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惜春失身(中)

文 / 木鱼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在贾瑞极富技巧的挑弄手法刺激下,惜春脆弱的防线立时崩溃,娇喘吁吁,“苦”不堪言,呼吸急促,鼻息粗沉,随后闭合的唇瓣和紧咬的银牙不知何时丧失了抵抗的能力,毫不设防的向敌军敞开。

    眼见佳人已经发出的邀请,贾瑞得意一笑,舌头顺势滑入惜春温润香甜的口腔中。

    贾瑞并没有急着去缠卷躲藏在小嘴里f的三寸丁香,而是鼓动灵舌,四处游猎,将她口腔内壁的每一个角落都来回舔砥、扫荡、挑抚了个遍。

    耳中听着f人儿无意识的嗯嗯吟吟,贾瑞两只魔手自然不会老实,在惜春身上开始不断游走抚摸。

    惜春心中既是娇羞又带着颤住栗的兴奋还有一丝破身前的恐惧,贾瑞的动作她当然感觉到了,只不过,她已不想反抗,她已经认命了,直想将身子献给贾瑞后就出家。

    娇f的玉体止不住的轻轻激颤不休,惜春任由贾瑞那双仿佛带着令人沉迷魔力般的大手在自己身上游走,将自己最宝贵最f丽最自豪的身体展示给这一生唯一的男人看。

    感受着贾瑞湿滑的舌头在自己小嘴里无所不至的翻江倒海,已经放开一切,想享受这可能是一声唯一一次的惜春不禁伸出两只莲藕般雪白柔f的纤纤玉臂,紧紧搂抱着贾瑞坚实的虎颈。

    两人的唇紧紧贴在一起,没有丝毫缝隙。

    两人的心紧紧靠在一起,深深拥抱着对方。

    在惜春温香的口腔内壁添吻了许久,贾瑞终于转移了攻击重心,向内探寻对方湿滑的软腻丁香,工夫不负有心人,贾瑞刚才的努力没有白费,惜春原本还跟他玩着躲猫猫的柔f香舌主动滑了出来。

    两舌你来我往,缠绵卷绕。

    嘴儿密不透风,津液交融。

    四片灼热的唇瓣仿佛天生就是黏在一起似的,贾瑞大口大口的吞咽着惜春口中甘甜可口的津液,带动彼此缠卷的舌头不住翻动。

    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蔲?惜春陶醉在激怒的热吻中,主动热情的回应着贾瑞,不多时便娇喘吁吁,呼吸急促,檀口琼鼻“嗯嘤”之声连连不绝。

    不知这个令人的一吻到底持续了多长时间,两人的双唇这才依依不舍的松了开来,一条晶莹透明,闪动着f糜气息的湿线挂在两人唇间。

    贾瑞看着俏脸绯红,娇喘连连的惜春,眼中掠过狡黠之色,伸手轻轻的挑着她珠圆玉润的下颌,抬起她羞红的脸蛋,微笑道:“好妹妹,刚才感觉怎么样?”

    “不……不知道……”

    惜春当然是无言以对,她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贾瑞却要她用语言描述接吻的感觉岂不是要羞薴穑?“不知道?”

    贾瑞的话中带着玩味,似乎发现了什么很有趣的事情,再次问道:“哥哥的技术可是很好的,你怎会不知道!”

    “哥哥,你不要总是对奴家说这些羞人的话儿,人家真的不知道啦!”

    惜春当然敌不过贾瑞,比f荡能赢过他的人这世上还真不多。

    “既然这样,我们换个说法好了。”

    贾瑞抬着她下颌的手指轻佻的滑动了一下,继续调羞戏虐道:“刚才的感觉f吗?”

    “这……这要人家怎么说嘛?”

    惜春闻言顿时羞不可仰,这次贾瑞换了选择题,在f和不f之间选择的话,答案当然显而易见。

    知道贾瑞不会就此放过自己,惜春认命似的羞闭着f眸,轻轻“嗯”了一声,声音几不可闻。

    “嘿嘿,既然f那就再亲两下好了。”

    贾瑞说完,不等惜春想明白,大嘴再次封住她娇f的唇瓣。

    贾瑞早就想好了,若惜春回答f,好,那就再来一个,反正很f;若选不f,嗯,那就一直吻到f为止。

    两人肢体绞缠,感受着彼此中浓浓的情意爱意,激情迸发,直到彼此都快不能呼吸才分开,静静抱着对方,呼吸渐渐坡来。

    惜春俏料诱人的红晕也随着消退而潮水般退去,f眸含情脉脉的看着贾瑞,檀口微启,张口欲言,倏然看见他不怀好意的目光,羞涩的红晕再次跃然玉颊粉面之上,赶紧垂下臻首,娇声羞语道:“哥哥,你要了奴家好吗?”

    要了?这话如何说起,什么叫要了,这个老子的古文没怎么学好,对于这个‘要了’的解释,嗯,不知道在现代语和古代语中有没有什么歧义的地方。贾瑞料露出一副疑惑之色,眼中却尽是掩藏不住的笑意,柔声问道:“好妹妹,哥哥英俊潇洒,学贯中西,天下无敌,无所不能那是肯定的,嗯,不过你要哥哥怎么要?”

    “呀!坏哥哥,你要羞死人家才甘心么?”

    惜春双手捂着因羞涩而胀的通红的小脸,不依的嗔道:“没见过这样夸自己的,不知羞,按照奴家先前说过的今天奴家想做哥哥的女人,过了今天奴家就出家当道姑!”

    听了惜春的话,贾瑞眼中一片决然,随后笑意更浓,轻抚着她滑润的俏脸,手指感受着对方身体传来的灼人的春情热度,正色道:“好妹妹,你迟早是我的人,不必急于一时的,现在你可是还没有年f!”

    “人家不是小姑娘了。”

    惜春噘着红艳艳,让人很想扑上去咬一口的樱桃小嘴,同时f了f有些鼓起的胸脯,的确是不小了。

    真不好办f!岁才是法定年龄,十六岁都不到的小姑娘不管是不是出于自愿,这在贾瑞前世都是要挨枪子的,不过这里是古代,入乡随俗嘛!十一二岁结婚的小姑娘多了去了,外面很多乡间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孩子都有了。

    “你可考虑好了?”

    贾瑞压住翻腾的,最后给了小妮子一次反悔的机会,毕竟女人心甘情愿比自己强玩效果不同,有配合比没配合玩起来要f多了。

    “嗯!”

    惜春凝视着贾瑞色迷迷的双眼,认真而坚定的点了点头。

    看见惜春的眼神,贾瑞从她眼中读出了坚决,他也不再坚持,女孩子都没有顾虑了,他一个大男人还婆婆妈妈不是惹人笑话么?

    贾瑞目光放柔,轻声说道:“既然妹妹这么想给哥哥,那我现在就将妹妹变哥哥的女人,让好妹妹尝尝做一个真正女人是一种何等快乐的滋味。”

    语毕,贾瑞从惜春身上缓缓离开,细细品味f人。

    一具雪白柔f,冰清玉洁的女玉体暴露在贾瑞灼热的视线下,入眼的是一件绣着牡丹花的粉红亵衣。

    贾瑞艰难的滚动了一下喉结,灼热的目光落在亵衣上,仿佛要将它洞穿一样。

    羞涩的闭着f眸的惜春见贾瑞久久没有动作,忍不住偷偷睁眼瞥了他一眼,当看见贾瑞正目光灼灼盯着自己的酥胸看个不停时,俏脸瞬间“唰”的一下红了个透,赶紧闭上f眸不敢看他,同时侧过臻首,芳心娇羞欲绝。

    “好妹妹,不要害怕。”

    贾瑞微笑着伸手搂着她柔f的双肩,在她羞红的俏脸吻了一下,笑道:“哥哥会很温柔的。”

    惜春香唇微启,低哼了一声,以贾瑞如今的修为也没听清她到底说的是什么。

    贾瑞双手如珍似宝的轻轻捧着惜春的光润的玉颊,使她正面对着自己,不能逃避自己饱含爱慕的灼热目光。

    看着她f眸紧闭的娇羞模样,贾瑞心中柔情顿生,都说铁汉柔情,男人哪有不爱f人的,何况是贾瑞这多情之人。

    贾瑞忍不住再次凑到她润湿而柔软的香唇上啄了一下,然后把她娇俏的身子向后轻轻的推到在舒软的床榻上,细心的取过枕头,垫在她可爱的小脑袋下面。

    邪恶f!实在是太邪恶了,惜春怎么说也是《红楼梦》中有名有姓的小f人,虽然结果有点惨在青灯古佛中结束,但好歹人家还是保持了贞洁的,哪想到因为自己的穿越竟发生这么大的变化,虽说她也说事后还会出家做道姑,但想想那道观自己是管事的,里面还有自己另一个女人秦可卿,到时候想在里面真心修道,搞笑吧!

    不过,一想起秦可卿,贾瑞又不由的想到如果能将这两个f人共同摆在道观大殿之上,当着漫天仙佛亵渎,那感觉绝对刺激透顶,绝对顶级f荡。

    感受到贾瑞的动答作,惜春虽然羞闭着f眸,但没吃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跑?再说她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别的不说,单只她名以上的哥哥和侄儿都不是什么好鸟,府内的丫鬟仆从偷吃的也不再少数,就是没曾真个,但一点见识还是有的。

    看着眼前这具欺霜赛雪的白腻娇躯,曲线玲珑,凹凸分明,纤臂似藕,玉腿修长。肌肤晶莹透亮,光滑圆润,彷佛吹弹得破。一痕微透,f并f,那一对新剥的鸡头肉被粉红色亵衣紧紧包裹束缚着,只露出冰山一角,这可不行f!缠裹得这样紧可是会影响正常发育的,贾瑞邪笑着用手指轻轻一点,只见雪白的f肌立时被镀上了一层娇艳的绯红,涟漪般荡起一阵鸡皮疙瘩。

    雪腻娇艳,红白辉映,贾瑞的目光仿佛遇着磁铁般被牢牢定住了,毫不掩饰心中的直视着那突起的,好半晌才收敛目光。

    看着惜春玉面如霞,f眸闭颤,羞不可仰的娇怯样子,男人料浮现出f荡的笑容,两只早已准备多时的魔手,开始在小f人那毫无瑕疵的娇f玉体上轻抚轻按,慢揉慢搓起来。

    惜春娇躯倏然一颤,感受着贾瑞溢散着灼热气息的大手在自己的娇f的女体上来回抚摸,任意揉搓,火热的身体忠实的传来的一阵强似一阵的强烈快感。

    “f……”

    f人儿忍不住檀口微分,呼吸急促,同时感觉自己心底仿佛点燃了一把火,灼烧着自己的灵魂,灼烧着自己的身体,玉体娇躯难耐的轻轻扭动蠕颤,这是她自出生以第一次感觉到的灼热,那燃烧到心底的灼热,让她不由的f出来。

    看见惜春情难自禁的妩媚样儿,贾瑞嘴角露出一个邪气十足的笑容,眼中f意更盛,细细f了一会儿她冰清玉洁的柔媚女体,双手顺着玲珑的曲线向下探去。

    一双感纤秀的f腿跃然眼前,玉腿柔和圆韵而优雅秀巧,大腿后侧纤柔诱惑,肌脂f韵腻人,衬托她ff弧凸方腻,感腻人,大腿外侧f肉腻积,纤秀柔f,同时双腿之间掩在白色亵裤下,若隐若现的一蓬乌黑也暴露在贾瑞眼中,磁石般使他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身下突然一凉,接着便是身体窜起的更加燥热难耐的欲念,一直未曾睁开f眸的惜春知道自己此刻除了蔽体的贴身之物外,全身便是为着寸屡了。

    “羞……好羞人的……哥哥……不,不要了……”

    惜春矜羞的轻“嗯”一声,放在身子两侧的柔荑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滚烫的俏脸。

    贾瑞一双眼睛仿佛是看见小红帽跑着跳着向自己奔来的狼外婆,发ss出掩饰不住的f荡光华,涎着脸凑近惜春绯红的玉颊,淡淡的处子幽香飘入鼻孔,钻进鼻腔。

    深深吸嗅着她诱人上溢出的芬芳气息,贾瑞轻轻握着贾惜春捂着俏脸的一双柔荑,温柔的分开两边,邪笑道:“亲亲好妹子,你的身子真f,哥哥最喜欢看你的身子,而且永远也看不够的……”

    欣赏了一阵惜春那雪白诱人的女体,贾瑞张开吻住了她柔润的双唇,灵舌探入她口腔,卷缠香f的丁香,吞津咽液,浑然忘我。

    贾瑞的一双大手当然不会停留在驻地按兵不动,而是全军突袭,在惜春那微显青涩的娇躯上来回f挑逗,感受着她青春而富有弹的冰肌雪肤。

    激吻了一阵,贾瑞不舍的松开贾惜春微微红肿的香唇,接着吻遍了她的面颊、眼皮、前额、鼻子和耳垂……

    很多女人都喜欢心爱男子抚摸、亲吻、舔舐或是吹气。当然,她们在亲吻她们的耳朵的时候顺带低声说些甜甜蜜蜜什么的。

    贾瑞一路向下亲吻而去,同时在她雪腻肌肤上肆意挑弄的大手,渐渐将攻击的重心转移到具有战略意义的“高”地,隔着单薄轻柔的亵衣,轻揉慢搓,不时用力一捏,感受着内里那对耸f的惊人的弹。

    “哦……f……”

    贾惜春动情的“嗯嘤”一声,俏脸绯红如火,倾长的睫毛频频抖颤,胸前传来的阵阵ss感觉使她呼吸越渐促急,一声声撩人心弦的娇喘f吟也自微分的樱桃小嘴中溢出,回荡在房中。

    贾瑞的嘴唇在贾惜春光洁的玉颈留下几个灼热的吻痕后终于来到她秀f的酥胸,亲吻着眼前这对被亵衣紧紧束缚住的,男人f笑两声,张口隔着亵衣在ff上轻轻咬了一下,然后继续向下吻去,但一双大手仍停留在两座突起的ss ( 红楼如此多娇 http://www.xiaoyuanfang.com/21/21146/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