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挑拨离间

文 / 木鱼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瑞大叔,听先生说你的病好了,不知何时能下地陪侄儿玩耍?”

    贾瑞正阴险的想着如何敲诈那两个家伙更多钱财呢,一个面目清秀,身材俊俏,轻裘宝带,yy服华冠大约十七八岁的少年面带讥笑的说道。

    “是yy,是yy,瑞大叔,你不知道这些日子没有你陪我跟蓉哥消遣,实在无聊yy!一听先生说你好了,这不,我跟蓉哥连早饭都没吃就赶过来了!”

    少年后面一个年纪更小些,长的更俊yy的少年也连声称是。

    一听这两人的话,贾瑞就知道这两人谁是贾蓉谁是贾蔷了,仔细一打量更是连连感叹,心说:看来这贾府之中,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并不只是那生活在脂粉堆中的宝二爷一人yy;看这两个,虽说长的倒是仪表堂堂、风流倜傥,但绝没办过什么好事,小小年纪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十毒俱全,真是可惜了这一副好皮囊。

    “哈哈哈哈,原来是两位贤侄大驾光临,没想到还记得你们可怜的叔叔,我可是被你们给害惨了!”

    心中暗叹着,贾瑞没露出任何不耐的神色,反而向上动了动身子,在小丫鬟杏儿的服侍下靠在床头枕头上,大笑两声,随后莲一沉,目光似刀的扫视两个少年。

    “呃!瑞大叔说的哪里话!什么惨不惨的,跟我们兄弟俩有什么关系,难道大叔想让那事被先生跟老太君知道?”

    贾蓉没想到前些日子还迂腐无比,任自己欺负勒索的书生竟会说出这番话,不过,坏事干多了,自然也有自己的一套说词,于是笑脸也是一凝,冷冷的回答。

    “呵呵,贤侄多虑了,叔叔又岂是不识抬举之人,在这府中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经过这场大病,我也是想明白了,先前是叔叔妄想了,竟办下糊涂事,怨不得贤侄,都是叔叔的错yy!”

    一看贾蓉的表现果然跟自己看过的《红楼梦》内的描写很相似,贾瑞放下了试探,而是满脸悔恨的继续说道。

    “瑞大叔是什么意思?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呢?难不这次你大病一场还因祸得福?”

    贾蔷见贾蓉听了这番话没有接口,赶忙f嘴说道。

    “没想到蔷少爷还真是越来越聪明了,无怪乎府中人都称蔷少爷跟蓉少爷英俊潇洒、年少有为,胸有鸿鹄之志更有经天纬地之才,是咱们贾府未来的两大支柱yy,今日看来果是如此,要不是有两位少爷的感化,我现在也不会大彻大悟yy!”

    贾瑞很诚恳的露出崇拜的目光看着两人说道。

    “真的吗?你听谁这么说的?他们真的称我们为府中两大支柱?莫不是欺瞒我二人?”

    贾蓉一听贾瑞这么说,先前被贾瑞试探时激出的怒气早已消失,不过还是很怀疑这个平素迂腐无比的书呆子说这番话的诚意。

    “当然,在下怎敢欺瞒两位未来的大公,两位少爷我一声叔叔也是看在祖父的面子上,难道我还能不识抬举往自己料贴金,虽说我这一脉跟府上有点姻亲联系,承蒙老太君关照我也得享少爷待遇,但那丝血缘关系经过数代传承,还有多少,恐怕……现在想想,前些年我还真是白活了,妄自以为自己跟莲二爷、宝二爷都是爷呢,一心只读圣贤书,将什么人情世故都抛到脑后,结果还不是文不武不就,一身迂腐之气,要不是两位少爷帮忙,恐怕现在还在死读书呢,想想都后怕,说起来还真得好好谢谢两位少爷!”

    贾瑞装作很吃力的样子挣扎着,想从床上爬起来给两个少年下拜。

    “唉唉唉…别动,别动,瑞叔大病初愈可不能起床,外面现在又是寒风刺骨,再着了凉老祖宗可饶不了我们,躺着说就行,你还是说清楚些吧,现在我还没弄明白你想说什么?”

    贾蓉虽然不太清楚贾瑞要表达什么意思,但从他刚才的态度可一看出他并没庸恨自己两人,反而好像要感谢自己似的,很是莫名其妙,不过听他刚才说的话跟平时差异很大,说话的态度也很古怪,好奇之下,更想明白他到底想说什么了。

    “怪我,怪我,说着说着迂腐的子又犯了,竟说些不着边际的事,简单说吧,就是我想等我病好之后跟着两位少爷混,两位少爷以后有什么跑腿的事啦,或有什么不方便的事尽可以指使我去办,保证将两位少爷侍候的舒yy服的!”

    贾瑞的脸就像京剧中变脸的高手一样,料带着奉承的笑容,两眼好似在看大明星一样,目光中满是仰慕跟憧憬。

    “什么?跟我们混?你不是傻了吧,你爷爷可是指着你考取功名呢,要让他知道了非得到老祖宗那告状不可,再说,我们有什么值得你效劳的地方?不可,不可。”

    贾蔷一听吓了一跳,好像看傻子一样的盯着贾瑞,随后摇头拒绝。

    “呵呵,两位少爷先别忙着拒绝,我这也是为了你们好,我爷爷那里我自会去摆平,两位还是先坐下来听我好好叙说一下,再下决定如何?杏儿,给两位少爷搬凳子再泡一壶茶来!”

    贾瑞很自信的笑了笑,随后一转头吩咐小丫鬟。

    站在床边被三人的对话弄得迷迷糊糊的杏儿听到贾瑞吩咐,不及多想,收回疑惑的眼神,从靠墙处搬来两把凳子,将厚厚的软垫垫到上面请两个少爷坐了,随后离开房间去泡茶。

    “说起来两位可能不信,这次大病我不但想通了以前很多没想到的东西,而且还有一番奇遇,两位少爷不知道吧,就在前天晚上我做梦竟梦到了,在梦中还传了我好几种法术,更是给我指点了以后的路途,要不然我一个迂腐的书生也不至于变化这么快yy!”

    贾瑞一边说一边偷偷的观察两个少年的莲。

    听到他这么说,胸无城府的两个少年尽管没有完全相信但是料还是露出了羡慕的神色,眼睛更是带着好奇,想听他接下来的内容。

    “两位少爷想不想知道神仙都跟我说了什么?”

    贾瑞明知故问道。

    “废话,快说yy,神仙都说什么了,传了你什么仙法?”

    贾蓉一巴掌拍在床边,怒生道。

    “神仙跟我说了我以后的命运,让我知礩y攀俏颐械墓笕耍奔秩鹕袂樗嗄碌乃档馈?“那你的命运怎么样?谁是你命中的贵人?不会是我们哥俩吧!”

    贾蔷随意的问。

    “蔷少爷太聪明了,一猜就中,看来神仙的预言太准了,她曾说我醒来第二日第一眼见到的两个男子就是我命中的贵人,这两个贵人现在还只是潜龙在渊,终有一日会飞龙在天,贵不可言,只要跟着他们两个我也能再次重振我这一脉,实现祖父的愿望。”

    贾瑞装作回忆的模样,用带有蛊惑力的语气缓缓说道。

    “神仙真的这么说?”

    贾蓉有些紧张的再次问道。

    “自然,神仙就是这么跟我说的,你要知道前日郎中已经给我诊断过了,那时是什么情况相信你们也清楚,要不是梦中有神仙帮忙,恐怕我现在早已在阴间多时,当时神仙跟我说完后又说我还有重要使命没有完,不能这么轻易的死去,随后将一道白光ss向我,昨日醒来后我发现病已好了,你们想想,要不是神仙显灵,我现在还能跟两位少爷说话吗?”

    贾瑞为了让两个少年相信继续说道。

    “蓉哥,我看瑞大叔说的好像是真的,前日老太君都过来了,那郎中当时不都说了让准备后事吗,昨日先生也是来最后送别的,谁曾想……看来瑞大叔真的遇到神仙了,只是,咱们真的是他的贵人吗?”

    贾蔷趴到贾蓉耳边小声嘀咕。

    “蔷弟弟说的是,我看也是真的,要不几天不见瑞大叔变化也太快了些吧,定是被神仙给点化了!”

    贾蓉也点头称是。

    “瑞大叔,你的意思我们兄弟两个就是你以后的贵人了?”

    贾蓉问道。

    “是yy,我也是在见到你们两个后才突然想明白的,刚开始见你们两个进来时我还很生气。不过,仔细想了想,两个贵人定是你们,而且神仙还说了,咱们是相辅相的,我能帮你们找到施展抱负的机会,你们能给我提供施展才华的空间,再想想当今府中的形势还真是如此,所以先前对你们的那点怨恨也就消失了!”

    “此话怎讲?”

    “你们不妨想想,现在整个贾府谁最礩y咸璋克阅忝堑耐沧畲螅咳绻挥泻冒旆ǎ轿荒芩忱纳衔宦穑俊奔秩鹆唤簦纤嗟奈实馈?“宝二叔!”

    两个少年异口同声道。

    “不错,就是宝二爷,你们要想上位,咱们那位含着宝玉出生的二爷就是你们最大的障碍,何况宝二爷那么有女人缘,两位少爷就不羡慕吗?”

    贾瑞继续对两位处于震惊中的少年挑拨道。 ( 红楼如此多娇 http://www.xiaoyuanfang.com/21/21146/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