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何必问老子?

文 / 云无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众人随云铮手指的方向看去,正瞧见十三公主发髻上一枚凤型银钗随着她螓首转动而慢摇轻摆,正是真真切切的“凤点头”!

    一干阿谀之众一齐失声,太子的笑容也一时僵在脸上,心里更是恼怒非常:这和尚平日里不是口若悬河舌绽莲花,自诩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么?瞧瞧,出的什么破上联,居然给这云家的一介武夫随口对出,你叫孤如何下得了台来!

    太子身后那和尚显然也没料到云铮竟然有如此急智,一时有些错愕,竟忘了想法子替太子下台。梦想文学网<a href="http://www.mx99.com" target="_blank">http://www.mx99.com</a>

    <a href="http://www.mx99.com" target="_blank">http://www.mx99.com</a>

    <a href="http://www.mx99.com" target="_blank">http://www.mx99.com</a>

    <a href="http://www.mx99.com" target="_blank">www.mx99.com</a>幸好另外一个头发微白的小老头儿开了腔:“武将何必弄文?我有一联,云公子可对否?”

    云铮转睛去看,这人年约五旬,却颇显老态,看向自己的眼神甚为不善。心中一动,忽然“记”起此人:洪成节。五年前,此人任户部郎中,负责河北军需。其名为成节,实则最是无节,心黑如墨,贪墨粮饷众多,终于被云岚一折子告发。朝堂中亲云派的沈老相爷于是趁机将他猛打,却不料此人原来是太子的一枚暗棋,最终被太子保下命来,只是被革除了官职,罚了二十万两银子了事。但也因此一事,让他从心底里恨上云家,此刻显然是借机寻仇了——毕竟父债子偿也算是中华民族的传统不是。

    云铮并不想跟这种铁杆“反对派”多说什么,更何况这老小子还唧唧歪歪说什么“武将何必弄文”,老子偏要弄,你不爽?你不爽我就爽。于是他淡淡地说了声:“请。”

    洪成节低头度了两步,嘴角勾勒出一抹阴森:“诗为儒作,黄口小子不如回家。”

    这哪还是对联?分明是**裸的挑衅,果然是物以群分!

    此言一出,太子顿时转怒为喜,仿佛憋了半天的气忽然一下出了。梦想文学网

    年轻公子爱弄个扇子装潇洒扮风流,天下皆然。不过洪成节这时一看云铮摸出一把扇子,却面色一喜,来了灵感:“小武夫,穿冬衣,持夏扇,只怕春秋未曾读!”

    云铮一愣,***,少爷我身体好,不怕冷,*!不过恼火归恼火,心思却疾如电转,扫了面现喜色的太子和洪成节一眼,看到洪成节穿得跟个狗熊似的,简直成了个大粽子,忽然想起这老小子乃是南方人,不由得嘴角弯出一道笑意:“老腐儒,生南方,来北地,不知东西可堪用?”云铮一边说着,还一边毫无掩饰地嘲笑着瞟了洪成节的裤裆一眼。

    太子党们先是一怔,然后一个两个全都面色古怪起来,连胸中没有多少文墨的太子殿下都明白了过来,脸上肌肉抽搐了几下,俨然是一副想笑又不得不尽力憋住的样子。洪成节原本也是一怔,然后陡然变了脸色,苍白的脸上泛起不健康的红晕,脚下一个踉跄,竟然两腿一软,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太子党们大吃一惊,洪成节身边的那和尚离得最近,连忙将他扶了起来。洪成节双眼紧闭,竟然已经气得昏了过去。那和尚抬起头,投了一个询问的眼神给太子,太子殿下一脸懊丧,摆摆手吩咐:“抬回去,别在这丢人现眼了。”然后自然是和尚将人转给随行之人抬走,这里倒也不必再提。

    倒是太子党中出来一位年轻书生,朝云铮颇为谦逊地行了一礼。

    云铮楞了楞,因为这书生竟然是执了个晚生见长辈的礼。问题是,这书生的年纪虽然不大,但无论如何也比自己这个年方十五的云三公子大几岁吧。

    他正觉得不能理解,就听见那年轻书生道:“云公子博学急智,学生佩服之极。只是洪先生毕竟是学生师门长辈,学生不得已也想请教一联,还请云公子莫要见怪。”

    云铮心里有些奇怪,怎么这读书也能读出什么师门来?难道也跟那些江湖人物一般,还有门派啥的?不过人家既然已经约战,自己也只好接招了:“你说。”

    那书生一脸谦逊,一副请教询问的模样:“稻粱菽麦黍稷,这些杂种,哪个是先生?”

    “好!”

    “奇哉妙也!”

    太子党们一起轰然称赞。太子想了想,也不由得哈哈几声:“这联子倒是巧妙得很。”

    十三公主转睛看去,正见到云铮皱起眉头,不由得一惊,不好,这个联子太难,只怕不是一时半刻可以对出的,怎么办呢?要是我出言打断,虽然不是不可以,可就怕反而惹铮哥哥不高兴。

    其实云铮倒并不是因为对不出,而是要想一个能反骂回去的下联,所以才难了点,不过也没为难多久,就在十三公主两相为难的时候,云铮晒然一笑:“诗书易礼春秋,许多经传,何必问老子!”

    众人皆默然,如果说前一句上联妙在何处,自然是妙在把几种农物摆在一起,问哪一种“生”得最早而又切中了骂人之意——哪个是先生?(哪个是你?)这也很可能是先前这年轻书生刻意对云铮行那一记晚辈礼的原因。

    而云铮这一答就更妙了,诗书易礼春秋都是儒家经典,而孔子却曾经问礼于老子,所以云铮来了句“何必问老子”,既是说孔子何必问老聃,又是反诘年轻书生“何必来问老子?”不仅占了便宜,还坐实了自己是长辈这一说。

    太子党们面面相窥,脸色都不好看——今天面子可真是丢大了!太子更是一肚子火没地方去,他这下倒也不怪自己这些党羽们没本事了,毕竟刚才后面几个联子出得都颇为巧妙,怪只怪这云铮,明明一介武夫,怎么偏偏这么会对对联呢?

    最平静的却是那年轻书生,他只是躬身再行了个礼,道了声:“多谢云公子赐教。”然后就默然退回众人之中去了。

    这书生有如此风度,倒叫云铮颇为意外,不过马上有释然了:看他刚才从行第一个礼就开始设计自己来看,此人定是心机深沉之人,能够如此隐忍也就说得过去了。

    十三公主见太子脸色难看之极,胸膛起伏不定,眼睛狠狠地盯着云铮,知道该自己出面解围了,毕竟在这里发生正面冲突可不是闹着玩的,再说云铮也已经出够了风头,可别把太子气得失去理智仗着身份乱来,那就反而不美了。

    于是十三公主笑着对太子道:“太子哥哥,考也考过了,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还是别耽误了诗会才好,你说呢?”

    太子殿下正觉得不好下台,只能用期望用眼神杀死云铮,一听十三公主这话,虽然明知道她并不是特意为自己解围,也只好顺着坡儿下来:“唔……云公子果然才学惊人,嗯,那就一会诗会上再见吧。我们走!”说罢率先转身走了,随行的太子党们也在第一时间消失得一干二净。

    等他们走完,十三公主忽然像变了个人似的,欢呼了一声,抓起云铮的手,笑得像朵花儿:“铮哥哥你真厉害!哎呀,快,快上车,妍儿刚才还有个问题没弄明白!” ( 极品少帅 http://www.xiaoyuanfang.com/21/21150/ 移动版访问:m.xiaoyuanfang.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校园坊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iaoyuanfang.com