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龌龊的贾蔷

文 / 木鱼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在贾蓉的嫉妒羡慕加荡的眼神中,在他被冻得手脚发麻的麻木下,搞定两个美少女的贾瑞神清气爽的推门走出。

    “瑞大叔,搞定了!”

    早就等的不耐烦的贾蓉一听门响就从一个角落里窜出来,荡的问道。

    “嗯,搞定了!你小子还没走啊!”

    “嘿嘿,瑞叔,我那两个姑姑味道如何?不错吧,平日里我跟蔷兄弟对她们就……没想到还是便宜瑞叔了!”

    “咳咳,那个蓉少爷,时候不早了,咱们还是赶快回去吧,被人发现就不好了,嗯,记得开观典礼时来参加,想来将你这么有聪明根骨又好的传人,我太虚一门还是会收进去的,到时候叔叔定将仙法传你!”

    得了便宜,即玩了人家老婆又搞了人家姑姑,自然也得给他点好处。

    至于仙法的事,贾瑞并不担海心,虽然他自己根本就没学过什么仙法,但是靠着从二十一世纪带回来的那些理化常识,想蒙蒙这些灵智未开的“土著”们岂不是太简单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贾瑞除了偶尔与惜春迎春一块偷情,其他时间就是为太虚观开观典礼准备,为了在开观典礼上镇住众人,他不得不好好回忆了一下初中高中物理化学中的一些小常识,找到一些能用的,不让人轻易发现的好东西。

    还好有贾母吩咐,有王熙凤首肯,他可以肆意的花费府内的银钱办自己的事,于是,大量的烈酒、黄纸、硝石及名贵药材被运进太虚观储藏室内。

    太虚观经过一段时间的快速建设,已经在腊月二十九建好,建筑面积三千六百平米,一个大殿太虚殿坐落正中,周围成八卦形分布八个小殿,举行仪式自然是在中央大殿举行,周围那些小殿是储存东西以及住人的。

    前世贾瑞看一些穿越类的小说上面总是说什么“历史的惯性非常大,不是那么容易逆转的”当时贾瑞并不把这种观点当一回事,在他想来蝴蝶效应的威力巨大,别说时穿越回来一个人,就是一个毛毛虫回到几百年前,只要不死,那造成的影响也是巨大的,大自然的生物链都有可能发生转移,何况一个影响力更大的智慧生灵。

    不过,当贾瑞听到宝玉还是在外面遇到出游的北静王时,心中突然冒出一种很古怪的感觉,按说秦可卿没死,也没有出葬那回事,这宝玉又是怎么遇到那位王爷的?

    后来从贾蓉那打听到:原来时宝玉思念林黛玉,听说她这两日要回来,于是在贾母的吩咐下,贾政带着宝玉、秦钟跟几个丫鬟仆从去码头等候,好巧不巧的这天正碰上出来游玩的北静王。

    这北静王世荣因他父亲当年在有拥立从龙之功,又是宏光帝的亲将才被封王,前两年其父病猝,才让他袭了王爵,不过军权却没能世袭,被宏光帝收回,现在也就是个无权无势的逍遥王爷。

    他本来是闲的没事让下人抬着轿子在街上逛着玩的,远远的看见一大群丫鬟仆从护着两顶轿子向码头走去,派出个小厮一打听是荣国府的,心想当年父亲跟贾府关系不错,自己去登门拜访要防备朝廷里的密探打小报告,现在这么好的机会,用偶遇的名义结交一下也不错,于是派人去送帖子。

    果然,一听时北静王的帖子,贾政立马让轿子停下,亲自过来问安。

    这北静王长的到不错,年未弱冠,生得形容秀美,情性谦和。待人彬彬有礼很是谦逊,见到贾政就是一阵猛拍,将老家伙忽悠的满脸兴奋,随后又谈到衔玉而生的宝玉。

    就问贾政:“哪一位是衔玉而诞者?久欲一见为快,今日一定在此,何不请来?”

    贾政忙退下来,命宝玉更衣,领他前来谒见。

    宝玉素闻北静王的贤德,且才貌俱全,风流跌宕,不为官俗国体所缚,每思相会,只是父亲拘束,不能如愿。今天听北静王叫他,自然是高兴。一面走,一面瞥见那北静王坐在轿内,好个仪表。

    只见北静王世荣头上戴着净白簪缨银翅王帽,穿着江牙海水五爪龙白蟒袍,系着碧玉红鞓带,面如美玉,目似明星,真是好秀丽的人物,绝世的美男子不过如此。宝玉忙抢上来参见,世荣从轿内伸手搀住。见宝玉戴着束发银冠,勒着双龙出海抹额,穿着白蟒箭袖,围着攒珠银带,面若春花,目如点漆。

    北静王笑道:“名不虚传,果然如“宝”似“玉””

    随后问道:“衔的那宝贝在那里?”

    宝玉见问,连忙从衣内取出,递与北静王细细看了,又念了那上头的字,因问:“果灵验否?”

    贾政忙道:“虽如此说,只是未曾试过。”

    本作品16k小说网独家文字版首发,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摘编,更多最新最快章节,请访问<a href="http://www.16k.cn" target="_blank">www.16k.cn</a>!北静王一面极口称奇,一面理顺彩绦,亲自与宝玉带上,又携手问宝玉几岁,现读何书。宝玉一一答应。北静王见他语言清朗,谈吐有致,一面又向贾政笑道:“令郎真乃龙驹凤雏,非小王在世翁前唐突,将来‘雏凤清于老凤声’,未可量也。”

    贾政陪笑道:“犬子岂敢谬承金奖。赖藩郡馀恩,果如所言,亦荫生辈之幸矣。”

    北静王又道:“只是一件:令郎如此资质,想老太夫人自然钟爱。但吾辈后生,甚不宜溺爱,溺爱则未免荒失了学业。昔小王曾蹈此辙,想令郎亦未必不如是也。若令郎在家难以用功,不妨常到寒邸,小王虽不才,却多蒙海内众名士凡至都者,未有不垂青目的。是以寒邸高人颇聚,令郎常去谈谈会会,则学问可以日进矣。”

    贾政忙躬身答道:“是!”

    北静王又将腕上一串念珠卸下来,递与宝玉道:“今日初会,仓卒无敬贺之物,此系圣上所赐鹡苓香念珠一串,权为贺敬之礼。”

    宝玉连忙接了,回身奉与贾政,贾政带着宝玉谢过了,才将礼物收下。

    北静王时什么玩意儿?贾蓉宝玉或许会认为他文采绝佳,相貌俊美,是不可多得的好王爷,但穿越回来的贾瑞可知道这厮,虽然表面上不参与政治,也没多大的野心,没有夺权的,但是这厮阴险着呢。

    他不参加朝政,没有实权,但是却在自己家里面搞了一个政治俱乐部,各地来的高人名师可以在他那里聚谈聚谈,这个在那个时代从皇帝的角度是不允许的,是不容忍的,不可以这样的。但是,北静王在书里面,他就公开了自己有这么一个特点。他经常招集各地来的高人到他的府邸里面高谈阔论,而且他还邀请贾宝玉去,更让人惊讶的是他还将此事奏于宏光帝获得批准。

    当时有些朝臣曾就此事弹劾他,但宏光帝却说其父功劳甚大,而他年未弱冠整日闲的无事,找个事做也是应该的,这北静王府小朝廷的事就这么不了了之,而这位北静王也就更明目张胆的邀请朝臣王公在他府内赋诗作词,饮酒取乐,当然,这位北静王也不是猪脑子,每次宴会自然有皇帝的亲信在场监视,但是,那些亲信见到的都是真的吗?北静王会让他们见到自己真实的一面吗?

    作为穿越过来的贾瑞自然知道根本不可能,能安安稳稳做到王爷位子上,还不引起皇帝任何疑心的家伙不是没有任何心机,就是大奸大恶之人,显然北静王不会没有心机,要不然他也不会明捧宝玉,暗地里拉拢贾政了。

    马上要过年了,府内到处张灯结彩,晚上更是灯火通明,爆竹声声响,宴饮欢聚处处闻,丫鬟仆人也都穿上新衣满脸喜气。

    作为府内新贵的贾瑞也享受了不少少爷级待遇,王熙凤给他又派了两个俊俏的小丫鬟,朝他这送了不少上等的年货,老爷子贾代儒靠着他的得宠也是水涨船高,被侍候的舒舒服服,整日里笑口常开。

    腊月二十八下午,将建好的太虚观视察一遍,又将准备好的做仙法的道具摆放好,贾瑞迈着八字步伴随着红红的灯笼朝回走。

    “瑞叔,瑞叔慢点!是我们!”

    两个满脸猥琐的锦衣少爷从后面追上来。

    “呵呵,是蓉少爷跟蔷少爷啊!这么晚了不回去睡觉,有何事?”

    贾瑞一回头见两个家伙满脸荡,笑了笑道。

    “嘿嘿,瑞叔,蓉哥儿说你前两日答应他在开观典礼上收他入门传授仙法了,能不能也将小侄收进去!”

    贾蔷笑眯眯的说道。

    “哦!是这事啊,等开观典礼时再看天意吧!”

    贾瑞眼珠一转含糊道。

    “别,可别,瑞叔,我知道前两日蓉哥带你去两个姑姑那儿了,这么着,我们不是还有个探春姑姑吗,有机会我将她给您引荐引荐,嘿嘿,今晚还有场好戏让瑞叔看,怎么样?”

    贾蔷赶忙将自己的条件开出。

    “这个……““嘿嘿,瑞叔,这场好戏绝对精彩,可是我花了不少银子才从侍候宝二叔的丫鬟那得来的,听说今晚他要跟秦钟还有智能儿……”

    说着,贾蔷用手做了个男女的姿势。 ( 红楼如此多娇 http://www.xiaoyuanfang.com/21/21146/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