冷,一种无形的气场压向贾环,贾环还来不及有所动作就感觉自己仿佛被压在一座大山下一样,体内的骨骼吱吱作响,似乎下一刻就会粉碎。

    “哼,有时候人太聪明了不是一件好事,希望下次不要让我看到你自作聪明……”太一猛然将浑身的压力散去,顿时贾环大声咳嗽起来。

    “我知道”贾环赶忙点了点头,在自己实力弱小的时候还是不要过分暴露自己的聪明为好,当下他的神情恭敬起来。

    “我这是为你好”太一又叹了一口气说道。

    “可是薛姨妈我可没有能耐将她收服……”贾环想到那个身材丰满的女人,顿时怦然心动起来,但是他却很有自知之明这个女人平时看起来不显山露水的,但是绝对比王熙凤更难对付。这个女人多年支撑着薛家形成一种特有的威仪,在加上守寡多年伦理道德早就深入骨髓,如果自己强行威胁她,很有可能来个鱼死网破。

    “呵呵,对付她远远没有你想像的那么难,你知道她偷看你和平儿偷情的时候在做什么吗?”

    太一说完将自己看到的情形轻描淡写的说了一遍,虽然中间少了很多香艳的情节,但是还是让贾环再次心动不已。看着他跃跃欲试的神态,太一就知道贾环动心了,笑着开口说到:“现在有把握了吗?”

    “有……”他赶忙点了点头,继而又问了一句:“薛姨妈有可能是金陵十二钗之一吗?”

    “这……”太一思索了许久才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单单平儿的表现已经在我意料之外了,如果是那就更好了……你准备如何对待她?”

    “呵呵”贾环脸上也闪烁着一丝笑意,“薛姨妈寡居多年,很长时间没有得到雨露的滋润了,师傅常说孤阴不生,孤阳不长,她只不过一直强行压抑着心中的欲念罢了,不过她越是压抑,内心的欲念就越旺盛,这就像一座蓄水的堤坝,一旦堤坝有一个小决口,那就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了……师傅你能给我找一个隐蔽之所吗?”

    “你要干什么?”太一不解的看着他。

    “呵呵,当然是收服薛姨妈所需的地方了,我要让她看看我的厉害……”

    “有……”

    谢了妆之后就要睡觉了,第一次薛姨妈没有让丫鬟给自己卸妆,她关上门之后,缓缓的褪掉自己的背子,儒裙。在红烛的映照下欣赏着镜子里的侗体,云般的乌发四散开来,微尖的鹅蛋脸皮肤白净细嫩,两条弯弯的细柳眉,一双深如秋水、美若星辰的眸子,嘴角轻启,顿时满脸含春,风情荡漾。整个脸蛋无不美至极点诱人心动,当真倾国倾城之色,闭月羞花之容。丰挺的**将胸前的肚兜高高顶起两座山峰,两个开的正艳的花蕾随着她的动作上下抖动,虽然自己已经有两个孩子了,但是在她身的身上没有一点赘肉,淡雅的成熟肉香迎面扑来,散发着成熟的魅惑。

    这么娇艳的花朵,如果被那些臭男人发现,他们该会痴迷垂涎不已吧?她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骄人的身材,用手扯住自己脖子后边的红丝带,向旁边扯了扯,一双饱满坚挺的怒耸玉乳随着她的动作微微颤动,透出无限的肉感。

    她小心翼翼的将粉红色的肚兜慢慢的褪了下来,那巍巍颤颤的乳峰,盈盈可握,显示出只有妇人才有的成熟丰腴的魅力和韵味。娇小尖挺的**上粉红的在白皙乳肉上微微颤动,就连她自己也忍不住的心跳加速,舌干口渴。玉手不由自主的捧着熟透了的娇嫩的乳峰凑到自己面前,娇挺的肉球散发醉人**,仿佛是秋季熟透了的苹果一样挂在枝头迎风摆动,等待着人们来采摘。

    “唉,可惜了这幅好身体”她叹了一口气,重新用肚兜把自己那两个白嫩丰满的**罩住,又伸手到肚兜内捏住将**往胸脯的中间拉了拉,很快就在粉红的肚兜内形成了两座山峰……

    已经是三更时分了,躺在空荡荡的锦帐内,薛姨妈仍旧是无法入睡,下午在后花园中偷看的情景在脑海中不断的重复着。

    她的手抚摸在自己的**上,却再也没有以往的快感,似乎只有那个男人才能给自己欢喜,一想到贾环,她就浑身不自在,好像身上的每一处都开始战栗起来。

    她强迫自己不再去想下午发生的事情,“啊……”薛姨娘的右手不自觉的伸进了自己的亵裤里,在大腿根部不住搓揉着,那里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是湿漉漉的了。

    她一闭上眼睛,耳朵边立刻响起了平儿的声音“啊……啊……这下好深……啊……三叔……啊……”“啊……要死人了……啊……受不了……不行了……”

    我怎么能这样呢,我不能再想了,她虽然脑海中一再告诫自己不可以,但是手中的动作却更加剧烈了,想象着有一个男子把自己压在大床上,疯狂的肆虐着,而她也不断的挣扎着,反抗着……直到最后,自己的身上再也没有一点力气,“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到了最后两颗亮晶晶的泪水从她紧闭的双眸中滚动而出,在清幽的脸蛋上上留下两道湿痕……

    猛然她感到自己的床前占了一个人,顿时大吃一惊,从床上坐起来说道:“你……你是谁?”

    “呵呵,没有想到我刚才竟然看了一场好戏……”来人带着沙哑的声调,蒙着面部带着淫邪的目光打量着她。 ( 红楼如此多娇 http://www.xiaoyuanfang.com/21/21146/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