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拉薛姨妈下水(3)

文 / 木鱼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原来是宝姐姐呀,不知道宝姐姐所来为何事?”贾环赶忙起身说到。对待薛宝钗他自然不敢怠慢,这个女人和她的母亲有一比,也是精明过人。

    她后边跟着的丫鬟叫莺儿,长得眉清目秀,不过骨子里透着一股精明,真是什么主子什么丫鬟。

    “三少这叫什么话,你既然叫我姐姐,难道我来看看你也不可吗,倒是三少整日埋头苦读,恐怕早就忘记我这个姐姐了吧?”到底是薛宝钗,三言两语已经把责任转到对方身上。

    贾环也知道不能在这个问题上过多追究,否则就显得自己有些小家子气了,当即笑着说道:“姐姐说笑了,宝姐姐随时来,我随时欢迎。”

    薛宝钗来了自然又是一阵寒暄,说起了大通钱庄的事情来,贾环自然非常热情,最后惹得她连连娇笑。

    薛宝钗就坐在他的不远处,且低头品着茶水。因为天热,她背子顶端系的有些松懈,从贾环半坐的视线看去,正好可以看到她半露的酥胸和半点乳沟。

    “我快要流鼻血了。”他心中暗暗叫道,满脑子都是薛宝钗娇挺的双峰,不自觉的和薛姨妈相比起来。

    薛宝钗侧目也发现了贾环的样子,顿时心里微怒,不留痕迹的拉了拉背子,不让一丝的春光流淌出来。

    贾环也立刻知道自己失态了,赶忙随口说了一句补救到:“宝姐姐学问自然是好的,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你一番。”

    “哦,三少饱读诗书,满腹经纶,不知道三少有什么难题需要向我请教?”薛宝钗听到他这么说心中的气消了几分,以为他想考自己一考,心道平时总听人说这个贾府的三少是个草包,虽然这次替自己家中化解了危机,但是却听说是有人教导而已,他出的问题应该难不倒自己,当即点头应了下来。

    “一个书生花八两银子买了一方砚台,九两银子卖掉了,然后他觉得不划算,花十两银子又买回来了,十一两银子卖给另外一个人,问他是赚了还是赔了?”贾环看她眉目流转,略懂她的心思,只是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这……”薛宝钗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题目,一时倒也难住了,思索了片刻才不确定的说道,“应该是一两银子吧,在商言商,利润最大化是商贾的追求,其实三少刚才出的题里边包含了三次交易,第一次是八两银子买进,然后九两卖出,利润是一两;第二次九两银子卖出,十两银子买进,算是赔了一两,第三次则十两银子买进,十一两卖出,利润为一两。所以最后的结果应该是赚了一两,这个人也够傻的,最后两次算是白做了。”她脸上带着自信,显然经过分析觉得自己的说法很有道理。

    好一句在商言商,虽然她的答案并不完全正确,但是贾环却心中对薛宝钗又多了几分佩服,此女的心思绝对高明,因为他第一次听师公给自己讲起的时候也做了类似的回答。

    “对呀”在一旁默然不语的丫鬟莺儿搬着手指头不住的算,最后恍然大悟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小姐果然聪明,这里边的道道我可想不出来。”

    “多嘴,”薛宝钗笑着捶了她一下说道:“三少还没有说正确与否呢?”

    “呵呵”贾环笑着说道:“宝姐姐和我当初的回答是一样的,不过这样回答却是错误的。”

    “错误?!”薛宝钗瞪着大大的眼睛,一脸不解的望着他,很显然自己不知道哪里错了。

    “保密”这个时候贾环突然装的高深莫测起来,笑着不再言语。

    “谁稀罕,你不说我们小姐一样能够想出来。”莺儿在后边激将道。

    贾环又怎么会受她的影响,只是笑着说道:“宝姐姐可以仔细想想,呵呵。”

    “我却是不知”薛宝钗想了很久仍然皱着眉头,最后才说道,“三少这个题目真是让人听了新鲜,不如我们一起到宝玉那里,请他们也猜上一猜如何?”

    “好呀”贾环起身点头答应,“二哥那里热闹一些,正好去耍。”如果是平时贾环自然不愿意去,但是他从昨天回来后下人的变化已经想明白过来,一味的软弱并不能解决任何事情。一叶落而知天下秋,老太太的一句赞赏就让自己在贾府的身份地位发生了改变,如果哪日老太太不高兴了,那些人还不是将自己视为粪土一般?

    只有自己展现出应有的才能,才会在贾府中有立足之地,所以在讨好老太太的同时,自己还要表现出来自己,这样才能够保证万一出现什么意外,还能有退路可选。而自己三年前遇到师傅传授自己的所学,相信不弱于任何人。

    贾家能够崛起江南近百年,绝对不是那些刚刚发迹的暴发户所能比拟的,整个贾府看上去规模虽然庞大,但是却丝毫不给人雍容华贵、雄壮威武的感觉,而是让人感觉到格调雅致,谨慎低调。

    青砖铺地、绿树掩墙,园内回廊相连,从城中暗道引进的活水注入园中的池塘,其中假山喷泉点缀其中,青翠的蔓萝枝枝蔓蔓缠绕在一起,凑成一段段绿意。

    现在已经太阳初生不久,真个沈园层层叠叠的建筑都映照在一篇霞光当中,池塘上碎红片片,留下斑驳的影子,让贾环心中不由得一阵惊叹。

    贾府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显得不简单,无一不诉说着能够在江南商界占下半壁江山的世家特有的气质。

    等走到宝玉的住处,却见王熙凤和平儿、巧姐以及三春还有李纨母子都在那里说笑,众人看到贾环跟着薛宝钗一起前来感到有几分奇怪,但是都还是起身笑迎。

    “环弟有段时间没有来我这里玩了,今天怎么有空,我们刚才还听凤姐说你的事情呢,三弟可是帮了薛姨妈一个大忙呀。”贾宝玉笑着说道。

    “劳烦哥哥挂念了”贾环也笑着端正的坐在最旁边,并没有平时的猥亵姿态。

    “呵呵,三少可是很有做生意的天分呀,刚才我去访三少,他给我出了一个题目,我思索了半天也没有猜出来,就让三少给大家也说说,让你们也猜猜看?”薛宝钗这个时候清了清嗓子说道。

    “哦?”众女都饶有兴趣的看着贾环,连在一旁侍奉的丫鬟也竖着耳朵听。

    贾环又轻轻讲这个题目说了一遍,众人一时都静下来思索,这个题目看似简单,但是你一旦认真起来都很快陷入其中,最后倒是巧儿叽叽喳喳的说道:“三叔,我知道,我知道,是赚了二两?”

    众人这才转头看着贾环,有一个如此猜测的也满怀希望。

    “不对,让你做生意,非赔惨不可”贾环拍了拍她的小脑瓜说道。

    “人家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呀”巧儿撅着嘴不高兴的说道。

    “可是赚了一两?”这个时候王熙凤和贾宝玉说出了相同的答案,却又被贾环否定,等众人猜了半天也没有猜出来,直说让贾环说出答案。

    “在商言商,利润最大化当然是商人的追求,实际上在第二次交易的时候,这个书生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追加了成本,本来他可以直接赚三两银子的,但是经过三次交易后这方砚台的利润已经变成了一两,所以一来一去应该是赔了二两银子。最重要的是砚台的本来价格是八两银子,我们都忽视了这点,经营生意少赚就是赔。”

    “可是他明明就是赚了二两银子呀……”巧儿仍然不依不挠的问道。

    倒是贾宝玉听后却半晌无语,最后被巧儿一打扰,才开口说道:“原来如此,少赚就是赔。简单几个字,就把商贾的逐利的本性刻画出来。难怪古人常说商人重利轻义,仅仅一方砚台,已经可以搅出那么多心思。”

    贾环看到他说到这里薛宝钗的脸色明显变了几分,就开口说到“二哥说的也不全对,没有商贾的舟车劳顿,我们冬季就用不到长白的上等松碳,没有商贾的流通,我们连盐巴恐怕都吃不到。”

    他不等贾宝玉反驳,就继续开口说到:“我这里还有一个题目说给大家乐乐,看谁能先猜出来?”

    众人立马来了兴趣,目不转睛的看着贾环。

    “说一个学堂一次先生考试学生策论,有两个人交了一模一样的考卷,但先生认为他们肯定没有做弊,这是为什么?”

    “这怎么可能,策论怎么可能写的一模一样,”贾宝玉也略显惊诧的说道。

    “就是,这怎么可能?”平儿轻声附和,看到贾环笑着望了他一眼,顿时脸上一红,忙把目光转过去,幸亏这个时候没有人将注意力转移到她的身上。

    “因为两个人都交的白卷”贾环开口说出答案。

    “白卷……?”众人先是一愣,继而都哈哈大笑起来,尤其是巧儿更是笑着趴在王熙凤的腿上捂着肚子。

    “三少,还有没有,再说一个……”这个时候薛宝钗又脆问道。

    “好,那就再说一个,”贾环清了清嗓子说道:“大家都识字几千,知道三个金叫鑫,三个木为森,三个鬼叫什么?”

    “三个鬼?”他们都开始用手默默的比划着,最后都觉得这个不是一个字。当贾环把谜底说出来以后众人又笑成一团,最后不知不觉中形成了以贾环为中心的圈子,到中午贾环离去的时候几人还有些意尤未尽。而平儿看到自己的情郎在众人之间谈笑风生的模样,更是倾心了几分,看到贾环对她使眼色,虽然有几分不情愿,还是偷偷的瞅了一个缝隙,溜到王熙凤的后边停在墙角。

    “啊!”她轻颤一下,发出了一声低呼。不过却没有大声呼叫,因为她知道是是贾环,只是轻轻的在他的怀中挣扎到:“三少,不要这样……等会儿有人来的……”

    “不要紧,这里是隐蔽,有人来我们能看到的。”贾环在她的耳边低语。说着还隔着背子用手柔嫩温软的身子,感受她胸前酥软的**顶在自己的手中。平儿感受到她的异样,尤其是大腿根那火热的触觉让一摸晕红抚上她白净的脸颊,登时脸上羞红一片,微张的红唇急促喘息着,连连推着贾环说道,“唔……不要闹了……三少……”从后边很明显看到她的耳根都红了。

    贾环并不答话,只是用右手揽住她纤细柔嫩的小蛮腰慢慢的下滑到裙子下,隔着裙子不住的在她的大腿根部揉捏着,另一只大手则顺着背子的缝隙伸了进去,在肚兜上揉捏着她酥软膨胀的**。

    “哦……唔……”平儿的身躯滚烫的像开水一般,鼻子中不断的喷出热气,忙急急的推着他说道:“三少,不行……不要这样了……”莹白的小手抓住他企图扯开汗巾的手用力的向上拉,贾环用力的挣脱着,但平儿坚决的阻止了他,嚼着她的樱桃小嘴说道:“再闹我可真的要生气了。”

    “是,我的好姐姐”贾环也知道事不可为,只好带着几分失望,恋恋不舍的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今天晚上薛姨妈早早的就打发丫鬟回去休息,而自己则穿着衣服裹进锦被中,睁大眼睛等待着昨天晚上那个神秘人的到来,她不是没有想过把这件事情说出来,可是左思右想后还是隐瞒起来,人言可畏,她害怕自己被人议论。

    她甚至手中还一直攥着那枚玉簪,万一今天晚上那个蒙面男子对自己欲行不轨的时候可以拼死保得贞洁。今天晚上他来了之后,自己一定要和他说清楚。

    转眼月亮已经偏西了,她看着蜡烛渐渐的燃烧过半,可是却根本不见那个蒙面人的影子,仿佛昨天晚上的事情只是一个梦而已。

    不来也好,眼看着过了两个时辰,薛姨妈确定蒙面人不会再来了,就慢慢的脱去衣物,拉了拉被子想睡下。

    谁知道一拉被子,“砰……”那本书又落在了地上。她咬着牙齿半天终于重新捡了起来,重新压在自己的枕头下,她虽然昨天晚上偷偷看了几眼,但是脑海中却清晰的把那些动作印在记忆里。

    反正那个贼人今天晚上不回来了,她偷偷摸摸的熄了红烛,回忆起画面上一个情景,不由自主的学着春宫图上的动作,双手撑住枕头,把自己的玲珑剔透的臀部高高的撅起,以一个屈辱的姿势半蹲在床上。

    薛姨妈刚半跪在那里,顿时心中就燥热起来,她万万没想到,仅仅是一个想象中的动作,竟让自己有如此强烈反映。 ( 红楼如此多娇 http://www.xiaoyuanfang.com/21/21146/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